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医弃少 > 第三百四十四章 追击!
第三百四十四章追击!
  第三百四十四章追击!
  刘老怪大惊失色,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必擒一击非但没有取得成功,反而瞬间就被废了一条胳膊,更没有想到所要对付的人,实力竟然如此厉害!
  且手段还这么的狠辣!
  刘老怪顾不得上疼痛,连忙试图将侵入体内的毒气逼出,再怎么说也是元婴期强者,很快间的,毒气就被逼出,黑色的污血流尽,恢复了以往正常血红色。
  只是血流的过多,看起来有些病态苍白。
  “小师弟,这老梆子蔫坏着呢,竟然还打着偷袭小师弟你的心思,要不……我们干脆杀了他吧?”
  刘老怪一哆嗦,心中一狠,咬牙朝着陆逸扑了过来。
  陆逸闪身躲过,下意识做出反防御状态,要知道,一名元婴期老怪发起狠来,还是很可怕的,只是让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这刘老怪竟然这么怂。
  反扑了一个空之后,刘老怪想也没想,直接化作一道残影,迅速远遁,陆逸愣了愣,失笑冲着林嫣然点了点头,示意她留下解决残局。
  而他则是御剑追了上去。
  刘老怪飞的很急,不敢有丝毫的停留,身后传来的气息极端恐怖,让他暗自恼怒。
  悬赏令单上明明说过的,要对付的人只是一名小小的金丹期修士,结果竟然误差这么多。
  这哪里是什么小小的金丹期修士,从气息上看,分明就是元婴期!而且气息还要在他之上!
  心中暗自一咬牙,再也顾不及上那么多,施展出血盾术,刹那间,就消失在了天际。
  陆逸皱了皱眉头,这老东西倒是对自己挺狠的,本来就是一把老骨头,这血遁术一出,就算是能够逃跑的掉,恐怕没有半年的时间,也休想恢复元气。
  可惜,他还跑不掉!
  被一名元婴期老怪给暗中惦记上,这可不是一件好事,陆逸自个儿倒是不怕,可怕就怕在那刘老怪会暗中不择手段对他身边的人动手。
  今夜凡是发现他行踪的,一个都不能留!
  百里开外的一座丘山上,隐匿着一座山洞,那是刘老怪在世俗界藏身之所!
  本来,这片地方只是一片丘陵的,可随着世俗灵气复苏,渐渐地,也是引起了一系列连锁反应。
  数日前,这片地带地壳曾发生过剧烈的运动,原本的丘陵早已变成了一片绵延山脉,以北与九嶷山接壤。
  刘老怪闪身进入山洞之中,然后挪动着山洞旁的一块岩石将山洞的洞口给堵死。
  那岩石不大,刚好与洞口相符,若不仔细看,是很难被察觉到的,尤其还是在这暴雨倾盆雨夜。
  进入山洞中后,刘老怪长吁了一口气,然而,让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心中的气刚刚平复下来,紧接着,又提了起来!
  陆逸一路追到这里,一眼便是将目光落在了那被堵死的山洞口。
  他唇角上扬,冷意森森!
  这老东西怕是忘记自己还有伤在身了,这么浓重的血腥味,即便是有大雨冲刷,可又怎么可能瞒的过他的鼻子?
  陆逸脚掌在飞剑上轻轻一点,飞剑斜下朝着下方飞去。
  再出现时,人已然站在了被封堵死的洞口前。
  洞口外有封禁,陆逸前脚刚刚落下,躲在山洞中的刘老怪立马就察觉到了。
  又惊又怒。
  陆逸冷冷的看了一眼,抬手捏了一个法诀,朝着山洞打去:“爆!”
  便听得轰隆一声,山洞封禁被炸开,连同封堵洞口的岩石也是被炸的到处都是,将洞口暴露出来。
  刘老怪咬牙飞出山洞,他刚刚断了一臂,流了很多血,又接连施展血遁术,此时已经非常虚弱。
  “你是跑不掉的。”陆逸淡淡道。
  “老夫与你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血海深仇,为何非要赶尽杀绝?”
  “赶尽杀绝?”陆逸嗤笑一声,目露轻蔑之色:“你这是在跟本少说笑话吗?真是亏了你混迹修真界这么多年,还达到了元婴期,需要让本少教教你修士生存之道?
  自打你接下悬赏令单,追杀本少那一刻起,你就应该想到,也会有被反猎杀的那一天。”
  陆逸眼中轻蔑之色更浓,他右手握剑,挑开还残留在洞口附近的法咒旗,笑道:“如此粗糙的封禁,有何用?”
  刘老怪满面通红,红中又透露着病态的苍白,是被气红了脸。
  他这一生都在研究封禁法咒,不敢说自己的封禁是最厉害的,但至少在同辈散修之中,那绝对是拔尖的!
  他一向以此为荣,此时听陆逸这么一说,怎能不怒?
  “黄口小儿,大言不惭!你莫非真以为老夫怕了你不成?”
  刘老怪冷冷一笑,连忙从裤腰带上解下一铜色小铃铛,那铃铛一看就些年头了,看起来,应该是一件法器!
  刘老怪咬破自己的舌尖,张口在铃铛上吐出来一大口舌尖血,陆逸就看到那铃铛眨眼间就放大了几十倍有余!
  定眼一看,好家伙!那哪是什么铃铛,而是一倒钟!
  刘老怪在吐出那口舌尖血之后,整个人面色变得更加不好看起来,身子晃了晃,又咬破自己的手指,嘴里一边絮絮念叨着,手里还在不断的画着什么。
  很快,就见一个个血色的小符文跳动着落在倒钟上,倒钟发出嗡嗡沉闷撞击声,一声高过一声,钟声很大,带着鸣爆重音,声音所过之处,岩石都是被震的粉碎,层层爆裂开来!
  陆逸爆退,始终都在钟声破坏范围之外!
  也或许是那刘老怪身子太弱的缘故,这钟声有效破坏范围只有五百米,尚对陆逸构不成什么威胁。
  陆逸定眼瞧着,眸光就落了那钟上,不由得闪过一丝精光!那钟绝非凡品,钟身上刻着密密麻麻古铭文,而每当钟声响起的时候,都会有金色的符文荡漾出来。
  陆逸定眼瞧了良久,发现了一件十分有趣的事,那钟还是无主之物,并没有被那刘老怪炼化认主。
  若非是因为此,根本不需要用自己的精血强行催动。
  刘老怪见罗尘离得远远的,不走也不靠近,脸色顿时变的难看起来,催动法钟,需要耗费他不少的精血和真气,一旦耗尽,可就真的成为他人砧板上的鱼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