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上执符 > 第四百一十六章 太一熔混沌
    太古十凶与龙凤麒麟三祖不同,三祖俱都是大罗真神,心怀野心之辈,一直想着摆脱魔祖控制,甚至于颠覆魔祖统治,取而代之。
  
      事实证明,三祖做到了!
  
      他确实是做到了!
  
      魔祖与神帝拼了个两败俱伤,最终便宜了三族。
  
      而太古十凶不同,乃是魔祖真真正正的拥簇,真真正正的太古凶兽。当年凶兽被诸神围剿,魔祖自诸神的手中救下太古十凶,率领魔族崛起,可以说太古十凶当真是地地道道的魔兽,而龙凤麒麟三祖,却可以归类于灵长类的先天生灵,介乎于先天神灵与先天凶兽之间。
  
      太一没有被利益冲昏头脑,而是能冷静分析其中的利弊,对于杨三阳来说,确实是值得为对方欣慰。
  
      “尊神所虑确实值得思量,太古十凶对魔祖忠心耿耿死心塌地,而且战力奇高无比,一旦纳入天宫,若是被其夺了权柄,日后魔祖一旦脱困而出,所有的事情都将变得不可预测!”杨三阳笑看着太一:“不过,身为帝王,天下妖族的共主,就要有共主的容人之量。”
  
      “陛下当初立下妖族,天下万族、太古十凶俱都被天道归入了妖族统辖属类之内!若将太古十凶完全排除在外,岂不是显得陛下没有肚量、胆魄?不如择其一二,纳入麾下管辖之内,既可以分担来自于三族的压力,也可以不用担心对方篡夺权柄!”杨三阳抬起头看向远方北冥,双目内流露出一抹凝重:“现在龟丞相坏了鲲鹏证道大罗的机缘,与龙族结下死仇,双方已经不死不休。若能将其纳入天宫,倒也是一举两得之事。一者可以显露陛下度量,二者天宫再填战力。”
  
      “鲲鹏素来桀骜,怕是不允!”太一沉思许久,双眼内露出一抹迟疑。
  
      “天宫气数已成,鲲鹏如今已经距离证道大罗,只差一线,缺少的只有气数。现如今天下气数皆已经被三族、天宫瓜分,鲲鹏想要汇聚足够气数突破大罗,除非是有惊天动地的机缘,否则根本就不可能,除非是等到三族没落,他才能再次崛起。现如今鲲鹏的选择唯有天宫这一个,他已经与三族势同水火,无法投靠。他-没-的-选-择!”白泽在一边接过话来。
  
      “有道理!大罗与金仙虽然只有一线之隔,但却天差地别,犹如是云泥。再让他等候一个量劫,耽误一个量劫的时间,只怕比杀了他还要难受!”太一回过神来,抚摸着手中的三宝如玉:“只是未来与三族冲突起来,我神族未必会惧怕了三族,但是却少了三族的那股大势、天地意志……二位何以教我?”
  
      白泽看着杨三阳,耸耸肩,摊了摊手:“这是一个难解的死题,非智慧能够化解。”
  
      侧目看向杨三阳:“此事你可有化解的办法?”
  
      抬起头看向远方,杨三阳许久不语,似乎不曾听到白泽的话语一般,只是袖子里双手不断来回掐动,快速推演先天八卦,双目内露出些许沉思。
  
      “天宫延续了诸神气运,连绵不绝细水长流。眼下诸神虽然气数低迷,但是却胜在连绵不绝,受到老天眷顾。妖族得了天宫正统,日后大有作为,眼下虽是困局,但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陛下无须为此事担忧,关键时刻自然会遇难成祥,化解了劫数!”杨三阳低垂眉宇,双目内露出些许笑意。
  
      “哦?”太一闻言顿时精神一震,混沌中的面孔展露笑颜:“我素知你天机数术独步天下,你既然这般说,那此事定然没有错。我这便前往昆仑山深处走一遭,去寻那鲲鹏。”
  
      太一化作流光走远,看着对方的背影,杨三阳双目内流露出一抹凝重。
  
      手指轻轻敲击着腰间幌金绳,杨三阳低声道:“老祖看出来了没有?”
  
      “人-钟-合-一!”白泽双目内露出一抹凝重。
  
      “所以说,事情大条了!”杨三阳叹息一声:“我想不到,他竟然有这种大毅力、大决心、大魄力。”
  
      “这可是人钟合一,他要重走魔祖老路,日后若不能帝王成道,便再无回旋余地”白泽低下头,揉了揉鼻子:“帝王大道哪里是那么容易走的?他也是给自己留了一条后路。他要是能完全与混沌钟融为一体,纵使圣人也奈何不得他,只能将其封印,却不能将其杀死。”
  
      太一也不是傻子,想要走帝王大道,又岂能不给自己找寻好后路?
  
      杨三阳默然不语,白泽其实说错了,太一与魔祖的想法一样,但是混沌钟与灭世大磨却不一样。
  
      二者都是先天至宝,各有优缺。灭世大磨是威能无穷,但主毁灭,乃是与天道背道而驰的法则。如今天地初开,万物生机勃勃,天道怎么会允许灭世大磨毁灭天地?
  
      所以,在天地开辟初期,灭世大磨的威能是最弱的,受到天道压制。虽然是先天至宝,但与真正先天至宝威能是质的差别。眼下混沌钟顶多算是先天灵宝的进阶版,亦或者说是先天至宝的阉割版。
  
      待到纪元之末,世界衰落,天道欲要灭世,灭世大磨经过无量量劫的毁灭之力孕养,那个时候天道无法压制灭世大磨,那个时候的灭世大磨才是威能最强的灭世大磨。
  
      到时候的魔祖,将会强到无可匹敌,纵使诸圣,也要退避三舍。
  
      末法之劫,将会是魔祖的时代!
  
      而眼下,混沌钟是最强状态的混沌钟,太一身合混沌钟,只怕就算圣人降临,也无法将其封印,顶多是将其击败、压制住。
  
      当然,这种事情他不会和白泽解释,只是静静的看向不周山方向,双目内露出一抹沉思:“卦象显示,太一破局的希望在不周山内……而我……却迟迟看不到太一破局的生机。想要破局,还需亲自前往不周山走一番,暗中参悟不周山内蕴含的玄妙。”
  
      杨三阳双目内露出一抹凝重,抬起头看向西昆仑远方:“希望太一能够说动鲲鹏,也免去了我一番手脚。”
  
      话语落下,杨三阳转身向不周山的方向走去。
  
      西昆仑
  
      最深处
  
      一处混沌之气茵茵、先天元气流淌、瀑布高悬,山清水秀的绝佳之所在,鲲鹏一个人坐在瀑布前喝着闷酒。
  
      自从酒水从灵台方寸山中传出后,霎时间受到大千世界无数生灵的青睐,数不尽的灵酒酿造而成,取代了原本的琼浆玉液。
  
      一方方正正的青石软塌上,鲲鹏喝着酒水,面色涨红眼中杀机流淌,刻骨仇恨涛涛卷起,虚空中风云变色,山间老树枯死,云头化作了血红色。
  
      “三祖!!!待魔祖脱困将你等拿下后,我势必亲自请将你等三人镇杀!尓敢害我成道机缘,当真是该千刀万剐,合该死无葬身之地!”鲲鹏的双目内流淌着一抹杀机,手指尖玉杯化作齑粉,金黄色神血缓缓滴落,青石被那神血浸染,竟然得了造化,开启了灵智,不由自主的吞噬着日月精华,山林间的清气。
  
      “想不到,大名鼎鼎的太古十凶鲲鹏,竟然窝囊到只能躲在角落里自我安慰,暗中不断咒骂的程度,当真是叫人大跌眼镜,实在是看不到往日里那叱咤天下,决裂诸神的十凶风采”一道声音在山间响起,不断来回波荡。
  
      “谁!”鲲鹏循着声音望去,随即瞳孔一缩:“是你!”
  
      “不错,是我!”太一环抱双臂,淡然一笑。
  
      “呵呵,你等诸神比我又能好到哪里去?不还是丧家之犬?有何资格嘲笑我?”鲲鹏嗤笑一声,慢慢站起身子,面色阴冷的看着太一:“这里不欢迎任何神祗!”
  
      “哦?也包括我吗?”
  
      “既然不欢迎任何神灵,自然就包括你!”鲲鹏周身气机开始汇聚,似乎随时都能发出雷霆一击。
  
      太一抱着双臂道:“可我现在不再是神,而是妖!你只说不欢迎神灵,却没说不欢迎妖族。”
  
      鲲鹏闻言愣了愣,过了好一会,方才呆呆的坐下:“是呀,就连当年威名赫赫的诸神,也要沦落到改头换面的地步了。想当年我等神魔何其威风,谁能想到盛极而衰……”
  
      太一坐在了鲲鹏对面,瞧着失落落魄的鲲鹏,默然不语。
  
      谁能想到,当年威名赫赫的神魔,竟然沦落到这般地步?
  
      “你来找我,定然不是来奚落我的。你我五十步笑百步,又有何资格嬉笑我?”鲲鹏回过神来,精光灼灼的看着太一。
  
      自袖子里掏出山玉如意,太一将玉如意放在了对面鲲鹏的眼前:“道兄可曾使得此物?”
  
      “嘶~~~”
  
      感受着玉如意内蕴含的圣威,鲲鹏顿时吓得一个激灵,酒醒了一半:“这是原始圣人的玉如意,怎么会落在你的手中?你莫非已经得了圣人支持?”
  
      鲲鹏眼中露出一抹不敢置信!
  
      莫非,圣人也要插手这滚滚红尘大势不成?
  
      与圣人比起来,三族又算得了什么?
  
       ps:补一更。求订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