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上执符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念动之间
    道义死在梧桐树下,许多事情都会随之暴露出来,梧桐树怕是瞒不住了!
  
      “这回我就不信你还不死!”杨三阳冷冷一笑,道义工于心计,他呢?
  
      他自忖也不是省油的灯,这一连串算记下来,道义若还不死,简直是没天理。
  
      先利用梧桐树叫道缘与道义生出二心,离间二人。然后再将道义趁机困在先天八卦大阵内,锁住梧桐树的本源,叫其不得借助梧桐树修炼。捆束其万年,将其活活的困死在里面,到最后大限将至之时,将其放出来。
  
      面对天劫,道义必定为了保命,打定风珠的主意。只要自己盯紧道缘,到那时道义逼不得已,只能暗中下黑手。自己在趁机利用定风珠算计,灾劫之下这厮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想到这里,杨三阳嘴角翘起,笑开了花:“美滋滋!叫你看不起我,这回非要叫你吃个大亏不可。”
  
      “你日后盯住道缘,千万不可给其钻空子的时间,事成后我可以让你在头上呆半个月”杨三阳面色热切的看着青鸟。
  
      “半个月?”青鸟眼睛眨了眨,伸出自家一根翅膀上最长的羽毛,仿佛手指一般比划:“一个月!”
  
      “成交!”杨三阳二话不说,立即点头应下。
  
      青鸟愣了愣神,自己是不是开出的条件太少了?
  
      不过,不等青鸟回神,杨三阳已经拿出袖子里的鱼钩,对着虚空一甩,下一刻两条肥硕的大鲤鱼自虚空中飞出,被其摄取在手中,然后拎着鲤鱼往回走。
  
      开膛破肚,这等血腥的活计,自然有龙须虎去做。
  
      杨三阳在大殿中架起石锅,点燃了干柴,借助山间溪水,清洗着食材。
  
      道缘可怜兮兮的坐在大殿角落里,娲愁眉苦脸的看了杨三阳一眼,然后却又不得不转过身去安慰她。
  
      大荒中不缺各种食材,杨三阳上万年的岁月中,别的没有炼出来,一手厨艺却已经炉火纯青。
  
      不多时,香气四溢,一道道香气冲霄而起,不远处安慰道缘的娲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时不时的转过头来盯着杨三阳的石锅。
  
      青鸟蹦蹦跳跳,围绕着石锅转了几圈,然后强忍着诱惑远去:“老娘可是吃素的,你把荤腥炖的这般香,害得我想要改变饮食风格,算怎么回事?你休想诱惑我。”
  
      青鸟扑腾着翅膀远去,龙须虎却舔着脸钻了进来,趴在石锅边缘处,露出一抹好奇:“想不到,食材竟然还可以这般烹制。”
  
      鱼肉做好,娲第一时间抛弃道缘,跑过来拿起叉子,叉起了石锅内的鲤鱼,迫不及待的塞入口中:“唔……真香……好吃……”
  
      伏羲与冥河也不甘落后,纷纷加入了吃肉大军,一边龙须虎可怜巴巴的看着,伏羲拿起一块鱼肉抛给他,可惜还不够他塞牙缝的。
  
      杨三阳叉起一块鱼肉,端着陶瓷碗来到了道缘身前:“师姐,吃点东西吧!”
  
      “没有胃口!”道缘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唉,我对不住师弟你。”
  
      “我倒是无所谓,只是担心师姐你的身子!”杨三阳瞧着瘦得皮包骨头的道缘,一副黑得煤炭般的肌肤,比自己还像猴子。
  
      “师姐可以在这万年内调养元气,待到大限将至之时,在利用定风珠度过风劫,借助灾劫之力重塑根基!”杨三阳笑了笑:“所有的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不是吗?不管过程如何坎坷曲折,只要结局是好的,足矣!”
  
      道缘闻言默然,伸手端起了鱼汤,一颗泪珠落在了鱼汤中。
  
      “这世上只有道缘对不住道果,却绝无道果对不住道缘的道理!若无师姐,祖师绝不会带我回到山中。也是师姐领着我去祖师讲堂,祖师宠爱师姐,方才允许我在讲堂中听道。也是因为到了灵台方寸山,白泽见我有求道希望,再加上当年我与其打了一个赌,白泽素来识天数,知过去未来,才给了我学会神语,助我登天的机会!”杨三阳面色温和的看着道缘。
  
      “祖师许你听道,看在太一尊神的面子上,可不是我的功劳!”道缘摇了摇头。
  
      “非也,太一没那么大面子!祖师与太一都是顶尖神灵,别的事情或许会给太一几分面子,但这件事……”杨三阳摇了摇头,就算是你和校长关系再好,校长能让你家的猴子来学校上课?
  
      若非道缘领着他,他是没有听道资格的!祖师更多的是看在道缘面子上,乃至于顺水推舟,卖太一个人情而已。
  
      更何况,当初自己踏出部落,开卦之时机缘便应在了道缘的身上。事在人为,若非道缘喜欢自己,将自己带回山中,祖师怕是不会理会自己。
  
      自己有希望入灵台方寸山,太一方才在离去之时做了个顺水人情,求祖师关照一番。
  
      这般因果顺序,不可混淆。
  
      道缘是自己命运的转折点,这等恩情,不论如何回报都不为过!只要自己活在世间一日,这便是偿还不完的恩情。
  
      道缘闻言抬起头看了杨三阳一眼,略带昏黄的眸子里闪烁着可怜巴巴的味道,过了一会才道:“唉,我坏了你的机缘,大椿树枝桠交给了四师兄……”
  
      “都是小事而已!不值一提!”杨三阳摇摇头,打断道缘的话。
  
      道缘没有说话,只是低下头看着鱼汤,过了一会才道:“你觉得欠我很多,但我却不觉得你欠我什么,那些都是我顺手而为之的小事情,凭着性子瞎胡闹。反倒是我觉得亏欠你良多,大椿树枝桠也好,定风丹、梧桐树也罢,都叫我偿还不起。”
  
      “别计较这些,咱们之间不兴这个,我为你做事是天经地义,这就是命运!”杨三阳笑着道:“吃完炖鱼汤,你便留在我的山中修炼,回复一番根基,准备度风灾的事情。”
  
      道缘很用力的点点头,然后面色诚挚道:“小猴,谢谢你了!”
  
      猴?
  
      杨三阳闻言脸色一垮,抬起头看向大殿天花板,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吃完鱼汤,道缘走了,去偏殿中闭关修炼。杨三阳看着道缘远去的背影,不由得叹息一声:“我只希望,你日后知晓事情真相,不会怨我、恼我才好。”
  
      “你太过于意气用事,将那道义养着多好,你既然修成圣人法身,岂会在将道义放在眼中?对方不过是一只随时都可碾死的蝼蚁罢了!你将他养着,关键时刻发挥的作用,绝对超有所值,甚至于关键时刻可以替你应劫!”月神的声音响起,话语里满是说教的味道。
  
      “祖师说道义背后有幕后推手,居然可以与祖师掰腕子,我倒是想要看看这厮的跟脚!这次风灾,便是一次机会!”杨三阳低垂眼眉:“我说仙子,你何时恢复真身?”
  
      “哪里有那般容易,本宫与太一不一样,太一是涅槃,我是涅槃后修持了一道玄妙法门,和你说了你也不懂!”月神说了一句,便没失去了声音。
  
      杨三阳闻言略作沉默,然后叹息一声,缓缓的站起身,一双眼睛看向远方:“大荒啊!从来都是弱肉强食,这一点我比谁都清楚!我之所以能够安稳的在山中修炼,那是因为有祖师庇佑。”
  
      “按理说太极图再有个两三千年便可衍生而出,到那时我的实力便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可是为何我总觉得八卦推算有些错误,太极图的祭炼并没有那么简单!”杨三阳背负双手,眼睛里露出一抹神光,沉思了好一会后,才再次拿起盆栽,开始在宫阙中摆弄花草。
  
      他如今修无可修,太极图一日不成,他便不能跨越下一个境界。而太极图孕育的速度,又不是他能决定的。
  
      “反倒是阿弥陀法相,这些年进步斐然,在大荒的加持下,越加妙妙莫测,三千世界已经开始孕育显化,有了那么一丝丝气候!”杨三阳手中剪刀小心翼翼的将花叶修剪好,他如今闲着没事,开始琢磨如何增强信仰、如何阴谋诡计算计人。
  
      “难得空闲下来!”杨三阳露出一抹思索:“我如今实力,还是有些不够,神通参研的不够深邃。”
  
      杨三阳暗自思忖:“天仙我或许可以斗一斗,甚至于战而胜之,未必没有希望。但是金仙,已经凝聚了法则本源,却非寻常。”
  
      他现在有些尴尬,大罗神仙圣人法相都能一掌将其拍死,但是用圣人法相去轰杀金仙,未免太过于浪费。
  
      但偏偏他本体打不过金仙!
  
      “神通我倒想参研,可是我参谋千万年,却不及法相推演一年,弄得我有心无力!”杨三阳放下手中剪刀:“闲着没事,只能和道义这厮玩玩了。”
  
      人忽然空闲下来,反倒是觉得无聊。
  
      杨三阳心中念动,干脆放下手头工作,向着后山走去。
  
      道缘山峰
  
      八卦大阵内
  
      此时道义面色惨白的站在梧桐树下,失魂落魄道:“不可能的!这是不可能的!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