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上执符 > 第四百一十一章 天庭立

  三祖在笑,十大凶兽在看热闹,此时昆仑山热闹非凡,一双双眼睛看向立在山巅的太一,俱都是眼中闪烁出一抹怪异之色,露出了看好戏的表情。
  太一此时表情怪异,双目内流露出一抹懊恼,转身对着十大凶兽道:“魔祖被封印于不周山,乃是神帝临死之前,点燃本源发出的攻击,更有后土全力加持,尔等想要等魔祖破封而出,只怕是没那个时间了。三族分割大荒,诸神溃败,三祖大势已成。要不了多久,三祖便会将黑手对准你等,到时候我诸神便是尔等前车之鉴。”
  太一目光灼灼:“不如尔等此时助我一臂之力,奉我为天帝、妖族之主,我若能成就大事,必然将魔祖自不周山内放出来,如何?”
  “太一,你休要花言巧语,咱们可都不是傻子,怎么任凭你空手套白狼?”混沌不紧不慢的抚摸着身上毛发:“三族面和心不和,如今已经心生龌龊,哪里还有时间管的上我等?怎么还有时间与我等清算?若非你诸神不断捣乱,三族早就已经开始勾心斗角了。你还是先度过眼前劫数再说日后!”
  “鼠目寸光”太一面色难看的骂了一句。
  “太一,你一个光杆,手下并无任何势力,已经无力回天。你若肯臣服我三族,交出先天至宝,我等或许考虑放你一条生路。若敢冥顽不灵……”凤祖盯着太一手中的混沌钟,双目内露出一抹贪婪。
  “哈哈哈,谁说太一尊神麾下并无一人?”凤祖话音刚落,便听远方虚空传来一道趾高气昂的话语,白泽迈着老爷步,背负双手似乎阅兵一般,自远方走了出来。
  “白泽!!!”瞧着走出来的白泽,祖龙心中咯噔一声,不知为何,心中竟然卷起一股不妙的预感:“白泽,你知天数顺逆,通晓古今未来,应该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当然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白泽不以为然的道。然后转身看向了满面惊喜的太一:
  “拜见太一陛下,我白泽愿意在大王麾下听后差遣,为大王出谋划策!”
  “先生速速请起,先生看得起太一,太一必然不负先生所托,愿遵先生为军师,为我妖族军师!日后常伴本王左右,随我一道为妖族崛起出力!”太一见到白泽投靠,顿时大喜过望,连忙上前将白泽扶起来,眼中露出一抹激动。
  白泽鞠躬拜了拜,算是行了投名状,君臣之礼已成,冥冥中一点玄妙气数向着太一汇聚,虚无中有风卷起,晴朗的天空浸染了点点彩色。
  “果然是有些运道,可惜单凭一个白泽,不足以补全你的底蕴,不足以令天道回响!”祖龙摇了摇头,眼中满是惋惜:“白泽,你也是个聪明人,想不到竟然主动卷入是非之中,日后若是死在我的手中,可莫要怪我没提醒你。”
  白泽不语,太一正要开口说话,忽然只见远方神光流转,一道嘹亮的话语震动虚空,滔天战意自虚无中笼罩而来:“哈哈哈,谁说太一陛下麾下无人?我战神愿臣服于太一大王麾下,愿意加入妖族。”
  “我騊駼愿意归入天庭,臣服于太一大王麾下,为天庭建功立业,添砖加瓦!”騊駼自虚无中来,紧随战神身后。
  “我雷神愿加入天宫,尊奉太一为新天帝!”雷神也自虚无中赶来。
  “我雨神愿意归入天宫,遵从大王吩咐!”
  “我电神……”
  “我青丘之神……”
  一道道神光在虚空中迅速堆积,还不待诸位大能回过神来,场中已经足足汇聚了两千神祗,对着太一齐齐鞠躬一礼:“我等拜见天帝!”
  “这……”三祖此时此次变了颜色。
  一边的太古十凶亦是面色谨慎,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
  谁也不曾想到,太一建立天宫,竟然惹得两千神祗投靠。眼下才刚刚建立,便已经有两千神祗主动投诚,若日后时间长久一些,岂非天下神祗皆要汇入天宫,太一便是神族的新任神帝?
  各路围观的大能变了颜色,时空深处的两位无上存在,此时面色铁青的看着场中,惊得站起了神。
  两千诸神投靠,所有谋划尽数被人摘了桃子,你叫时间之神与空间之神如何甘心?
  虚空中彩光流转,一股浩瀚威压在法则之海沉浮,无穷的威能在天地间蔓延。
  两千诸神,两千金仙,足以令天道引发感应。
  虚空中气机流淌,法则之海内一道彩光射出,虚空中一分为二。其一落在了不周山脉,转瞬不知所踪,还有两道没入了太一手中。下一刻只见太一周身气机流转,身上衣袍变换,竟然化作了帝王冕旒服饰。周身大放光芒,体态威严无可比拟。
  太一瞧着手中之物,却是一方晶莹剔透的印玺,其上威严流转不定,有帝王威仪流转不定。
  其上雕刻着先天鸟篆:‘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大字。
  太一双眼内流淌着一抹神光,抬起头看向远方苍穹,浩瀚的法则之海内有莫名气机流淌,虚无中一道业位在缓缓诞生。
  妖帝业位!
  得之可以统摄大荒众生。
  霎时间,冥冥中一股力量划过虚空,只见三族气数一阵哀鸣,然后就见虚无中气机爆射,三族气数被硬生生的剥夺了三分之一,向着妖族汇聚而来。
  “混沌珠,给我镇压!”关键时刻,祖龙祭出了混沌珠,双目内露出一抹杀机、癫狂:“没有人能夺取我龙族气数!没有人能做到!”
  混沌珠镇压而下,说来也奇怪,本来正在迁移的气数,竟然被混沌珠硬生生的镇压了下去。
  这就是先天至宝,这就是神禁的力量!就算天地意志,也能违逆!
  “镇压气数,才是先天至宝的真正用途。凡大千众生,气数不尽,便不会身死道消,气数才是一个人的根本”杨三阳眼中一道金线流转而过,不断观摩着三族气数变迁。
  凤祖变色变换,周身气机暴涨,想要化作真身,镇压流动的气数,却迟迟没有任何效果。任凭你神通通天彻地,只要修为不曾到达圣人之上的境界,你就不得不重视气数的妙用!
  麒麟王面色阴沉不定,袖子里一只手掌握着一只宝镜,手背青筋暴起,瞧着那不断分割流逝的气数,终究是将那股冲动强行忍了下来。
  妖族立!大势已成!
  “呵呵,好个妖族!好个诸神!好个太一!这件事咱们没完!倒要看你妖族厉害,还是我三族更甚一筹!”祖龙强行定住流淌的气数,双目内露出一抹凝重,盯着苍天加冕的太一,眼中杀机暴涨。
  “呵呵,我妖族战天斗地,不惧怕任何劫难。三族若想与我妖族为难,我等接着就是了!”太一俯视着祖龙。
  眼见着讨不到便宜,祖龙猛然大袖一甩,然后转身离去,不见了踪迹。
  “呵呵,管你什么妖族?面对我三族俱都只是土鸡瓦狗而已,不堪一击!”麒麟王咬牙切齿:“不出十年,三族必然前来讨教妖族高招。你妖族胆敢另立旗帜,插手大荒争端,却不知手上功夫有没有那么硬。”
  两千诸神,三祖不论如何都斗不过,只能回去后暗中图谋,汇聚三族大军,以三族汇聚的天道大势压制对方。
  “天下四分,天道意志四分,日后大荒并非三族独大,却是有意思了!”杨三阳扫了远处昆仑山一眼,对着伏羲道:“咱们走吧。”
  “老祖怎么办?他还没有回来?”伏羲眼中露出一抹愕然。
  “他还有自己的使命,咱们先走,莫要管他!诸神的时代终究已经过去,虽然重新顺应天道建立天庭,但这个纪元已经被三族占据先机,难有作为,终究是要退出主角的位置,避开三族锋芒!”杨三阳眼中露出一抹凝重,牵着伏羲的手,消失在了昆仑山脉。
  北冥
  龟丞相周身绿气流转,双目内流露着一抹神光:“呵呵,鲲鹏不在家?当真是天助我也。鲲鹏啊鲲鹏,还要多谢你了,若非是你,我又怎么会有借口抽身而出,避开三族大劫?那可是真正的量劫,龙族身为量劫主角,我若胡乱搀和进去,早晚要成为灰灰的下场。强横如神帝魔祖,面对着天地量劫,不也是要惨遭镇压,遭受不祥之力的侵袭?量劫中的黑手太多,老祖我还是早早避开的好。我已经证就大罗,寿命无疆,又何必去趟那遭浑水?纵使是龙族取胜,好处也轮不到我,我又何必去做哪些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呢?”
  口中念念有词,龟丞相自我安慰,话语里范酸,他也只能这般安慰自己。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下一刻只见龟丞相刹那间化作巨大本体,竟然是一只覆压方圆十万里的巨龟。。
  那巨龟周身混沌之气流淌,黑锅亦随之化作十万里大小。
  伴随着老龟落入水中,刹那间北冥沸腾,不知多少妖兽惊叫着冲霄而起,作鸟兽散,向着四面八方奔逃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