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上执符 > 第六百一十三章 死亡之神

  冥河的脚步不快,怀抱两把宝剑,一漆黑如墨,似乎蕴含着天地间的所有罪孽。一殷红如血,似乎积蓄着天地间的所有杀戮。
  一步迈出,周身虚空扭曲,恍惚中似乎冥冥间有一条血色河流,自大荒中奔涌划过,所过之处草木凋零,万物皆为之化作枯骨。
  瞧着远处那数以亿计的部众,冥河眼中露出一抹冷酷:“死亡之神,哈哈哈!哈哈哈!今日我便灭了你死亡部落的根基,叫你死亡之神成为无根浮萍。”
  血色河流奔涌,只见那血海过处,狼哭鬼嚎,无数部众尽数化作一滩滩枯骨,成为了骷髅骨架,成为了血海中的亡魂。
  每吞噬一个部众,冥河的血海之力便会增大一分,实力就会变强一分。
  吞噬,毫无止境的吞噬,一边倒的屠杀。
  “所有死亡部落的后裔,我要尔等血债血偿,为我冥河一族殉葬!我要尔等永世沉沦于血海之中,不得超脱!”冥河面无表情的在驾驭着无穷血海在大地上奔驰,吞没了一座座高山,灌平了一处处峡谷,血海过处,飞鸟不渡。
  血海虽然不是罗浮溺水,但血海摊开之后,却可以扭曲其所覆盖的空间,所过之处天地万物尽数无法逃离血海笼罩之地,为血海压制。
  惨叫声、哭啼声、哀嚎声、啜涕声,化作了一曲悲歌。
  虚空中点点杀机流淌,死神麾下所有部众,皆尽为冥河所吞噬,成为了冥河血海中的一员,化作了其一份子。
  面对突如其来的天灾,死亡部众根本就毫无准备,纵使有数十尊天仙大能纵身而起,做飞蛾扑火之状,欲要为自家部族之人闯出一片生天,可惜面对已经证就金仙,能够与大罗掰手腕的冥河来说,远远的有些不够看。
  “死亡部落,尔等当年做下的恶事,今日终有果报降临,尔等死亡之期就在今日!今日过后,死亡之神下辖三千部落神朝,彻底自天地间除名!”冥河立于血海中央,怀抱两把神剑,双目内流转着一抹杀机。
  面对一群金仙都不是的小喽啰,根本就不需要冥河出动元屠阿鼻神剑!
  眼见着血海翻涌,被吞噬的族人越来越多,那死亡一族的天仙高手皆尽被战死,此时虚空中一道阴测测之音响起:“我道是谁,原来是冥河一族的余孽!想不到,当年漏网之鱼,今日竟然成了气候。”
  虚空中气机扭曲,一道道黑色的气机冲霄而起,在天地间弥散汇聚,竟然化作了一个覆压千里的骷髅。
  那骷髅猛然张开大嘴,诞生一股吞噬之力,向周边的血海吞噬了过去。
  “死亡之神!你竟然敢违背太一上神法诏,藏匿在下界不去天宫朝拜!”冥河瞧着虚空中凝结的骷髅,其内一道道亡魂哀悼在耳边环绕,不由得面色一变,双目内尽数是不敢置信。
  “哼!你这孽障,错非你,老祖我已经突破大罗第二步妙境,岂会暴露于众目睽睽之下!”死亡之神所凝聚的黑色骷髅中,一道道森白鬼火在天地间凝结汇聚,犹若是两盏灯笼,向着冥河照射而来:“不过,我只要以雷霆之势斩杀了你,天宫中的太一虽然神通广大,却也不能查验此地之事。老祖我在你身上闻到了香甜,闻到了晋级的滋味。冥河一族,妄想窃取老祖我的死亡权柄,本来就是十恶不赦。只要吞了你,老祖权柄完美融为一体,到时候……呵呵,纵使太一降临,我也不惧!”
  “呵呵,众生归宿,本来就是老天赐予我冥河一族的使命,是你妄想窃取更高的权柄、造化,才将我冥河一族亿万部众斩杀殆尽,今日我便叫你知晓,纵使我冥河一族只剩下一个人,也定然要与你不死不休。你虽然有大罗真神的修为,但我有先天灵宝在身,究竟谁胜谁负,尚未可知矣!上次叫你诈死逃掉,这回可不能那么便宜你了。”
  话语落下,冥河祭起怀中的阿鼻剑,猛然冲霄而起,伴随浩然无量血光,向天空中的骷髅头斩去。
  “先天灵宝!!!”半空中的骷髅瞧着那血红色神光,双目内露出一抹骇然,绝不敢相信当年的那余孽,竟然会得了泼天大运,获得了先天灵宝的加持。
  忙不迭的,骷髅头中的两只眼球,那一团犹若灯笼般的森白鬼火,降临而下,向着那血光迎了上去。
  先天灵宝?
  谁还没有几件先天灵宝来着?
  那骷髅头中的两团鬼火,此时骤然显露原型,化作了两盏森白的灯笼,先天之气铺天盖地的卷起,向着下方镇压了去。
  一声巨响,乾坤似乎陷入了凝滞。
  三十三重天一阵摇曳,二人交手余波,不偏不倚的撞在了南天门上,惊动了天宫中正在商议大事的群神身上。
  “千里眼、顺风耳,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太一眉头慢慢皱起,眼球一转向下界望去,双目内露出一抹杀机:“本帝法旨,令大千世界所有金仙、大罗皆入天宫,下界怎么会在此时还有大罗真神的气机?”
  太一话语中流露着一抹不满,声音里蕴藏着一抹恼怒。这是打脸!毫不保留的打脸。
  你说你藏在下界,你就好生的藏着就是了,为何偏偏到处招摇搞事情?
  “回禀陛下,下界交手之人,一为灵台方寸圣境的冥河,一为死亡之神!”千里眼与顺风耳对视一眼,双目内露出一抹犹豫,瞧着大殿中犹若雕塑,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死亡之神位置,心中也不由得升起一股迟疑。
  那死亡之神就在宫阙中,那下界交手的又是谁?
  况且,死亡之神不过太乙真神修为罢了,何时突破大罗妙境了?
  话语落下,众人齐刷刷的向着那死亡之神望去,那死亡之神似乎没有感应到众人的目光一般,犹自老神再也的站在那里,似乎根本就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
  “哼!”太一冷冷一哼,下一刻一道钟声响起,落在了死亡之神的头上,只见伴随钟声变换,死亡之神身躯一阵扭曲,竟然化作一摊白骨坠落在,摔得个七零八落。
  “好一个李代桃僵,这一手傀儡替身之术,果然是别有玄妙”鲲鹏瞧着地上枯骨,不由得赞了一声,然后抬起头对着上方太一抱拳一礼:“陛下,死亡之神明明有大罗真神的道功,却偏偏隐匿修为,更以李代桃僵之术来蒙蔽陛下,戏耍陛下威严,可见其图谋不轨。还请陛下降下法令,将死亡之神打入死牢,剥夺其根骨神格,将其抽魂炼魄,以正我诸神威严。”
  鲲鹏此言落下,诸神俱都是面色一变。不管死亡之神因何隐藏自己的修为,因何不肯进入天宫,但是对于诸神来说,这绝对是一件好的不能再好的事情。
  一尊大罗真神,对于诸神的作用太大。足以在关键时刻逆转乾坤,改变故事的格局。
  “陛下,岂可不教而诛?便死亡之神有过错再先,也该将其宣入天宫,听其解释!若那死亡之神确有不得已的苦衷,陛下也可念在其往日功劳的份上,免其一罪。若他真的是有意冒犯陛下,戏耍各路大能,到时候要杀要剐,抽筋扒皮也全都由陛下说了算!”乾坤老祖走出来,对着上方太一恭敬一礼。
  太一闻言不置可否,而是看向了祖师:“老祖,你如今有何话说?”
  “灵台方寸山教导不利,还望陛下惩罚。只是冥河自从几万年前离开灵台方寸山,便已经与我等失去了联系,朝会之事无法通知,还望陛下念在其不知者不过的份上,饶恕其一命!若有责罚,老夫愿一力承担,还请陛下降罪于老夫!”祖师走上前来,对着上方的太一抱拳一礼,双目内满是无奈。
  听闻祖师的话,太一不置可否:“那冥河既然是你灵台方寸山的弟子,便劳烦老祖将其擒下。至于说死亡之神……此獠鬼鬼祟祟不知不觉间突破了大罗真神,却不知那位爱卿愿出手,将其擒下?”
  “陛下,臣等愿往!”太古十凶俱都是齐齐一步上前,声音里满是兴奋。
  擒下是假,趁机将其击毙是真。
  “陛下,老夫愿往,定为陛下擒下这孽障!”空间之神一步走出,声音里满是凝重。
  瞧着下方群臣,太一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扫过下方各路高真,目光落在了最后方:“道果!”
  “下属在”杨三阳面带无奈的自后排走出。
  “唰~”
  “唰~”
  “唰~”
  诸神与太古十凶、十大妖王,乃至于那所有的各路真神,俱都是目光齐刷刷的看向那一道充满了不情不愿的人影身上。
  十大妖王瞧着杨三阳,不由得心中愕然,却不晓得太一为何将这区区金仙境界的‘小修士’叫了出来。
  此乃朝会,天下各路大能汇聚,金仙境界的真神,根本就没有开口的资格好吗?
  “嗯?”与十大妖王不同,知晓杨三阳的底细的太古十凶与诸神,俱都是不由得心中同时升起一股不妙之感。
  ps:补盟主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