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医弃少 > 第三百五十章 你给我闭嘴!
第三百五十章你给我闭嘴!
  第三百五十章
  摇了摇头,也许是被骂习惯了,陆逸也没有将之放在心上,而是冲着众女打了一个手势,又指了指门外。
  墨羽虹拉着墨羽凤的手放了下来,先前她在检查墨羽凤手腕上的守宫砂,现在已经检查完了
  守宫砂没了,她默不作声站起身来,看也没有看陆逸一眼,径直朝着自己房间走去,一边走,还一边说道:“我现在对外是失踪,就不多做露面了,你们自己看着办解决吧。”
  “你姐姐这是怎么了?我怎么感觉她也来了大姨妈了,语气中还带着枪药的味道。”
  陆逸敢保定,墨羽凤先前绝对是生气了,而且气性还不小!
  墨羽凤看着姐姐的背影,若有所思的歪着小脑袋想好半晌,方才点了点头。
  “去开门吧。”门铃声响彻不止,陆逸开口对着墨羽凤道,墨羽凤笑嘻嘻的从沙发上蹦起,做了一个OK的手势。
  门外,大雨过后的天气格外的凉,这场灵雨过后,改变的可不仅仅只是山川地貌,就连气候也是变得格外湿冷。
  墨羽城本来就穿的单薄,又被打湿了衣服,且一大清早的就站在门外近大半个时辰,不冷才怪了。
  他双手抱着膀子,冻的牙齿都在打颤,身冷,心更冷!
  尤其是当门打开,看到眼前开门的人之后,一颗心更是噗通一声,沉到了谷底!
  “二哥!”
  墨羽凤显得很是开心,连忙将门打了开,在看到墨羽城一身湿漉漉之后,连忙走上前,拉着僵硬在那,面带死灰的墨羽城进了别墅。
  一脸关切问道:“二哥你这是怎么?手怎么这么冰冷?我去那干毛巾给你擦一擦。”
  见墨羽凤转头就要走,墨羽城猛的反应过来,伸手拉住了墨羽凤的胳膊,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墨羽凤头上,梳着的妇人发髻,他嘴唇轻颤,道:“羽凤,你的头发?”
  墨羽凤故作惊慌失措,目光躲闪,不敢去跟墨羽城对视,那样子就像是一做错了事,偷吃了糖果的孩子般。
  见她这个样子,墨羽城脸更沉了几分。
  “不,不会的,羽凤,你告诉二哥,绝对不是二哥想的那样对不对?守宫砂,对,守宫砂!快让二哥看看你的守宫砂还在不在。”
  墨羽城就像是疯了一般,去拉扯墨羽凤的袖子,墨羽凤不让,眼眸里闪烁着厌恶之色:“二哥,你这是做什么,不要!”
  “哼!哪来的登徒子!”
  一见这个情形,陆逸就明白了,是该到自己出场的时候。
  一个箭步冲上前,对着墨羽城膀子就是狠狠一脚。
  墨羽城吃痛,手下意识松了开,整个人闷哼一声,踉跄后退出别墅,一个没站稳,一屁股就蹲坐在了雨水之中。
  墨羽凤眼里有着痛快之色闪过,三位哥哥中,她最讨厌也最恶心的,便是眼前这位表里不一的二哥了。
  二哥墨羽城,人称外号谦谦公子,行走在外,他表现的很是谦和有礼,赢得了不少好名声,面上,他从不与他们起冲突,然而,实际上根本就不是这样的!
  自己这位二哥是一位嫉妒心很强的人!说是小肚鸡肠也都丝毫不为过!
  她有记得这位表面上看起来谦和的二哥,当初是怎么陷害嫁祸四哥,导致四哥被人误会,打断双腿的。
  那等丑陋的嘴脸,她是见一次就恶心一次,只不过从来没有在这位二哥面前表现出来过罢了。
  “你没事吧?”
  墨羽凤冲着陆逸摇了摇头,眨了个俏皮笑容,然后转身故作惊呼喊道:“二哥!二哥!你不要紧吧?水里凉,你快起来呀。”
  也不知她是不是故意的,挽起袖子就要去拉墨羽城,墨羽城眼睛却是死死的盯在墨羽凤手腕上,眼睛一眨也不眨,直愣愣的坐在那。
  没有?守宫砂没了!完了!
  墨羽城的心在这一刻,一下子就凉了一个透彻。
  “没了,竟然真的没了,为什么没了?为什么没有了!墨羽凤!你的守宫砂哪去了!你是不是故意藏起来了?啊?”
  墨羽城几乎快要疯了!独孤大少已经发了狠话,说,若是墨羽凤失了清白之身,自己也就不用活了。
  就算是独孤大少碍于点墨羽家族面子不杀自己,但家族那边,也定不会轻易的放过自己!会对自己失望,将自己视作为一颗可随意丢掉的废子!
  不!
  墨羽城一个鲤鱼打滚就从水里蹦了起来,指着墨羽凤,咬牙切齿愤恨道:“墨羽凤!你可是有夫之妇!怎得能这么的不守妇道?”
  墨羽凤被墨羽城这突如其来的一骂,给骂的有些呆愣住,不守妇道?她心头蹿起来一股冷意,胸腔中也是升起来一股快要压制不住的怒火!
  “吆,我还当是谁呢,原来是墨羽世家二公子啊,你丫的有病吧?一大清早的就扰人好眠,难道不知道我家凤凤喜欢睡懒觉吗?
  你这一大清早上的就嚷嚷,门铃都快被你给摁烂了!给你开门你还像个泼妇一般在这撒泼骂人,你丫的是不是有毛病吧?啊?你自己说,你是不是有毛病?”
  论起骂人、损人、气死个人不偿命来,陆逸绝对是最拿手的。
  墨羽城被气的胸口隐隐炸裂,指着罗尘的鼻子就要回骂,陆逸却是不屑的轻笑了两声,故作在他面前给了墨羽凤一个摸头杀,柔声道:“昨夜你受累了,方前不是说还困吗?
  要不你再去休息一下?”
  累?墨羽凤眨眨眼,小脸红扑扑的,她听明白了,低下头轻轻嗯了一声。
  墨羽城双目通红,死瞪着眼睛看着两人在那秀恩爱,他觉得无比的刺眼!
  “原来是你!”他将愤恨的目光转瞪向陆逸:“是你夺走了羽凤清白之身?”
  陆逸皱了皱眉头,不咸不淡道:“你嘴巴给我放干净一点,什么叫做夺?会不会用词?不会用词你就回家多读读书,别一出来就丢人现眼,这是我从你手里赢来的端洗脚水的丫鬟,本少宠幸一个丫鬟而已,怎么了?你有意见?嗯?
  对了,你可得记住了,这叫宠幸!还墨羽世家的二公子呢,怎得一点文化都没有?”
  墨羽凤想要笑,但又怕笑出声来回暴露,于是低着头努力控制住即将要爆笑的冲动,一张小脸憋的通红,不过这红落在墨羽城眼中,就变成了羞红。
  墨羽城气的脸色都变得铁青起来,他是又气又惊,气的是,这该死的混蛋竟然真的敢将魔爪伸向自己的妹妹,惊的是,陆逸先前又刻意提醒端洗脚水的丫鬟。
  还特意说是从自己手里赢来的,他怎能不惊?这话一旦再次传进独孤大少耳朵里,就以那位的暴脾气,一定会杀了他的!
  “你给我住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