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上执符 > 第四百二十二章 种下
    值得吗?
  
      瞧着不断翻滚挣扎,呲目欲裂的鲲鹏,面色激动气机融合一处的诸神,太一双目内露出一抹湛然神光:
  
      “这世上许多事情,根本就不是值不值得能决定的!有些事情,你不得不去做。”
  
      杨三阳举起了手中枝条:“我这鞭子,虽然不知打神鞭,但却也具备三分打神鞭的威能,一鞭子下去,定会创伤你的本源。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莫要啰嗦,动手吧!”太一目光坚定:“若我受了三鞭,能够救活鲲鹏道友,那便是值得。”
  
      “陛下!”诸神齐齐悸动。
  
      “不要啊!你住手!你住手!”鲲鹏的双目内泪水模糊了视线。
  
      “啪~”
  
      虚空爆开,杨三阳一鞭子抽在了太一的背部,刹那间血肉横飞,金黄色血液落得鲲鹏满脸。
  
      太一一声闷哼,双目内露出一抹痛苦之色,眼睛里满是坚毅。杨三阳晃动了一下手中枝条:“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没有回应杨三阳的话,太一低下头,一滴滴冷汗打湿了鬓角,顺着发辔缓缓流淌而下。此时太一心中暗骂:“这混账,莫非是想要将我打死?咱们不过是演戏而已,怎么下如此狠手?况且,这鞭子也忒邪门,仿佛是打入了骨子里,痛入了骨髓深处,当真叫人恨不能杀人。”
  
      “啪~”
  
      又是一鞭子抽下,太一背部血肉模糊,犹若玉石般的骨骼,刹那间展露而出。飞溅起的血肉,落在了鲲鹏脸上,叫鲲鹏的挣扎顿住,双眼猩红的看着血液淋漓的太一。
  
      “恐怖!堪称是恐怖!这是什么法门?纵使以大罗真神之躯,也抵挡不住?”太一抬起头看向了杨三阳,双眼内满是询问。
  
      “此乃我自行参悟出的禁法,无视阶位等级,有无穷神威!”杨三阳面带笑意的扫过诸神,瞧着诸神怒火燃烧的面孔,在那怒火之下,隐藏着一种叫做‘动容’的名词。
  
      “太一,这第三鞭下去,必然会创伤你的本源。为了一个不值当的鲲鹏,你觉得值当吗?”杨三阳俯视着冷汗淋漓,汗水打湿了衣衫的太一。
  
      金黄色血液伴随着汗水,使得其仿佛化作了血人。
  
      听了杨三阳的话,太一咬着牙齿,周身青筋暴起:“来吧!”
  
      “陛-下!”鲲鹏凄厉的一声嘶吼,泪水终究是自眼眶滑了下来。瞧着杨三阳高举的手臂,扬起的枝条,悲切的道:“不要!”
  
      白泽转过头,似乎不忍看到眼前惨剧。不远处的诸神,俱都是齐齐用能杀死人的目光盯着杨三阳,恨不能将其万箭穿心一眼瞪死。
  
      杨三阳只是轻轻一笑,然后手中鞭子毫不停留的打了下去。
  
      “啪~”
  
      一声脆响,伴随着太一闷哼,诸神俱都是面孔齐齐抽动,似乎那一鞭子打在了诸神的心中,诸神的身躯忍不住齐齐为之一颤。
  
      没有惨叫,只有不断急剧的喘息,以及趴在地上,仿佛死狗一般身躯不断颤抖的太一。
  
      “陛下!陛下!”
  
      诸神齐齐上前,将太一团团围住,将其搀扶起来。探查太一伤口,诸神俱都是面色狂变,雷神怒视着杨三阳:“小子,你好狠毒的心肠,陛下已经被你创伤了本源,伤到了根基。你与陛下好歹也有些交情,安能下此狠手?”
  
      “他既然要替鲲鹏承担因果,我自然不能手下留情。用这般伤势,换了那贼鸟厮保全一命,算你们赚大了!”杨三阳手中鞭子化作齑粉,慢慢的散了去,成为灰灰在天地间飘散。
  
      “道友,我如今承受了你的三鞭,你当说话算话,放过妖师!”太一面色惨白的看着杨三阳,颤抖着身躯推开了众神的搀扶。
  
      杨三阳闻言不置可否,捆束鲲鹏的困仙绳化作流光,没入其袖子里,然后杨三阳冷冷一哼:“这回只叫你承受三鞭,算是便宜你了。下次若在撞在我的手中,可莫要怪我不留情面。”
  
      话语落下,杨三阳化作金虹远去,只留下面色悲切的诸神。
  
      “陛下!”鲲鹏猛然爬起身,径直抢身来到太一身前,跪倒在地太一脚下:“陛下如此恩德,鲲鹏无以为报,日后必然马革裹尸,为陛下尽忠。”
  
      诸神之中,大家都是天生地养,绝不存在跪拜这一说。就像是现代社会,****在尊贵,普通百姓也不会给他跪下。
  
      跪拜,代表着臣服!感恩!
  
      太一叹息一声,颤颤巍巍的扶起鲲鹏,苍白的面孔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我为天帝,你为我的臣子,为你遮风挡雨乃是应该的。只希望爱卿日后为我天宫尽心尽力,莫要辜负了本帝的一番心意。”
  
      “你等莫要啰嗦了,赶紧退下,陛下要疗伤。若耽搁的迟了,日后形成暗疾,更是麻烦!”白泽开口,打断了诸神的惨烈气氛。
  
      诸神虽有不舍,但却也不得不恋恋不舍的退下,场中只留下太一与白泽立在那里。
  
      “哎呦,疼死我了,老祖还不快点过来扶我一把”见到众神走远,太一疼的呲牙咧嘴,连忙对着白泽招呼。
  
      白泽上前扶住太一,坐在了不远处的青石上,然后查验太一伤势,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这小子下手可真黑,毫无情面可留,陛下已经被创伤了本源。这小子下手也忒黑了!!!”
  
      “诸神都不是傻子,鲲鹏更是精明至极,他若手下留情,岂能瞒得过众人法眼?”太一呲牙咧嘴道:“虽然被创伤了本源,但如今看来,效果还不错。不单单鲲鹏归心,诸神更是已经认同了我。大有所获!大有所获啊!这小子的计谋当真是滴水不露,就算我也看不出他在演戏。只是这下手太重了!”
  
      “我当然没有演戏,而是直接下重手,否则怎么会瞒过诸神。但凡有一点破绽,便会功败垂成,反而会引起反效果,我又岂敢马虎?”虚空扭曲,杨三阳落在场中,站在了太一背面。
  
      瞧着面色苍白的太一,那淋漓血肉,杨三阳手指一弹,虚空中气机迸射,一滴甘露落在了对方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遭受重创的本源被弥补,太一的伤势弹指间愈合。
  
      不过盏茶时间,一个生龙活虎的太一已经出现在场中。
  
      “你这脑子是怎么想的?”太一目光灼灼的看着他:“当真是绝了!这计谋一出,诸神当与我同心同德,我才算是真正坐稳了天帝的位置。”
  
      “想着想着就想到了!”杨三阳不以为然的笑了笑。
  
      “可是你下手忒黑了”太一瞪了他一眼。
  
      杨三阳翻翻白眼:“我还不是为你好?三族讨伐即将到来,你如今遭受重创,若敌不过三族,率领诸神败退,也不会有人责怪你。我已经替你将所有的一切都考虑好了,只待尊神顺水推舟去做就是了。”
  
      “所以说,纵使我如今修为恢复,也要暗中装作遭受重创的模样?”太一瞪大眼睛,双目内满是无辜。
  
      听闻太一的话,杨三阳不置可否,只是轻轻一笑:“你可以选择不装作遭受重创,到时候与三族血拼。”
  
      太一闻言尴尬一笑,转移话题:“不周山哪里,可有线索了?”
  
      “想要参破虚无中的谜团,哪里有那么容易!”杨三阳叹息一声,眼中流露出一抹感慨:“尊神这里还要尽量拖延时间。”
  
      太一闻言默然不语,过了一会才道:“我尽量。”
  
      北冥
  
      浩瀚无际的北冥重新恢复了平静,唯有周身霉运之气、业力环绕的老龟,一个人趴在北冥之中,抬起头看向四面八方,然后缓缓将脑袋沉入其中:“不妥啊!”
  
      确实是不妥!
  
      “那三宝如意乃圣人的宝物,我吞了圣人宝物,对圣人动手,便是已经结下因果。况且,近日来我的先天八卦不断示警,情况似乎有些不妙!”龟丞相愁眉苦脸:“但是我却根本就找不到不妥的地方。”
  
      涛涛霉运自虚无中来,由黑锅向龟丞相体内渗透,使得龟丞相元神更加显得迟钝。
  
      “难办!我这躯壳未免太大,已经成为了累赘”龟丞相有些难受,心不在焉的炼化着体内北冥本源。
  
      他没有注意到,在那浩瀚无量的北冥本源内,si个微不足道的土黄色光点,分别没入了其四肢。
  
      那四个土黄色光点实在是太小了,就像大海中的一粒沙,纵使以老龟的神通,也无法察觉。
  
      四个光点没入其四肢,刹那间便分解开,化作无穷符文,向着老龟体内钻去,与老龟四肢融为一体。
  
      先天大阵运转,四道先天大阵在悄无声息间开始运作,一点点地脉之力,循着老龟的四肢,向着其中的先天戍土大阵中汇聚。
  
      不周山
  
      后土目光灼灼,心中念动,只听得不周山一阵响动,地崩山摧山河动摇,无穷的山石崩飞,向着四面八方飞去,惊得三族纷纷向昆仑山看去。
  
      这响动来得快,去的也快,不待众人查验,转眼间已经消失无踪。
  
       ps:之前两个群被人恶意举报了,新书群::619801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