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上执符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暗算
    “怎么会,师兄你莫要乱想,我是不会离开你的!”道缘眨巴着大眼睛。
  
      道义闻言沉默,心中各种念头快速思量:“我如今部落被毁,族中高手尽丧,剩下的唯有道缘了。道缘就是我的救命稻草,我必须要将道缘牢牢把持在手心。道果那畜生似乎对道缘有非分之想,还需断了其念头才行。”
  
      “我胡思乱想?”道义一双眼睛看着道缘,双目内流转出一抹深情:“师妹,你我相交十万年有余,为兄一直都想给你一个交代,你若不嫌弃,咱们择日成亲如何?”
  
      “啊?”道缘闻言愣在那里,呆呆的道:“师兄当年不是说,日后你我皆证就天仙后在成亲吗?”
  
      “可你看我如今的样子,还有机会证就天仙吗?就连稳固眼前境界都做不到!你莫非看我部落被毁,修为被废,便开始嫌弃我?”道义面色变得悲怆:“我知道,你定然是嫌弃我了!想不到,就连你也要离我而去。”
  
      “师兄,我没有!你别胡思乱想,咱们还有机会的!一定有机会治好你身上伤势的!”道缘连忙安慰:“我知道你如今遭受重创,心情不好,就喜欢胡思乱想,我一定会想办法恢复你身上伤势的。”
  
      “还有机会?”道义闻言目光闪烁,精光灼灼的盯着道缘。
  
      道缘闻言面色犹豫,随即咬了咬牙齿:“还有一个机会。”
  
      想到那梧桐树,他便想到了狼狈而归的杨三阳,梧桐树的分株事关重大,一旦泄露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那可是要死人的!
  
      “不知是何机会?”道义略带兴奋、期盼的看着道缘,他之前虽然说得硬气,但总归是不想死的。
  
      道缘闻言咬了咬牙齿,陷入纠结之中,露出一抹为难之色。
  
      “怎么?师妹莫非有什么难处?若有难处,为兄也不强求,就叫我这般死去算了!”道义收回目光,眼睛里露出一抹黯然,话语里充斥着一股绝望。
  
      “怎么会?师兄你别乱想,小妹这个方法有些难处,还需师兄以兽皮蒙了双目,不得睁开眼睛,否则我怕是不能带师兄去!”道缘开口道了一声,她虽然单纯,但总归不是傻子。
  
      道义未修天眼,蒙上双目便看不到梧桐树,可以将事情的真相就此隐瞒下来。
  
      “好,一切有劳师妹了!”道义闻言心中一动,拿出一截兽皮,将眼睛蒙上:“师妹,咱们走吧!”
  
      道缘咬了咬牙,一把扶住道义,下一刻二人驾驭云气而走。
  
      梧桐树下
  
      杨三阳目光自月神身上移开,一双眼睛看向远方虚空,月神忽然笑了:“你这回输了,输的体无完肤,这女子根本就不值得你痴恋。”
  
      杨三阳默然不语,身躯在轻轻颤抖,然后一步迈出,周身虚空变换,隐匿在桃林的大阵内。
  
      “她还是来了”杨三阳法眼睁开,看着天边的两道气机,无奈叹息一声。
  
      他此时说不出自己心中是什么滋味。
  
      难受,说不出的难受!
  
      “你现在还有何话说?”月神笑着道。
  
      杨三阳默然不语,看着那降落的云头,然后看到了被蒙蔽双眼的道义,愣了愣神。
  
      虽然心中依旧难受,但是却好过了一些,但也就仅仅只是好过一些罢了。
  
      “道义是个祸根!”杨三阳闭上眼睛。
  
      “我知道你心中所想”月神轻笑,然后不紧不慢的抱起双臂:“你定然是在内心为道缘开脱,说道缘如此也是逼不得已,是也不是?”
  
      “难道不是吗?”杨三阳反问了一声。
  
      “难道是这样吗?她来之前应该和你商量一番的!”月神笑着道。
  
      “她知道,我肯定不答应”杨三阳摇了摇头:“道义又不知我与这株梧桐树的关系,怎么会牵扯到我?或许,道缘将风险担在了自己的身上呢?若消息泄露出去,道缘会主动扛下来”。
  
      听着杨三阳的话,月神轻轻一笑:“强词夺理!”
  
      “唉,若换做是我,我也会这么做的!”杨三阳心中失望至极,一只宠物与自家亲人的性命比起来,终究会有一个选择。
  
      杨三阳看着道缘,双手紧紧握住,慢慢低下了头。
  
      他终究是输了一筹,不想承认也不行。
  
      “缘起缘灭,是我欠她的!传道之恩,岂是那么容易偿还的?”杨三阳刹那间思维拉伸,想了很多。
  
      入道之恩有多大?
  
      杨三阳屡次变革天道,于天地间有大功德,体内更是衍生天网,与天道休戚与共,这是何等造化?
  
      道缘引其入道,提供了一线生机,这又是何等恩情?与杨三阳、天道来说,是有功德的。
  
      “我欠她的,我只怕他和道义牵连太深,会害了她!恩大反成仇,这般恩情无以为报,她会被那无量功德反噬!”杨三阳心中划过一个词语:“德不配位。”
  
      就怕她消受不起这么大的福分!
  
      “老天爷,这是你的引导吗?这是你的选择吗?”杨三阳抬起头看向法则之海,天道意志已经开始伴随法则重组不断孕育,这方天地运行的也越来越精密。
  
      造化弄人!
  
      大千世界生灵无数,有无数众生,那个不可引自己入道,为何偏偏是她?
  
      这就是缘!
  
      他如今参悟命运法则,掌握先天八卦,对于命运之说,也越加领悟的深邃。
  
      “我必须不断反哺她,否则只怕这般大功德,老天也容不得她!”杨三阳低垂眉眼,双目内露出些许凝重。
  
      “你在想什么?”月神在一边轻笑,面具下晶莹剔透的眸子内,露出一抹怪异之色。
  
      “你懂命运吗?”杨三阳忽然问了一句。
  
      “略懂!”月神谦虚道。
  
      “那你可知道,为何你与太一涅,偏偏会落在我那个部落?你偏偏与我相识?”杨三阳看着月神。
  
      月神闻言一愣,随即道:“碰巧了!”
  
      “真的有那么巧吗?”杨三阳不置可否。
  
      月神闻言陷入沉思,过了一会才道:“你这么一说,本宫倒察觉到了一丝丝怪异,许是命运安排,因果的牵连。与你相识,并未有什么不好,反而本宫觉得大有所获。”
  
      “为什么是道缘呢?”杨三阳抬起头,看向虚空中的明月,过了一会才道:“为什么呢?既然有缘,却为何不能燧了我心意?”
  
      “你别乱想,对你来说最大的得利便是养猪,将那道义当成一只肥猪来养。你的气数反哺道缘,道缘的气数反哺此人,你只要能操控了道义的命数,便可利用道义替你消灾化解劫数!日后无量量劫来临,此人便是你的替死鬼!”月神拍了拍杨三阳肩膀:“无量量劫,你根本就不知道有多恐怖。”
  
      梧桐树下
  
      道义双眼蒙蔽,盘坐在梧桐树下,感受着周身灼灼气机,那股荡漾在虚空中的先天元气,眼睛里露出一抹诧异:“这是哪里?”
  
      “师兄,你万万不可拿开眼罩,否则小妹怕是唯有以死谢罪了!”道缘声音前所未有的凝重,叫道义心中杂念瞬间消除:“师妹说笑了,我岂敢违背了师妹的话。”
  
      “师兄在此运功疗伤吧,此地有一株神树,可以助你磨灭大椿树意志”道缘低声道。
  
      道义闻言盘旋坐下,开始默默运功,只见道缘手中印诀转动,梧桐树内道不尽的气机沸腾卷起,浩浩荡荡的向道义体内灌注而去。
  
      刹那间,道义周身红绿交错,面孔变幻不定,体内气机不断升腾。
  
      “大椿树的意志是好东西,得此意志,你日后可以追溯到大椿树本体,这可是先天灵物。若叫道义炼化大椿树意志,得了先天意境,对你来说怕是不太好,反而成全了这厮,增强了其底蕴!”太阴仙子开口提醒了一声。
  
      “若叫道义炼化大椿树的意志,与大椿树结下因果,借助其当引子,如何?”杨三阳回身望着月神。
  
      月神闻言笑了笑:“太早了!你现在还没本事收取大椿树呢!这引子放早了。”
  
      听闻此言,杨三阳点点头,心中念动,手中金黄色符文流转而过,对着不远处的道义招招手。
  
      此符文自开天执符内参悟推演而出,具有无穷妙用,只见杨三阳手指一抬,虚空变幻不定,自道义体内飞出一道绿色光泽,刹那间没入其手心内。
  
      此时
  
      梧桐树内万千执符禁法流转,化作了一张金黄、玄妙莫测的符篆,顺着浩浩荡荡的先天梧桐树火气,灌入了道义体内。
  
      此时此刻,正在闭目修炼的道义只觉得毛骨悚然,似乎冥冥中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惊得其恨不能立即停止修炼。
  
      可是,炼化体内大椿树意志的机会难得,他又岂会轻而易举错过?
  
      若不能一鼓作气将体内大椿树枝桠的不协之处磨平,只怕稍后大椿树枝桠反噬起来,更是凶猛,便是自己丧命之时。
  
      杨三阳选择暗算的机会不早不晚,刚刚好,妙到无边,逼得其进退两难。
  
      这一枚符文不在融入那大椿树枝桠,而是直接侵袭,融入了其周身精气神三宝之内。
  
      ps:感谢“终是梦”同学的五次万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