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上执符 > 第两百零八章 风神本源命魂
    诸神是天地间法则的执掌者,代表着天地间的法则之力,有无穷气数加持于其身,若是杀之必然会有大因果,获罪于天。
  
      魔祖将灭世大磨交给自己去碾杀诸神……?
  
      凤祖看着混沌之气缭绕的灭世大磨,虽然毕恭毕敬的接过了灵宝,但是眼中却露出一抹凝重,双目内露出一丝丝难办之色。
  
      “魔祖这厮是不想沾染丝毫因果,完全想要将锅给甩出去啊!”凤祖看着手中灭世大磨,眼睛里露出一抹难看,转身看向麒麟王与龙祖:“二位道兄,且来助我一臂之力,这灭世大磨威能无穷,我一个人怕是催动不得!”
  
      凤祖其实一点都不想搀和其中,但是没办法,魔祖已经赐下灭世大磨,他若敢违背凤祖命令,死的人便是他。
  
      与其自己一个人承担因果,倒不如将祖龙、麒麟王、太古十凶拉下水的好。
  
      听了凤祖的话,麒麟王一个哆嗦,手中杏黄旗卷起,与对面鸿打的难分难解:“我已经被鸿这个老家伙纠缠住,怕是助你不得,道兄自己想办法吧。”
  
      “是极,这空间之神好难缠,掌控时光妙妙莫测,我也没心思顾你,道兄好自为之吧!”祖龙也跟着推拒道。
  
      一边太古十凶闻言二话不说,扎入了诸神大军大肆杀戮,仿佛没有听到凤祖的话一般。
  
      “这群狗娘养的,都不肯担当责任!”凤祖气的咬牙切齿,眼睛里满是火气:“呵呵,不过你们不肯助我,却也放过了一桩好处!”
  
      凤祖看着手中灭世大磨,然后二话不说,周身神力灌入灭世大磨,只见灭世大磨裹挟着浩荡混沌之气,仿佛磨盘一般,向诸神碾压而去。
  
      “啪~”
  
      八卦炉里六丁六甲神火熊熊,杨三阳双目紧闭,周身气机流转不动,波荡不休,闪烁着道道玄妙莫测的气机。
  
      神威虽是无形之物,但却是真真实实存在的东西,伴随六丁六甲神火的煅烧,神火中灼灼之气冲霄而起,浩荡无穷的力量滚滚,卷起了滔天巨浪,那神威不断被六丁六甲神火炼化,竟然凭空增添了无数威能。
  
      眼见着时间流逝,神威被一层又一层的炼化,浩荡无穷的神力滚滚,滔滔不绝的六丁六甲神火炼化,那六丁六甲神火内符篆衍生,形成了一种难以言述的玄妙之力,流转着道不尽的玄妙之光。
  
      朦胧恍惚中杨三阳不知过去了多久,只觉得涛涛因果业力降临,无尽血红色、散发着恶臭的黑光卷起,向着自己侵袭而来,似乎要将其护体神光完全搅碎,化作灰灰。
  
      那猩红色的污秽恶臭难闻,拼了命的向杨三阳元神钻去,似乎要污浊其元神,堕落其七魄三魂。
  
      此时只见虚空中气机变换,杨三阳周身金光迸射,功德之光升起,源源不断的与那满天因果业力抵消。
  
      虚空中有神祗陨落,浩瀚的因果业力,有一半要算在杨三阳的头上,天地间无穷怨气汇聚,向着杨三阳侵袭而来。
  
      “麻烦大了!我的功德啊!那可是我好不容易攒的功德!”杨三阳有一种难受想哭的冲动,眼睛里露出一抹无奈,朦胧中睁开法眼抬起头,只见铺天盖地的因果业力形成了一朵朵红色的业火红莲,不断向自己飘落。
  
      浩浩荡荡,散发着恶臭之味的血海中升起道道神光,似乎要将杨三阳吞噬在血海之中。
  
      “诸神大劫才刚刚爆发,便已经这般模样,若持续个千百年,我纵使是有无穷功德,也禁不起这般消耗啊!”杨三阳看着覆压亿万里的战场,喊杀声冲霄而起,不断天崩地裂火光冲霄,伴随着道道凄厉的惨叫,一道道恐怖的神通道法流转,惊得其心神不断颤抖。
  
      “麻烦大了!魔祖啊魔祖,你简直是欺人太甚!你简直是欺人太甚啊!必须要将此次大劫平息,否则只怕我今日难以善了!诸神大劫之后,我必然因果业力缠身,死于天罚之下!”
  
      杨三阳苦苦思忖,就在此时,八卦炉内却又起风波。
  
      却说八卦炉内六丁六甲神火越烧越旺,越烧越猛,浩浩荡荡的无穷神威卷起,无形物质的神威反而成为了六丁六甲神火的养分,在灼烧了那神威之后,六丁六甲神火彻底占据整个八卦炉,将所有三味真火吞噬,凝结出一枚玄妙莫测的符篆,火焰威能刹那间暴涨了万倍不止。
  
      “嗡~”
  
      风神穿着在外的衣衫,只是闪烁出一抹神光,刹那间灰飞烟灭,然后只见涛涛神火继续向风神本体卷去。
  
      “滋啦~”
  
      青色褶皱的肌肤上渗透出一滴油脂,那一滴油脂蕴含着神明之力,刹那间化作滔滔不绝的伟力,被六丁六甲神火吸收,更是助长了六丁六甲神火的力量。
  
      时间匆匆,六丁六甲神火威能越来越盛,风神的防御越来越弱,眼见着即将把风神表面的肌肤彻底烧穿,真正灼烧其血肉精华,忽然只见虚空中罡风卷起,那神祗体内一股莫名之力涌动。
  
      “大胆!何人胆敢坏我神体,毁我本源!烧我真躯!”一道暴喝自风神身躯内传出,接着只见一道浩荡神威自虚空中卷起,那风神体内神威流淌,刹那间激活无尽威能。
  
      “唰!”风神的尸体猛然睁开眼,神光灼灼的盯着眼前涛涛火海:“大胆,何人胆敢亵渎神灵?”
  
      “你不是死了吗?怎么又活了过来?”杨三阳目瞪口呆,眼睛里露出一抹骇然,下一刻头皮发麻:“麻烦大了!”
  
      确实是麻烦大了!
  
      风神居然不知为何竟然复活了,麻烦如何不大?
  
      “哼,本尊乃神灵,岂是那么容易陨落的?纵使魔祖,也只是诛灭了我七魂二魄,我的本源命魂却活了下来!我本想着装死骗过魔祖,从而逃过大劫,可是谁知你这可恶的家伙竟然敢打本座身躯的主意!”风神活动一下身躯:“蝼蚁,还不速速给我死来!本来想息事宁人放你一条生路,可是你越来越过分,非要坏我身躯,既然如此,那我却不得不杀掉你了。”
  
      风神有些委屈,他招谁惹谁了?
  
      自己好端端的,魔祖非要过来杀自己?
  
      本想着魔祖卷起神魔大劫,自己趁机诈死,逃过一劫,免得卷入因果之中,可是谁知竟然被一只蝼蚁打破了算盘。
  
      “小子,你坏我算计,合该千刀万剐挫骨扬灰,还不速速给我死来!”风神猛然一掌伸出,虚空扭曲,浩荡先天神风卷起,欲要将那六丁六甲神火吹灭,将那八卦炉的盖子掀开。
  
      “特娘的,诸神……果然没有一个省油灯,居然这么狡诈,想要假死逃过劫数,我也是服了!你特么假死你不说一声,害得我落入险境!”杨三阳心中满是无语,运转神通,眼睛里露出一抹焦急:“怎么办?这可是一尊活着的先天神祗,我纵使有八卦炉,占据着主场优势,怕也抵不过人家的力量。”
  
      杨三阳眼睛里露出一抹凝重,周身气机不断震动,下一刻口中默诵道德经,圣人法相解脱出来,周身阴阳二气流转,瞧着火势狂飙的八卦炉,面无表情的伸出手,对着那八卦炉一拍:“哼哈!”
  
      一道玄妙之音透过八卦炉,响彻于风神的残魂上,只听得风神一声惨叫,栽倒在地。
  
      “风神,你若识相,便配合我炼制出定风丹,日后劫起,我亦可以助你重塑身躯,相助你脱劫而出。若是冥顽不灵,可休怪我下手不留情面!”法相声音冷冷清清,呼吸间有无穷法力翻滚,浩浩荡荡的向场中卷去。
  
      法相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法力!
  
      “我这哼哈二音,乃开天执符内的无上传承,倒也有些妙用,我如今不过是领悟一些皮毛,便已经镇压了风神!”法相眼中露出一抹满意之色。
  
      “我乃天地间至尊至贵的先天神祗,你这卑贱蝼蚁,也妄想叫我臣服?本源不灭,我即不死,除了魔祖的灭世大磨、弑神枪,神帝的打神鞭,诸天再无杀我之物,你纵使将我意识斩杀,千万年后我依旧会再度归来,你杀不死我!到那时我必然要和你清算!”风神一声惨叫,周身气机开始暴涨:“我乃天地间的神祗,岂能死在你这卑贱的蝼蚁手中?”
  
      “我的尸体,岂会成全了你这蝼蚁?老祖我宁愿自爆,也绝不会成全你!”
  
      风神在狂笑,在六丁六甲神火中仰天长笑,周身气机暴涨,体内一道璀璨神光迸射,仿佛形成了一个小太阳,浩荡无穷神威在其体内汇聚。
  
      “不好,他要自爆神祗本源,到那时本尊必然死无葬身之地!八卦炉绝对扛不住风神的自保,这回麻烦大了!”杨三阳本体时刻关注着场中情况,此时察觉到场中恐怖的气机后,顿时面色狂变,双目内露出一抹绝望:“死定了!这回一定是死定了!没有人能救得活我!”
  
      “该死的风神,好端端的你装什么死啊,简直是害人害己!”杨三阳破口大骂。
  
       ps:感谢昨天盟主“楚梦瑶的梦”大佬的打赏,真的不要打赏了,最近这几个月真的超忙……加不动了。emm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