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上执符 > 第四百九十八章 屈辱史

  各路大能纷纷各展神通,一双双充满了玄妙莫测的法则,席卷过莽荒大地,所过之处所有蛮族修士被搜刮一空。
  法则在消散,各路大能得了蛮族修士,此时俱都是不断施展神通探查蛮族修士的体质、血脉、根骨、灵魂。
  “怪哉,不见丝毫异常,就是普普通通的蛮族,可为何会忽然出现道果这般异数?似乎有些不对劲!”祖龙眉头皱起。
  有的时候,太过于平凡,就是最大的不平凡。
  细数大荒百族,就算卑微至极的蝼蚁,尚且有神异之力,更何况是比之蝼蚁还要高级的蛮族?
  “砰~”
  一声惨叫,血光爆开,只见一只蛮族修士,化作了齑粉在虚空中消散。凤祖此时皱眉看着身前血雾,不断观摩着其每一寸筋骨,许久后才道:“怪哉,竟然当真分毫神异也不曾有。”
  瞧着空荡荡的大地,此时麒麟王忽然道:“怪哉,怎么不见鸿那个老家伙?”
  “鸿在此地隐修,当年更是其亲自将道果带走,你们说,鸿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时间之神目光灼灼的道。
  “找!翻天覆地,也要将鸿找出来!”众位大能不断叫嚷。
  唯有祖龙,一双眼睛扫过下方大地,感受着空气里依旧不甘的怨气,纵使是历经百万年也依旧不曾消散的那股执念。
  东海大太子的第八子嗣,乃是所有龙族中,最为出众的后辈!是祖龙的心头肉!
  “小八陨落在了这里,我能感受到他的不甘!那么,执符也该落在这里才是!”祖龙不着痕迹的来到了当年杨三阳射杀八太子之地,一双眼睛里电光闪烁。最为出众的子嗣忽然遭遇劫数,不论如何他这个做老祖的,都没有安静下来的理由。
  “老祖,为我复仇!为我复仇啊!”小八太子的执念不断在虚空中咆哮,那是唯有龙族才能看懂的暗讯。
  “执符何在?执符的丢失,肯定与太一、太阴,还有道果那蛮子脱不开干系!小八的死,也必然牵连其中!所有蛮族都该死!都该死!你放心,爷爷一定会为你复仇!爷爷一定会为你复仇的!”祖龙感受着虚空中残留的那股不甘、执念,手背青筋暴起,一颗心都要碎了。
  无数法则尽数化作了齑粉,消散在虚空中,山谷内草木山河不断破碎,一股股恐怖的法则波动自杨三阳周身扩散而出,搅碎了山谷中的一切。
  刹那间,本来一片安静的大地,变得一片狼藉。
  杨三阳双目内露出一抹殷红之色,双拳紧紧握住,许久后方才所有气机尽数收敛:“简直是可恨!都该死!都该死!”
  “师弟!”道传站在远处,遥遥的看着那晦涩皂袍人影,双目内露出一抹感慨:“节哀顺变!大荒种族数万,每一天都在灭族,每一天又有新的种族在诞生,这种事情当你见的多了,就习惯了。”
  “那不是习惯,那是麻木!”杨三阳所有气机尽数收敛,整个人头顶发冠略带散乱,耳边一道道散乱的发丝随风飘舞:“那是我的种族!”
  “还没灭亡,就是好的!只要还没灭亡,就有希望!”道传漫步来到杨三阳身边,低声安慰着一句。
  “你不懂我心中的痛!”杨三阳缓缓闭上眼睛。
  国破家亡,当你的种族被人奴役、瓜分,视作蝼蚁之时,你纵使修得无量神通,无量法力,有无穷财富、权利供你支配,你依旧心中不会快乐。
  “愤怒无用,你要做的,就是早日找到打破蛮族根骨桎梏的办法,使得蛮族能够踏上修行的路!”虚空扭曲,祖师降临场中,瞧着周身气机紊乱的杨三阳,轻轻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的心乱了!”
  “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杨三阳低下头,双目内露出一抹黯然:“百万年来,我已经想尽了一切办法,推算了所有的一切机缘,可是都不能改善蛮族根骨。”
  不能踏上修行之路,注定了蛮族要处于大荒最底层,成为所有捕猎者的猎物。
  在这竞争残酷的大荒,不能修行便意味着承受不得任何风险。
  “还好,火种已经留下了”祖师伸出手,一个气泡浮现,其内无数蛮族修士栩栩如生,清晰可见。
  “日后无人关注之时,祖师在将其安置回去吧”杨三阳一双眼睛看着那气泡,看了许久,他似乎透过虚空,看到了气泡内的那茅草屋,熟悉的小径,那一盏熟悉的灯火,熟悉的破旧茅草屋。
  蓦然转过身,杨三阳背对着那气泡,一双眼睛看向不周山方向,似乎在逃避什么。
  哪里,有他不愿意面对的现实!有他辜负的人!
  那里有他的家!
  祖师见此,将气泡缓缓收起,许久后才道:“此事交给我办就是,日后三族忙碌起来,无人关注哪里,我在暗中施展手段,将这些火种送回去。”
  “你不必如此,伴随你日后修为越加高深,终有一日蛮族可以随着你崛起,与你荣辱与共!”祖师安慰了一声。
  “我以为自己能坦然面对即将发生的一切,能够古井无波的看着种族被瓜分,静候未来大势到来。可是真的发生那一刻,我发现做不到!”杨三阳猛然转过身,将那气泡自祖师手中夺回来,身躯不断颤抖的攥着气泡,双目内露出一抹挣扎。
  “唉!”祖师叹息一声,没有说话:“大荒就是这样,弱肉强食。”
  “没有改变的办法吗?”杨三阳咬着牙齿道。
  “有”祖师很肯定的道。
  杨三阳一愣,愕然看向祖师。
  “你若成圣,自然无敢欺辱蛮族半分”祖师笑着道。
  听闻此言,杨三阳一愣,许久后方才一笑,笑容竟然是前所未有的嘲弄、凄惨。
  “哈哈哈!哈哈哈!”杨三阳仰天大笑,驾驭着流光远去,转瞬消失在青冥之中。
  “师傅,道果师弟他没事吧?”道传担忧的看向那一道背影。
  “以蛮族之躯崛起,与魔祖称兄道弟,令三族恨得咬牙切齿却无能为力,你觉得是普通修士能办得到的吗?”祖师静静的看着杨三阳远去的背影。
  “额……”道传闻言一愣,眼中满是悚然:“师傅是在说道果师弟?”
  虚空中
  “小不忍则乱大谋,这是你以前经常说的!”白泽脑袋自杨三阳怀中钻出来:“你有四尊圣道法相,阿弥陀如今才成气候,元始天尊尚且需要时间的累积。那太清、上清皆需要你慢慢累积。论底蕴,纵观大千世界,谁能及得上你?你现在既然有了底蕴,有了本钱,需要的就是时间!只要熬过这段岁月,日后终究有清算的那一天。”
  “我知道!道理我比你还要清楚,可当这件事真的发生在你身上,你就会发现,所有道理皆是狗屁!”杨三阳怒骂了一声,然后闷头赶路,转瞬已经到了火神领地。
  诸神已经退去,唯有一道人影,依旧立于场中,一双眸子面无表情的盯着杨三阳。
  “我就知道,你会回来!你一定会回来!”此人双眼死死的盯着杨三阳:“没有人能面对着部落被人瓜分,亡族灭种在即之时,能够沉得住心中这口恶气。”
  “哦?”杨三阳慢慢降落遁光,站在了祖龙对面,太极图卷出现在手中:“哦?你倒是好算计。可是,那又如何?你觉得你能留下我?”
  “我且问你,我那重孙,可是你所杀?”祖龙没有回应杨三阳的话,而是转移了话题。
  “你重孙?那个?”杨三阳眉毛一挑:“我这一生,杀的人不算太多,但也不会太少,并不会记住每一个人。”
  “你莫要装糊涂,交出执符,饶你一命!”祖龙双目死死的盯着杨三阳。
  “昂……你说的是那条大鲤鱼?”杨三阳明知故问:“我晓得了,那条鲤鱼被我抽筋扒皮,做了一只弓箭,当真是上好的材料。”
  说着话,杨三阳拿出震天弓,对着祖龙轻轻撩拨弓弦:“看到没有,这弓弦,就是那鲤鱼的筋做的。若你说的重孙是他,那便是我杀的不错。”
  “吾儿!!!”祖龙瞧见那龙筋,感受着龙筋上的气机,不由得周身气机翻滚,忍不住一声悲呼。
  虚空风起云涌,电闪雷鸣不断。
  杨三阳将弓弦收起:“怎么,你这老泥鳅想要为你重孙复仇?”
  “执符是不是落在你的手中!”祖龙双目泛红,身躯颤抖,狰狞的龙爪死死的攥在一处,强行压抑着怒火,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他。
  “你是说那仿佛玉石,雕刻着玄妙符文的小石头吗?不错呀!就在我这里!我当时杀了那鱼,然后那小石头落在我手中,我觉得好玩,便拿在手中把玩了一番,然后不知扔在了哪里”杨三阳不以为意的道:“嗷,好像是被我扔入门前的那条河水中了,你要是想找,现在去翻翻,或许还能找到也说不定。”
  “落在你手中便好!落在你手中便好!”祖龙闻言咬牙切齿,声音阴冷彻骨,虚空渐染了一层层寒霜。
  ps:补盟主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