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上执符 > 第两百三十四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想不到匆匆一万八千载就这般过去了”杨三阳双目内露出一抹感慨,当时间只是一个数字,人也就会对时间失去了概念。
  
      杨三阳解下一直束缚在脑后的绳结,眼睛里露出一抹感慨,时光绳结越加晶莹剔透,变得越加深邃,似乎蕴含着一道时光长河。
  
      脑后的发丝被玉冠、月经轮束缚住,时光绳结也只是一个摆设,想了想杨三阳将时光绳结缩小,捆束在了手腕上,形成了一件挂饰。
  
      伴随着岁月的流逝,时光绳结的威能,只会越来越强,日后逆转时空,重归万古,也未必不可能。
  
      涉及到时光的宝物,可是比先天灵宝还要稀少,尤其是这种成长型的先天灵宝,具有无穷潜力,大荒岁月匆匆沧海桑田,时光绳结的未来难以想象。
  
      身前的莲花池内开满了莲花,有金黄色的鲤鱼在池水中优哉游哉的玩耍,青鸟百无聊赖的落在莲花上,琢着莲花上的莲子。
  
      满池荷花,粉红交杂,看起来颇为赏心悦目。
  
      大殿中有花草盛开,生机灼灼,都是经过精心修剪,再加上潺潺流水,显得格外清新。
  
      “冥河与伏羲呢?”杨三阳回过神来道。
  
      “都在闭关呢,冥河师兄在修持第二种法相,我哥在参悟八卦,说是觉得先天八卦与大千世界有些不协,一万多年不见人影了!”娲撅着小嘴。
  
      杨三阳笑了笑,每个人都在努力修行,忽然间心中一动,丹炉内的气机一阵变换,杨三阳轻轻一笑:“成了!”
  
      辟火丹早就在很久之前炼成了,只是杨三阳一直没有时间查看,沉浸在圣境感悟之中,倒是忘记了辟火珠这茬。
  
      背负双手,缓缓走出大殿,杨三阳下意识抬起头看向太阳星,那被充斥了满满黑色粒子的太阳星,不由得愣了愣神:“又是一个寒垩纪?”
  
      天空中飘落人头大小的雪花,地上已经沾染了厚厚的白雪,庭院内有花草翠绿如新。
  
      “你逆改天时,看来生命之道有了火候,已经入了门路!”看着在风雪中依旧生机勃勃的景色,杨三阳不由得笑了笑。
  
      “全赖师兄赐下的灵物”娲笑眯眯的道。
  
      杨三阳缓步踩在白雪上,留下了道道深可没入膝盖的脚印,一时间双目出神,不知是否想起了什么。
  
      杨三阳站外庭院许久,然后才来到道缘门外,感受着道缘逐渐苏醒的气机,过了一会才道:“还有一点时间才能苏醒,我去看看那老熟人。”
  
      一步迈出,虚空仿佛水波般荡漾起层层涟漪,杨三阳直接消失在风雪中,再出现时已经到了梧桐树下。
  
      梧桐树下
  
      辔头散发,浑身散发着恶臭味的道义失魂落魄的坐在那里,一言不发似乎像是一尊雕塑,又或者是像一具死尸。
  
      道义的身上的尘埃已经化作了岩石,他就像是一尊雕塑,石头做的雕塑,立在那里,凝固的面孔上满是恨意。
  
      “呵呵,一万年过得如何?等死的滋味怎么样?”杨三阳站在石像背后,声音里满是嘲弄。
  
      “呵呵!”石像内传来一道冷笑:“道果,你必然不得好死!你越想得到道缘,我便越不会叫你得逞。”
  
      杨三阳闻言不置可否,仔细的扫视了一眼道义,一万八千年对方虽然恢复了一些元气,但也就仅仅只是一些罢了,距离度过三灾尚且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我也懒得和死人置气,你知道我不会杀了你的,你也不必激怒我。”
  
      “不杀了我,你早晚要后悔”道义冷冷一笑。
  
      “我等着你叫我后悔的时候!”杨三阳笑了笑,身形模糊,消失在大阵内。
  
      道缘门外
  
      杨三阳与娲清扫着积雪,忽然只听屋子内传来一道‘吱呀’声响,惹得二人齐齐望去,只见屋门打开,道缘缓缓的自屋子内走出来。
  
      “师姐!”杨三阳露出一排大白牙。
  
      瞧着杨三阳这幅谄媚的样子,娲鼻子皱了皱,露出一抹不满,低下头跟着道了一声:“师姐。”
  
      “想不到,这一闭关竟然入了定境,不知不觉间过去了一万八千年,也不知道义师兄如何了!”道缘眼睛里露出一抹担忧,对着杨三阳笑了笑:“一万多年不见,师弟气色很好,精气神圆满,想来日子过得快活得很。”
  
      杨三阳周身毛发犹若是玉石,没有定风丹吞噬精血,他自然恢复了仙肌玉骨。
  
      “道义借助梧桐树修炼,岂能差的了?师姐还是多关心一下自己吧!一万八千年修炼,你的底子依旧没有补上,距离渡劫的水平还差了不少。”杨三阳摇摇头。
  
      “我死了倒是不要紧,关键是道义师兄,他身上肩负着种族重任,关乎着石人族的未来,不能出现半点意外!”道缘闻言笑了笑,然后快步走出庭院:“我去看看道义师兄,你们要不要来?”
  
      “当然!”杨三阳连连点头,快步跟了上去。
  
      “哼!”瞧着二人背影,娲手中扫把狠狠扬起,顿时飞雪满天:“在师姐面前真是殷勤得很,一点气概都不见了。”
  
      “道义不知梧桐树是你的,你跟着来会不会……?”走到半路,道缘似乎想起了什么般,停下脚步看向杨三阳。
  
      杨三阳闻言一愣,心中念头飞速转动,暗道:“这却是一个破绽!我竟然疏忽了这个破绽。最近有些得意忘形了。”
  
      “无妨,他既然已经发下誓言,叫他知道也无妨!”杨三阳不动声色道。
  
      “好吧!”道缘点点头,也没有多问。
  
      二人一路闲聊,来到八卦阵前。
  
      “你说,万载不来看他,师兄会不会恼我?”道缘问了一句。
  
      杨三阳没有回答,心中暗自道:“恼火你怕是不会,但却恨不能生死活剥了我。”
  
      “哎,师兄吞噬先天梧桐树精气一万八千载,也不知有没有恢复精气神!应该恢复底蕴了吧?那可是先天灵根。”
  
      “应该没问题吧!”
  
      道缘一路上自顾自的不断嘀咕,声音里满是忐忑。
  
      杨三阳不做言语,心中却嗤笑,暗自道:“你怕是猜错了!”
  
      “稍后若是那道义不识趣,直接在道缘面前指责我,我便给他一个好看!”杨三阳有无数的话等着道义,这次非要将其逼迫走上绝路不可。
  
      穿过云雾,二人进入大阵,第一眼便看到了梧桐树下的雕像。
  
      “那是……师兄!!!”瞧着气机衰败的石雕,道缘忍不住身躯哆嗦,顿时一阵天旋地转,身躯不由得一阵酥软,踉跄着脚步向那石雕冲去。
  
      “怎么会这样?他怎么化作石雕?气机衰败依旧没有好转的迹象,他不是借助梧桐树修炼了吗?怎么会这般样子?”杨三阳面色讶然,眼睛里满是吃惊。
  
      “师兄!你这么这幅样子?为什么会这样?为何你的伤势没有好转?”道缘已经泪如雨下,哭成了泪人。
  
      “唉,造化弄人啊!”石雕裂开,道义面色阴沉的自石雕内走出,瞧着眼前的道缘,眼睛里满是感慨:“为兄还以为这辈子都看不到你了呢。”
  
      道义扫过杨三阳,眼睛不见怒火,有的只是感慨。
  
      “师兄,为什么会这样?”道缘眸子里满是不解。
  
      “从你走出大阵后,我欲要借助梧桐树修炼,谁知梧桐树精气神锁死,我根本就借不到半点!本想出去找你,可是却又被那灰蒙蒙的雾气困住。为兄以为你很快就回来,谁知这一去便是万载……”道义的声音里满是苦涩。
  
      “借不得梧桐精气,为何会这样?为何会这样?”后面的话是对杨三阳说的,一双眼睛看向了杨三阳。
  
      杨三阳此时面色一变,快步走到梧桐树前,仔细观摩了一番,然后方才面色一变,转身回到道义身前:“师姐不知,那梧桐树竟然与灵台方寸山地脉勾连,先天元气混凝,所以借不出半点。”
  
      道缘闻言顿时面色苍白,之前喜色全然消失,惊惶的看向道义:“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如此来说,师兄岂不是空度万载时光?未来劫数降临,该如何是好?”
  
      说着话,略带责怪的看向杨三阳:“师弟,这都是你的不是,之前你怎么不好生检查一番。”
  
      “师姐冤枉我了,我哪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之前他还能借先天元气的!”杨三阳眼睛里满是委屈。
  
      “好了师妹,莫要怪道果师弟了,想来道果也不是故意的,是不是呀?”道义安慰了一声道缘,然后古井无波的眸子看向杨三阳,不知为何竟然叫其没有来的心中一突:“不对劲啊,道义这厮竟然没有和我翻脸,反而为我说尽好话?”
  
      “这厮憋着什么坏水?”杨三阳心中暗自揣摩,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的应了一句:“这回你倒是说了句公道话。”
  
      “怎么办啊?师兄没有恢复元气,怎么办啊?”道缘黑瘪的身躯内,冷汗不断流淌而出。
  
      “师妹莫要着急,为兄命数如此,咱们还是先离开这个鬼地方吧!”道义笑着道,脸上不见丝毫恼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