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娘子天下第一 > 第一千二十一章安有长生之法

  “传旨,开宴!”
  大总管神色肃穆的挥了挥手中的拂尘:“陛下有旨,开宴!”
  大总管话音刚落,琴瑟琵琶,编钟丝竹混奏的悦耳音符响起,上百名太监连连连续的托着各种盖着精美罩盖的食物朝着文武大臣分发下去!
  先是四碟子由御厨精心鞣制的糕点摆在桌案之上,继而是四种模样鲜嫩的瓜果摆上!
  随即是各种荤素塔配的热菜上了足足十六个之多,烧烤的羊腿烤全羊之物也是一一摆上!
  最后每个桌案之上摆放了两坛散发着浓郁酒香的美酒,一闻就是陈年佳酿,少说也是宫中存放了十年的御酒!
  柳明志参加了多次庆功宴是第一次见到如此丰盛的宴席,可见李政为了宾主尽欢,让西洋诸国的使者长长眼见可谓是下了血本!
  文武大臣的酒宴各个丰盛无比,皇后以及众多妃子的桌面之上也摆着不少的菜品,唯独李政这位大龙皇帝面前的龙案之上只有简简单单的三菜一汤!
  一个彩釉酒壶盛放着一壶美酒,旁边摆放着一个碧玉酒杯!
  对比下来可谓是简陋之际,不知李政是食欲不佳,还是生活虽富,依旧谨记一茶一饭来之不易的规矩!
  三十多名穿着羽衣裙的歌姬踩着乐符悄然而入,在广场之上翩翩起舞!
  三十名歌姬在民间普通百姓看来无一不是姿色上乘身段上佳的美貌女子!
  观其歌姬年纪最小的十六岁左右,最大的不过二十三四岁的模样!
  身上的羽衣裙随着她们的舞姿灵活摆动,舞姿妖娆,美目流连动人心魄!
  在领舞女官的带领之下,歌姬们辗转腾挪,长袖善舞,对着观看歌舞的文武百官们不时地颦颦一笑,带着妖娆魅惑之意!
  至于最远处的西洋使者们就没有这份待遇了,一个个捧着手中的酒杯目瞪口呆的望着歌姬们裸露的纤细腰肢心绪飞扬!
  柳明志没有去管四个不停消灭桌案上美食的小棉袄,也没有心思去欣赏那些舞姿妖娆勾魂夺魄的美色舞姬。
  眼神复杂的轻抚着手里的打皇金鞭,虽然知道这是帝王之术,无论任何人都会如此,女皇同样会玩这一套,柳明志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李政虽然对待自己不错,但是时不时地防备着自己确实让自己有些心力憔悴,偏偏还无可奈何!
  因为不但是自己,李政就是连自己的亲儿子庆王他们也在防备着!
  满朝文武他谁都在防备着,上到左右宰辅正一品上的大员,下到小小的各部文书九品小吏在皇帝的眼中都是无法交心之人。
  皇帝注定是孤家寡人一个,在其眼中唯有皇权最为重要,谈什么儿女情长,不过是痴人说梦而已!
  三公主慢悠悠的放下手里的酒杯,略饮几杯酒水的三公主面颊带着一丝娇艳欲滴的嫣红!
  三公主眼神复杂的望着端坐龙椅之上细嚼慢咽欣赏着歌舞的父皇默默地叹了口气!
  “父皇啊父皇,儿臣能理解你身为帝王的苦衷,可是夫君却不见得能够理解!”
  “你们君臣和睦的样子能够维持多久?儿臣夹到中间有多为难你可知道?默默地当一个傻子有多难你又可知道!”
  轻轻地挽着夫君的胳膊三公主眼中带着无限情意的望着夫君的越发刚毅侧颜!
  “夫君,无论将来会是什么样的境地嫣儿都会一直陪着你,直到生死与共!”
  李政放下手中的银筷子擦拭了一下嘴角的油脂自己给自己斟满了一杯酒水就要举杯!
  大总管一把抓住了李政的手腕,眼眸中带着淡淡的担忧之色:“陛下,太医们三令五申一定不要让你饮酒,老奴给你换一壶清茶过来可好?”
  “无妨,今日大宴百官朕心里高兴,略饮三杯薄酒料也无妨!”
  “陛下,老奴求你了,珍惜龙体啊!”
  “朕的身体朕很清楚,撒开!”
  “陛下!”
  “老周,四十年了,你可从来来没有违背过朕的意愿!”
  大总管叹了口气轻轻地松开了李政的手腕:“陛下,少喝,少喝!”
  回到原处的大总管急忙跟身边的小太监使了个眼色轻声吩咐道:“马上去召集所有御医入宫候着,除公务在身胆敢不来者,咱让他粉身碎骨!”
  小太监打了个哆嗦点点头抱着拂尘轻手轻脚的朝着一旁的回廊绕道而去!
  “诸位爱卿,诸位贵使,陪朕饮酒三杯,以示大龙与西洋诸国邦交永固!”
  “谢陛下!”
  “谢大龙皇帝!”
  李政举起玉杯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举着酒杯对着所有人示意了一下!
  “陛下海量!”
  一杯酒也能用海量形容,众人的职位果然不是没有道理!
  “老周倒酒!”
  “是!”
  大总管提起酒壶慢悠悠的给李政倒满了半杯酒水正要退去!
  “斟满!”
  “是!”
  “诸位与朕再饮一杯!”
  “谢陛下!”
  大总管深知劝也无用继续倒满酒杯紧张的盯着端起酒杯的李政,生怕李政出现了什么不好的模样!
  “再饮一杯!”
  “陛下请!”
  三杯酒下肚,李政给众人示意了一下淡笑着坐在龙椅之上!
  大总管见状长长的吁了口气,这才发现自己的额头之上已经带着密密麻麻的汗珠,急忙不着痕迹的用衣袖擦拭干净!
  李政举起自己汤匙,将御厨给自己精心烹制的大补汤捧在手中盛了一汤匙正要往口中送去!
  穆然之间李政脸色带着一丝不自然的潮红,闷咳了两声急忙放下手里的汤碗,眼神惆怅的望着广场周围的琼楼玉宇缓缓的吸了口气!
  “太子!”
  “父皇!”
  李白羽急忙放下手中的糕点恭恭敬敬的望着李政!
  “朕还有一些奏折要去处理,你待朕好好招待文武百官,西洋诸使者!”
  “儿臣遵旨,父皇慢走!”
  “皇后,你随朕来,朕有些事情要交代于你!”
  “臣妾遵旨!”
  李政何时离去,除了极少数人知道之外,大部分人的心神都在歌姬的身上流连忘返!
  御书房之中李政用丝巾擦拭了一下额头的细汗,饮下大总管递来的汤药淡笑着望着对面一个衣着邋遢鹤发童颜的老道人!
  “老神仙,让你见笑了!”
  柳明志若是在场一眼就能看出来李政对面的老道士就是多年不见的神相李布衣!
  匆匆数年过去,岁月似乎没有在李布衣的身上留下任何痕迹,与柳大少最后分别时没有丝毫变化,鹤发童颜,面色红润,脊背直挺挺的比年轻人还有挺拔!
  “陛下,老道乃是化外之人,从不会为此事而放在心上,清静无为才是道家的无上宗旨!”
  “老神仙跟二十年前还是一模一样啊,可惜朕已经从青葱年少变得白发苍苍了,岁月啊岁月,当真是不饶人啊!”
  “陛下,一切自有天命,一切自有天命!”
  “是啊,一切自有天命,先帝晚年痴迷金丹大道,荒废国事,朕历历在目,但是朕还是想问老神仙一言,世上当真无长生之法?”
  将近一百三十多岁却跟五十多岁的老人一样相貌的李布衣闭上明亮的双目微微摇头!
  “陛下,阴阳交替,生老病死乃是人间正道,安有长生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