笔趣阁 > 明末不求生 > 第七十三章 军官造成的骑墙

  楚闯三堵墙骑兵的“厚重”,当然在于他们的冲锋队形相比较一般骑兵,简直可以说是密集到了密不透风的地步。人挨着人,肩并着肩,骑士互相之间甚至能够听到对方的喘息之声,密集程度甚至于达到了严重影响冲锋队形重整的地步。
  这样厚重又密集的“骑墙”,和左营那样只能说是墙式冲锋雏形的骑兵战法,差距极大。他们的威力几乎尽数集中在第一波冲锋上,冲击力之大,足可以摧垮任何敌人。
  而楚闯三堵墙骑兵的“脆弱”,则是因为他们过度密集的冲锋队列,使得这些骑士们在首轮冲锋以后,要花费比传统骑兵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才能重整队形,进行第二次冲锋。
  虽然经过李来亨的多番革新改进以后,他设法扩大了楚闯“骑墙”之间的空隙,留够了骑兵重整队伍的空间,又加强了对于骑兵军官的训练要求,让他们时刻注意保持全军冲击队列的严整。
  可即便如此,真正的墙式骑兵,其主要力量还是集中在首轮冲锋。
  郝摇旗的首轮冲锋,力量就比刘芳亮大得多了。
  刘芳亮带队楔入敌阵以后,还寄望于左突右驰冲垮官兵。郝摇旗就干脆全副精力都用在首轮冲锋上,他远远看到敌人的阵列比自己想得更为严整一些以后,就让士兵们做好首轮冲锋以后,下马步战保持阵列,等待顺军阵列控制出充裕的冲锋空间后再行冲击的准备。
  有了如此准备,楚闯骑兵的冲击果然取得惊人战果。
  郝摇旗的首轮冲锋,马上就把官兵战线掀翻得乱七八糟。他自己披挂重甲,挥舞铁棍,已经像是一个活生生的铁浮屠了。剩下的重骑猛烈跟进,更是杀的敌人队伍人仰马翻。
  李来亨在湖广的经略建设,不仅仅是创造一个了物质上大为丰富的后方基地。更为重要的是,他建立起了比较李自成更为稳定的干部来源渠道。
  当李自成在军事上还要依靠数量不多的陕北元从维持军队时,楚闯军队的中级军官岗位上,已经充斥了来自随营学堂的毕业生。
  李来亨一直就很重视干部的数量,按照他自己的话来讲,这就是“夹袋中有没有人可以使用”。他对干部的培养,是以在湖广进行深入基层的统治做前提的。
  就最终结果来看,虽然湖广方面依旧在许多地方、许多时候,于干部方面出现人员捉襟见肘的情况。
  可是在军队军官的方面,楚闯军队的军官数量之多、质量之高,不仅远在明军和中原顺军之上,而且同样也在八旗军之上。
  郝摇旗的骑兵队伍,整个队列被大量的军官和士官牢牢控制,分为前排指挥、中队主体和队列官行列三个部分。中队主体的四个部分又各有军官控制前排,两翼还有各自的骑兵老卒保证侧翼的控制。以阵型为笼,以军官、士官为锁,这就有效保证了楚闯骑兵作战的“内聚力”和“坚韧性”。
  刘芳亮同样在中队和两翼配置了许多老资格的精骑,但是在冲锋时,左营三堵墙前排军官的数量就明显不如郝摇旗这边密集。
  这会不会造成前排指挥的薄弱?
  刘芳亮暂时陷入的困境,其实就恰恰证明了这一点。左营骑兵一旦冲锋就很难再停下来,在没有预先准备的情况下,也缺乏对于战局突然变动的应急能力。
  军官和士官的配置数量和位置,直接决定骑兵控制力的强弱,并维系队伍的纪律和士气。
  稳定、高效的军官和士官培养,使其与传统军队的兵头、伍长在军事素质上拉开了距离。楚闯军官在随营学堂里,不仅学到了弓马骑射的技艺,更为重要的是他们掌握了一定数学知识,懂得如何测算战场上的距离,又熟悉兵学常识,懂得如何根据战场形势,相机变换阵型。
  协同和控制能力,对于战争而言,这比在马背上长大,以及惊人的武艺和勇气都显得更加重要。
  在这方面,李来亨的潜在优势是最强大,当战斗规模越加扩大以后,军官数量带来的优势,便会慢慢超越个人武艺和勇气上的差距,最后让楚闯军队,在无形中占据上风。
  “拔刀!”
  楚闯骑兵贯入敌阵以后,先以长矛等武器猛烈袭杀明军队伍,一些被屯齐安排在前方督军的满洲兵,都被这猛烈的冲锋击杀。
  等到骑兵冲锋的动能减弱以后,郝摇旗接着又冷静组织骑兵队伍的重整。他尝试性又进行了两次非常短距离的冲锋,在没有取得预想的战果以后,便立即让骑士们拔出腰刀,改长矛为短兵,于乱阵之中快速挥舞兵器进行砍杀,给敌人留下一道道血淋淋的巨大伤口,动摇敌方的军心。
  明军士兵虽然有赏功银激励,依旧前赴后继地冲杀上来。但是楚闯骑兵队伍里,军官数量极多,有这样多的军官支撑战线,随时都可以使得士卒们作出复杂的战术变化,应对各种各样层出不穷的突发状态。
  骑兵冲锋停止以后,将士们便结阵抽刀反击,毫无惧怕之意,反而将猛烈扑来的新附军士卒纷纷杀退,为战马硬生生杀出了一条重新进行冲锋的道路空间来。
  郝摇旗没有将队伍拉出敌阵,退到后方重整以后再进行二次冲锋。而是越战越强,利用军官数量带来的应变优势,当即便率部从侧翼冲出敌阵,驰援杀入左营骑兵受困的战线位置上。
  “刘帅!稍等片刻!俺来破敌!”
  楚闯重骑轰鸣而出,这些骑兵的动作之快、战术变化之复杂,让屯齐都大为震惊。这支骑兵队伍的骁勇善战,在屯齐看来倒还赶不上八旗精骑那样厉害,可是他们怎么能够做出这样复杂的战术变化来?
  简直像是所有人都是家丁、所有人都是亲兵和护军一样!
  战场形势的变化,真可谓风云突变。刘芳亮陷入敌阵重围才没过多长的时间,郝摇旗就带着楚闯骑兵大挫敌围,连续冲破数支明军队伍,仗以四蹄,飞驰践踏。
  屯齐正在犹豫是否要投入满洲兵拦截的时候,郝摇旗就已经突破重围,与左营骑士们聚拢在一处了!
  唐通为之瞠目结舌:“这流贼……简直好像人人都是家丁,否则岂能这样一般地如臂使指!……啊,流贼杀上来了!”
  唐通惊呼一声,这才发现流贼骑兵以奔海之势,不断冲锋破阵,几乎是马上要杀到自己的面前来了。他这才急忙拍马想要撤回清军中军大阵去,可是屯齐却带着满洲督战队堵在唐通后方,让唐通进退两难。
  他脑内失血,直欲昏倒,指着屯齐痛骂道:“你是何居心?这仗还能打吗?我们退回中军守着阵地就行了,打什么打啊!”
  但满洲督战队当然是不为所动,唐通毫无办法,只能带着家丁布列枪炮弓弩,拼命截击。可是顺军重骑已经重新汇合在一处,冲锋起来好像雷霆那样猛烈,所到之处新附军们纷纷逃散,再多的赏功银,那也要有命花才行啊。
  唐通心中几乎绝望,他看着自己身边为数不多的家丁们,好想声泪俱下地哭诉一番,这仗怎么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