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上执符 > 第六百三十七章 无尽次元,太阴真相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玄黄,是与天地平齐的存在!
  玄黄天地灵宝塔镇压而下,命运长河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般,亦或者是被戳破的泡沫,乖乖的缩了回去。
  宝塔矗立之地,方圆百丈风平浪静。
  然后杨三阳的精气神就像是回归自家一般,信步闲庭的在命运长河中留下了印记,然后……太乙道果成!
  这是一个霸王硬上弓的典型,只要有足够好的法宝、足够多的外挂,一切都不是问题。
  无尽虚空中天花乱坠地涌金莲,看的騊駼目瞪口呆,差点晃瞎了自己的马眼:“居然还有这种操作?简直是绝了!”
  然后,二话不说,紧随着杨三阳,一道印记向命运长河中落下。
  天花乱坠,地涌金莲,星空遍洒无尽天花之光,又一尊太乙道果诞生。
  “简直是逆天了,你这岂不是可以批量塑造太乙强者?甚至于将一个普通人,直接一步登天,化作万劫不灭拥有太乙道果的大能巨头?”騊駼感受着自家体内本源蜕变,桎梏被打破,不由得骇然失色。犹自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断的运转体内本源,双目内露出怪异之色。
  批量打造太乙金仙?
  那岂不是整个大荒都要被其踩在脚下?
  要是堆积出亿万的太乙金仙,整个大荒世界谁还敢与之为敌?
  天宫?
  也只是个弟弟吧。
  杨三阳双目内露出一抹神光:“当然不可能,金仙之下的修士,不曾在体内凝聚法则本源,根本就无法抵抗命运长河的洗刷。三宝印记落在命运长河中,只会成为齑粉,被命运长河反噬而已。”
  胆敢觊觎命运,亵渎命运的人,不得好死!
  “你要不然再利用玲珑宝塔轰开时光长河,咱们干脆一道证就大罗算了!”騊駼目光灼热的看着他。
  杨三阳翻个白眼,给了騊駼一巴掌,拍的騊駼蔫头耷拉脑。然后手掌一伸,却见騊駼身上的金箍咒飞出,落在了其手中。
  金箍咒,本来便束缚不得太乙强者。
  “老祖我得自由了?你小子就不怕老祖我就此跑了?将你扔在星空不管了?”騊駼有些不敢置信。
  杨三阳摇了摇头:“我相信,老祖不是那般人。”
  “我可是知晓你很多秘密的”騊駼转过头,硕大的马脸盯着他。
  “你要是不怕死,就尽管开口!”杨三阳轻轻一笑:“诸神将你视作耻辱,恨不能杀之而后快,你已经不容于诸神,除了留在我身边,还能做什么?”
  騊駼无语,对方说的很有道理,他竟然无法反驳。
  “走吧!”杨三阳一拍騊駼,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在星空中奔走,所过之处道道帝流浆犹若流星般在其周身飞驰而过,不断的向大荒撒去。
  弹指间,一年时间匆匆即过。
  “怪哉!”騊駼忽然在星空中停下脚步。
  “确实是怪哉!”杨三阳坐在騊駼背上,打量着整个星空。
  太阳星近在咫尺,但是整片星空,所有星辰依旧遥遥无边,似乎笼罩在云雾之中,处于另外一方世界。
  杨三阳眉头皱起:“不可能啊!我等已经来到了太阳星与太阴星周边,怎么所有的星辰竟然依旧遥不可及?”
  騊駼是什么?
  时光神兽!
  奔跑起来的速度,与时光流淌的速度,是一样的。
  他的速度,比之光明还要快了无数倍。
  但就是这样,騊駼足足奔驰了一年的时间,逛遍了太阳星附近的虚空,可是却依旧不曾见到半分星辰的影子。
  “为什么会这样?没道理我等只能到达太阳星,却不能到达太阴星、不能到达任何星辰啊?”杨三阳眉宇皱起,面色凝重的看着无垦星空:“继续走!我不信,星空距离我等如此遥远。”
  “莫要走了,没用的!”一道清冷女音响起,伴随着淡淡的桂花香气,一袭白衣飘飘,犹若姣姣明月降临的女子,出现在了其身边。
  月神面色惆怅的看向无垦星空,双目内露出一抹凝重:“没用的!”
  “仙子,为何迟迟不见太阴星与群星的踪迹?”杨三阳瞧着近在咫尺的太阴仙子,不由得双目内露出一抹诧异。
  “你当年不是很好奇,为何我与太一一道陨落,却偏偏太一恢复神速,而我恢复却是漫长无比,还需要借用你的气数吗?”太阴仙子冷清的目光看着他,素手伸出轻轻挽起耳边的发丝。
  “为何?难道与这星空有关系吗?”杨三阳不解。
  “因为,星辰与太阴星,皆在另外一方次元世界内,与茫茫大荒隔了一处时空壁障。我之所以能跨越壁障而来,是因为借助了日月交汇的力量。但纵使如此,付出的代价却是一身修为皆尽化作流水,不得不转世涅槃!”太阴仙子叹息一声:“星辰与太阴星,相隔于另外一个世界,你根本就无法达到。”
  “另外一个星辰世界,如何?”杨三阳一双眼睛看向太阴仙子。
  “星神!”太阴仙子道:“无垦星空,以紫薇为首,有三百六十五位星神。那三百六十五位星神,俱都是太乙金仙之辈,可以借助本命星辰,发挥出逆战大罗的力量。”
  “你呢?在那星空,是何身份?”杨三阳一双眼睛看向太阴仙子。
  “我是我,但却又不是我!”太阴仙子素手伸出,牵住了杨三阳的手掌。触手处,一片冰凉温润,叫人不由得心中清爽。
  “陨落之前,我乃紫薇大帝之道侣月神,但是跨界而来时,我已经陨落,那个月神,化作了齑粉。唯有月之本源留下,继承了月神的记忆,我是新一代太阴仙子!新一代的太阴之主!”月神双目内露出如水般的温柔。那温柔,犹若是月华,照亮人的心脾。那淡淡的桂花香气,叫人迷恋。
  杨三阳懂了,就像是一堆泥土,烧成陶瓷。泥土是陶瓷,但陶瓷却已经不再是当日的泥土。
  本源虽然相同,但却已经是两个物件。
  “无垦星空降下帝流浆,其实并非是太一登临帝位,导致了日月失调,而是因为另外一片星空,太阴星迟迟不能归位,导致紫微星失调,群星动荡。那无穷的帝流浆海洋,乃是紫微星为了寻我,运转星辰之海而化出的力量。渗透了时空壁障,欲要找到破开壁障的办法!”太阴仙子苦笑:“说来说去,还是我牵连到了妖庭。”
  “紫薇寻你?”杨三阳握住了太阴仙子的手掌,将其抱在怀中,然后笑了笑:“可你已经不再是月神了。”
  “可是我还保留了月神的记忆,他不会放过我的!”太阴仙子没有挣扎。
  “所以,你便迟迟不敢迈出那最后一步,不敢真正的复活是吗?”杨三阳看向太阴仙子,眼中露出一抹笑意。
  他知道,太阴仙子肯定隐瞒了什么,但是……那重要吗?
  紫微星的实力如何?
  他没有问!
  能够叫太阴仙子如此忌惮,便已经足够说明了一切。
  “星空之主啊!”杨三阳冷然一笑。
  正说着话,忽然间虚空一阵变换,满天帝流浆一阵变动,竟然在刹那间化作了一道紫气朦胧的人影。
  “太阴,本帝可是对你好找!想不到,你竟然隐匿在这方世界!”那紫气人影开口,声音堂堂,蕴含着一种说不出的大气、贵气:
  “终于被我找到你了,这回看你往哪里逃!”
  “紫薇星君的意志!”太阴仙子攥着杨三阳的手掌不由得一紧。
  “慢来!慢来!我已经早有对策!他若不来则罢,来了……到正中下怀!”杨三阳笑了笑,双目内露出一抹笑容:“你便是紫薇星君?”
  “蝼蚁,你敢亵渎月神,我必然要将你千刀万剐,抽魂炼魄!”那紫色人影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杨三阳,双目内露出一抹滔天怒火。
  “呵呵,想不到,你竟然有一缕意志跨界而来,倒是正合我意!”杨三阳袖子里三宝如意闪烁,然后随手打出。
  “蝼蚁,尓敢冒犯本君……”
  “砰~”
  不待那紫色人影说完话,三宝如意镇压而下,已经将其形体打碎,然后将那一缕意志镇压而下:“星辰世界?我倒是好奇得很!那星辰世界,比之大荒世界如何?”
  “若在神魔大劫之前,自然是远远不如”太阴仙子毫不犹豫道。
  “如今呢?”杨三阳诧异的道。
  “怕也是不如的!”太阴仙子略做沉思道:“若有圣人出手,更是碾压性的优势。星空世界,全靠紫薇星君一人支撑,星空大势汇聚于紫微星中,紫薇帝君的实力,怕是未必会比如今的太一差!”
  “呵呵,我终于知道,太一与魔祖,差了什么!”杨三阳瞧着三宝如意内挣扎的紫薇星君意志,双目内露出一抹冷笑:“这片星空,不论如何皆要征服。星空可是大荒的一部分,若不征服岂能圆满?”
  杨三阳看向太阴仙子:“天宫与紫微星水火难容,一日不容二主,你尽管放心大胆的复活,到时候早晚要做过一场。”
  ps:补盟主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