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上执符 > 第五百八十三章 死寂世界,先天不灭

  杨三阳理解祖师,就像是蛮族一样,他虽然如今已经超脱于蛮族,进化为新的种族,但对于蛮族那份感情,却永远无法割舍。
  那里面有他的荣耀,有他的记忆、有他熟悉的人、有他的前半生!有他的懵懂!有他的青春。
  “那一截枝桠,似乎是一件很不错的宝物,其上流转着一股玄妙法则,你小子要不然和老祖我说说?”白泽自杨三阳袖子里钻出来,一根手指戳了戳他的肋骨。
  杨三阳翻翻白眼,说什么?
  那枝桠不过是伴随阿弥陀一次次涅槃,诞生而出的产物罢了,倒也有些神妙。
  诸神撤退,走出了灵台方寸山地界,陷空面色凝重的站在虚空,遥遥的看着灵台方寸山,半响不语。
  “尊神在看什么?”花神来到了他的身边。
  “你说,死的神祗不是神逆,那会是谁?”陷空老祖双目内露出一抹凝重。
  大荒太大,隐匿着无数虚空,无数次元世界,也有不少诸神隐匿其中,不想招惹大荒中的是是非非。
  也有许多神祗,自从开天辟地以来,一直都在无尽虚空中沉睡,根本就不会醒来。
  大荒太大,隐藏的秘密太多。
  “天宫那边,该如何是好?”花神低声问了一句。
  “不知哪位神祗陨落,咱们如何是好?再说,少了乾坤,咱们本来就羸弱的力量,却是又折损了不少。暂且将风波熄灭下去,待日后乾坤出来,在做计较。若是事到关键,咱们只能请出乾坤老祖了!”陷空老祖双目内流淌着一抹冷光。
  毫无例外,伴随神逆现身,乾坤老祖被镇压,诸神丧失了两个顶梁柱,气焰顿时萎靡下去,开始暗自休养生息,不断的积蓄实力。
  灵台方寸山中,杨三阳抚摸着身前大兔子,眼中露出一抹沉思:“真是道行吗?可是,我为何在这只兔子上感受不到丝毫道行师兄的气机?”
  “我说,你小子快点放开兔爷,否则兔爷我教你好瞧!”兔子疯狂的甩着耳朵,欲要将杨三阳的手掌甩落。
  可惜,杨三阳那细腻纤弱的手掌,看起来没有丝毫力道,但是一掌拍下,却犹若大山般,将那狼狗大小的兔子拍翻在地上,拍的对方直翻白眼:
  “怪哉!”
  “师兄,你说这大兔子是道行师兄?不会是你被人骗了吧?”伏羲懒洋洋的自山外走来,瞧着地上翻白眼的大兔子,眼中露出一抹好奇。
  “去将他扔在山下,仔细观察一番,再做决定!”杨三阳一把攥住大兔子后背,将其扔在了伏羲的怀中。
  那兔子体型实在是太大,大到近乎于和小萝卜头伏羲一般高,伏羲运转神通,方才能拖住这兔子。
  瞧见伏羲远去的背影,杨三阳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这兔子若真是道行,鲲鹏也确实是坏了道行修行,那必然会想尽办法除掉他。神逆的话,不可信,但却也不可不信!”
  杨三阳心中诸般念头转动,然后缓缓抚摸着背篓:“且看百万年后,在做谋算!事情终究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杨三阳忽然间心中一动,定境中混沌世界波动,然后下一刻只见其一招手,太极图裹着道传飞到近前。
  “师弟,为了你这一次逞威,师兄我可差点连老命都搭上了!那乾坤老贼下手忒黑了,差点将你师兄我一掌拍死!”道传揉着心口,口中不断抱怨。
  杨三阳闻言笑了笑,将棋盘上背篓一推:“乾坤就在这里,师兄若想复仇,尽管拿去就是了。这神乾坤借你百万年,助你感悟大罗妙境,这可是别人求都不能求来的大机缘嘞。”
  “当真?”神逆闻言顿时双目放光,一把将背篓抱在怀中:“说好了,不许反悔。”
  “自然不反悔”杨三阳笑笑。
  “那我就不客气了”道传抱起背篓,二话不说转身向山下跑去。
  “师兄,你可小心一些,千万莫要将那背篓上的金贴弄掉了,否则到时候被乾坤提前跑出来,小弟面子何在?”杨三阳连忙叮嘱了一句。
  “你放心就是了”道传在山下回应了一句,然后整个人就在无声息。
  杨三阳背负双手,抬起头看向远方,手中太极图卷化作一道流光,没入了祖窍之中,然后双目慢慢闭上,意识陷入定境。
  虚无之中
  混沌裂缝
  一道金桥横跨而来,勾连两界,镇压天地间的无尽死气。
  一袭灰色道袍的人影,缓缓在金桥上走着,步履悠闲老神再也的穿越层层屏障,向死寂虚空走去。
  熟悉的世界,熟悉的死气,铺天盖地的死气扑面而来,却见杨三阳周身虚空变换,恶尸仿佛无底洞般,不断容纳着那无穷死气,相助诛仙四剑演化先天神禁。
  杨三阳驾驭太极图的金虹,不断在死寂世界中游走,忽然间其心中一动,冥冥中居然生出一道莫名感应,在无尽世界的深处,有一道莫名呼唤传来。
  望着那死寂的无垦世界,杨三阳心中一动,一步迈出周身虚空扭曲,脱离了金桥笼罩范畴之内,继续向无垦黑暗中走去。
  伴随着如今实力进一步提高,体内诞生出一抹先天不灭灵光,杨三阳在这方世界内,所能待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持续的时间也越来越久。
  一步迈出,便是跨越数以万里虚空,杨三阳就这般一个人在孤寂黑暗的世界中走着。
  也不知走了多久,忽然冥冥中一道先天不灭灵光自无尽的黑暗中升起,就像是一轮小太阳般,刹那间照亮了死寂的世界,弹指间穿越无尽虚空,径直向杨三阳射来。
  “先天不灭灵光?难道这一方死寂的世界,还有先天不灭灵光的存在吗?”杨三阳心中诧异,那先天不灭灵光弹指间便已经到了近前,向其眉心祖窍处射来。
  先天不灭灵光,可决不是随便说说!
  不死不灭,纵使天崩地裂,也绝不会有丝毫磨损。
  “这是先天灵宝内孕育而出的先天不灭灵光,其内蕴含有先天禁制,对我无害!”杨三阳感应着那先天不灭灵光中散发出的信息,放开了周身防御,任凭那先天不灭灵光钻入体内。
  “倒是不错,竟然收获了一道先天不灭灵光,且先回去看看,这先天不灭灵光内蕴含着何等大道隐秘”杨三阳感受了一下虚空中的气机,在冥冥中,自己的恶尸吞噬的死寂之力,远远尚未到达极限。
  自从其斩去恶尸,以诛仙四剑寄托恶尸后,诛仙四剑就仿佛活过来一般,吞噬这方世界死寂之力的速度,也是千百倍的提升,超乎了其想象。
  一道先天不灭灵光,这是杨三阳数万年来,探测此方世界最大的收获。
  第一次探测出的替死之术,对于阿弥陀来说,并不难破解,只需好生参详一番,便可明悟其中关窍。
  能够直接收获先天不灭灵光,倒还是第一次遇到。
  心中念动,意志撤回,重新回归体内。
  睁开眼,然后感应体内,果然多了一道先天不灭灵光。
  杨三阳体内的先天不灭灵光一阵躁动,似乎察觉到了自家领地来了不速之客,猛然卷起,不待杨三阳控制,便径直向着那一团先天不灭灵光飞去。
  “不要!”见此一幕,杨三阳骇然失色,吓得脸都白了,不由得失声惊呼。
  这可是先天不灭灵光,若真的发生什么莫名反应,自己岂非死无葬身之地?
  可惜,太迟了!
  不论是他体内诞生的那一缕先天不灭灵光,还是得自于死寂宇宙的那一团先天不灭灵光,都不是他能控制的。
  “轰~”
  两团先天不灭灵光接触,并没有杨三阳意料中的大爆炸,而是虚无中无尽气机迸射,下一刻两团先天不灭灵光竟然融为一体,然后铺天盖地的信息犹若潮水般,自那一团先天不灭灵光中倒灌而来。
  河水倒灌会发生什么?
  杨三阳的先天不灭灵光在不断变大,似乎接受了那一团先天不灭灵光中的道理后,不断暴增长大,其中蕴含的纹理,成为了自家先天不灭灵光进化的养分。
  杨三阳陷入定境,这一次进入定境,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当其再一次睁眼时,山间桃李依旧,只是自家身上,却不知何时凝固了一层厚厚的岩石,将其化作了雕像,立在山间。
  一只毛发雪白的大兔子,此时骑在杨三阳的脖子上,眼中满是嚣张、嘚瑟:“混账,你怎么不说话?上次给爷爷难看,你不是很爽吗?爷爷今日便叫你知晓厉害!”
  ‘啪~’却听巴掌一声响,那大兔子一掌拍在了杨三阳的脑袋上。
  “让开、让开!你这死兔子拍完了,这回该轮到我了!这狗蛮子成日里骑着老祖我,叫老祖我好生难看,且叫老祖我好生出一口恶气不可!”騊駼将大兔子扒拉开,直接整个人缩小,骑了上来:“哈哈哈,可真爽啊!爷爷我今日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此时此刻,众人兴奋莫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