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次元聊天群 > 第九十章 我.李莫愁.女权大佬
    将一捆神书送上,张落轻然一笑,深藏功与名。
  
      把事情都交待清楚之后,张落带着小伊几人干脆就直接借住在陆府了。
  
      期间某只一米五一直在其身边游来荡去。
  
      目的十分明显。
  
      对此张某人果断无视,抽出手来,把赤练袋子拉走,找了个房间独处。
  
      回观神雕剧情,李莫愁前期只能说是一个因爱生恨的怨女,是在后期整个性格恶化,才开始无恶不作起来。
  
      但在这个时间段,尤其是看她见到小龙女的第一时间是表示关心,就意味着现在情况还未到那种程度,张落觉得这只赤练袋子还能抢救一下。
  
      将装着美人的袋子给扔在房间,他先坐椅子上犹有闲暇的看着李莫愁袋中挣扎。
  
      李莫愁挣扎半天,终于无力之后。张落轻轻伸指,使内元将袋口绳子击断。
  
      衣着凌乱乌发缭绕面目红润的美人御姐从袋中滚了出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小伊系袋口的手法还真不是盖的,保证了一点空气的流入,又不让这只李莫愁能够挣脱出来。
  
      放出袋子的一刹那完美展现出了,那道袍下婀娜身材以及娇艳姿态。
  
      坐在椅子上,一只手撑着脸颊,饶有兴趣的看着大口喘气的李莫愁,那副娇艳的神态倒是颇有一番风情。
  
      “赤练仙子李莫愁,是吧。”张落淡定的开口。
  
      李莫愁缓过气来,看了看周围,知道自己跑不了,干脆就地盘坐起来。
  
      “阁下是何人?为何与我李莫愁过不去?”说着她眼睛紧紧的盯着张落。
  
      “你与我师妹又是何关系,为何她会跟着你?”
  
      你以为我想吗?谁知道你家师妹哪根筋不对想跟着我啊,还沉迷手机不能自拔,我能怎么办?
  
      张落翻了个白眼。懒得跟着李莫愁解释什么。
  
      “我需要先言明一点,是你先动手,我才出手将你抓下来的。”
  
      李莫愁手不自住的微微一抖。
  
      她现在感觉自己当时真的是傻透了,没事偷袭这人干嘛?
  
      那时她看张落欲敲陆府的门以为与陆展元有什么关系,想顺手杀了泄愤,哪知道这人竟然如此诡异,不过一瞬间就让自己行动不能。
  
      泄愤不成不说,还把自己整成了赤练袋子……
  
      就在李莫愁心中后悔的时候,张落再次开口了。
  
      便见他脸上带着微笑道。
  
      “李莫愁,古墓派前弟子,违背古墓派规矩被赶出门派,浪荡江湖,因手段狠辣被人称为赤练仙子,也被叫做赤练妖女。”
  
      “我知道你。”张落看着她说的。
  
      “我还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一个叫做陆展元的男人。”
  
      “你……你到底谁?”
  
      李莫愁瞳孔微缩,眼中满是忌惮的看着这么满脸轻松说出自己生平的男人。
  
      张落可没管她的惊愕,语气悄然一变,变得有些嘲讽的意味。
  
      “其实什么赤练仙子,说白了,也不过就是个没有男人就心理变态的傻女人而已。”
  
      鄙夷着摇了摇头。
  
      “你说什么?!”听眼前这人如此侮辱自己,李莫愁现在也管不了他有多神秘,多神通广大,冲动站起来就想动手。
  
      然而张某人随手一指,狐念之术再出,白光指引下再次动弹不得。
  
      “别着急啊。”
  
      被制住的李莫愁神色狰狞,使劲挣扎,想要脱出束缚,可惜她不过未到二阶的能力,再如何挣扎也难有寸功。
  
      半响过后。
  
      终于无力挣脱,她好似放弃一般,闭眼轻出一口气。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抓我难道就是为了侮辱我李莫愁吗?”
  
      张落摆了摆手“我也没那么闲。”
  
      “今天找你谈话,最主要的是想要告诉你。”张落站起来,走到李莫愁身前。
  
      “大唐之时,女皇武曌,日月当空,以女子之身坐上尊位。”
  
      “远在海外某个异域之地有一王者,女扮男装手持圣剑统领国家。”
  
      “某片神州大地,女帝后魃席卷人间,欲要颠倒阴阳,使女子当家做主成为人世之主流。”(不过后魃想让男人生孩子的想法是让张落真心难以接受。)
  
      眼睛盯着她“这些都是女人,但她们却敢想敢做男人都难以做到的事。你李莫愁也是女人,相比之下却为了一个男人整天自怨自艾,不觉得很傻吗?”
  
      他转身再度坐下去“所以,我叫你傻女人有什么错?”
  
      李莫愁沉默。
  
      武曌她自然知道,曾经年幼的她也对其十分羡慕。但一直觉得武曌得天独厚,乃是世间少有的奇女子,方才有这般成就。
  
      但如今听这神秘人所说,世上竟然还有这般多形同武曌的奇女子?
  
      就在李莫愁心中思绪婉转思考的时候。
  
      张落再度开口“她们也是女子,她们做的事的确千古少有,但你李莫愁难道就这般不如她们吗?不,在我看来并非如此,是你从来没这么想过。”
  
      “你只是纠结男女之间小情小爱,整天怨天尤人。哪怕即便如此,你何不再深入想一想,与其将全部心思花在陆展元、陆家人身上,不如想办法提升女子的地位,让世间男人再也不敢抛弃女子。”
  
      “你的意思是?”李莫愁听着忽然感觉此言十分有理,不由得忽略张落先前对她的嘲讽。
  
      张落淡淡道“我觉得你可以想办法纠集天下女子,不说推翻现在世间男人为尊的陈思固见,但也能让女子有所后盾,不在轻易被男人欺负抛弃,即使被欺负抛弃也有所仪仗。”
  
      张落侃侃而谈。
  
      李莫愁安静听着,她惊讶发现自己内心居然有些被说服了。
  
      曾经抛弃他的男人陆展元已死,现在使她仇恨的不过是当初的执念,如今的李莫愁心中已经开始有了想杀尽天下负心人的想法。
  
      但如今听张落这么一说,她觉得自己所想也不过只是一时极端,更无真正的用处。
  
      “所以……”李莫愁轻轻说道。
  
      张落一锤定音“所以,去成立妇女联合会吧李莫愁。世间女子的未来,由你来守护了。”
  
      在张某人这副循循诱导之下,李莫愁神情终于完全舒展,口中喃喃念着。
  
      “妇女联合会……是吗?”
  
      张落看着她的神情,心中暗暗道。
  
      很好,从今天开始你李莫愁就是我张大管理员钦定的女权斗士了。
  
      乖乖去发展你的女权,别在胡搞瞎搞了。
  
      不过,为防李莫愁别发展歪了,出现个大宋田园女权。张落决定多提点两句。
  
      然后,满脸不可思议的李莫愁,一下午都接受着张落传输的新奇理论,心中再也没有什么报复之意。
  
      当她离开的时候,还十分感谢“多谢管先生提点相授。”
  
      张落挥了挥手“去吧,为女子博求未来吧。”
  
      也别老是想着搞事了。
  
      送走了这只赤练仙子,张落擦了擦汗。
  
      “又做了一件大好事。”他心里颇为有成就感。
  
      对于自己一个男人却传授女人维护女权理念这一件事,张某人毫无异感。
  
      这有什么,我妈也是女人,所以本管理员是女权继承人没毛病。谁规定女权人士就得是女人了。
  
      他又不是只会没事某博上咋呼几句,他可是在做实事啊,要是李莫愁真干出成绩,张某人可以算得上拯救大宋女子的首创人呢。
  
      忽悠了李莫愁去发展她的妇女联合会,简称妇联,张落在椅子上又坐了一会儿。
  
      他眼睛瞥了瞥旁边。
  
      一个白色身影正躲在一旁的房梁上,发着呆。
  
      是小龙女,这只一米五在张落忽悠李莫愁去搞妇联的时候就偷偷躲过来了,以张落的灵识,她自然马上就被发现了。
  
      由于当时要忽悠李莫愁,他没多在意,使得这只一米五坐在房梁上发呆了一下午。
  
      “天色已晚。龙姑娘,与我这个男人共处一室,不怕别人说闲话吗?”
  
      潜意思就是你快走吧,手机不要想了,说了今天不给用就不给用。
  
      张落对一米五的心思早已摸透。
  
      被张落的话点出,小龙女毫无所动,她冷着脸看向张落。
  
      把头转回去,过了一会儿又盯着张落放手机的储物袋位置,然后又转回去……
  
      你这只一米五到底要做什么啊!
  
      张落实在无奈。
  
      终于,在他要忍不住赶人的时候,小龙女迸出了一个字。
  
      “等。”
  
      “你等什么啊?”张落实在没法再跟她计较了。
  
      小龙女沉默了片刻“等子时过去。”
  
      “……”
  
      原来是想要等今天过了第一时间玩到手机吗?
  
      你到底对手机有多执着啊。
  
      能不能把我记忆中的那个小龙女变回来啊……
  
      张落黑着脸,把一米五从房梁上赶下来“子时过了也不准用,你看你黑眼圈都变成什么样了?你打算当国宝是吗?”
  
      “现在立刻马上,给我回去睡觉,明天早上来领手机。”
  
      不由分说把这只一米五赶了出去。
  
      张落扶了扶额头,同时还忍不住吐槽道,听了本管理一下午的课,你居然全想手机了,能不能学学你师姐啊。
  
      做人,得好学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