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漆星 > 237.逃离天门
眼看着阿铃走远了。
  天者才将宫门关闭,绕着路去了后院。
  这座冷僻的宫殿,占地面积极大,后面的花园子便有数百亩。
  多年无人打理,长满了杂草,比人都要高些,放眼望去,倒有些瘆人。
  天者从柴房里进了地下的囚牢。
  那是多年前用来囚禁妃子的,早就荒废了,虫蚁众多,空气浑浊不堪。
  天者一进来,便皱眉,这里的环境未免太恶劣了些。
  火把之中走来以为身着龙袍的中年人,想必这就是传说中的天者了。
  林措站在囚牢中,无处下脚,只不时抖抖脚上爬着的虫蚁。
  火光映照,林措有一双极清澈的眼睛,那里面映出光亮,和自己。
  不屑。
  天者懒得跟她废话,开门见山道,“通道在哪里?”
  她脚上的虫蚁愈发多了,林措抖抖脚还不够,又跳着踩死了数只,尸体吸引了又一波虫蚁,分外热闹。
  天者对她的耐心可没有那么足,直接吩咐手下人,“用刑,直到她说出来为止。”
  林措这才看了看他,面露难色,“我这个人啊,吃软不吃硬,您确定要这么对我?”
  “趁我还有耐心,聪明人就知道该怎么做。”
  “我说了,您就放我回人世?”
  这个女人,无非就是求一个生。
  “如果属实,我放你走。现在可以说了吧?”
  她摇摇头,“自然不是在这里,带我去通道,只有到了那里,我才会说。”
  天者没有立即应下。
  林措解释道,“通道一端是天门,另一端则是魅洞,处处都是你的人手,纵然把我带到了那边,你也没什么好怕的。”
  天者的威严和冷傲在此刻分毫毕现,林措觉得自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只能受着他审视的目光。
  “带她出来。”
  生锈的铜锁,有钥匙也难开,侍从开了好大一会才打开,手上沾了一手的铜绿。
  林措手脚被上了镣铐,一步一步走得有些缓慢。
  天者领她去的是舞乐殿,便是蔚夫人所说古井所在。
  舞乐殿乐人众多,早在她被押送到之前就都被赶到了后院,安静无比。
  天者早派人去传了消息给魅洞之内守着通道的人,“一见林措,马上捉拿。”
  她有些随意地坐在古井边上,侍从满园,看着有些碍眼,“您确定,要这么多人,都听见?”
  天者屏退了众人,看向她,“现在可以说了吧。”
  “现在嘛,自然是可以,悬崖之下,有个药池,那里便是了。”她说得爽快。
  “待我找人查证。”
  “不用去了,那里是唯一的通道,此刻因着于宣的出现,失效了,不然我在这里待着是为何,来送死么?”她苦笑,眉眼低垂,无奈又无措。
  天者并不关心她如何,“你耍我。”他要的只是一结果,而林措并没有能让他满意。
  天者眼神一瞪,就将林措定住,浑身动弹不得。
  他从没打算让这个女人逃。
  阿铃适时地出现在身后,她脚步极轻,犹如鬼魅,在天者的肩头轻轻一拍,这是她目前所能实现的最强的封印之能,可以把天者定上那么几秒。
  她风一般跑向井边,拉着林措一同往里栽进去。
  身后,是天者愤怒的吼叫,“混账!”
  拉扯,有巨大的力量拉扯着什么。
  周身像是被高速的风刮过,连呼吸都艰难,脸部更是刮得生疼。
  只过了几分钟,却好像有几个世纪那么久。
  两人先是落在了水里,往上游啊游,才重见天日,相视一笑。
  这笑突然僵住了,因着,周围黑压压一群人,皆是黑色衣袍,魅洞的人听命于天者,怎么可能会轻易将两人放过。
  只是,她们必须得搏一搏,在魅洞手下,尚有一线生机。
  阿铃拉着她轻飘飘立在水上,“上吧,我好久没打架了,手有些发痒。”
  “那你可要加油咯。”林措对她笑得温柔。
  米分早已爬上了额角,清幽鹿角缓缓而生,高贵清雅的气质,冷静桀骜的神情,那是女神的荣耀。
  她手持长剑,在黑袍之间劈砍,招招狠厉,血色蔓延。
  阿铃的打斗则更令人赏心悦目。
  她的一招一式都仿佛在舞蹈,却又在其中注入了雷霆万钧的力量,一掌下去,一人暴毙。
  只是,这黑袍仿佛源源不尽,杀死一批又来一批,这样下去,只能力竭被擒。
  周遭的草丛里,停了一只白狐,他定定地瞧着战况,找准时机冲了出去,咬住人群之中藏在最后方的那人的衣裙,生生撕扯下来。
  “小萨——”林措惊喜地叫了一声。
  阿铃则是朝那人看了一眼,随即便飞身到了近前,一掌拍出,当场毙命。
  黑袍四散,没了威胁。
  “我们得快走。”阿铃谨慎地看着那些黑袍,生怕他们再次偷袭。
  风兽从镯子里钻出之后,片刻间变得硕大,载着两人一狗,径直离开了魅洞。
  她额角上的鹿角都被削去一小半,直到此时,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疼痛。
  阿铃只能拿衣料简陋地替她包扎一下,等到了地方,再作处理。
  她犹豫了许久,才道,“林措,我在想,沐城,怎么没有出现。”
  林措异常地沉默,她操控着风兽去往灵异社所在。
  阿铃知道她想安静,倒是随意地在风兽背上坐下,摸着小萨顺滑的皮毛,一时无话。
  林措为什么会去往天门,她心里也有数了。
  于宣刚刚从血门中脱离不久,自是有掌控它的本事,这一次突然赴险,只怕就是她的手笔。
  林措的脾气一向分明,对自己好的必然是十倍百倍还回去,害自己的,那必然是百倍千倍赠回去。
  于宣,成功地变成仇人了。
  灵异社就在眼前,还是往日那般模样。
  她心里隐隐觉得,有什么发生了变化,从自己离开之日到如今,一个多月过去了。
  悬星的命,还剩下一个多月。
  “阿铃,悬星,他,还有一个多月的命,于宣,则是在一个多月之前,由我用血门亲手造了出来。”
  林措的话语极简短,说着便把头低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