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医弃少 > 第一百六十一章 疯狂的戚长山

  第一百六十一章
  戚薇薇嫂子大哭,去报警,可是呢,她一问三不知,只是说有个很帅很帅的男人骗了她,骗走了她很多钱,还劫走了自己的色,一听人家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无奈,对于这样的事,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而且,连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这要如何查起?
  只能暂时先搁这了。
  戚薇薇的嫂子没有办法,江北市这么大,没钱什么都做不了,这眼看着就要落黑了,只能打电话投靠戚长山了。
  接到电话的时候,戚长山正悠哉悠哉的享受着来自于张丽丽的按摩,他的手放在张丽丽的屁股上,斜着眼,冷笑道:“这该死的婆娘,当初卷走了老子十好几万,现在她还有脸给老子打电话?”
  他已经从自己父母那得知,这该死的婆娘也来江北市了,也听说,在她得知自己断腿了的时候,非哭闹的跟自己离婚。
  很好!就那头猪,他想想都是觉得恶心,与张丽丽比起来,她还不如一头母猪呢!
  早就该离了!相比较起离婚来,他更在意的还是自己的那十好几万,那都是他的钱,他要一分不少的全部拿回来。
  “你前妻?”张丽丽已经认了,此时,她做在戚长山的另一条腿上,撅着嘴不悦问道。
  戚长山打了一个哈哈,在张丽丽胸前拧了一把,说道:“你放心,马上就让她滚,不过她手里头还掐着老子的钱,得先要回来才行。”
  一听到有钱,张丽丽眼睛顿时便是前所未有的亮堂起来。
  她问道:“有多少?”
  戚长山笑道:“十好几万呢。”
  张丽丽激动,主动环抱着戚长山的脖子,嗲声嗲气说道:“老公,人家的电动车已经很破很破了呢,你看,人家上班那么辛苦,老是骑电动车身子都快颠散架了呢,人家想开车,四个轮子的。”
  戚长山被软磨硬泡,迟疑问道:“多少钱?”
  “人家上次在瓜子二手车场看到了一辆原价三十多万的宝马,不过二手处理起来才十一万,还是崭新的呢,不嘛,不嘛,人家就要嘛。”
  张丽丽扭动着娇躯,惹得戚长山一阵的邪火躁动,将她压在沙发上,提枪就要上阵。
  “不行,你先说给人家买不买嘛。”
  “买!”
  ……
  月明星稀,戚薇薇的嫂子蹲在马路牙子上吹着冷风,饿的肚子咕咕叫。
  却在这个时候,有着一辆电动车呼啸而来,却是张丽丽带着戚长山出现在眼前。
  一下车,戚长山便是一瘸一拐的来到自己前妻前,而此时,戚薇薇的嫂子也是看到了戚长山,当她的目光落在身材高挑的张丽丽身上的时候,她整个人的脸色顿时就有些不好了。
  她质问戚长山,说这个狐狸精是谁。
  戚长山冷笑,搂住张丽丽的细腰,自傲道:“这是老子的女人,你还不知道吧?丽丽可是上过大学的高材生,而且现在还是白领呢,你知道什么是白领吗?算了,不跟你说了,你个大字都不识得老娘们,跟你说了也不懂。”
  “好你个戚长山,长能耐了是不是?这是来城市混的好了,还学会养小的了?我要跟你离婚!”
  这句离婚,不过是她的一时气话而已,谁知戚长山立马点头,说道:“明天九点半,民政局见。”
  戚薇薇嫂子一听,傻了眼睛,紧接着,就是发出来杀猪般的声音来,扭动着肥胖的身子就要撕扯戚长山,跟个泼妇似的。
  拉都拉不开,戚长山断了一条腿,哪能撕扯的过这老娘们?
  张丽丽不愿意了,再怎么说戚长山现在也是自己的男人,见被其她的女人拉扯,她当场勃然大怒,三人扭打在一起。
  张丽丽打不过戚薇薇的嫂子,被戚薇薇的嫂子给一把抓过,压在马路牙子上就是一顿的暴打,撕扯着她的头发,抬起手就是一巴掌扇在她的脸上,张丽丽被打的蹬腿挣扎。
  “贱人!狐狸精!我打死你,打死你!”
  “臭女人,你赶紧放开丽丽!”戚长山大怒,看到眨眼间被打成猪头的张丽丽,他既心疼有愤怒,他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人和监控之后,戚长山从马路牙子旁草丛里捡了一块巴掌般大的石头,对着戚薇薇的嫂子便是砸了上去。
  戚薇薇的嫂子根本就没有想到戚长山竟然会对自己这么的狠,没有丝毫的防备,当场便是被砸的头破血流,晕死过去,这可把戚薇薇给吓的不轻。
  看着满脸都是血的戚薇薇嫂子,慌忙下,就想打电话叫救护车救人
  “你干什么!”
  戚长山抢过她的手机狠狠摔在地上,骂道:“打什么!赶紧带上她离开这里!”
  戚长山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戚薇薇嫂子头顶上,让戚薇薇带着她,而他则是在后面跟着,趁着月色来到了附近一座大型水库坝上。
  此时张丽丽已经快要被戚长山给吓傻了,她知道戚长山要做什么,她觉得残忍,有心想要制止,可当她看到戚长山那狰狞的神色之后,吓得又乖乖闭上嘴巴。
  戚长山从口袋里掏出来一手动刮胡刀,他将里面的刀片取出来递给张丽丽,命令道:“拿着。”
  张丽丽将刀片拿在手里,就听戚长山说道:“在她脖子上使劲划一下,人是我们共同杀的,到时候即便是暴露,我们也一起。”
  张丽丽一听,妈呀,杀人?她虽然心眼很坏,可却也没有到这般程度,吓得摇头:“我不敢。”
  “你说什么?你可想好了,今天她是必须要死的,你不杀她,等一会我将她给宰了之后,就连你一起也宰了!”
  都到了这一步了,戚长山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此时的他很是激动,自从腿断了之后,他整个人早就跟着一起扭曲了,他这话可不是在吓唬张丽丽,而是真的会杀她。
  张丽丽被吓得面无血色,颤巍巍的拿着手中的刀片来到戚薇薇嫂子身前,哭着喊着说道:“你不要怪我,我不想杀你的,可是我想活命!所以……你就去死吧!啊!死啊!”
  张丽丽闭上眼睛,手中的刀片对着戚薇薇的嫂子的脖子使劲一捅,吓得连忙丢掉,巨疼下,戚薇薇的嫂子忽然睁了开眼,她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两人,她嘴巴张了张,想要开口喊出来什么的,可却被戚长山抓着一把沙子堵住了嘴,沙子流进她喉咙里,堵住了支气管,活活的被憋死了。
  之后,戚长山用绳子将人和石头绑在一起,伴随着一声噗通声响,尸体石沉河库。
  做完这些之后,张丽丽恍恍惚惚的骑着电动车带着戚长山离开,一路上,由于分心,好几次逆行,还闯了红灯,差点被迎面而来的车子给撞到。
  “你害怕什么?人都已经死了,你现在害怕还有什么用?不想被车撞死,就好好的骑。”
  戚长山有些烦躁,亲手杀了自己的发妻,心中的扭曲过去之后,多少还是有些后悔的,当然,他这股后悔其中占着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钱没有追回来。
  这一晚,戚长山没有回自己租的宾馆,而是又去了张丽丽的家,他手头没钱,这个月张丽丽被扣了全勤,也是紧巴的很,这让戚长山又打起了其它歪主意。
  在享受了外面的生活之后,戚长山已经不想再回去了,老家里的房子,他寻思着卖了,多少也能换几个钱吧?
  他甚至还打起了老两口那座破宅子的主意。
  他记得那座宅子的房梁上还挂着不少的铜钱,那玩意弄来卖了也值不少的钱吧?
  想到这里,他立马联系自己父母,骗他们说,自己在城市里买了大房子,要接他们一起来住,家里的房子留着也是留着,倒不如换成钱。
  老两口一听,寻思着很是有道理,以后就住这样的大房子了,家里的破泥砖房卖了也就卖了吧,见老两口同意,戚长山顿时大喜,立马联系起来。
  今夜,张丽丽失眠了,一闭上眼睛,她的脑海里就是戚薇的嫂嫂,挥之不去,直到第二天蒙蒙亮,这才沉沉睡去。
  中午的时候,她是在被戚长山的折腾给弄醒的,醒来后,也没有去上班报到,而是忙着联系李文去了。
  李文昨天怒气冲冲离去,今日又接到张丽丽的电话,顿时气的不得了,不过他还是来了,这一次,他穿的比较随意,他来的时候,张丽丽正好在厨房里忙活,开门的,是戚长山。
  看到戚长山,李文以为自己走错了门,还下意识问了一句:“这里是戚薇薇的家吗?”
  “你就是李文吧?来来,里面坐。”
  戚长山很是热情的将李文邀请进来,李文狐疑:“你是?”
  “我是丽丽的男人。”
  噗~
  李文一口茶水喷出,男人?他抬眼看了戚长山一眼,心中升起来一抹鄙夷之色,要样貌没有样貌,要品味没有品味,胡子拉碴还断了一条腿,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张丽丽是如何看上他的。
  “你文哥,你来了?坐。”
  张丽丽打扮的青春靓丽从厨房里端着水果走出来,对这李文笑道。
  看到张丽丽,李文顿时有些激动,不过一想到身边还坐着一个戚长山,就强行将这股激动又安耐了下来,只是笑着打着招呼说道:“好久不见,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