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上执符 > 第两百九十三章 杀劫之定风丹
不周山下,血战惊天动地!
  
  杨三阳与后土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大眼瞪小眼,俱都是默然不语。
  
  “尊神是哪一阵营的?”杨三阳面带好奇的问了一声。
  
  “我?我的任务是镇守不周山,算神帝阵营的吧!”后土眼中露出一抹沉思。
  
  算是?
  
  杨三阳眉头皱了皱,抬起头来看向远方战场,此时神族大军与龙凤麒麟、太古十凶的大军赶来,场中已经血流成河。
  
  不周山内
  
  隐居的洞天世界
  
  四把宝剑静静的插在青石上,伴随着亿万众生大战,鲜血渗透泥土,只见四把宝剑共振,散发出一道道玄妙神光,道道虹光不断围绕宝剑转动,那无尽血液精华、杀机纷纷向四把宝剑灌注而去,尽数为四把宝剑吞噬。
  
  神祗的精华、寻常生灵的精华,俱都是纷纷被那四把法剑牵引,成为了宝剑的养料。
  
  本来神光黯淡的宝剑,此时又一次重新恢复了精气神,露出了一抹锋芒,在不周山中不断呼啸。
  
  大劫来临,杨三阳觉得自己脑子有些不好用,一片浆糊,不知道想些什么。
  
  他好像记得自己当初忘记了什么东西,现在又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当时神魔大劫忽然爆发,龙须虎骇然失色,宝剑落在地上都被其忘记于脑后了。
  
  也不知经过亿万众生血液的滋润,那宝剑会进化到何种程度。
  
  后土看着杨三阳,觉得这小子有些邪门,天知道为何大劫居然与他有关!
  
  但,她不认为杨三阳能在大劫中活下来!杨三阳修为太低,大劫稍有波及,便是化作灰灰的下场。
  
  神魔战场太大,大到杨三阳一眼都看不到边际。
  
  “你打算接下来怎么办?”后土看着他。
  
  “尊神能不能将我送出不周山地界?”杨三阳一脸热切的看着后土。
  
  后土闻言摇了摇头:“我虽然有这个能力,但你如今身上因果业力太重,我可不敢与你有所牵扯。”
  
  杨三阳苦笑:“那我就只能在这里等了!等大劫结束,然后在想办法逃出去。”
  
  后土看了杨三阳一眼:“祝你好运!”
  
  话语落下,人已经消失不见!
  
  “说走就走,真的是……”杨三阳眼睛里满是无语。
  
  此时杨三阳看着不周山战场,伴随神族大军与魔族大军汇聚,此时场中一片殷红,粘稠的血液化作江河,不断在山中流淌。
  
  有神祗陨落,血液遍洒长空,不知被那个妖兽吞没,尽数成全了那个妖兽。那妖兽获得大法力大神通,周身气机滚滚直接证道。
  
  有草木精灵得了神祗血液,瞬间化形而出,立即修得神通妙术。
  
  这是劫数,也是造化!
  
  神祗的血液反哺大千世界无数众生,此时大千世界中无数众生纷纷在大劫中应劫,亦或者是得了机缘造化,开始蜕变。
  
  “咦~”
  
  杨三阳忽然心头一动,猛然抬起头看向战场,下一刻瞳孔急剧收缩:“特娘的,该死的麒麟族,竟然将老祖我的辟火珠与定风丹给带到战场上去了!”
  
  杨三阳心脏狂跳,有一种哔了狗的感觉!
  
  那定风珠就在战场,是要拿回来,还是任凭其在战场中沉浮?
  
  杨三阳心中有些左右为难,眼睛里露出一抹凝重:“麒麟族的家伙没脑子吗?定风丹这般宝物,不留在族中做传承之用,怎么还偏偏带上了战场?”
  
  杨三阳的声音里满是怒火,抬起头看向远方苍穹:“我呸,一群麒麟猪!我呸!”
  
  杨三阳双眼扫视战场,眼巴巴的感应着定风丹的方向,但是却迟迟不敢踏出山洞。
  
  “不对!不对!”忽然间杨三阳悚然一惊,瞳孔急剧收缩:“道缘怎么会出现在战场中?”
  
  他在感应定风丹的时候,居然感应到了道缘的气息!
  
  要不要出去?
  
  杨三阳眼中露出一抹沉思,随即摇摇头,眼中一道白光闪烁:“就算我出去,也无法改变结局,只能将自己搭进去。道缘投靠凤凰族、道义背后是麒麟族,二人身后必然有麒麟族高手守护,不会有什么大危险。反倒是我,若贸然出去,必然遭遇劫数。”
  
  杨三阳很冷静,自从修炼了太上章后,他觉得自己冷静的有些不像自己。
  
  战场之中
  
  道缘与道义气喘吁吁的斩杀了身前的一位神族修士,身躯瘫软在战场的泥泞之中,眼睛里满是杀机。
  
  在二人周身,一尊尊麒麟族高手守护,不断与神族大军血战厮杀。
  
  “师兄,你怎么样了?”道缘一双眼睛看向道义。
  
  道义摇摇头,他是麒麟族的少主,身边自然不缺高手护持。
  
  一尊玉麒麟尸体坠落而出,溅起了道道血液,喷溅了二人一脸。
  
  “可恶!”瞧见麒麟族高手陨落,道义恨得咬牙切齿。
  
  道缘正要说些什么,忽然间目光一滞,看向了那玉麒麟的尸体,两颗金光四溢的珠子缓缓自那玉麒麟的鳞片中滑落,漂浮在血浆上。
  
  道义骂了一声,似乎察觉到了道缘的不对劲,循着道缘的目光看去,也同样看到了那两颗定风丹与辟火珠。
  
  刹那间,道义大脑一片空白,随即心中念头转动,面色诧异:“定风丹与辟火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一边说着,便要向那两颗珠子拿去。
  
  道缘手掌一伸,两颗宝珠飞起,落在了其手中,叫道义的身躯僵硬在了哪里。
  
  “师兄,那件事果然是你做的,当初三长老失踪,忽然间不见了,我心中便有所怀疑!”道缘瞧着手中两颗宝珠,眼睛里露出一抹淡淡的失落。
  
  “师妹,你听我解释,这件事我是真不知道!肯定是三长老盗了宝珠,想要取悦我父王,获得麒麟族的庇佑!我当时可是在你面前发过誓的,我总不能拿着自己小命开玩笑!”道义的声音里满是急切。
  
  道缘闻言点点头,算是认同了道义的说法,那大道誓言便是最好的凭证。
  
  “既然找到,便将定风丹还回去,我已经亏欠师弟太多,不想欠她什么!”道缘欲要将定风丹与辟火珠放入怀中。
  
  “师妹且慢!”道义拦住了道缘动作:“神魔大劫当前,一颗定风丹与一颗辟火丹,可以助多少人度过劫数?相助多少百灵族与麒麟族高手崛起?在这杀劫中,每一分力量都显得格外宝贵。定风丹与辟火珠对我等部族来说,乃是了不得的至宝,但对道果来说,只是挂在墙上的两颗珠子,简直是明珠暗投。”
  
  “师妹,你将定风丹与辟火珠交给我,在这杀劫中我麒麟族不知多少族人会因此而存活。待到杀劫完毕,我在亲自将定风丹与辟火珠交还给道果师弟,如何?”道义面色恳切的看着道缘,指着战场上奋不顾身的麒麟族强者:“师妹,我麒麟族无数儿郎为了保护你百灵族而殒命,我麒麟族毫无怨言。如今这定风丹与辟火珠可以叫那些战死的儿郎幸免于难,师妹……莫非铁石心肠不成?难道这么多拼死不顾,护持你的麒麟族儿郎,打不动师妹的那颗铁石心肠?”
  
  道缘闻言沉默,瞧着不远处拼杀的大战,无数麒麟族不断前仆后继的护持着百灵族修士,面皮抽搐,攥紧了定风丹的手掌缓缓松开:“师兄答应我,定风丹与辟火珠用完,便要还给道果师弟。这是我们欠他的!”
  
  道义接过定风丹,转身交给了麒麟族修士:“速速将宝珠送回去,相助族中儿郎渡劫。”
  
  然后面色郑重的看着道缘:“师妹,你还不相信我的为人吗?”
  
  道缘闻言慢慢低下头,眼中露出一抹黯然,抬起头看向远方虚空,不由得悠悠一阵叹息。
  
  整个百灵族皆受到了麒麟族的庇佑,她又能说什么?
  
  难道眼睁睁的看着那群麒麟族儿郎奋不顾身的死在自己面前?
  
  道缘二话不说,转身向战场杀去。
  
  至于二人为何要出现在战场?
  
  一个是麒麟族少主,一个是百灵族的公主,没得选择!
  
  若是寻常族人,或许在山中避难,但是他们没得选择!
  
  种族赋予了他们气数,也同样赋予了他们责任。
  
  远方
  
  星空坍塌,无数强者汇聚,杀机不断在天地间凝滞。
  
  杨三阳的眼睛里流露出一抹凝重,看向远方苍穹,整个人默然不语。
  
  战场紊乱,他感受到了道缘与道义的气机,他虽然心中焦急,但却不敢踏出山洞一步。
  
  他如今业力缠身,若是靠近道缘,只怕对方死得更快!
  
  他就是大劫的导火索,一旦插手进入战场,那可就真的是十死无生。
  
  “只希望麒麟族能给点力,道义能够将道缘护持住,否则……”杨三阳闭上眼睛,他自己都自身难保了,又怎么会顾忌的上别人?
  
  灵台方寸山中
  
  白泽背负双手,看向不周山方向,眼皮不断抖动:“好惨烈的大战,幸亏老祖我机灵,否则只怕事情麻烦大了。这般大劫数,谁敢贸然搀和进去,便是十死无生,老祖我才没那么傻呢。最后一劫,也不知那小子谋划成了没有!”
  
  ps:感谢“pinghuwu”同学的三次万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