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之仙帝重生 > 第125章 皇甫友

  次日,卓伟终于拥有了来别墅的第一趟懒觉。
  因为膝盖的伤势,他暂时不用练习无名拳法。
  毕竟是伤到骨头,不似血肉一般好长,以目前的药材,凌凡还做不到一夜生骨的奇迹。
  无名拳法免了,凌凡的所授的经脉基础也被卓伟学了个七七八八。
  闲着无事,凌凡便放其回家,并吩咐好友,伤好之后勤奋练习,不可懈怠。
  卓伟自觉与否,凌凡并不是特别关心,反正他会定时去查看一下。
  以他这么多年的经验,自然能一眼看出卓伟的练习进度,若是稍有不对,灵力长鞭绝不手软。
  此时的卓伟并没有发现事情的不妙,反倒是带着笑容,坐上离开别墅的小车。
  目送好友离开,凌凡也走到悬崖之边,一跃而下。
  他背着背包,里面装了一些衣物和丹药,准备出一趟远门。
  卓伟一事,来回折腾了将近一星期,估摸着陈家和八卦门也收到了消息。
  至于传信的刘彪死活,凌凡根本懒得管。
  没几分钟,凌凡进入城区,落在车站附近。
  今天,他打算去江海一趟。
  江海城离宁元并不远,坐车也就三四小时的路程而已。
  凌凡买完车票,坐上了停站的大巴车。
  闭目养神一会后,大巴开始发车,缓缓驶出车站。
  此时并非节假日,也不是周末,车上的人并不多,座位基本都是空的。
  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进入凌凡的神识之中。
  此人高高瘦瘦,三十来岁左右,带着一副墨镜,同样在打量着凌凡。
  这人,正是之前凌凡给卫楚二女传道之时,出来质疑的男子。
  当时凌凡随便露了一手,直接将其震慑,想不到过了这么多天,竟是在这里偶然遇到了。
  男子看着凌凡,脸上犹豫不决,似乎在做着什么决定。
  终于,男子下定决心,脸色变得坚定起来。
  他站起身,来到闭着双目的凌凡身旁,轻声问道:“我可以坐这里吗?”
  男子的神情早就被凌凡的神识看得清清楚楚,他直接道:“旁边那么多位置,为什么一定要坐我边上?”
  “小兄弟,你不记得我了?”男子摘下墨镜,笑着问道。
  “我没必要记得你吧?”凌凡道。
  男子看了一眼周围,发现没人注意这边之后,直接坐在凌凡身边,带着笑容道:“小兄弟,上次是我眼拙,却没想到你是真正的高手,实在抱歉。”
  “所以你想干什么?”
  凌凡饶有兴致得看着男子。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皇甫友,是一名记者。”
  男子礼貌得伸出右手,却发现凌凡并没有握手的意思,只能讪笑一声,默默收回。
  “皇甫,你这姓真少见。”
  皇甫友苦笑道:“祖上传下的,不知道的人没准还以为我有多牛B呢,其实就是个东奔西跑的破记者而已。”
  “一般记者可不会在怀里踹黄符。”凌凡道。
  皇甫友一愣,随即干笑一声,从怀中掏出一叠黄符来:“这是我防身用的,因为我拍的不是人,是鬼。”
  “你见过鬼?”凌凡顿时来了兴致。
  皇甫友道:“当然,像你超脱凡人的高手,应该知晓那些东西的存在吧?”
  “知道,给我看看你拍的东西。”凌凡伸手道。
  闻言,皇甫友打开挎包,掏出一叠相片,递给凌凡。
  “这是前段时间拍的,就在宁元外的一个小村内。”
  凌凡拿起照片一看,脸色不由古怪了起来。
  照片所拍之地,正是之前的塔石村,只不过是凌凡去之前的塔石。
  照片的环境都比较阴暗,基本全是夜间拍摄,其中更有几张拍到了模糊的红色影子,显然是那只害人的厉鬼。
  “你这样子拍,就不怕出事?”
  凌凡古怪得看着皇甫友。
  这人就是个十足的凡人,身上一点气息波动都没有,居然胆子大到敢去拍厉鬼,而且还真被他给拍到了。
  “当然不怕,因为我有它们啊。”
  皇甫友指着那叠黄符说道。
  凌凡这才开始打量起一小叠黄符来。
  这叠符只有巴掌大小,上面用朱砂写着一道清晰的驱灵纹。
  从字迹来看,应该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而且这人的术法应该小有所成,制成的符篆是真有效果的。;a酷:匠HQ网《K首发0☆.
  不过黄符上气息微弱,有几章上的朱砂更是已经变黑,估计是给皇甫友挡了不少灾。
  凌凡可以确定,若是再遇上一只塔石村那般实力的厉鬼,以这叠符篆的力量绝对挡不住,到时候皇甫友可就死定了。
  闲着无聊,他也就好心提醒道:“你这符快没用了,去找人弄新的吧。”
  “啊?”皇甫友顿时一楞:“不会吧?明明好用着啊,前段时间我还靠它们吓跑一只鬼。”
  凌凡解释:“符篆是消耗品,用一次,里面的力量就会少一分,你这叠黄符已经几乎消耗殆尽了。”
  “真的?那我该怎么办?”皇甫友知道凌凡是个高手,下意识得选择了信任。
  凌凡看了皇甫友一眼,出声道:“我可以帮你再做一批符篆,但你要告诉我,这一叠黄符的出自何处。”
  能制出这种符篆的人,估计是某家的正统门派,对于人间的修炼宗门,凌凡是非常感兴趣的。
  而且他现在需求资源,想必那些宗门,手里应该握着不少。
  同样,他手里的宝贝也不差,若是可以,相互交换一下也是不错的。
  听到凌凡打算帮自己,皇甫友顿时一喜,直接道:“这是我爹在小时候,上龙虎山求的,那时候里面主事的老道长,据说是一位活神仙。”
  “你小时候还是你爹小时候?”凌凡被皇甫友搞得有些糊涂。
  “我爹小时候。”
  “那太久远了。”
  凌凡顿时没了兴致,皇甫友都三十多岁了,这还是他爹小时候的事,时间折合起来一算,至少有五六十年。
  一甲子都过去了,那边估计早就已经物是人非。
  不过凌凡还是暗暗记下了龙虎山,以后有空的话,可以去拜会一番。
  皇甫友见凌凡一副失望的表情,心中不由有些没底,问道:“小兄弟,你没事吧?”
  “没事,你履行了承诺,现在该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