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医弃少 > 第七十四章 灵玉!
第七十四章灵玉!
  第七十四章
  小白毛本来心里只是微微有些不爽,可当他听完陆逸这话之后,他便是怒了,勃然大怒啊!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太嚣张了,是看不起他白皮皮还是怎么着?
  他想要用一枚筹码币赢自己手中十万筹码币,他这是在白日做梦吗?
  他指着陆逸,哼道:“我到要看看你怎么让我血本无归。”
  也就在陆逸与白皮皮对赌之时,另一边包间里,刀哥勇猛无敌,他将人拖进包间里,来了个三百六度,床头床尾肆意鞭挞!
  这妞水灵啊!能掐出水来啊!软软的,白白的,简直让他爱不释手,他肆意妄为,她不是看不起自己吗?
  很好!那他非让她求饶不可,他前前后后鞭挞,兴奋的不得了。
  床榻上早已泥泞不堪,那妹子满脸潮红,咬牙切齿的看着刀哥:“你最好有钱付给我,否则,我让人抓你去灌水泥!”
  刀哥一听,一把将那妞拽起来,反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冷笑道:“你个臭娘们,信不信老子再骑了你?
  今晚我陆三兄弟请客,以他的财力,我骑你到天亮都没有问题。
  你给老子等着,老子现在就去给你拿钱去。”
  刀哥哼着小曲,吊儿郎当的走出包间,在这里,他来回找,可就是找不到陆逸的身影,他心中那叫着急啊,这个时候,那名公主也是穿戴好衣服走了出来,伸出手来要钱。
  刀哥脑门渗透出密密麻麻的小汗珠,他故作镇静道:“急什么你个小婊砸,还能少的了你钱不成?我们先在这等等,陆三兄估计正在和你那个姐妹玩着呢,不要去打扰,要不要喝点什么?”
  “我想喝泣血红,你买的起吗?”刀哥一听,憋红着脸道:“老子怎么买不起了,我告诉你,就在不久前,我还刚刚喝过两杯呢,也就那样。”
  “就你?”妹子一百万个不相信,鄙夷道:“你在这帮人领路,一个月工资恐怕顶天也就三千块钱吧,就你还想喝泣血红?你知道泣血红是什么嘛?看到这个杯子了没有?到这么小小的一杯,一万五!你说喝了两杯?不是我瞧不起你,你在这工作一年,恐怕也就这个数吧?”
  公主妹子打了一个响指:“waiter,来被泣血红。”
  刀哥脸色涨成猪肝色,看着那一杯鲜艳如血红酒,他想说,这它真的喝过,跟葡萄酒差不多一个味。
  公主妹子优雅的喝着泣血红,小口轻抿,那鲜艳小舌头灵活,看的他抓耳挠腮,他心中猥琐想到,臭女人,在老子面前你装什么装,你再优雅,还不是被老子给骑过?
  ……
  “来来来,白兄,我们接下来怎么玩?”陆逸哈哈大笑,他划拉着大把大把的筹码币拉到身前,开口大笑道:“要不这次我们再玩大小球?”
  白皮皮指关节发出咔嚓咔嚓作响声,吼道:“陆三,你少得意,之前是我小看你了,没想到你竟然还是一赌球高手,你敢不敢跟我点新鲜的?”
  “哦?没问题,不过……你还有多少筹码币?”
  这简直就是大反转,半个小时之前,陆逸捏着一个筹码币跟白皮皮玩,半个时辰后,白皮皮输的一败涂地,十万筹码币,眨眼就只剩下这么一枚。
  他握着那枚筹码币,气的全身都在发抖,卑鄙!他实在是太卑鄙了!
  “我还有,我们再来!”他将那一枚筹码币拍在桌子上,说道:“我还有一枚。”
  “一枚?那抱歉,太少了,我没有丝毫的兴起。”陆逸摇头,一枚筹码币,他现在还真就没有将之放在眼里,他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陆逸了,穷的叮当响,还碰瓷。
  他现在身怀着几十万巨款,肥的流油,还在乎区区两千块钱?
  见陆逸要走,白皮屁拦住陆逸,阴沉着一张脸说道:“陆三,你这是什么意思?赢了钱就想一走了之?哪有那么好的事?”
  这混蛋,他先前还不是就只有一枚筹码币?现在自己一枚怎么了,他能赢,凭什么自己就不能赢?
  “陆三,我白皮皮话就放在这儿了,是男人,就跟我痛痛快快再赌上一场!”
  十万啊,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此时白皮皮只有一个心思,那就是将输的钱赢回来。
  他已经没有别的要求了,只想回本,就想用手中的这最后一枚筹码币挽回自己的损失。
  这就好比一个赌红眼睛的赌徒,非要想着赢一把,可结果呢?越赌越输,越输越赌,永无止境,陷入恶性循环中无法自拔。
  陆逸摇头,这白皮皮已经赌红了眼睛,再跟他赌下去,他恐怕会把家里的房产证都能给赌出来。
  他这也是在为他好,可惜,白皮皮却是丝毫不领情,非要跟陆逸玩,不玩还不让,陆逸拗不过他,无奈下,只能拿出来一枚筹码币扔在桌子上,说道:“说吧,怎么玩?”
  “你先等等,你怎么就押一枚筹码币?”
  “不然呢,你还要多少?”
  “不行,你这打算让我赢到猴年马月?你必须把手中的筹码币全部都赌上。”白皮皮天真想到,他要一局定乾坤,可惜,他白痴陆逸可不会跟他一起白痴。
  他就一个筹码币好不好?脑子有泡不成?
  陆逸拿白痴的目光看着他,白皮皮被看的有些恼火,冷哼道:“我也不占你的便宜,这块灵玉乃是我奶奶留给我的,最少估计也能值个十万八万的,敢不敢再跟我赌一把?”
  说着,白皮皮肉疼的将脖子上挂着的玉佩取下来,这玉佩刚一离体,陆逸便是感觉到一股特殊的灵力波动,之前还没有这种感觉,可当白皮皮将玉佩放在桌子上后,灵力就波动了出来。
  陆逸身为一名修真者,对灵气感知,自然远超其他人,他心中一愣,暗道这该不会真的是一块灵玉吧?
  “我看看。”陆逸不动声色的将灵玉拿在手里,一番感知后,他眼睛愈发亮堂起来,这果然是一块灵玉,虽然个头小了一点,但灵气却是非常的浓郁!
  灵玉!
  被白皮皮这么一提醒,陆逸突然一拍脑袋,他娘的,自己简直就是一个蠢货,老头子以前不也说过?若是能够找到上好的灵玉,也能快速的提升修为。
  这白皮皮倒是帮了他一个大忙了。
  不过灵玉罕见,市场上的玉,绝大对数都只是些寻常的凡玉,想要获得上好的灵玉,还得去找原石!也就是常说的毛料。
  “怎么样,赌还是不赌?”见陆逸不说话,白皮皮心中亦是有些打鼓,问道。
  “你确定要用这块玉跟我赌,我不妨告诉你,你这块玉,别看只有这么一丁点大小……”
  “你少在那叽叽歪歪糊弄我,你就说赌还是不赌?就一句话。”
  这真是个败家子啊!陆逸本是想告诉他,这块灵玉它至少也值三十多万,罢了,既然人家没有看在眼里,他又何不多此一举,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想赌,可以啊!
  五分钟之后,那块灵玉就到了陆逸手里,白皮皮如丧考妣,垂头丧气,蹲在地上那叫一个抱头嚎啕大哭,一个大男人哭成这样,陆逸实在是有些看不过去了。
  看他无意提醒了自己的份上,再加上得又给他送来了这么一块上好的灵玉,那十万筹码币罗尘也懒得跟他计较了,还给了他。
  这就是一个十足的戏精,筹码币刚刚还给他,那哭声立马就戛然而止了。
  还生怕陆逸反悔,抱着筹码币扭头就跑了。
  这让陆逸看了即无奈又有些好笑。
  刀哥就笑不出来了,他着急来回跺着步子,心道人呢?怎么还不出来,可恶,他哪去了,你他娘的杜三究竟死哪去了!
  刀哥愤怒想要砍人,他感觉自己又被耍了,从之前两杯泣血红开始,就上了那犊子当。
  “你还要让我等多久?需不需要我跟龙哥打个电话?”
  刀哥一听,立马就焉了,讨好求饶起来,龙哥,那可是这地下台球厅里有名混混头子,十分的能打,据说曾一人挑翻过十几个手持砍刀的壮汉。
  在这里,很是有些权势,而且这里很多服务,都是龙哥罩着的,此事一旦捅到龙哥哪里,他不死恐怕也要脱去一层皮来不可。
  “那个……就不能再等等吗?”
  “老娘我在这都等了你三个时辰了,还等?你付的起钱吗?我杨晴时间可没有你这么廉价不值钱,少废话,一口价五万。
  你能拿的出钱来,咱俩什么都好说,若是拿不出来,哼哼!你就等着被龙哥投江吧。”
  “你威胁我?”刀哥散发出凶气来,杨晴根本就不惧,她冷笑说道:“你当老娘我是吓大的?”
  “不行,五万太多了,我拿不出来。”
  他又不是大款,哪来的那么多钱?之前那两杯泣血红就差点掏空了他所有的家底,他现在浑身上下,加上卡里的,手头上的,凑吧凑吧,恐怕也就只有八千块,五万?要他老命啊!
  “我就只有八千块了,一日夫妻百日恩,要不……你给我再打个折?”
  “什么?八千?还要再给你打折?你怎么不去死!”杨晴尖锐着嗓音咆哮,她蹭的站起身来,指着刀疤的鼻子骂道:“五万,一分都不能少!”
  “你那镶金的还是镶钻的?五万?就你也配?八千我就嫌贵了,你爱要不要!”刀哥也不是一个好脾气,这脾气一上来,就跟头倔驴似得。
  ”好啊,你跟我耍无赖是不是?你个瘪三,没钱你装什么大尾巴狼?穷逼!我呸!
  “你瞧不起我?”
  刀哥狰狞,拽着杨晴头发就朝着之前那包间里拖,妈的,臭女人,老子这次非弄死你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