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创造营开始 > 第三百六十六章:你不曾看懂的,我不是药神.
    “咔,太棒了,恭喜你成为我们剧组的一员。”李沐带头鼓掌道,其余的主创们也都为二人精彩的表演送上掌声,精湛的演技,哪怕是现场空无一物也能够让人感受到表演者的情绪,这就是演员。
  
      金阳一下子从呆滞的状态抽离出来,有些惊喜更多的却是茫然:“我,真的拿到了这个角色?男二号?”
  
      陈轩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哥们儿,别愣着了,这个角色是你的了,男二号,好好演,相信我,你会成为最好的演员。”
  
      很显然金阳的表现征服了陈轩,吕受益这个角色可以说是除了主角之外在整部戏里最重要的一个角色,他也像是一条引线,推动着程勇成为一个药贩子,也是他的自杀对让程勇意识到生命的脆弱,促使他最终完成自我救赎。
  
      对于演员来讲,有来有回那才叫演戏,要不为什么叫对手戏,可偏偏现在流量当道,而且制片方特别喜欢让一些有实力的演员带“新人”,关键有的可以带的动,比如张艺兴这种,人家是真努力,同样是偶像团体出道,像“鹿晗”“吴亦凡”这些人还在靠粉丝炒作赚取流量的时候,他已经有了自己的代表作品,老九门当中的二月红形象虽然称不上经典,但也绝对是流量明星当中的标杆了。
  
      有了刚刚的碰撞,陈轩也非常看好金阳的演技,至此,剧组最后一块重要的角色拼图就位,选角工作也正式告一段落。
  
      当然,这只是主要角色的选角,剩余一些零零碎碎的小角色,直接交给副导演们就好了,不需要主创们继续费心。
  
      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来做,首先就是拍摄地点,剧本里的故事是发生在魔都,所以原定计划是直接在魔都拍摄的,毕竟这样会节约许多成本,可是李沐跟主创们四处踩点都没有发现适合的拍摄场地。
  
      魔都作为国际化大都市,虽然还保留了有些老巷子,可商业氛围太浓了,几乎全都改造成了店铺,通过改造来还原故事背景,肯定是不现实的,成本太高。
  
      所以主创团队开会之后只能放弃了就近拍摄的方案,随后开始在其余几个城市踩点,最终确定的拍摄地点在金陵。
  
      而印度的拍摄取景就比较随意了,因为到处都是符合拍摄的地方,而且都是主角程勇的独角戏,其他演员都不需要过去,所以,在国内选择拍摄地点、选拔配角的时候,梁鸿飞已经带着一个摄制组去了印度。
  
      为的就是抢时间先把程勇在印度的戏份先拍出来,印度拍摄其实还是比较郁闷的,首先这里的风俗跟国内完全不一样,其次印度对于华人的态度也不是太友好,剧组甚至遇到了好几次敲诈,报警之后,印度警察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显然不是很好鸟。
  
      为此剧组不得不中断了拍摄,耽误了好几天时间,当然也有比较有意思的,就是拍摄程勇来到印度一条街上,车子慢悠悠的开着,然后一群印度小孩开始乞讨的场景,原本摄制组是准备现场找一些小孩做群众演员的。
  
      结果向导表示完全不需要,果然当小汽车慢悠悠的开在街道上,还真就有一群小孩一拥而上,镜头完美捕捉,当时摄制组所有人都惊了个呆。
  
      在印度的戏份当中有一段是李沐印象最深刻的,也就是程勇失去药品代理权之后,第二次来到印度,其中有一个场景,就是程勇走在街上,当时有人在喷杀虫的烟雾,然后四周白茫茫的一片,而程勇面前有人推着两尊神像从他面前经过,程勇呆立看着神像慢慢离去。
  
      所以这一段剧情也是李沐强烈要求加上去的,原本的剧本当中是没有的,所以拍摄前一天,主创们都在一间酒店房间里开会,陈轩就提出了这个疑问。
  
      梁鸿飞其实心里也纳闷了许久,于是附和道:“对呀李总,您加的这段,四周白茫茫的烟雾应该是隐喻此时程勇内心的迷茫,他只是一个小人物,他知道自己救不了芸芸众生,他不知道自己的付出是不是值得的,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表现手法,不过这两尊神像是什么意思?”
  
      李沐见众人都是一幕求知欲爆棚的样子,也没有隐瞒翻开剧本当中两种神像的图片:“其实这两尊神像就是印度当地的一位主神——湿婆以及他的老婆迦梨。”
  
      “在印度有一个传说,曾经有一个恶魔,不仅十分厉害,而且即便被杀死每一滴血,都可以变成自己的1000个分身,继续祸害人间。迦梨为了替人间除害,吸干了恶魔的血,然后杀死了恶魔。可是胜利之后,迦梨自己也陷入了狂暴,用脚不停的践踏大地,祸及人间。湿婆为了减轻苍生的痛苦,于是趴在迦梨脚下,任其践踏。”
  
      主创们听完这个故事如有所思,陈轩也皱着眉头,突然一拍大腿:“我明白了。”
  
      梁鸿飞也突然打了个响指:“我也明白了。”
  
      李沐笑了,而其余人都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们,梁鸿飞跟陈轩几乎是异口同声:“你先说。”
  
      “哈哈~~~”说完二人又是一阵大笑。
  
      “那行,那就我来说。”梁鸿飞也没客气:“这个故事其实是有隐喻的,程勇代表的就是湿婆,而药商则是迦梨,药商开发抗癌药拯救芸芸众生,但是在高药价的暴利当中逐渐迷失了自己,这个故事当中迦梨吸食恶魔血液,其实就是隐喻药商在吸食芸芸众生的血。”
  
      陈轩点点头,接话道:“没错,而程勇就是湿婆,夹杂在法律、药商、病人中间,不论怎样选择,自己最后的结局都是注定的,但是他又不能泯灭内心的良知,所以最终他选择了跟湿婆一样,躺在迦梨脚下,以此来减轻芸芸众生的痛苦,完成自我救赎。”
  
      说完,众人都看向李沐,想要从他那里得到答案是否正确,李沐什么也没说,而是鼓起掌来,其实这个隐喻他当时看电影的时候完全没弄懂,还是事后查两尊神像的出处,才慢慢弄懂的,不得不说,梁鸿飞跟陈轩的思维反应还真是够快的。
  
      沟通第二天的拍摄细节主创们又是熬到了一两点,而之后的拍摄也变得越发顺畅,这就是主创们有计划拍摄的效率,八十年代,香江导演临时编剧本那套在如今的电影行业已经生存不下去了。
  
      在印度的戏份拍摄了二十天,终于杀青了,摄制组班师回国,而留在金陵做准备的摄制组也在几位副导演的协调下做好了包括场地、演员的协调工作。
  
      之后的拍摄李沐就不需要操什么心了,剧组已经很成熟了,包括演员,也都有梁鸿飞来指导,其中黄毛算是本色出演,虽然经验不足,不过拍摄起来完全没有问题。
  
      而比较有意思的就是于佩佩了,剧组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梁鸿飞对她的“特别关照”,偏偏两个当事人却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我不是药神”的拍摄时间差不多八个月,如果加上印度的拍摄时间应该是九个月,在此期间,娱乐圈也爆出了一些八卦,比如吕慧兰被于佩佩挤掉了女一号的位置,又比如女一号于佩佩跟导演梁鸿飞之间的暧昧关系。
  
      这两则八卦加在一起就很容易引起网友们的联想了,毕竟于佩佩跟梁鸿飞进入酒店的照片可是被爆在网上的。
  
      梁鸿飞在一次接受媒体探班的时候矢口否认,表示他们就是在探讨剧本。
  
      然而,“探讨剧本”这四个字瞬间就成了热搜词,甚至成了男导演潜规则女演员的代名词。
  
      于佩佩看了新闻恨不得把这个憨憨掐死,这种事情不回应不就好了吗?还能给剧组做宣传,可是梁鸿飞这一回应,倒好像他们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
  
      梁鸿飞那叫一个郁闷,当天收工就拉着一干主创们喝酒。
  
      李沐一句话直戳梁鸿飞的心窝子:“你到底是觉得别人冤枉了你委屈呢?还是后悔当晚没有把人家睡了,感到懊恼?”
  
      陈轩二话不说敬了李沐一杯:“精辟,男人啊,真特么的虚伪!”
  
      “哈哈~~~精辟!”
  
      梁鸿飞脸都红了,也不知道是酒精上脸,还是别戳到了肺管子:“你们不怂?陈轩你自己闹过多少绯闻需要我说帮你算算吗?还有李沐,对,特么的,就是你,咱们工作室第一花旦江印月,你敢说当年你没动过心思?”
  
      开群嘲往往是要付出代价的,于是李沐跟陈轩开始展开血腥的报复手段,连灌了这货好几瓶啤酒。
  
      “你小子,也别叫嚣,你要真是个爷们儿现在就去跟人把话说清楚..........”陈轩已经喝大了,开始拱火。
  
      梁鸿飞走路都是飘的,被陈轩这么一刺激,哪里受得了,又灌了一杯酒,就摇摇晃晃的往酒店去了。
  
      于佩佩刚刚洗了个澡出来,就听到有人在敲门,没错,就是敲门,不由眉头一皱,难道不会按门铃吗?
  
      透过猫眼,才发现原来是梁鸿飞,好像还喝醉了?于佩佩有些犹豫,这些天他们之间的事情已经成了网络热点,这个时候这货来干嘛?
  
      但是耐不住梁鸿飞一个劲的还在敲门,于佩佩还是把门打开了,谁知道这货一进门就直接往里走,然后一屁股倒在沙发上,于佩佩只好先把门关上。
  
      “你疯了吗?怎么喝这么多酒?”说完伸手就要把他扶起来。
  
      梁鸿飞实在喝得太多了,看人都有些重影,往回一缩让开了于佩佩的手:“我没醉,你别管,我........我.........”
  
      我半天也不知道到底要说什么,现在他脑海里完全就是一片空白的,而于佩佩也感觉挺有意思,这个平日里在剧组呼风唤雨的家伙,这样看起来还挺有意思的,于是她就这么坐在茶几上,静静的看着他。
  
      梁鸿飞长相很一般,没办法,他家老头子就是酒糟鼻,而且遗传基因强大,不过男人长相其实不是最吸引人的,而是气质,这点于佩佩在片场已经见识过了,跟他们当初拍老男孩的时候完全不一样,有时候经常骂得副导演狗血淋头,她们这些演员也没少挨骂。
  
      其实于佩佩被骂的时候,恨不得当场踹这家伙一脚,可惜,她不敢,突然梁鸿飞摔倒在沙发上,彻底醉倒。
  
      于佩佩俯身推推,发现这货是真的醉了,一股刺鼻的酒味刺激得她直皱眉,伸手拍了拍梁鸿飞的糙汉脸。
  
      “混蛋,让你平时骂我。”
  
      摆弄了一阵,发现没啥意思,当然,下重手于佩佩也舍不得,于是灵机一动,从房间里拿出了自己的化妆包。
  
      “这可是你自投罗网的!别怪姑奶奶心狠手辣!”
  
      一夜无话,梁鸿飞第二天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然后发现自己在一间陌生的房间里,似乎是酒店,但绝对不是他的房间,空气里还飘散着某种香味。
  
      “等等,这里,不会是.........于佩佩的房间吧?”梁鸿飞昨晚虽然醉了,但是喝的都是啤酒,还没到断片的程度,依稀就能回忆起昨晚事情的经过。
  
      梁鸿飞心下一惊,猛地就坐了起来,却发现自己身上穿着的是一件浴袍,而他旁边躺着的赫然就是于佩佩。
  
      于佩佩似乎是被他吵醒了,很不耐烦的翻了个身。
  
      “完蛋了!”梁鸿飞就感觉一阵酥麻感从脚趾往上攀升,全身都僵硬了。
  
      他悄然下了床,几乎是下意识的拿起床头柜上的衣服,蹑手蹑脚的溜了出去,而就在他关门的瞬间,于佩佩已经坐直了身子,笑得气都快喘不过来了。
  
      梁鸿飞换好衣服出了房门,他试图装得很坦然,却发现一路上不管是酒店服务员也好,还是剧组成员也好,看到他,眼神里都透着一股别样的意味。
  
      “老梁..........你..........这个妆容蛮别致的嘛!”李沐实在是憋不住了。
  
      不是他笑点低,实在是这货太逗了,脸上鬼画符一样也就罢了,偏偏他还装作一副很自然的样子。
  
      梁鸿飞这才意识到事情不对劲,赶紧回到浴室里,对着镜子,差点没把自己吓一跳。
  
      “于佩佩,你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