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 4.誓言

  梅林是个很敏锐的人。
  不管是卡特女士,尼克.弗瑞,还是皮尔斯本人,都觉得梅林几乎是天生适合做特工这份工作。
  早年间颠沛流离的生涯,与他体内深沉的黑暗力量融合,为他带来了远比普通人更敏锐的感官。
  而在流浪过程中经历的那些事情,那些人,也为梅林心中树立了一份相当正确的价值观。
  他希望做好事,他也有能力做好事。
  做好事并不难,难得是一直去做,把它当成人生的一份事业。
  梅林在神盾局待了十几年,他见证过神盾局最衰弱的时候,在那一段时光里,他又学会了隐忍与低调。
  而在神盾局复起之战中,梅林更是跟着卡罗尔.丹佛斯冲锋陷阵,几乎是以一己之力,为神盾局在世界安全理事会那里迎来了重起的希望。
  后来伴随着神盾局的一步步扩大,梅林也随之身居高位。
  他几乎是从无到有的为神盾局建立了超自然事务监测与干涉体系,又和北美魔法国会一起为这片大地的异类设定了新秩序。
  他的经历就是个传奇,而更难能可贵的是,即便是在进入每天坐办公室的管理层之后,梅林依然没有任由自己的感官退化。
  他依然和年轻时一样敏锐,就像是最好的猎人。
  对于假弗瑞暴露这件事,皮尔斯早就有心理准备。
  他不认为那个蹩脚的假货能瞒过梅林多久,但他没想到,那家伙暴露的速度居然这么快!
  见鬼,这才一个月不到吧?
  这一个月里,梅林一直在处理世界各地频发的超自然事务,和那个冒牌货见面的次数不超过5次,就这样...
  他居然还是暴露了。
  而且听梅林的意思,他似乎是从那个家伙对洞察计划的坚持中感觉到异常的。
  那些外星混蛋号称是群星里最狡诈的一群伪装者,但他们连说谎这回事都这么不娴熟的吗?居然能在三言两语之中就被人猜出底细...
  不。
  皮尔斯微微摇了摇头。
  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的。
  仔细想想,以梅林的性格,在看到弗瑞重启洞察计划的时候,确实可能会和弗瑞发生争吵,但这位神盾局副局长,可不是一个习惯通过争吵来解决问题的人。
  他很少有失控的时候,他一向很克制,也一向很理智。
  所以,之所以两个人今天下午会吵到那么凶的地步,其实是梅林在暗中引导?
  他是在验证自己的猜测吗?
  皮尔斯坐在沙发上,他打量着皱着眉头沉思的梅林。
  嗯,倒也不是不可能。
  假弗瑞提前暴露,让皮尔斯有点措手不及,但这倒并不是一件坏事。
  最少没有让他处于极端的被动之中。
  他拄着手杖,悄然的看着梅林,在老迈的躯体之下,他的思维在快速跳跃着。
  “梅林的思路被引向了斯库鲁人,听他的意思,他决定按兵不动,顺势为假弗瑞和他的同伙设下一个陷阱。”
  “直到卡罗尔.丹弗斯从群星中返回,在将他们一网打尽,嗯,果然是他的风格。”
  “但这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卡罗尔.丹弗斯,那位女士在十几年前就能孤身对抗克里人的战舰编队,十几年后只会更加可怕...如果拖到她返回,一旦她介入这件事,那么变数就会增加太多。”
  坐在沙发上的皮尔斯脑海中重过了一边已紧预设的想法,他微微皱着眉头想到:
  “也就是说,在梅林得到强援,以及假弗瑞彻底暴露之前,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完成所有的布置...”
  “时间有点紧,但问题应该不大。”
  “利用金苹果,可以让假弗瑞不断的继续推进洞察计划,还能利用他吸引梅林的注意力,更从容的布置剩下的事情...”
  “不,不行,暴君失控的事件已经证明了,梅林手中有足够的资源在他能同时追踪很多目标,关键时刻,已经不容许再犯下轻敌的错误了。”
  “所以,必须再给梅林找些事情做...仅靠假弗瑞一个人还不够。”
  想到这里,皮尔斯决定探探底,他皱着眉头问到:
  “如果弗瑞真的是被替换的,那么一个月的时间,已经足够他做出很多事情了。”
  “比如洞察计划,我和他聊过这个,他计划预设的第一期项目,很可能不只是努巴尼工业园的那三艘空天母舰。”
  “你也知道那个项目一旦执行会造成多么可怕的结果,我的意思是,也许我们该早做准备。”
  “的确。”
  梅林点了点头,他说:
  “按照那三艘母舰的建设速度,一个月的时间确实足够他制造出更多...但,这其实并非一件坏事。”
  “嗯?”
  皮尔斯诧异的看着梅林:
  “你的意思是,你要放任洞察计划被推进?难道弗瑞说服了你?”
  “不,他只是提醒了我。”
  梅林说:
  “虽说他的强词夺理让人非常厌恶,但有一点他并没有说错。”
  “按照我们之前得到的消息,在2012年前后,也就是3年后,会有一场5000年一遇的特殊天文情况,叫‘天球交汇’。”
  梅林脸上浮现出一丝担忧,他说:
  “当那现象发生的时候,宇宙中数以千计的维度会被特殊的能量贯通,就如海面上数以千计的油轮互相撞在一起。”
  “空间的碰撞都是次要问题,届时肯定会发生极其恐怖的异度入侵事件。”
  “实际上,根据S.D.O.L.D.一直在监控的世界范围的超自然现象发生频率来看,在天球交汇发生之前,异度入侵的征兆就已经出现了。”
  “那些频发的超自然事件在今后3年里只会越来越多,在2012年达到峰值,然后再缓缓回落...这个过程可能会持续10年,乃至更久。”
  梅林活动着手指,他对皮尔斯说:
  “我们确实得提前做好准备...”
  “洞察计划不能被用于处理世界范围内的治安事件,不经审讯就直接审判会导致很多人枉死,这等于我们在亲手破坏我们一直坚持的法治与秩序。”
  “但它却可以被用来抵御外敌的入侵。”
  梅林舒了口气,他摊开双手,对皮尔斯说:
  “还有已经进入最后阶段的智械计划,火种源的第五次冲击必然会诞生比以往更多的自由智械,那将是智械事件对秩序冲击的最后一个阶段。”
  “仅仅依靠神盾局在世界各地的监控可能不足以应付这种全球性事件。”
  “所以,让他造吧。”
  “他造的越多,以后我们面对这类突发情况时的底牌就越多。洞察计划的优势在于,它可以被随时发射升空,就像是即插即用...”
  梅林伸手抚了抚眼睛,他对皮尔斯说:
  “实际上,如果在天球交汇期间的异度入侵事件进入常态化,那么我们以后估计会主动制作出更多的洞察母舰。”
  “哦,这个想法倒是不错。”
  皮尔斯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他此时内心既欣慰又别扭。
  欣慰的是,梅林终于认可了他提出的洞察体系,尽管他的出发点和皮尔斯的出发点截然不同。
  但从他的意思来看,洞察体系以后应该会被继续推进,真正成为秩序体系保卫力量的一部分。
  但别扭的是,梅林却完全没考虑将它用于维持世界内的秩序。
  梅林只是将洞察体系视为一件武器,一件对外的武器。
  但实际上,它完全可以做到更多。
  在皮尔斯心中,洞察体系完全可以在抵御外敌的同时,维持世界内部的秩序稳定,而且这两件事之间并不冲突。
  如果再给皮尔斯更多的时间,他有信心能说服梅林做出尝试,但问题在于...
  3年啊。
  梅林可能要到3年之后才会启动第一批洞察母舰,而皮尔斯...
  他还能再等3年吗?
  老头摸了摸自己已经消瘦不堪的手腕,再加上他已经和魔鬼签了契约,毫无疑问,他等不了3年了。
  真是遗憾啊,命运就是如此作弄人。
  “我会在明天去向弗瑞道歉。”
  梅林伸手将放在桌子上的茶杯端起,他喝了口已经冷掉的茶水,他对皮尔斯说:
  “我不会再插手他和洞察计划之间的关系,但我会继续关注他,这一切都会秘密进行。”
  “如果确认他是假货,那么我们就得在对他们进行打击之前,确认真的弗瑞是不是已经...”
  说到这里,梅林的语气变得低沉而萧索。
  他和皮尔斯都没有再说话。
  如果真的弗瑞已经死了,那就意味着,两个人在过去的未知之时,失去了一位共同的朋友。
  但如果他还活着,那么梅林一定会将他救出来!
  不管他在哪里...
  “你要做好准备,梅林。”
  几分钟之后,皮尔斯伸出手,在梅林的手腕上拍了拍,老头子轻声对梅林说:
  “如果弗瑞是假的,那么你的继任就是理所应当。”
  “如果弗瑞是真的,在做出这么执拗而不经思考的决定之后,他也很显然已经不适合再继续担任神盾局局长,我会给他一个体面的卸任仪式。”
  皮尔斯用绝对真挚的口吻,对梅林说:
  “所以一个月之后,不管结果如何,你都要真正接手神盾局,这是个沉重的责任,一个堪称可怕的负担,更别说还有糟糕的时代即将到来...”
  “我还能信任你吗?梅林。”
  皮尔斯问到。
  梅林看着老头子的眼睛。
  他犹豫了片刻,然后无声的点了点头。
  “你会和如过去那样,坚定不移的维护秩序,把这苦差事当成是一生的事业吗?”
  “不管遭受什么样的压力,不管面对什么样的困难,你都能坚持本心,都会去做正确的事情吗?”
  “你会将整个世界的安全扛在肩膀上,为无数人的福祉负重前行吗?”
  皮尔斯拄着手杖,他看着梅林,表情严肃的问出了一个接一个的问题。
  这让梅林的表情变化了一下,他说:
  “这是在做什么?皮尔斯...你是在让我发个誓吗?你什么时候也相信这一套了?”
  “誓言是必须的。”
  皮尔斯说:
  “很多人认为成为一名秘密特工就是成为了官方与强权的走狗,整日里为权贵处理一些见不得人的麻烦。”
  “就如愚蠢者总是认为这个世界不存在真正的公正与公理,用狭隘偏执的思绪去厌恶这世间的一切。”
  “但只有我们自己知道...”
  “这是一项需要理想去支撑的工作,在我们选择在黑暗中扛起那份沉重的责任的时候,就只有理想能支撑我们继续走下去。”
  “而对于理想而言...”
  皮尔斯长出了一口气,他说:
  “难道发下一个誓言不是应该的吗?”
  他那苍老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他如打量后辈一样看着梅林,他说:
  “还记得当年我们遭遇克里人即将入侵的时刻,我对你说的那些话吗?”
  “嗯。”
  梅林点了点头,他的记忆力很好,他轻声说:
  “这个世界需要一种新的秩序,以此来让它摆脱陷入泥潭的未来。我们要认识到这个世界的不完美,然后用双手推动它,朝着更美好的未来前进。”
  “你还说你是个有信仰的人,你希望我也成为一个有信仰的人。”
  “那是我当年对于业界新星的期待。”
  皮尔斯摆了摆手,他认真的对梅林说:
  “而现在,你已经是个有信仰的人了,你已经与我同行于同一条路上。”
  “而你,你最终会继承我与弗瑞曾坚守的信仰。”
  “你将成为我们的继任者,在未来继续坚守这个世界的秩序...并且让新的秩序降临。”
  “梅林,每个老头在死之前都希望看到一个优秀的继承者,这是人之常情。”
  皮尔斯举起自己的手杖,恍若开玩笑,又恍如在执行某个仪式一样,在梅林的两肩上轻点,他的笑容中带着一丝严肃。
  他说:
  “而你...”
  “就是我能找到的,最好的,最完美的继任者。”
  Ps:
  谢谢各位关心,放心吧,故事脉络不会被影响的,毕竟老作者了~
  事实确实是,网文的风格不太适合这种沉重的故事。
  之前的故事节奏也确实有些有问题,但放心吧,这是最后的重压情节了。
  我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