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龙魂 > 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只能是逃了

  那些人这回也真是拼了命了,到了下午的时候,很多人就已经集中了起来。
  他们下去也是商量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跟着这个杀毒门为好。
  因为已经听说了,杀毒门的人也是会炼毒丹的,并且这些人战力还比毒门要强,他们赢得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这些个小势力也没多少人,有些也就是个二三十人就组织起来了。
  但是架不住势力多啊,所以到了晚上的时候,这些人也有个四百多人了。
  高成看着离另一个城市还有很远,先让人在这里扎营休息了,这里不会有什么危险。
  而到了晚上,几道身影出了帐篷,向着过多处的林区而去。
  那是高成几个人,金思肖今天可是太高兴了,晚上缠着高成,不要不行的,一定要出去。
  这么一缠,倒是把其他几个女人也是拉下了水,这下好了,因为这里的人太多,所以只好到很远的地方野战去了。
  他们离开了,不过这个地方的人却是谈论了起来,他们中的一些人还是观望的状态,有些人还想着,到了下一个城市再看,要是毒门的败势已定,那跟着杀毒门还是有好处的。
  要是还有机会,那他们可是要注意了,来个窝里反也是可以的。
  不过有些人却是坚定了信心,总要有所选择,这就是一个赌,赌中了,以后就平安了,赌不中,无非就是一个脑袋,认了。
  高成不知道这个事情,很晚才回到了帐篷中,而他的身后,还跟着五个一脸桃花开的女人。
  到了晚上,玄境之地中,几个女人也是汇报了一下这里的情况,说是几个姐妹进到了入神境一类的,没有剩下多少了。
  高成很高兴,这说明他们的实力还在增强中。
  这一夜过去,第二天又到了一个城市,这里的毒门也是早就跑掉了,这可是西部区的最后一个毒门的城市了。
  他们一走,这说明这个西部区再也不是毒门的老窝了,他们已经放弃了。
  这下西部区的这些人算是认准了,以后只能是跟着杀毒门走了。
  这个城内的一些小势力再次的集合起了人来,总数达到了八百来人,高成带着队伍,直接从后面杀向了北部区。
  这时在北部区内,吴招可是郁闷了,他是想得要快点的到了东部区,然后想办法隐藏起来,可是大队开到了北部区的河边后,他们可是全傻眼了。
  河上面没有一条船,所有的船只,都让孟香叫人带到了河的对岸去,而这么宽的河,总不能游过去吧?
  顺着河走,这也是不可能的,河的一边,是直接到了金极峰的领地,虽然说吴招炼出了那种特殊的毒丹,但是金极峰,他还是不敢惹的。
  那里面有入神境的人,就不是他可以惹得起的,而另一边,却是另一个地盘,阴阳门的地盘,如果顺着河走上几天,那可就到了阴阳门了。
  那个地方是一个关卡,也不可能让他们过去的。
  吴招看着这条河,也是头疼不已,现在回头的话,又要走两天的路程,才可以到西部区。
  可是高成几个人从后面追上来了,要是回头,那一定会遇到的。
  吴招可是不相信高成发现不了他,所以这个肯定不行,继续前进?这个前进可麻烦,那需要船啊。
  可是这里没有船。
  “大师兄,我想了一下,这边还是有很多的毛竹的,我们可以砍下来,然后扎成木筏子过去,我想应该是没有问题。”
  有人出了主意,吴招倒是眼前一亮,也对。
  扎木筏这个可是简单得多了,一些竹子只要一排扎在一起就行了。
  那上面坐个七八个人没有问题的。
  “可以。”
  “只是,大师兄,现在有一个麻烦的问题,我看到对岸那里有人守着,要想上岸的话,还是很麻烦的,我觉得我们要是想上岸,那就要打开一个缺口,可是我们的实力不足啊,所以……”
  这个师弟看向了吴招,目前来说,也就是吴招的实力最强的了。
  吴招想了一下,说道:“你不会是打算让我打头吧?那样的话,也许我还没有到近前,就被他们把筏子打翻了,那样的话,也无法上岸啊。”
  “不不不,大师兄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是说,我们现在的毒丹,不足以对付杀毒门的人,要是以我们为主的话,那还真是抢不到那岸上去,要是师兄可以支援一些的话,我们……”
  他没有说完,但那个意思可是很明显,我们的毒丹不行,大师兄你可是炼出了那种特殊的极品毒丹,这时不用,还要等什么时候啊?
  这么一说,吴招也是明白了他的意思,这小子也是不怀好心,要是把那些毒丹全拿出来,那他要用什么防身啊。
  可是如果不给的话,那也是很头疼的。
  想到这里,吴招眼睛一转,说道:“师弟,不是师兄我不给你们,只是这种毒丹,我炼出来的也不多,这么说吧,那极品的毒丹,我才炼出了四枚,这样的吧,我拿出三枚来,你们也给我留下一枚。”
  那些个师弟一听他这么说,也是点点头,这也是正常的,谁家的极品毒丹也不会是批发出来的,所以说,有那么几枚就可以了。
  “至于九品与八品的倒是还有一些,这样,我每样只留下一枚,其他的全拿出来,你们师兄我可是一贫如洗了啊。”
  他这是故意的,其实他自己还留下了一小部分,但是大部分还是拿了出来。
  对于吴招来说,这也真是算大出血了,这些毒丹要是可以好好的应用起来,那也是相当的厉害了。
  可是现在不行了。
  他也是心里疼啊,可是没有办法,就如同自己师弟所说,要是不上岸,那一切都是白搭。
  看到他了那一脸肉疼的表情,几个师弟这才好受了许多,他们一个个都很开心,有一个逃命的机会就好。
  对于他们这些个掌门来说,想要投降是不可能的,泰次就放不过他们,这样的话,那就只能是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