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医弃少 > 第七十三章 白皮皮

  第七十三章
  “能否自己押自己?”熟知规则之后,陆逸低头看着怀中的公主,问道。
  那公主惊讶的看了陆逸一眼,点了点头,她心中好奇,他哪来的这自信,像这样的赌球,虽然看似非常的公平,但实际上,漏洞太多,基本上都是十球九输。
  以前,曾经有一位台球小天王,自认为自己球技无双,结果仅仅一个晚上,输得连裤衩都没有剩下。
  在这里赌球,风险性很大,玩玩还可以,但千万不要认真,更不要豪赌,否则,一旦被人给盯上,暗中操作起来,有多少钱都不够输的。
  “我押自己一万块,第一名。”陆逸声音很大,他的话音刚刚落下,周围顿时就响起一片的哄笑声,真是笑死人了,这是哪跑来的逗比,他脑子有泡吧?
  还第一名呢,处吧?刚来的?
  讽刺大笑声一浪高过一浪,一名带着金链子大爷摇头晃脑提醒说道:“赌球有风险,需谨慎,万一赌错了,那可是要再翻倍赔偿的。”
  听到这话,陆逸低头看向怀中的那名公主,公主摇头,也是有些迷,再翻倍?
  陆逸虚心请教,大爷说道,像这样的压球,一般都是暗买,谁也不知道谁压的是谁,可一旦说开了,那就得翻倍,也就是常说的明买,无论是输赢,都会在这基础上再翻上一倍!
  陆逸买的自己是第一名,一旦赌对,他所押的人民币,押多少,就在这基础上翻六倍!只要不是第一名,就算是第二名,那也要输钱!
  明买,这在地下台球厅里,无疑是最愚蠢的买发。
  也难怪当陆逸喊出押自己第一名时,会惹来这么多的嘲讽之声了。
  估计现在很多人都在想,这哪来的白痴玩意,送财童子?
  愚蠢!一万块,翻六倍,那可就是六万!
  陆逸讶然,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笑呵呵说道:“没事,万一走了狗屎运呢?”
  “狗屎运?老子我看你是吃了狗屎吧?哈哈哈哈……”
  打第一杆的壮汉哈哈一笑,他脱掉自己的上衣,对着白球猛的顶出一杆来,满桌的台球乱蹿,这若是换做是寻常的台球桌,如此大力撞击之下,就算是蒙,那也能懵进去好几个,可这里的桌子,球太难进了,每当有球要进入之时,那篮筐都会向上一抬,结果球就从一侧又滑回到了桌面上。
  零球!一个也没进!
  “草!这操蛋的运气。”大汉骂了一句,扭头就离开了。
  按照这里的规定,一个球也没有进去的,直接被淘汰,筹码不返回,归台球厅所有。
  第二人,依旧一球未进。
  第三个,倒是进去了一个球,但却是那白球,零分。
  转眼到了陆逸,在他前的六人,都是一个球也没有进,可想而知,要进一个球,究竟有多难了。
  “快看,那小子要开始了,嘿嘿,我记得这小子可是压了自己一万多块钱呢,倘若也一个球都没有进的话,那可是要赔六万!”
  “呵呵,小钱,也许人家压根就没有将之看在眼里呢。”这话说的就有些嘲讽了。
  “嘎嘎,我很好奇,一会这小子输了球,会不会坐在地上哭鼻子。”
  “你以为都跟你一样啊。”
  在这吵吵闹闹声音中,陆逸不紧不慢的从口袋里摸出来一根烟,叼在嘴里点上火,吸一口,吐出。
  有人不屑撇嘴,骂道装逼,一会看你输了球之后,还怎么装。。
  陆逸接过递来的球杆,转手一巴掌拍在怀中公主翘臀上,邪笑着将球杆递在她的手里,说道:“这一杆你帮我打。”
  “啊?不行的,我不会。”
  那名公主妹子摇头,顾不得上被陆逸拍的发麻的翘臀,连忙摆手,摇头。
  “不会?很简单的,来,我教你。”
  陆逸拉着妹子让她站在自己前面,他的手搂在公主的小腹上,同时一只手按着她的后背,就这样,在一道道怪异的目光之下,那名女子弯下腰,翘着后臀,陆逸在后面,整个人贴在上面,就这姿势,着实让人想入菲菲。
  “我靠,我忽然想到了一首诗,怎么说来着?隔江犹唱hou庭花!hou庭!嘎嘎……”
  猥琐大笑声一浪高过一浪,一些女子轻啐,暗骂无耻,那名公主俏脸羞的通红,她虽然是公主,但却从来没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
  “别紧张,来,往下弯点,屁股再翘起来一点点,对对对,就这样,诺,看到那白球了没有,你用力顶就行。”
  陆逸从后面指导,他两条手臂从后面抱住,怎么看,都不雅观,要多么的无耻就有多么的无耻。
  公主直觉身子有些发软,握着球杆的手在颤抖,闭上眼睛,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球杆使劲往前一带,就看到那白球撞击在黑8上,然后就在桌面上来回弹射了起来。
  陆逸心中微微一笑,他的手掌不经意按在台球桌子上,一股真气打出,啪的一声,球进了。
  嘶~
  戏谑嘲讽看着的人,无不是惊呆了狗眼,尼玛,这他娘的还真走了狗屎运了?这也太假了吧?
  “哈哈……进了,进了,球进了。”陆逸哈哈大笑,双手抱着公主的腰,很是嘚瑟的在原地转了一圈,张口亲在她的脸上,那小人得志的模样,让人看了,要多么的欠抽就有多么的欠抽,尤其是他身后面两人,拳头都握了起来。
  “哼!嚣张得意什么,看我的,一杆双球!”说这话的,是一名染着白毛的小青年,是这里的常客了,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来打一杆,听说这小白毛家里开着一家皮革厂,老有钱了。
  青年拿上他专属特质的球杆,姿势标准,瞅准一点,啪的一声,球飞出去,撞击在一堆球上,说来也巧,还真就进去了两个球,分别是三号球和四号球。
  小白毛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能够进球,而且一次还是两个,他愣了一会,顿时他那扁平的胸膛就挺了起来,蔑视的看着陆逸,说道:“小子,之前看你的样子挺嚣张的啊!进了一个球你觉得很牛逼?看到了没有?双球!见过没有?”
  小白毛心中兴奋的不得了,他之前抱着侥幸心思也压了自己一万块钱,三倍啊,他心中大喜,赢定了!
  转眼就可以稳赚三万!再加上桌面上的这些筹码,血赚啊!这么多人,他估计今晚怎么着也不得赚个十万?
  哈哈哈!
  他嘚瑟的大笑,比陆逸之前还要夸张,也就幸亏他身边没有一个妹子,否则,还指不定怎么样呢。
  陆逸带着古怪的目光看着他,不得不说,这小白毛的运气还真是逆天了,不过很可惜的是,他似乎忘记了一点,这是一桌大小球,他之前暗中中以真操作,进去的可是黑8球!
  虽然只有一球,可那代表的是八分!他两个球是没有错,可加起来才七分!还差一分呢。
  这小白毛似乎也是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陆逸之前进去的是什么球,陆逸实在是有些不忍心打击他,打着哈哈,说道:“那个还真没有看清楚,要不你自己看看桌上都少了哪几个球?”
  小白毛哼了一声,他抬眼扫了扫,没过一会,他满脸笑容都是僵硬在哪里。
  “黑8呢?黑8球哪去了!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你进去的是黑八球?”
  “应该是吧?”陆逸忍俊不禁,小白毛脸上的笑容彻底不在,转而怒视陆逸:“小人得志,你他娘的神气什么?我呸!什么个东西。”小白毛骂骂咧咧,气的头发都快要竖了起来,这前后的落差,比他比吃了屎苍蝇都要觉得恶心一万倍。
  对于这小白毛的谩骂,陆逸是十分无语的,至于?不就是输了一杆球嘛,怎么搞的自己好像是睡了他老婆似的,他表示十分的无语。
  小白毛不服气,约陆逸一会再比一球,就只有他们两人,玩个大的。
  陆逸想了想,就同意了,这地下台球厅乃是泣血联盟产业,他来此,只是来先摸清楚,这里面水的深浅,不是来干架的,所以,今晚他有大把时间可以挥霍。
  他胸前纽扣是一小型微摄像头,时时刻刻记录着这里面的画面,他先记录下来,等出去之后,再曝光,然后让江北市市局直接端了这里。
  倒是候他便可以趁乱,坐收渔翁之利,现在嘛,先赚点零花钱再说。
  小白毛之后,还有一人,他的运气并没有小白毛那么好,是一杆子空球。
  爽啊!
  一万翻六倍,那就是六万,再加上他首胜,按照规定,桌上的筹码他可以分得一半,这加起来前前后后,白挣了十三万!
  这钱来的,简直嗖嗖的快,陆逸随手抓了差不多有三万的筹码币塞给那名公主,后者受宠若惊,对陆逸态度更加恭敬了。
  “在下白皮皮,哥们,你叫什么?”
  “陆三。”
  小白毛撕开一小袋槟榔,咀嚼在嘴里,陆逸跟着他一起来到兑换筹码的地方,小白毛一口气兑换了十万筹码币,而陆逸则是将筹码币兑换成了现金,存在进了卡里,只留下了一枚。
  这顿时就让白皮皮有些不爽了,他这是什么意思,都把筹码币给兑换了,接下来还玩个毛线锤子啊!
  他这是在戏耍自己,根本就没打算跟自己比?
  陆逸看出了他心中狐疑,笑道:“筹码太多拿着累人,你可千万别小看这一枚,足以让你血本无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