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特种兵之无敌战神 > 第439章 死亡逃离
秦风看了她一眼,见她满脸的担忧,轻笑道。
  
  “这你就没常识了吧?这不是普通的绳索,绳子的内部有钢丝掺杂,平时承重数量大概在三百公斤左右,咱们这点重量,根本形不成威胁!”
  
  话说完后,秦风扫了一眼身后,经过刚才的追击,拉布拉多和几个保镖已经围了过来,双方距离越来越近。
  
  “不要乱来,抓活的!”
  
  拉布拉多见秦风和魏胜男已经被逼到边缘外,冷笑一声,龇着牙说道。
  
  虽然他的目的是让魏氏兄妹从此在MD国消失,但是目前魏雄还没露面。
  
  这对拉布拉多来说总归是个威胁、如果能够成功抓到魏胜男,那才是万事大吉。
  
  “跑啊,怎么不跑了?”
  
  拉布拉多嘴角泛起一丝冷笑,盯着魏胜男道。
  
  “你个皇娘们,敬酒不吃吃罚酒,看老子待会怎么收拾你!”
  
  说着,他顿了顿,继续道。
  
  “知道这座大厦多少层吗?你现在只要再往前一步,立刻会粉身碎骨年纪轻轻的,谁也不想摔成一堆肉泥吧?识相的话,就给我乖乖缴枪投降,这样的话,我或许会考虑放你们一条生路!”
  
  “我呸!”魏胜男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冷笑道。
  
  “拉布拉多,今天的事情我跟你没完,下次见到你,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下次?你还觉得你还有下次吗?”
  
  拉布拉多冷笑一声,又将且光投向了一旁的秦风。
  
  “罗汉先生,我们无仇无怨,本来是可以做朋友的,可惜啊,你非要跟这个臭娘们混到一起……”
  
  话说完后,拉布拉多往前走了两步,一脸嚣张的说道。
  
  “真是抱歉,今天,可能只有魏胜男能活下来了,我得用她引出魏雄,至干你嘛……只能死了!”
  
  “我们之间,难道只能用生与死来衡量吗?就没有别的选择了?”
  
  秦风笑着回道,丝毫都没有被他嘴里的死所震慑到。
  
  拉布拉多笑了笑,点头道。
  
  “一个强大的对手,只有两个选择性,一个是拉拢过来做朋友,另一个则是将他干掉!现在来看,我们做朋友是不大可能了所以。我只能选择将你干掉!”
  
  “是吗?”
  
  秦风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拎起手虫的冲锋枪道。
  
  “你的策略很好,只可惜,你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
  
  话音刚落,秦风手中的枪突然响了。
  
  随着一连串枪声响起,拉布拉多只觉得腿上一痛,整个人顿时软了下来,忍不住跪倒在原地。
  
  一旁的其他保镖见状,连忙将枪口对准秦风。
  
  压了几枪之后,他们顾不上再追击,连忙转头跑向一旁的拉布拉多。
  
  毕竟保证老板的安全才是他们的职责,现在拉布拉多中枪,这比追杀对方要重要的多。
  
  “老板,你没事吧?”
  
  一旁的保镖全都围了过来上见地上满是血迹,一脸担忧的问道。
  
  拉布拉多疼得呲牙裂嘴,面部都有些扭曲了。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枪伤,咬紧牙关道。
  
  “没有伤到要害。”
  
  话说完后,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大吼道。
  
  “一群废物,先别管我,给我追,一定把他们给我拿下妈的,敢偷袭老子,待会一定将他们千刀万剐。”
  
  “是!”
  
  保镖们闻言,连忙起身向前追去。
  
  可惜,等他们追到护栏周围的时候,只看到一条飞速下滑的绳索,秦风和魏胜男早已经系上绳索跳了下去。
  
  “妈的,让他们跑了!”
  
  黑衣保镖见状,趴下身子朝楼下开了几枪,脸上满是颓废的表情。
  
  MD国的夜晚并不平静,虽然这是在大厦楼顶,但是枪声却仍然引起了楼下市民的注意,大厦楼下围了大片的围观群众。
  
  警车的声音在街道中此起彼伏,很显然,有群众已经报警,警察正在赶来的路上。
  
  魏胜男一头闪亮的秀发随着下落的疾风高高扬起,她闭上已经不敢往下看。
  
  双手紧紧的抱在秦风腰间,整个人像是要和秦风融为一体一般。
  
  绳子只有一个滑轮,在刚才的危急时刻,秦风顾不上给她也系上一一端,只好让她抱紧自己,两人就这样抱在一起跳了下来。
  
  “你能坚持住吗?我可是很重的!”
  
  魏胜男生怕自己给他的压力太大,连忙红着脸问道。
  
  “你说什么?”
  
  秦风耳边只有呼呼下落的风声,哪里能听得清楚她说的话。
  
  “我说我很重,你能坚持住吗?”
  
  魏胜男贴到秦风耳边,在他耳旁大声问道。
  
  秦风只觉得耳边一暖,一股幽香顺着微风飘到他的鼻间,让他感觉到了魏胜男身上那股迷人的香气。
  
  “放心吧,就算我自己掉下去,也不会让你受到伤害!”
  
  秦风将头贴到她的面前,一脸坚定的说道委。
  
  魏胜男不喜欢听花言巧语,可是这一回,她却醉了,心间犹如喝下一壶暖酒一般,整个人都是软的。
  
  虽然天底下花言巧语的男人很多,但是有几个敢在这种情况下舍命救你。
  
  在几个小时前,她或许还认为秦风,只是个喜欢拿女人取乐的花花公子。
  
  可是现在,她对他的印象完全改变了不管他说什么,她都选择无条件相信。
  
  因为,女人都是直觉动物,一旦动心了,就彻底被俘虚了。
  
  夜晚的清风有些凉,让吊在半空中急速下滑的两人都有些冷。
  
  魏胜男是女人,在这上边比秦风敏、感的多,趴在他怀里不住的打冷颤。
  
  不过,很快,一阵拉扯的力道传来,两人直愣愣的被挂在了半空中。
  
  不知道是绳子到了尽头,还是上边有人在拉扯。
  
  “怎么了?”
  
  魏胜男感受到这股拉扯力,有些慌张的抬起头来。
  
  再也没有了原本那番自信的霸气,一脸无助的望着秦风。
  
  女人通常就是这样,在没有男人守护的时候,她们会比钢铁都硬。
  
  但是,一旦跟自己所依赖的男人在一起,她们那种女汉子的性格会立刻消失无踪。
  
  秦风低头看了她一眼,对她道。
  
  “可能绳子到头了!”
  
  说着,他扫了眼楼下,现在他们距离地面,大概仍旧有十层楼那么高。
  
  不管是被拉布拉多的人拉上去,还是被割断绳子,他们只有死路一条。
  
  想到这里,秦风快速打量着周围,对怀里的魏胜男道。
  
  “这根绳子不安全了,我们得赶紧想辙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