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之仙帝重生 > 第278章 张乐青登门道歉
凌观表面虽然从容,内心却是紧张无比,手心更是不争气得溢出丝丝汗水。
  
  张乐青何等精明,自然看出了这一切。
  
  但他来这里可不是装b的,而是有求于人,只能继续装笑,等待凌观演完。
  
  “我记起来,您就是星光游乐园的大股东,张氏集团的大老板是吗?”凌观激动道。
  
  “正是在下。”张乐青点头承认。
  
  凌观轻声呼吸几口,调整一下心态,疑惑道:‘不知张老板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啊?”
  
  那可是临君的头部人物,和他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亲自来这里绝不会是小事。
  
  “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来给你送点生意。”张乐青是只老狐狸,瞬间掌握了主动权。
  
  凌观道:“张老板的生意,我还是很乐意接的,只是您这样的人物,怎么会亲自来找我们一个小公司谈生意呢?随便派个手下来不就行了?”
  
  张乐青笑了一声,慢慢说道:“手下年轻,不懂事,我怕出事。而且实不相瞒,我这次来,还真有些目的。”
  
  “张老板请说。”
  
  张乐青低下头,从怀中掏出一张纸,递给凌观。
  
  “凌老板,麻烦把这张纸交给你的儿子凌凡,并转告一下,我的儿子对他有所冒犯,实在是抱歉。”
  
  “冒犯?”凌观疑惑得接过纸张,打开一看不由傻眼了。
  
  这是一张精神病证明,而上面的患者,正是张擎羽。
  
  张擎羽是张乐青的儿子,这是全临君都知道的事情。
  
  凌观拿着病例证明,觉得脑子都有些懵。
  
  张乐青的儿子是精神病,如今却要拿着病例证明,让他转交给凌凡,还表示抱歉?
  
  “张老板,这是怎么一回事?”凌观疑惑道。
  
  “我儿子犯病了,和你儿子闹了点误会罢了。”
  
  想起张擎羽,张乐青的眼中还是有些苦涩。
  
  虽然有病,但到底是他的骨肉,养了这么多年,就这么送进精神病院,心里还是会不舒服。
  
  凌观却是更加郁闷,挠挠头道:“张老板,事情我都不知道,没办法做主,不过我儿子就在公司,要不你屈尊一下,直接去找他?”
  
  “什么?”张乐青顿时一惊,后方站着的心腹更是直接栽了个跟头。
  
  “你是说,凌宗……不,凌凡小兄弟就在公司?”张乐青站起身,认真问道。
  
  “是啊。”凌观点点头,带着张乐青来到窗户边,指着下面有说有笑的凌凡道:“那就是我儿子。”
  
  凌观的话,宛若惊雷一般,劈在张乐青的耳畔,久久不息。
  
  他的眼睛已经瞪大,直直盯着楼下的凌凡,心中难以平静。
  
  “我居然,让一位大宗师为自己引路?”
  
  张乐青觉得自己的心脏已经不受控制,想要蹦跳脱离胸膛。
  
  前两天卫家找他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不妙。
  
  后来才得知自己得罪了一位少年宗师,心头更是紧张的要死。
  
  这才问来信息,想要用凌观来当突破口,换得凌凡的原谅。
  
  却没想到,今日居然撞上了最为忌惮的对象,还让人家给自己带了这么远的路。
  
  越想,张乐青心中越是发毛。
  
  少年的名头他是听说过的。
  
  年纪轻轻,手段通天,更重要的是,他杀人不眨眼。
  
  一阵后悔涌现在张乐青心头。
  
  早知道当初就看一下监控了,好歹得知道人家长什么样,现在好了,闹出这么大一个乌龙,事情也超出了计划之外,难以收拾。
  
  “张老板,你还好吧?”凌观担忧的声音传来。
  
  他看张乐青愣神许久,脸色都有些不对,不由有些担心。
  
  “没……没事!”张乐青有些惊慌,坐回在位置之上。
  
  刚刚坐下,他又站了起来,跟凌观要回病例证明,径直往楼下走去。
  
  一番思索,他决定还是直面错误比较好。
  
  这些武道之人脾气古怪,就爱吃这一套。
  
  这般想着,张乐青就来到了凌凡身前。
  
  看着对方眼中火热的目光,凌凡心中却是已经知道了一切,饶有兴致得盯着张乐青,眼中的笑意,似乎在告诉对方,他已经知道了一切。
  
  察言观色是商人的基本技能,张乐青早就看出了少年的态度。
  
  事已至此,他深吸一口气,认真说道:“凌凡小兄弟,我叫张乐青,是张擎羽的父亲,之前游乐园内的事情,我真的非常抱歉。”
  
  说完,张乐青鞠下一弓,态度非常端正。
  
  “张乐青?不会是那个张乐青吧?”不待凌凡说话,旁边的林叔开口了。
  
  “哪个张乐青?”有人问道。
  
  “这都不知道,就是那个天天上电视,和任家年并称临君双杰的张乐青啊。”
  
  “卧槽,还真是!”工人顿时反应了过来,满脸震惊。
  
  他们不断得揉搓眼睛,怀疑自己看错了。
  
  临君的顶级人物,居然在这里,对着他们看着长大的少年鞠躬,还摆足了姿态。
  
  这是什么情况?宇宙出问题了?
  
  “凌凡,啥情况啊这是?午饭没到,叔还没喝酒,人没醉呢。”林叔看着凌凡,瞪着眼睛,满是疑惑。
  
  看着周边众人的态度,张乐青心中暗暗叫苦。
  
  他也不想啊,可人家什么地位,自己又是什么地位?
  
  少年站在宁元,乃至华国武道界的巅峰位置,却偏偏隐藏着身份。
  
  好在他之前听进了卫家的劝阻,没有暴露少年的身份。
  
  如今看来,这个决定是无比正确的。
  
  张乐青保持着鞠躬动作,目光却是聚焦在凌凡身上没有离开。
  
  他想知道少年的意思。
  
  张家是生是死,如今全凭少年一句话。
  
  宗师,就是有这般力量。
  
  “也不是什么大事,我根本没放在心上。”凌凡今天心情不错,笑着说道。
  
  少年的话,让张乐青紧绷的心情顿时一松,整个人仿佛得到了救赎,浑身毛孔舒张,比做完大保健还要舒爽。
  
  爽归爽,正事还是要做的。
  
  张乐青再次躬身道:“多谢。”
  
  “我靠,我没看错吧?张乐青居然真的在跟凌凡道歉啊!”
  
  “啥子情况啊,出去读三年书,回来连首富都要点头哈腰?早知道读书这么牛逼,我当年也好好读了。”
  
  “你懂个球球,就算你去好好读书,也没小凌的脑子。”
  
  这时,凌观也走了过来,一脸懵逼道:“凌凡,这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