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医弃少 > 第六十三章 传奇之杜老爷子

  第六十三章传奇之杜老爷子
  杜老被这话给气的不轻,但事已至此,他也是有些无可奈何了。
  只能无力的罢了罢手说道:“这事当初可是你爷爷订下来的,你要毁约,你自己去跟你爷爷说去。”
  陆逸在一旁听出了些不一样的味道,有种被算计了色感觉,疑惑问道:“什么毁约?你爷爷跟人家订下什么了?该不会是娃娃亲吧?”
  陆逸也就是这随口一问,这都什么年代了,哪还兴那一套,他就是想活跃活跃气氛,哪想到这话音刚刚说出口之后,就看到孙欣彤脸上闪过了一丝不自然。
  陆逸有些无语了,姐姐,别闹了行吧,这还真被自己给说中了不成?陆逸无言,难怪杜老会这么生气,感情这妞是人家孙儿媳妇啊,这就操蛋了。
  陆逸嘴角一抽,若不是场合不对,他真想打烂孙欣彤的屁股,你这不是没事给他找事嘛。
  杜老是谁,那可是战神!虽说如今身体大不如从前了,可真要将之给惹毛了,还不一巴掌拍死他?
  她让自己陪她演戏,这是血坑啊!果然,女人的话都他娘的是不可信的,说好了握手言和不坑他的,这眨眼就挖了这么一大深坑。
  她这是打算等自己掉进去之后,再埋了自己?
  陆逸脸色更是黑透,盯着孙欣彤,那模样,简直恨不能吃了她似的,她太可恶了,太不是东西了,不就是上次跟她开了一个小玩笑嘛,至于这么往死里坑自己?
  她现在住自己的,吃自己的,他自认对她已经非常照顾了,可结果呢?这是恩将仇报!
  “你答应过要帮我的,你若敢揭穿,我就告诉杜爷爷,说我怀了你的小宝宝。”
  孙欣彤看出了陆逸心中打算,她威胁陆逸说道:“我不管,你必须要帮我圆过去,否则,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擦~至于?耍无赖呀!还做鬼呢,他有一种感觉,真要被她给胡说八道,他非死在她的前头不可。
  陆逸无奈,只能捏着鼻子自认倒霉,他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将道理的人。
  “我真是上辈子欠你的。”陆逸恨得牙痒痒,杜老爷子已经开始指着陆逸的鼻子破口大骂了,他娘的,这里外都不是人啊!
  若是没有得知杜老爷子的身份,这老头敢这么嚣张,管他是不是老人,先抽了再说,可现在,先不说不能抽,真要动手,还指不定是谁抽谁呢。
  从杜老身上,他没有感受到丝毫的内力波动,但却是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这种气息在他修炼天仙十八掌针决之时,也会偶尔流露出,老头子曾经说过,他们这一脉,区别于寻常古武者,非要说的话,他们修炼法门跟传说中的修真有关!
  非要说的再明白一点,就是修仙!跟小说中说的那什么都市修仙差不多一个意思。
  被称为真气!
  “难道杜老也是一名修真者?”陆逸吃了一惊。
  杜老身上的真气虽然熟悉,但跟他修炼的真气相比较起来,并非是同一种,也就是说,杜老爷子另有传承!
  只是让他感觉奇怪的是,修真者修为越高,体内毒素以及杂质就越少,像杜老爷子当年堪比半只脚踏入古武天阶实力,相当于修真等级中的半步筑基,这样的强者,怎么可能一身病缠身?
  他有些搞不懂了,陆逸并不知道的是,在这灵气不显的末法时代,修真者早已是一个传说,现在昌盛武道乃是古武!为古武的天下!
  故,后世残存的修真法门基本上都是残缺不齐的。
  杜老曾有过奇遇,而且还是小说中所说的老梗,说什么被人追杀,不小心跌落山崖,偶然进入一山洞,得到了无上传承,这本就是一些无聊小说作者胡闹,瞎几把乱写,然,就是这样老掉牙,烂大街的故事情节,还真就被杜老给遇上了。
  年轻时,他参军,那时候的杜老,还不过是一大头兵而已,有一次执行任务,恰巧不巧就在边境遭遇到了毒枭入境,那时杜老年轻啊,他初生牛犊不怕虎啊!他拽啊!仗着手中有把手枪,他一个人冲上前去。
  近了之后他才发现,你妹,十几号人,而且个个手中抱着的都是冲锋枪!脖子上还挂着一圈又一圈的子弹,有的,手里还抱着一火箭筒,最次的,握着的都是手雷。
  当时杜老直接就懵逼在了原地。
  他的突然出现,着实是吓了一众毒枭一大跳,看着一身军服的杜老,还以为是偷偷入境被驻扎在此的华夏军队给发现了,当初吓得握紧了枪,指着杜老的脑袋,将他扣押当做人质。
  那一次,绝对是杜老有生以来最悲催的一次,当然,也是他走上人生巅峰转折点!
  被扣押的那些日子,为避免太过的显眼,杜老一身军服被勒令褪去,只身着一条雪白色的大裤衩子的杜老被人绑着双手拖着走。
  吃的乃是草根书皮,看着毒枭吃肉,他连肉汤都喝不上一口,也就是在环境之下,杜老却是硬生生抗了下来。
  那时候,他刚刚成亲,家里有美娇娘等待,他求生欲望强啊!
  不断与毒枭们攀近乎,一路上有说有笑,十分的配合。
  终于被他等来了机会,在一次偶然暴雨下,毒枭们躲在帐篷里避雨睡觉,而杜老爷子却是被绑在外面大树上淋雨,也不知是不是有神明相助,一道闪电划破虚空,就恰巧劈在了那棵大树上,绳子都被劈断了,但很奇怪的是,杜老爷子却是一点事都没有,除了全身有些软麻麻的以外,身体状况一点问题都没有出。
  如此天赐良机,若是换做寻常人,早就跑了,可杜老当时也不知道是怎想的,他看到外面熄灭篝火架子上还挂着半罐子未啃完的大骨头,就坐下来哼哧哼哧的吃了起来。
  可以脑补一下,暴雨倾盆下,杜老坐在雨幕中啃大骨头的场景。
  也就在他啃的正起兴之时,被尿憋醒的毒枭给发现了,杜老害怕啊,他跑啊跑,雨太大,视线迷糊,脚下又黏糊糊的,路非常的不好走,身后枪已经响起,是冲锋枪突突声。
  杜老吓得面无人色,撒丫子就跑,一个不下心,一头栽下山崖,当场摔晕死过去,醒来时,发现不远处有一个山洞,此时外面还下着雨,想也没有多想,杜老爷子就跑进了山洞里,躲雨。
  之后不用说恐怕也都猜到了,没错,那山洞里有一具白骨,白骨屁股下面垫着一本书。
  书上画着小人摆弄着奇异的姿势,杜老爷子觉得很有趣,就看了起来。
  正巧肚子不舒服,杜老爷子就蹲了一个坑,拉完后没有纸擦屁股,他就将一半书籍撕扯下来,擦了屁股。
  以至于一门好好的修真功法只剩下了一半,以至于后半辈子他悔的肠子都青了。
  早知道,他就直接跑到山洞外,用雨水来冲了。
  虽然事后他找回了那几张擦屁股纸,可上面的字,早已迷糊不清,否则,她也不会遭逢如此变故了,后来他自我摸索,结果差点导致走火入魔,留下一身病根。
  这就是杜老爷子传奇经历,神一般的迷离出彩,还夹杂着让人匪夷所思淡淡滑稽。
  孙欣彤躲在陆逸身后,她干脆从后面抱住陆逸的腰,在后面喊:“杜爷爷,我现在已经是有夫之妇了,你不能做半打鸳鸯的老流氓。”
  噗~
  杜老爷子气的差点喷出来一口老血,气的原地跺脚,看到这一幕,两名保镖很是识趣的转过头去,一个个闭上眼睛捂着耳朵,他们什么也没有看到,什么也没有听到。
  杜老子头疼的揉了揉眉心,孙欣彤乃是他看着长大的,虽然有着小魔女调皮,但他还是非常喜欢的,给自己做孙儿媳很不错,最重要的是,谁让自己孙子喜欢呢。
  可无奈郎有意妾无情,对于这门口头上的娃娃亲,孙欣彤是自打小就反对,越是长大,反对声就越强烈,对此,两位老爷子可是没少头疼。
  陆逸像个木桩子杵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他就是一个挡箭牌,一堵墙,夹杂着杜老爷子和孙欣彤两人的中间,承受着两人的唾沫星子。
  终于,陆逸有些受不了了,他心中一横,伸手将孙欣彤从背后拉了出来,这件事想要解决也很简单。
  陆逸环住孙欣彤细腰,抱着她的身子将她缓缓倾倒,然后低头覆盖在了她的红唇上,孙欣彤睁大眼睛,美眸瞪的老大。
  “别动,否则谁也帮不了你。”孙欣彤气鼓鼓瞪着陆逸,她很火大,这臭流氓在占自己的便宜。
  陆逸瞪回去,小声说道:“我这都是在帮你!”
  又亲了一会,陆逸这才抬起头看向杜老爷子说道:“现在已是二十一世纪了,早已不兴所为的娃娃亲了,现在是法制社会,恋爱自由,我与欣彤情投意合,已经是恋人,还望老爷子成全,就当还我的救命之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