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医弃少 > 第六章 泣血联盟

  第六章
  泣血之刃的发现,让陆逸心情沉重。
  泣血联盟,国际上一神秘的杀手联盟,陆逸第一次跟他们打交道还是在六年前,那时的他,可没有现在这般的地痞无赖,那时,他还是那个高高在上,令人仰慕,燕京无数少女梦寐的白马王子。
  他温文尔雅,才情绝世,当为燕京第一大少。
  至今他都是记得很清楚,也正是那一夜,改变了他所有的人生轨迹。
  他并不知道那一夜究竟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死了很多人,说起来,他还欠那个女人一条命呢,可奈何就在他心怀感激,情谜之时,被她给无情的推向了深渊。
  燕京四大家族,龙家和陆家本是世交,故,自打小,陆逸便有一纸婚约在身,只是让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当天晚上会发生那样的事。
  那一夜他从半昏迷中醒来,看到的,是一张冷艳而又绝情的美丽面孔,紧接着,便是被扣上了qiang奸的屎盆子,导致两家关系迅速恶化,而他,也是被差点打了一个半死。
  之后,在回去的路上,陆逸接连遭遇暗杀,幸亏暗中有着强者相助,这才侥幸逃得了一命,也正是那一夜,让他得知了泣血联盟的存在。
  像这样的泣血之刃,当初在他的身上可是足足插了不下数十把,若非当初被老头子所救,他早就到阴曹地府报道去了,对于这匕首,陆逸又怎么可能不认得,他实在是太熟悉了!
  泣血联盟啊!他找了这么久,终于被他找到了吗?
  陆逸眼中杀机频闪,手掌扣住颜夕的脖颈,只要他愿意,可随时要了这个女人的小命。
  “泣血联盟?你究竟是谁?你怎么会知道泣血联盟的存在?”
  颜夕大惊失色,惊恐道:“你是组织的人?”
  “组织?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先告诉我,你是不是泣血联盟的人。”
  陆逸有些烦躁,只要颜夕承认,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捏断她的脖子。
  “不是。”
  颜夕倔强的瞪着陆逸,感觉自己快要无法呼吸了,陆逸松开手掌,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了一根香烟,屈指一弹,他大拇指上扑腾起来一簇小火苗,将香烟点着。
  “你是异能者!”颜夕吃惊大喊大叫,陆逸瞟了她一眼,开口问道:“你这匕首是从何而来的。”
  “组织上奖励的。”这话刚刚出口,颜夕雪白的脖颈再次被陆逸给扣在了座椅上。
  “还说你不是泣血联盟的人。”这泣血之刃乃是泣血联盟杀手专属武器之一,材质特殊,乃是通过特殊血液淬炼而成的一把杀戮兵器,可削金断银,在这个世界上,也唯有泣血联盟方才能打造的出来。
  颜夕说,这把匕首乃是组织上奖励给她的,这让陆逸如何不杀机频闪?
  “我不是!”
  “你最好将此事一五一十的讲清楚,否则,我不介意今晚染血。”喷洒着煞气的杀意笼罩下来,颜夕本能的感受到了恐惧,她有一种感觉,若是自己不能解释清楚,他真的会杀了自己。
  “你跟泣血联盟有仇?”颜夕试探问道。
  “这不是你该问的问题,我只给你五分钟的解释时间,五分钟后,是死是活,取决于你自己。”此时的陆逸,哪还有半分的纨绔痞性?他冷漠、嗜血!如同黑夜下狩猎的雄狮,随时都有可能发出致命一击!
  “我不是泣血联盟的人,但我曾经加入过那个组织。”颜夕整理好恐惧的情绪,开口说道:“我的身份有些特殊,是机密,这个我不能告诉你。”
  “你这是在敷衍我吗?”陆逸在颜夕胸前抓了一把,颜夕大叫陆逸流氓,想要挣扎,却被压的死死的,无法反抗。
  陆逸把玩着一对乳鸽,一只手已经伸进了衣服里,还在不断地往上攀登,沿着她的肌肤,伸向高地。
  “不要……”
  颜夕害怕了,缩着身子想要挣扎,但却总是无能为力,陆逸脸色愈发的冷咧,他在瓦解着颜夕心中最后的那一丝防线,终于,颜夕哭着开口了:“求你别这样……”
  平日里,她以冷漠高冷包裹自己,可那只是她为了保护自己手段,刻意为之。
  实际上,她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坚强。
  “我是龙堂的人,隶属于龙祖,我当初加入泣血联盟,是在追查一件事。”
  “龙祖?”陆逸停下手来,诧异的看了身下的颜夕一眼,道:“你有什么证据?”
  说着,又在她的双峰上捏了一把,杀机散去。
  “你……”
  “说!”
  “我上衣的兜兜里有专属于龙堂的特殊徽章。”
  龙堂,龙祖麾下密布于华夏各大城市神秘堂口,听从于龙祖的调遣。
  闻言,陆逸的脸色这才有所缓和下来,他在颜夕上衣兜兜口袋里掏了掏,果然发现了一枚特殊的五角星小徽章,而且还是金色的。
  “你是江北市龙堂堂主?”陆逸这次是真的被惊讶到了,这妞身份不简单啊!
  “你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颜夕眼睛红红的,委屈的落泪。
  陆逸心中有愧,换上以往邪气笑容,捧着颜夕那一张精致无暇的俏脸,低下头轻吻在泪痕上,带着歉意道:“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大老婆,你真美。”
  “你……”颜夕美眸喷火,他还说自己不是故意的,他还揉,她真是被气坏了,他怎么可以这么的无耻,前一秒还想杀自己,后一秒就叫自己大老婆,还对自己动手动脚。
  “你起来呀。”颜夕羞愤愈加,一口咬在陆逸的肩头上,疼痛中,陆逸豁然惊醒,手一顿,趁着这个功夫,颜夕迅速的解开安全带,手脚麻利的从前座位上,跑到了后座,一脸警惕的看着陆逸。
  昏暗车厢里,颜夕满脸醉红,看的让人自打心底里痒痒,她有些生气说道:“我希望你以后对我放尊重点。”
  “对不起。”陆逸歉意道:“谁让你这么的迷人,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大老婆,让我追求你好不好?”
  陆逸的脸皮,是真的很厚,颜夕指着陆逸,气的手指头颤抖,狠狠说道:“你休想,你将车门打开,我要下车!”
  “不急。”陆逸不紧不慢的打开车内的灯光,光线照耀下,更显颜夕的美丽。
  “将衣服脱了吧。”陆逸从还中取出一包裹,里面包着一套金针,紫金的。
  “你……你臭流氓,你休想!”颜夕蜷缩在后车座位上,双手护胸,红着脸说:“我宁死不从。”
  “死什么死,你可是我的大老婆,我怎么可能舍得让你去死,你身上有内伤,我给你治一治。”
  陆逸将金针取出,屈指一弹,火焰成疾,开始消毒。
  “鬼才信你。”颜夕一万个不相信,他就是想故意占自己的便宜,才不会如他所意呢。
  “我是神医,病不讳医,乖,将衣服脱了。”
  陆逸从主座上来到后座,若非是触于之前歉意,他才不会如此的费力不讨好呢,颜夕伤势很重,是内伤,体内存有淤血,需要以气御针,这可是耗费内力的苦差事,这若换作以往,陆逸才不会没事找罪受呢。
  “少废话,赶紧脱!别逼我亲自动手,否则我会忍不住将你给剥成精光。”
  陆逸发现,就不能对这妞和颜悦色,否则她会蹬鼻子上脸,就得用强的!
  “能不能不脱?我……我害怕。”颜夕弱弱道。
  “不脱?你真当我拥有天眼啊!你伤势不是一般的重,需要多出筋脉、穴位一同施针,你若不想一身内力散去,最好还是乖乖听话的好。”陆逸一本正经道。
  “你真只是为我治疗,不做坏事?”对于陆逸的人品,颜夕有一万个不放心,她对自己身材有着绝对的自信,塔害怕到时候陆逸会兽性大发。
  “我若真想做坏事,你觉得凭你现在的状态,能够反抗的了?少废话,快点脱。”陆逸没好气道。
  想想也是:“那你先转过身去。”
  很快,背后传来窸窸窣窣脱衣声,过去好久,都不听颜夕开口说话,陆逸有些不耐烦的回头头来,顿时便是被眼前的完美给惊艳到了。
  朦胧中,颜夕完美的身材暴露在空气下,是那般的美不胜收。
  “你……你不许看!”
  “我不看怎么给你施针?身材不错,是我喜欢的类型。”耍了回流氓,陆逸方才郑重起来,开口说道:“躺好别乱动,你体内的筋脉有多处错乱,胸腔以及喉咙里都有着淤血,此外,你内力不显,体内还有着一股内劲未曾消除,一会也许有些疼,若不想筋脉尽断,成为一个废人,你最好忍着点。”
  颜夕的伤势并非是单一的内伤,可以看的出,这个丫头受过不少次的内伤,每一次,都未曾痊愈,久而久之,便成这样了。
  纵使是以陆逸的医术,也是觉得有些麻烦。
  他真的很担心,自己一会在全力施针之时,这丫头会承受不住顺脉,驱淤血痛苦,而乱动。
  “你真能治好我的伤势?”颜夕轻咬贝齿,开口问。
  不是她不相信陆逸的医术,而是她实在是太清楚自己身体状况了,连上面的人都无能为力,她不认为陆逸会有这个本事,最重要的是,她还并不能完全信任陆逸。<!----><!--推荐模块--><><!--付费章节推荐模块-->书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