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以妖格担保 > 第七百零五章那一剑的……恐怖!

  唰!
  剑光一闪……
  没有剑鸣声,也没有金铁交鸣之声,更没有其他一切的声响。
  那剑光就好似只是单纯的一道光影而已,一闪而逝,消失不见。
  可是,如果在时间和空间的层面上去看的话,就能够看到一道剑痕残留在那里,如天际线一般横断了一切。
  那一剑,真的很恐怖!
  小孟出剑之后,他整个人都干涸枯瘦了。
  仿佛,那一剑的斩出,已经将所有的精气神耗尽。
  实际上,的确如此。
  小孟的体内,气血和神力已经干涸,元神之中的魂光和道力也暗淡了下来,虚弱到了极致。
  如今的小孟,一副被榨干的模样,没有丝毫精粹在身,就好像一个被捏干了汁液的橘子皮一样,
  他骨瘦如柴,原本那个丰神如玉的少年已经不再,反而变成了一个让人看了都感觉这人是个已经一脚迈进棺材里的干瘦活死人了。
  小孟自己估计了一下,感觉自己身上的肉可能都没有二两重了。
  噗通!
  小孟跌落下来,一头栽倒在地上,大口的吸气。
  随着他的吸气,天地精炁被他疯狂的汲取。
  并且,一口大炉从空间法器中飞了出来。
  那口炉的神祇看到小孟的样子都吓哭了。
  连忙控制着炉体驾其一团火,然后将一块块兽肉扔进去。
  不一会,浓烈的气血精粹便从炉内涌出,随着天地精炁一同被趴在地上半天也起不来的小孟吸收。
  “大哥,你这招也太厉害了吧,特么的差点把自己给搞死……”
  炉的神祇一边帮助小孟恢复,一边开口说道。
  祂刚刚看到小孟的样子整个人都差点被吓死。
  因为刚刚的小孟已经皮包骨头了,看上去好像身体里没有内脏和肉了,就只剩下一层皮裹着骨头。
  脸上的五官都瘦的看不出来了,仿佛裹了一层皮的骷髅头。
  噗通!噗通!噗通……
  突然,一连串的物体坠落在地上的声音响起。
  大炉的神祇一愣,连忙转身看了过去,随后祂彻底愣住了。
  祂看到了什么,一位位强大的天神境和虚道境强者坠落大地。
  他们身上的气血还有波动,但是魂光已经散尽,并且肢体分离,头颅搬家,显然是刚刚才死去的。
  大炉的神祇数了一下,那群惨死者中足足有六十多位天神境和二十多位虚道境。
  本来他们应该极度强大的,可是如今却惨死了。
  因为他们与小孟血拼,最终不敌。
  不久后,大炉的神祇将那群惨死者中的兽形生物全部投入炉中。
  祂亲自熬炼出了一炉气血精粹和一炉全补大神汤,给孟天正灌了下去,这才帮助对方缓过来。
  捏了捏自己的右手,小孟感觉自己的右手好像不是自己的了。
  完全感觉不到任何的知觉!
  不过小孟并不慌,这不算什么,很快就能恢复。
  因为刚刚那一剑是他的心剑,斩的不止是肉身,还有灵魂。
  同样,这是他第一次拔剑出鞘,所以自己的右手也被剑光波及了一下,使得灵肉无法合一。
  不过很快就能恢复,因为波及他的剑光本就是他的心剑。
  由他心中升出的一把剑,不会伤害到他自己。
  顶多只是会出现‘斩我’效果而已。
  就像小孟刚刚修出心剑的时候,他自斩了一剑,将自我分离。
  现在就是这样,右手的灵肉分离了,暂时无法归一。
  而与此同时,外界的人却全都震惊了。
  他们在观看法阵位面内的战斗,刚刚亲眼见证了小孟那一剑。
  虽然没有直面那一剑,可是却依然给很多人一种惊悚的感觉。
  即便是斩我境的高手都不由得心神恍惚,思绪难以合一。
  那一剑太恐怖了,即便不是斩向他们,却也被影响。
  因为,他们看到了那道剑光,也就间接的被那一剑影响了。
  而这样的威能,未免有点太吓人了。
  于是,很多人都惊疑了起来。
  即便是斩我境高手都在想,若是自己直面那一剑,挡得住吗?!
  也就是如今的九天十地没有遁一境大高手,因为那群人现在还都在神墟界的通天路闯关,没回来。
  毕竟那是遁一境,距离至尊境只差一步。
  所以他们对小孟身上的造化也就不那么上心。
  因为他们完全可以从通天路那里得到通往至尊境的机会。
  甚至,很多人都觉得自己可以晋升到至尊境。
  从前没可能是因为机缘不够,没有什么天大的造化在身。
  可是如今,通天路的出现给了很多遁一境大高手希望和曙光。
  相比成为至尊的机会,对于小孟身上的至尊法,他们的兴趣就小很多了,甚至有些人完全没兴趣。
  他们迫切的想要成就至尊境,哪里顾得上为难一个小辈。
  所以,对小孟动心思的人,大多也就是斩我境那一个层次了。
  当然,事没有绝对。
  对小孟身上的造化动心的遁一境也不是没有。
  只是他们没有时间回来,只是安排给自己的部下或族人了。
  而如果这些遁一境的大高手没有去通天路的话,他们就会在此刻感到震惊了。
  因为,小孟的那一剑,可以给遁一境大高手很危险的感觉。
  边关,神庙
  正在观察小孟的两位至尊在看到那一剑的时候,也全都沉默了。
  良久,一位至尊开口说道:
  “小孟他,他是从通天路上得到仙王法了吗?!”
  他看得出来,那一剑,不是凡间的剑!
  因为那一剑的高度未免有点太过于高了。
  连他这样的至尊都没看懂,只感到了一阵凌厉的光在闪烁。
  其余的一切,他都看不清。
  或者说,他根本就看不到,因为那一剑的高度,远超于他。
  央至尊也一阵沉默,他做梦都想不到,自己看好的传人,居然得到了这么厉害的法。
  他也认同另外一位至尊的话,那样的剑,绝不是凡间的剑。
  他们这种凡境极巅的至尊都无法企及那一剑的高度。
  虽然他们的力量很强,能够轻易捏死小孟。
  可是那一剑的高度和本质,确确实实超越了他们不知多少。
  “那一剑的威力,可能无关境界,小孟斩出那一剑后,他整个人都被吸干了,说明完全没有将那一剑的真正威能发挥出来。”
  良久,央至尊开始分析。
  他认为那样的剑,可能与境界无关。
  否则,以小孟的天神境怎么可能用处那样恐怖的一剑。
  别说小孟那样的天神境了,他这个至尊境的极巅强者都不可能。
  可小孟确确实实的用出来了!
  “那么接下来呢,这场历练是否还要进行下去……”
  另一位至尊开口问道。
  央至尊想了想,道:“继续!”
  “卧槽,你不要这个传人了?!”
  那位至尊顿时楞了一下,然后惊呼道。
  小孟都被吸成那样了,要是再来一剑,直接命都没了吧。
  “你在说什么鬼话?我的传人,怎么可能如此脆弱!”
  央至尊瞥了对方一眼,然后继续观察孟天正。
  他视小孟为传人,更视小孟为九天十地的希望,自然不会让小孟真的把命都送了。
  可是,历练是少不了的,否则怎么做到天下无敌?!
  他相信小孟,绝对不会输,更不会真的倒下。
  因为,有些人,注定生来不凡,也注定了要干一番大事。
  “他是我们的希望,也是这个世界的希望……”央至尊说道。
  “没这么严重吧,如今仙域都已经把通天路让我们用了……”
  另外一位至尊说道,认为央至尊的思想太过极端。
  “夏,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九天十地和仙域的关系。”
  然而,央至尊却反问道。
  夏至尊闻言,想了想,而后说道:“不算好……”
  这是事实!
  他们和仙域到底是两个世界的人。
  仙域的人瞧不上他们,认为他们是住在废墟里的野人。
  而现在,他们也瞧不上仙域人了。
  因为仙域人生来环境优渥,可是很多人在才情方面完全不如他们,甚至远远被他们超出。
  可能曾经他们无法在同境之间战胜仙域人。
  但是如今在神墟界的开放下,他们接受了仙域法则的洗礼,已经获得了九天人的整体大提升。
  于是,他们很快就发现,仙域人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至少,很多仙域人都无法在同境之间胜过他们这些九天人。
  虽然他们九天十地环境艰苦,却能养出吊打仙域人的至强生灵。
  于是,就在这种互相都瞧不上对方的环境下,仙域人和九天人的关系其实是越来越差的。
  可能曾经还有个别九天人想要去舔仙域人的腚。
  但是如今,已经没多少人有这样恶心的想法了。
  因为神墟界的出现,打破了一切的平衡。
  他们可以在神墟界获得各种不弱于仙域的资源。
  成就至尊,甚至成仙,都已经不再是奢望!
  甚至,有些人已经将自己的目标定在了成就仙王的程度上。
  当然,这些人就有点太过于狂妄和不现实了……
  但是,这也反映出了一个现状,那就是九天人的变化。
  还有一些人的心中都是这样想的:
  什么仙域人,你们特么的算个屁,要不是你们的环境优渥,老子能吊打你们十个,一群垃圾!
  “那么,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们会被仙域攻击!”
  央至尊语出惊人,让夏至尊整个人都愣了一下。
  随后,夏至尊皱着眉头说道:“不可能吧,我们可是对抗异域的第一线!”
  然而,央至尊摇了摇头,道:“那又如何?”
  一句话,让夏至尊脸色顿时变了!
  是啊!
  那又如何?!
  什么对抗异域的第一线,其实他们不过是炮灰一样的存在罢了。
  仙域的实力如今是远远超越九天十地的,完全可以掌控了他们。
  若非那群仙域人非常不愿意沾染黑暗物质,恐怕已经有人来如今被打残的九天十地称王称霸了。
  “夏,我再问一句,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在神墟界通天路得到的资源,是哪里来的?!”
  央至尊再度问道。
  这一次,夏至尊没有任何犹豫,他直接正面回应央至尊,道:
  “那位给的资源,但是,也肯定是那位从仙域搜集的!”
  央至尊点了点头,道:“嗯,是啊,所以说,我们其实一直在侵占仙域的资源,享受着原本属于仙域人的待遇和造化。”
  “你说,在他们的眼中,我们这些九天人是何等的不招人待见!”
  话音落下,夏至尊便立即说道:“换成我,一定赶尽杀绝!”
  央至尊:“……”
  你这特么的就有点狠了吧?
  不过……
  你特么的还真没说错!
  央至尊在心中这般想着,面上亦是在点头,认同夏至尊的说法。
  仙域人,就是这么狠!
  或者说,这三大域里,总会有一些人,是这样的一个狠角色。
  “虽然有那位的存在,让很多人行事忌惮,但是我们九天人的无度索取,绝对会惹恼一些人,届时,我们麻烦也该来了。”央至尊说道。
  “没错,小孟也只是一个引子而已,只可惜我们九天人自己看不明白,居然还有人在帮仙域人害自己人,真特么的让我想拔剑杀人了!”
  夏至尊说道,面上有一抹怒意一闪而逝。
  “未来会有很多问题出现,那位不可能永远护着我们,所以,我们需要赶紧让自己强大起来才行!”
  央至尊说道。
  话音落下,夏至尊立即点头回应,他也是这样认为的。
  所以,他们才会顺势而为,为小孟安排了这样的历练。
  “待到九天这边的事了清,你就嘱咐一下小孟吧,让他在仙域那里,别留手,来一个杀一个!”
  夏至尊一脸杀气的说道。
  他很清楚,那些仙域人不会轻易罢手。
  九天这边失败了,仙域那边肯定还有杀局在等着小孟。
  面对仙域人,或者说面对任何人,服软是根本没用的。
  只有非常强行的怼过去,提着剑,一路杀穿所有阻碍。
  唯有这样,才能得到真正的尊重和重视。
  一个人也唯有这样,才能继续走下去。
  否则的话,无论怎样,也终将会在修行路上寸步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