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国高手 > 第二百二十九章 身为皇族幸耶不幸耶?
    家已破,国欲亡,血脉亲人纷纷凋零,东莪虽身份贵重,但作为一名弱女子,面对这等情形,也不免芳心大乱,未知前途何在,身寄何方?
  
      “东莪,你即生在爱新觉罗家,就应该为大清牺牲,怎能将自身安危置于家国之上?”多铎见东莪首先想到的是自身安危,正色道。
  
      “十五叔,您在说什么?为大清牺牲?如今的大清还有何值得留恋?我阿玛、十二伯已经被那女人给害死,如今你也要被锁拿进京,难道咱们还要为她牺牲?”东莪闻言,不由诧异地问道。
  
      “东莪,大清是你皇玛法建立的大清,不是布尔布泰那个毒辣女人的大清。唉,她虽然狠毒,但根子上她是爱新觉罗家的媳妇,还是自己人。她所作所为也是为了福临的皇位,所以,你阿玛、你十二伯再加上豪格之死,根子上算是窝里斗。汉人有句话说的好啊,‘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咱们怎么窝里斗,遇到外侮的时候,也是一致对外才是啊。”多铎道。
  
      “十五叔,您这是打算把侄女儿献给朱由榔那个狗贼么?”东莪非常聪明,一下子就猜到了多铎的用意。
  
      “东莪啊,大清的局势岌岌可危,若不给福临争取时间,大清会迅速败亡,这是不容置疑的。所以,如今能让大清喘口气的,只能是议和,暂时稳住局面。你说的不错,十五叔是打算把你献给朱由榔,不过,不是你一个人,而是两个人。”
  
      “两个人?”
  
      “对。你和我。”
  
      “啊?十五叔,朱由榔好色,将侄女儿献上,即便不能拖延时间,或许不至于丧命,而您可是朱由榔最为痛恨之人,你去南京还有活路吗?”
  
      多铎凄惨一笑,道:“那十五叔回北京就能活命了?福临明面上能护住十五叔,能防得住那女人的阴暗手段?十五叔对于汉人来说,的确是罪大恶极,杀了他们很多人,大明朝廷大约倾朝之人都会杀了十五叔以图后快。所以,横竖是死,不如自缚去南京,十五叔这必死之身算是朝廷献给朱由榔的一份礼物,或许能显示朝廷议和的决心。”
  
      “议和?这等事岂是您能作主的?”
  
      “自然不是我来作主。十五叔已经打定了主意,一会儿就拟个折子给福临,十五叔不回北京,去南京。一个大清第一美女,一个大明最恨之人,咱们爷俩作为议和筹码,份量不轻了吧?既为大清争取了时间,又去除了宫里那个老娘们的心腹大患,朝廷一定会同意的。”
  
      “……”东莪望着多铎,一时间竟无言以对——她不知道对多铎此刻的想法是应该表达敬意还是感到悲悯。
  
      心道:“家族利益,家族荣光,在十五叔的心头,竟占据如此重要地位么?去南京那基本上就是千刀万剐的下场啊!”
  
      又想道:“不能托庇于十五叔,北京回不去,我大可以回到东北,回到老城,隐姓埋名了此残生,像普通人那样过活。可是,看现在这种情形,容得我做别的选择吗?难道生在爱新觉罗家,就得为家族牺牲?作为女人,这何尝不是一种悲哀呢?”
  
      想到这里,东莪知道自己已经无从选择了,只能服从十五叔的安排。
  
      想到朱由榔,她心中似乎不是那么抗拒。
  
      当初誓要杀朱由榔,是因为太后说害死阿玛的是朱由榔,心中为父报仇的烈火甚炽。
  
      而一旦得知他不是杀父仇人,心中的恨意早已经全消。
  
      想一想与其见过的几次面,年轻英俊,风度翩翩,见识超拔,卓尔不群,若不是敌对关系,可算是十顶十的如意郎君。
  
      “若能与他同枕共眠,也算不错的结果。只是不知,他会接纳我吗?他会看在我的面子上,给大清喘息的机会吗?”
  
      想到这里,东莪抬起头,看向多铎。
  
      见多铎正满怀期望地看着自己,忙道:“十五叔,您说的对,作为爱新觉罗家的女儿,自当为家族牺牲,侄女儿愿听十五叔安排。”
  
      “好好好,十五叔没看错你。将来,我爱新觉罗家是否败亡,大清天下能否延续,就全系你一身了。唉,都是满人男儿无能,累我侄女儿曲身事贼啊。”
  
      多铎感伤地说道。
  
      ……
  
      想较于福临的焦头烂额,朱由榔可谓是事事顺遂。
  
      新政推行非常顺利,一切都在按他的设定在进行。
  
      均地权,充分调动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同时,大力发展科技和工商业,引导士绅、大地主阶层的资金迅速投入到工业生产上来,有效地避免了这一阶层反弹。
  
      他领导下的大明帝国,已经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封建主义国家了,是有着封建主义的集权特征和资本主义萌芽的一个四不像的国家。
  
      他相信,这种国家体制,才是中国最适合的体制。
  
      控而不僵,活而不乱,无论将来世界局势如何变幻,这种体制一定会让大明始终站立在世界顶端。
  
      当然,他这种革新并不新鲜,张居正、李自成甚至后世的太平天国皆实行过,但他们之所以没有成功,就是没有照顾到大地主阶层或者说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促使了他们的极力反对,这才导致了一次次的惨败。
  
      朱由榔每每想及此,暗暗庆幸,自己多亏是接了一个烂摊子,是在近乎废墟上重新建设,虽然难了一些,但阻力相对要小很多。
  
      假若不是如此,而是穿越成一个和平年代的守成皇帝,他还真不一定能改造成功。
  
      所以说,他名义上继承了老朱家的江山,实同重建,与开国皇帝没什么两样。
  
      所不同的是,他头上有朱姓皇帝的一顶破皇冠,可以号召心中向明之人而已。
  
      ……
  
      永历六年春,休养生息一年多,新政推行顺利,人心稳定,江南半壁物阜民丰,北上伐清的条件,已经成熟了。
  
      他有心再等上一年半载,但手下臣子却已经等不得了。
  
      以张家玉、李成栋、施琅、李定国为首的武将们,率先上折子请求北伐,吴炳等文臣也不甘落后,纷纷附和。
  
      朝野上下,战意渐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