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上执符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娲与伏羲

  
      杨三阳仰头望天,无语泪先流,他有一种打人的冲动!
  
      这个小萝卜头说话太噎人、太令人牙痒痒了。
  
      使劲的揉了揉两个小萝卜头的发丝,杨三阳伸出手将两个小萝卜头散乱的发丝盘起来,做成了两个鬓角,捏了捏小萝莉的小脸:“你们两个有没有名字呀?为兄还不知道你们的名字!我叫盘,祖师赐我道号:道果,你们叫什么名字呀?”
  
      杨三阳捏着小萝莉的嫩脸,小萝莉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是委屈,想要摆脱杨三阳,可惜却做不到,只能任凭杨三阳蹂躏。
  
      “这是我妹妹娲,我叫伏羲!”一边男童脆生生的道,面带默哀的表情看了自家妹妹一眼。
  
      “啥?”杨三阳有些怀疑自己有听错了:“你说啥?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手中动作停止,就连蹂躏小萝莉的手掌都不由得停下。
  
      “我叫伏羲,这是我妹妹娲!”男童又说了一遍。
  
      “伏羲?女娲?”杨三阳脑海中不由得划过一道念头:“巧合?还是???”
  
      “若真的是传说中的那二位,我现在对其无礼,整日里蹂躏他们,还将其给扒光了,他们以后会不会报复我?”杨三阳刹那间开始思绪飘荡:“巧合吧?”
  
      “该不会那么巧吧?他们以后要是报复我,我该怎么办?”杨三阳神游物外,念头在瞬间飘荡了很远。
  
      “师兄,你没事吧?”娲怯生生的拽了拽杨三阳衣袖,明媚的大眼睛瞪着他,露出一抹担忧。
  
      怎么自家兄长报上名号后,自家师兄表情变幻莫测,一会纠结、一会大笑、一会又变成苦瓜脸?师兄该不会是魔怔了吧?该不会和那些家伙一样,欺负自己兄妹吧?
  
      “咳咳”杨三阳咳嗽一声,将两个萌娃拉到怀中,温声道:“二位师弟,为兄对你们如何?我现在蹂躏你们,你们以后不会报复我吧?”
  
      “师兄说哪里话,师兄待我兄妹二人恩重如山,我兄妹二人感激不尽,岂敢怀有这等念头?”伏羲连忙道。
  
      女娲闻言瞪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杨三阳:“师兄待我们最好了,以前我们兄妹受到欺负,可从来都没有人关心我们。”
  
      “那为兄就放心了,择日不如撞日,今日我便传授你二人修行正法”杨三阳笑着松开两个萌娃,双目中露出一抹期待:“这可是未来的金大腿啊!怕未必是巧合,世间哪里有这般巧和的事情,若说一个人的名字与前世重合也就罢了,可现在两个人的名字都与前世重合,必然不是巧合。世间怎么会有那般巧合之事?”
  
      “哈哈哈,日后你们两个小萝卜头就是师兄的了,师兄一定要将你们养的白白胖胖,给你们最好的修炼资源,天天为你们讲道,叫你们早日成圣,早点庇佑我!”杨三阳看向娲的眼神放光,搓了搓手,又蹂躏了对方小脸一番,看着对方纯真水嫩的大眼睛,有些爱不释手:“这可是未来的圣人,谁能想到我竟然能够撸未来的圣人?日后待其长大,想撸也撸不了了,还要趁着其小时候狠狠的撸个够!”
  
      “至于你们体内的伤势,却也不耽误修炼,无妨的!无妨的!”杨三阳开始讲解各种修炼的窍诀,由浅到深逐一抽丝剥茧,讲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半日后,杨三阳面露期待的看着两个小萝卜头:“听懂了吗?”
  
      不见回答,杨三阳走过去看了看,然后整个人呆住了:“怎么会这样?资质再好也不用这样吧?”
  
      入定了!
  
      两个小萝卜头直接入定了!
  
      杨三阳有些无语,难道未来圣人资质都这么好吗?
  
      娲能入定也就算了,可是伏羲凭什么呀?
  
      杨三阳有些不平衡,慢慢在二人周身走动:“既然入定,那我便传授你兄妹观象、证道之妙法,传授你二人其中的窍诀。”
  
      杨三阳声音韵律奇特,直接传入定境中的二人神魂内,竟然有了几分祖师讲道的独特韵律,虚空中法则亦随着其开口不断波动演化。
  
      山巅
  
      祖师后院
  
      此时祖师喝着酒水,吃着花生,与童子二人观望整个灵台方寸山中的一切。
  
      “老爷觉得如何?”童子开口。
  
      祖师闻言眼中神光闪烁:“你觉得如何?”
  
      “弟子看到了平等之心!他没有因为二人是天蛇混血、魔、神之敌对,从而迁怒到两个孩子!殊为难得!”童子恭敬的道。
  
      “是呀,众生皆已经被种族蒙蔽了元神,什么神也好、魔也罢,都是魔祖与神帝强行划分出来的,都不过是大千世界演化的芸芸众生,乃是天地的一部分!神帝与魔祖欲要证道,汇聚天下气数,导演的好戏而已!所有修士都入戏了,就连一些先天神祗也已经入戏,可现在竟然还有一个清醒之人,难得!难得!这小猴资质是我平生仅见,潜力无穷,就是不知其寄托法相之物为何?能走到那一步!”祖师眼中露出一抹感慨。
  
      童儿闻言不语,过了一会才道:“我这两个同族,却是忒惨了,道义这次做的有些过。”
  
      “善因善果,恶因恶果,自己种下的因,日后结出来的的果,唯有自己承受!”祖师笑着道:“本来我还以为道义潜力不错,资质不错,可得我灵台方寸真传,可惜了他夺了道果的机缘,自然会有因果牵扯,本来属于他的机缘,会去弥补道果。因果循环,终有偿还之日。”
  
      “这小猴倒是好运道!”童儿在一边轻笑,不经意间祖师身前玉盏内的酒水化作雾气被其吸收,刹那间少了一半。
  
      “你竟然敢偷喝我的酒!”祖师猛然挑起眉毛,顿时不开心了:“当真是讨打!”
  
      杨三阳讲道完毕,独自走到一边酿酒,心中暗自思索,却不知这两个小萝卜头以何物作为观象。
  
      三日过后,二人自打坐中醒来,瞧见酿酒的杨三阳,面色严肃的站起身,来到杨三阳身前恭敬一礼,眼眶含泪道:“拜谢师兄传道!此恩无以为报,日后师兄但有吩咐,我兄妹二人莫敢不从。”
  
      “好啦,你们两个小萝卜头,小屁孩一个莫要煽情了!”杨三阳是从那个艰难处境走过来的,当然知晓此时忽闻大道的激动。将两个萌娃扶起来,杨三阳道:“你二人既然入定,可曾观象?”
  
      伏羲闻言点点头:“我见师兄洞穴的墙壁上烙印着一个图案,不由得心中产生莫名感悟吸引,下意识便观象了那个图案。”
  
      “图案?那个图案?”杨三阳闻言一愣神。
  
      “师兄请看”伏羲在地上勾勒,画出了先天八卦的图案,杨三阳不由得大脑一懵:“你观想的是这个?”
  
      “正是,师兄觉得如何?”伏羲面带期盼的看着他:“我只觉得此图案包含无穷玄妙,一眼看去无穷奥义、灵光在脑海中生成,此物与我有大机缘,日后小弟若能证道,便要从这个图案上下手了。”
  
      杨三阳闻言愣了愣神:“莫非命运如此?”
  
      “师兄,莫非这个图案不好吗?”伏羲瞧见杨三阳的表情,心中有些忐忑。
  
      “好!自然是好极了!”杨三阳抚摸着伏羲的脑袋:“为兄参悟的乃先天八卦,只怕你的机缘要落在后天八卦之上了,你既然有缘,日后师兄可传你先天八卦作为启蒙,助你早日证道修炼出法力。”
  
      “多谢师兄!”伏羲闻言大喜,虽然不晓得先天八卦是什么,但听闻杨三阳的话,心中却莫名欢喜。
  
      “他以先天八卦为观想,你呢?你以什么为观象?”杨三阳看向娲。
  
      娲闻言挠了挠脑袋,略带羞涩道:“小妹只觉得师兄呼吸间有无穷奥义,似乎有开天辟地,造化伟力蕴含其中”
  
      “我的呼吸?所以呢?”杨三阳又懵逼了。
  
      “所以小妹不知为何,被师兄的呼吸所吸引,下意识的便观象了师兄的呼吸!”娲面色红润,露出一抹羞红。
  
      杨三阳一脸懵逼,观象我的呼吸?
  
      一边伏羲也是面色诧异,莫非自家妹妹被师兄吸引了?喜欢上了师兄?
  
      他却察觉不到杨三阳呼吸间的力量!
  
      杨三阳许久无语,过了一会才道:“你倒是好眼光,我无意间泄露出的一点气息,却被你捕捉到了,这也是你的机缘。”
  
      杨三阳呼吸间是什么?
  
      天地的开辟、万物的衍生、世界的毁灭,那是造化大道,生灭大道!
  
      “当真是好机缘!我都已经藏得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了,竟然被你这小家伙察觉到!”杨三阳抚摸着下巴:“伏羲领悟先天大道,女娲领悟造化大道,莫非天数如此?”
  
      “你既然有机缘领悟我的呼吸,日后便跟在我身边用心揣摩,我以后修炼的时候,你仔细感悟我呼吸间的威力!还是你这小家伙最有眼光!”杨三阳忍不住伸出手蹂躏了小萝莉的鬓角,将其祸害成一堆鸡窝,方才收手笑着道:“看来我果然时来运转要改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