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美利坚土豪 > 第5张无知其实是一种幸福
飞机在跑道上加速,轻微的推背感很快就被失重感取代。看样子,除了那种协和飞机,其它的飞机都是一个调调。
  
  看着自家大小姐的眼圈有点红,金知恩不免有些愤愤不平。这个该死的鬼佬,就该娶自家小姐的。现在好了,活该没人陪你去思密达。
  
  “知恩,我们走了,今天还有很多事呢,设备的事情解决了没有?还是不能提前交货吗?”
  
  “李总,已经沟通过了,他们没有办法提前。不过,技术人员的培训可以提前开始。”
  
  “好,等下让HR来见我。”
  
  “是!”
  
  金知恩不由一阵恍惚,原来,刚才的小女儿态,只是在特定场合才会出现。
  
  浪了好多时间,威廉怀特也打算干点正事。虽然否决了韩宝的贷款,威廉怀特也打算去瞧瞧。特斯拉在这里卖的并不好,他也想看看,能不能找到解决的方法。
  
  这一点上,思密达和脚盆很像。现代风靡全球的时候,脚盆人也不买。开现代在脚盆,你还不如开桑塔纳。至少,没人会说你的车有泡菜味。
  
  反之也一样,佳美再是如何牛13,同样在这里不受待见。思密达在这方面还有些登峰造极。他们非但不待见脚盆车,也不待见欧洲车。
  
  双龙有一款S500,发动机和地盘都是奔驰的。从外形上看,至少有九成五的相似度。
  
  咳咳,你有功夫攒这样一辆车出来,还不如直接OEM呢。你看,两条龙的商标直接换下人字标就好。
  
  多简单!
  
  咳咳,这车要是到了兔国,可能就是另外一种换法了。
  
  这种莫名其妙的自豪感,真的别无分号。一味崇洋媚外固然不好,太过膨胀了,只能被说成夜郎自大。
  
  “老板,你好,今天怎么安排,这里的官员,你见不见。”
  
  “这样,多米尼克,晚上我请他们吃饭好了。我这次只是途经,没有太多的时间。”
  
  “好的,老板,我马上安排,你是先回酒店?”
  
  “直接去4S店好了。”见到多米尼克方一脸愁苦,威廉怀特也不由好笑。如果只是想赚钱,他还不如和大宇合作呢,搞一个魔改版的大宇出来。
  
  “多米尼克,思密达是什么样的,我很清楚。在这里搞4S店,更多只是一种象征。
  
  对了,现在市面上的环境如何?”
  
  见到老板并不是来找他的麻烦,多米尼克也放心不少。说实在的,如果不是考虑整体布局,这里的销售网点都该直接拆除。
  
  “老板,脚盆的泡沫破灭之后,市面上就有点萧条。不过,经济数据自然不错,去年的GDP,增加了7%”
  
  “有这么多吗?奇怪了,他们怎么做到的。不过,既然这么高的增长,韩宝怎么还要倒闭。”
  
  “老板,我看不懂他们的经济,资本的使用率也非常低。
  
  对了,他们的负债率之高,简直就是匪夷所思。如果失去银行的支持现在的这些企业,最少倒掉一半。”
  
  “哈哈哈,他们其实在学脚盆,银行然后产业集群,最后,出口导向。唉,他们学的其实都是错的,唯一一点,对于农业的保护,他们学了一个十足十。”
  
  多米尼克想起来了,这位还是农场主。哈,这也就能解释了,这里的政客,对老板的态度,为啥如此暧昧。
  
  威廉怀特如果是单纯的传媒巨头,他们当然会是另外一种态度。如果只是单纯的银行家,咳咳,现在排着队想刷脸的,一定会更多。
  
  只想占便宜,不想付出,并非思密达的特产。事实上,东亚的一群国家,基本都是这个调调。
  
  那么问题来了,美帝难道是白痴?
  
  或者说,美帝喜欢帮助其它国家。
  
  想多了,任何人坐在花生顿的那个位置,能够想到的,就只是米国的利益。
  
  亚洲的这一轮危机,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个泰铢的崩溃,并不可能有如此大的影响。
  
  米国的出口一直疲软,最有竞争力的农业,受到了无差别的抵制。
  
  这个东西没办法,再是如何弱智,也不可能放弃农业的。万一你用粮食卡脖子,我还活不活了。
  
  思密达也好,脚盆也罢,和米国在经济上都有不少的矛盾。随着日元的不断走低,思密达和脚盆的矛盾也在加剧。
  
  很显然,傲慢的思密达,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他们的楼市和脚盆不同,没有什么过度炒作。
  
  咳咳,这也没办法炒啊。万一对岸一个脑抽,你这里就是一片废墟。从法理上说,大家随时都能开战。
  
  冷冷清清的4S点,确实没有什么东西看。不过,这也没关系,公司年报上会写,出口多少多少国家,在多少多少国家有销售和售后的网点。
  
  这就可以了,投资人都认这个。特斯拉只是一个新品牌,没有什么辨识度。你对着媒体吹可以,对着股东吹也行。你如果自己也这么认为,那就是白痴了。
  
  喝了一肚皮思密达烧酒,威廉怀特有点晕。一口牛奶一口酒是什么喝法?这还能不能愉快的喝酒了。
  
  有人说,思密达就是一个矛盾结合体,本人深以为然。喜欢抽烟且不论男女,却又怕死,一般就是抽三两口就掐了。
  
  喜欢和烈酒,又怕伤了胃。喝酒的时候同时灌牛奶。
  
  怕死?
  
  咱不抽不喝好不好,你们这又何必呢?
  
  “丽萨,给我一杯绿茶。对了,多米尼克,我看上去是不是有些像地主家的傻儿子。”
  
  “咳咳,老板,他们的银根确实紧张。可能,他们选择忘记了你的其它身份。”
  
  “银根紧张,他们就不该放那么多贷款。对了,他们现在有很多外债吗,我最近没怎么留意。”
  
  “老板,接近九百亿了,我也是刚刚查过。说老实话,他们还能如此谈笑风生,确实有些二百五。”
  
  “这么多?如果没记错,他们的外汇储备,最多就是一百亿吧?”
  
  “是的,老板,可能还不到。”
  
  听了这话,威廉怀特立刻斯巴达了。这尼玛,居然还要借贷,难道说,借钱不用还的。
  
  唉,都说无知者无畏,现在看起来,还真是这个样子。那么,思密达的麻烦,好像要比泰国严重的多。
  
  威廉怀特并不知道,眼下的危机,不是没有人知道。可是,他们不是批发了美帝的政治体制吗?
  
  脚盆的泡沫破灭之后,思密达其实还有些沾沾自喜。甚至,他们还认为,自己有取而代之的机会。
  
  可是,自从日元汇率开始下跌,他们的好日子就基本到头了。你的东西不如脚盆好,如果价格便宜,一切都好说。价格一样或者接近,欧美客户又不傻。
  
  经济不好,政治当然不会稳定。和脚盆一样,思密达的老大也像走马灯一样,一下换一个,一下又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