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上执符 > 第五百零四章 孽缘

  瞧着杨三阳周身火焰自动辟开,凤祖忍不住轻轻一笑:“郎君果然得了大势加持,竟然修为突飞猛进,将那无数火焰自动辟开,当真是好修为。你今日可要助我一臂之力,妾身可不能被你落下太多!”
  “那是当然,你我夫妻一体,自当同甘共苦!这修为,也不能落下!”杨三阳连忙应付了一声。
  纵使是有辟火珠相助,可是其仍然觉得凤凰洞内燥热难耐,心中压下的那股戾气,不由得直冲卤门,不能抑制。
  若非为了骗取凰祖的凤凰涅槃之术,只怕早就已经痛下杀手,叫这女子知晓,蛮族的厉害。
  走了几步,凰祖唯依过来,凹凸有致的身材挂在其身上,不断来回摩擦,娇媚一笑:“这凤凰洞内,除了你我之外,纵使是如孔雀、大鹏等子嗣也不能进入。就算魔祖落在此地,也会被天火活活炼死。此地乃是当年你我诞生、涅槃之所在,有无数火焰守护,非你我真身降临,不能降服。纵使是那火神祝融落在此地,也要成为这洞天世界的养料。”
  凰祖的话语,杨三阳感受到了,怀中辟火珠,竟然开始有些发烫,似乎有些负荷了。
  “怕是坚持不了多久,这凤凰洞果然厉害!我还需尽快骗得秘术脱身而出,否则一旦辟火珠被炼碎,我只怕也要葬身此地。这凤凰洞内的火焰,怕是唯有圣人手持先天至宝才能抵挡!”杨三阳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急迫,欲要快速骗得那涅槃之术溜走。
  不过,却也不敢表露出太多异状,免得被凰祖看出破绽,只能强行熬着。
  凰祖轻轻一笑,一路领着杨三阳来到凤凰洞最深处,却见那凤凰洞无数的火精内,竟然长出了无数的火红色花朵。那无数火红色花朵,犹若火焰般,在静静的燃烧。
  凤祖松开杨三阳手掌,来到了那花丛处,将其中两朵花摘取出来,一朵递给了杨三阳,一朵自己吞入腹中。
  杨三阳见此,学得有样,一边打量凤凰洞内的玄机,一边观轻描淡写的将花朵吞入腹中。
  谁知,那花朵一入腹中,杨三阳便觉得一股火气猛然自腹部升起,与体内那股暴戾之气融合,刹那间直冲卤门,眼中露出一抹血红,恨不能择人而噬,欲要大肆破坏一番,宣泄出心中的那股躁虐的火气。
  凰祖此时也是面色绯红,手掌一伸,却见一团五彩神光以及黑白神光在掌中浮现,然后檀口微微开启,声音娇媚入骨:“郎君~来嘛!”
  “轰~”
  杨三阳只觉得脑子爆开,心中那股戾气刹那间冲入了祖窍,整个身子不断颤抖。
  凰祖轻轻一笑,褪去身上轻纱,周身一团火焰升起,向着杨三阳席卷而来:“你我夫妻借这涅槃神火,还有本源之花双休,方才能发挥出起死回生的力量,汇聚先天五行、阴阳,使得我家孩儿重新活过来。”
  凰祖轻轻一笑,偎依了过来,杨三阳只觉得手足发软,心中燥热难耐,竟然失去了清明,只想将那所有躁虐之气宣泄出去,对于凤祖的主动,竟然毫无反抗。
  至于之前那所谓的心中底线,此时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
  凤凰涅槃,化作了一团火红色大茧,其上流转着玄妙的先天神文,将二人包裹其中。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后,忽然只听大茧内传来一阵凄厉的嘶吼:“混账!你不是凤祖!你究竟是何人!”
  凰祖周身气机爆发,下一刻虚空中阴阳神图交汇,与三宝如意气机混合,硬生生的将凰祖即将爆开的气机压制住。
  三日后,丝茧裂开一道缝隙,却见面色苍白,手足发软的杨三阳自丝茧中走出,手中拿着一袭红纱,瞧着背后先天神文流转的丝茧,露出一抹苦笑:“想不到……凤凰族的起死回生竟然是这般!”
  凤凰之气汇合,借凤祖精气,引动天地间的五行、先天之气,然后凰祖重新孕育胚胎,将孔雀与金翅大鹏重新孕育而出。
  “闯大祸了!闯大祸了!那凰祖得了我的精气,孕育出的孔雀与金翅大鹏到底是谁儿子?”杨三阳持着那一抹轻纱,嗅着轻纱上的香气,不由得苦笑:“凰祖,你害我蛮族无数部众,今日自取其辱,也是报应。天道循环,因果而已。”
  话语落下,杨三阳驾驭金光远去,消失在了梧桐树内。不管怎么看,杨三阳的遁光,都有几分灰溜溜的样子。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浑身不着片缕的凤祖面色阴沉的自胚胎内走出,周身气机迸射,猛然间那丝茧化作齑粉,一道充满了怒火的声音迸射:“啊……我绝不会放过你!我绝不会放过你的!”
  洞天内火焰汇聚,化作了凰祖衣衫,只见凰祖身形一闪,落在了梧桐树外,扫视整个天南,哪里还有那淫贼的踪迹?
  “这究竟是什么邪法,竟然化作了凤祖形态,气机本源一般无二,若非关键时刻精气交融,只怕本宫被其坏了清白而不自知!”凤祖双拳紧握,纤纤玉指狠狠的刺入了掌心:“道果!道果!”
  回转山洞,却见两团神光闪烁,其中一团五彩之中透漏着阴阳,另外一道却是纯粹的阴阳神光。
  “孽种!孽种!”凰祖咬牙切齿,猛然抬起手掌,便要将那两道胚胎打散,可是周身神力汇聚,却又瞬间止住。
  不论如何说,这其中都是孕育的自己骨肉,是孔雀与大鹏不假。
  凰祖一张面孔阴沉不定,过了许久后才道:“那道果绝对不是蛮族,蛮族那般下等精气,怎么能与本宫精气结合,诞生出胚胎?甚至于道果的精气中含有一丝丝大道韵律,蕴含着传说中的大道之力……!蛮族只是其寄托的形态,它的真身绝对不是蛮族。”
  “孔雀与大鹏却不能留在族中,否则日后凤祖一旦回来,我该如何解释?”凰祖猛然卷起两个胚胎,化作彩光飞走。
  单凭一个女人,生不出孩子!若是被凤祖看到这两道胚胎,事情必然会被暴漏。
  “孽缘啊!”杨三阳面色苍白,手脚哆嗦的停下遁光,出了天南地界,遥遥瞧着天边梧桐树,双目内不由得露出一抹感慨:“当真是孽缘!”
  “无名之火!无名之怒!可是我已经断了六根,如何还会其无名?”杨三阳低下头,眼中露出一抹不敢置信:“不该是这样!不该是这样啊!”
  “圣人的变化之术,实在是玄妙……既然已经做了,那便一不做二不休!”杨三阳瞧向不周山方向:“凤凰二祖,是你们逼我的。”
  且说杨三阳化作凰祖模样,一路径直飞入麒麟崖,麒麟崖上三族正在拜天,推举凤祖为三族盟主,欲要与魔祖做一了断。
  杨三阳所化的凰祖落在麒麟崖上时,仪式已经完成,众大能正在思忖何时散去。
  “你不坐镇天南,怎么来到了这?”凤祖走出麒麟崖,遥遥看着杨三阳所化的凰祖,露出诧异之色。
  “关于蛮族的事情,不得不与夫君商议一番!”杨三阳笑着走上前来,强行忍住心中恶心,做凰祖形态,贴在了凤祖的身上。
  “此地这么多人呢,被人看到不好!”凤祖一把按住了杨三阳腰肢。
  杨三阳瞧着近在咫尺的凤祖,心中各种念头不断流转:“我若现在趁机拽了凰祖的一把毛发,怕是凭借三族大势加身,我断然敌不过他。纵使是请来圣道法相助阵,也是无用。”
  念头转动,已经有了定计,却是忍住恶心,故作娇柔的抓住凤祖手臂:“郎君,你整日里忙着王图霸业,我家那孔雀孩儿何时才能复活?你不肯回去,我却只能来找寻你了。”
  “讨伐魔祖,终极大战在近,我又岂有时间思忖这些事情!”凤祖面色难看,一把推开了贴近来的杨三阳:“况且,不知为何,为夫总觉得近日来忽然心血不宁,体内血脉震动,气机紊乱,冥冥中有一股不好的预感,似乎有什么大事在发生,可是我却偏偏找不到源头。”
  瞧着心烦意乱的凤祖,杨三阳忽然眼睛一转,拉着凤祖的手,忍住恶心,娇声道:“郎君,你随我来。”
  凤祖不反抗,任凭杨三阳将其拉到一处偏僻所在,然后杨三阳手指轻轻在凤祖身上揉捏:“郎君,我想到了一门改进凤凰涅槃的法子,无须借助涅槃之火,便可令我家两个孩儿重生。”
  “当真?”凤祖闻言一愣。
  “你且站好了”杨三阳道。
  凤祖闻言果然乖乖站好,不疑有他,杨三阳伸手欲要将凰祖的衣衫脱下。
  “爱妻!”凤祖一把握住杨三阳的手,心中那股不安越加浓重。
  杨三阳面色幽怨,做啜涕女子状:“怎么了?你莫非为了王图霸业,当真不肯顾念我那两个可怜孩儿不成?”
  “没有!没有!你尽管施为便是!”凤祖闻言松开手掌,压下了心中的不安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