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上执符 > 第六百七十二章 宓妃之死

  将心比心,换做是自己,也必然会做出这等恨不能叫两个狗男人互相残杀的事情。
  紫薇星君的眼眸里满是冷笑,瞧着将宓妃护在身后的太一,双目内露出一抹看热闹的表情。
  他倒想知晓,一旦太一知晓,自家的宝物竟然被人给盗了,而且还是被自己所护持之人给盗了,会是什么表情。
  手中的天宫本源上下抛飞,紫薇星君眼中满是冷笑。
  瞧着紫薇星君手中的那本源,太一愕然,愣在那里。
  那本源看着好生眼熟,不正是自己当年交托给宓妃真假本源中的假本源吗?
  转身看向宓妃,宓妃抓住太一衣袖,手中星空本源塞入了太一手中:“不用那假的本源诓骗于他,我如何有机会盗出真的星空本源?”
  攥着手中本源,太一面色大受震动,眼睛里满是不敢置信之色,随即呵斥了一声:“胡闹!我若来得迟了,你又如何脱身?你胡闹,道果为何也与你一道胡闹?”
  “可是,这星空本源干系甚大,决不能有半分闪失!”宓妃攥住太一的手掌。
  “本君的本源,给我还回来!”紫薇星君瞧着那本源,顿时心中急躁,岂容本源落在太一手中?
  尤其是听闻宓妃口中那个‘假’字的时候,更是心中大受震动,猛然屈指一弹,浩然星光化作长剑,向太一与紫薇星君斩去,欲要将其化作齑粉。
  “小心!”太一顾不得去抓拿本源,连忙一把推开宓妃,祭起混沌钟,向紫薇星君打了过去。
  “砰~”星空卷起浩然波荡,两尊王者大战,顿时惊动了虚空中无数的高真,一双双眼睛俱都是齐刷刷的向着星空望来。
  “太一,你又何必为了一个女人与我死磕?我手中有你天宫本源,而你的手中,亦同样有我星空的一半本源。不如你我一笔勾销,本源相互交换如何?免得中了这女人的挑拨!”紫薇星君手中星光缭绕,紫薇剑星光招展,似乎能将日月星斗斩破。
  “呵呵,你当本帝莫非是傻子不成?”太一手中混沌钟卷起地水风火,向紫薇星君绞杀而去:“你星空本源被月神盗取了半分,如今又被宓妃盗取了半分,整个星空本源皆已经外落,星空已经成为风中杂草,无根浮萍,难成大器也!”
  “呵呵,你天宫的本源不也同样在我手中,咱们可谓半斤八两彼此彼此!”紫薇星君嘲弄一笑,紫薇剑斩出,万千星斗神光汇聚,一股莫名韵律还是波动。
  “谬矣!你手中本源,是假的本源,而我手中的本源,却是真的本源!”太一冷冷一笑,大袖一番,却见一枚印玺浮现:“紫薇星君,你且看此为何物!”
  “你!”紫薇星君见此一幕,不由得心中悚然一惊,连忙低下头去查验自家手中本源,神力运转,那本源竟然化作一股气机消散在虚空中。
  然后不由得呲目欲裂,气的身躯颤抖,破口大骂:“贱婢!贱婢!妄你我亿万年交情,你竟然背叛我!”
  说到这里,紫薇星君竟然收手,然后冷然一笑,静静的看着宓妃:“你以为你的所作所为,值得吗?太一真的会比我强?真的值得你这般牺牲吗?”
  “自然是值得的!可恨我有眼无珠,亿万年竟然没有看破你的虚伪!”宓妃站在太一身后,此时将本源塞入了太一袖子里。
  见此一幕,紫薇星君心凉半截,却也并不惊慌,而是缓缓自袖子里拿出一枚印章:“太一,宓妃说你对他用情至深,我却是不信。真不知你有什么好,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叫其对你死心塌地。甚至于不惜背叛我与她的亿万年情感。”
  “感情的事情,你不懂!当年的月神是这般,宓妃也是这般!”太一冷冷一笑,感受着瑟瑟发抖的宓妃,将其揽在怀中不断安抚。
  “好一副情深意切!”紫薇星君不知是嘲讽还是夸赞,一双眼睛看向宓妃:“今日我便在给你上一课,天下男儿皆是一般。在王图霸业面前,女人终究只是附属品。”
  然后侧目看向太一:“太一,汝对宓妃感情如何?”
  “夫妻同心,我二人海枯石烂,天地日月可鉴!”太一不知紫薇星君卖身关子,只是知晓此时场中形势有些诡异!不是一般的诡异!
  “好!好!好!好一副情深意切!”紫薇星君冷然一笑,托住手中银色印章,在太一面前晃了晃:“太一,你可知此为何物?”
  “不知!”太一不解。
  “此物,乃宓妃的本源,其本命星辰的本源!这傻女人为你盗取紫微星本源,竟然不惜用自己的本源做替换,哈哈哈!哈哈哈!当真是愚蠢至极!”紫薇星君得意大笑。
  “什么?”太一闻言勃然变色,连忙去看向怀中宓妃:“他所说可是真的?”
  宓妃面色苍白,身躯颤抖,眸子里露出一抹坚毅:“是真的!”
  天宫之中
  杨三阳轻抚手中太极图:“也不知这世道是怎么了,将深情当舔狗,把渣男当冷酷。沾花惹草当成是本事。每一个肯为他人付出感情和真心的人,都是值得尊重的。喜欢并没有错,只是喜欢错了人。你的深情并非人人都懂,可总有一天,你会遇到懂你的人。什么‘舔狗’,都是一些肤浅且粗俗人说的话,你大可不必在意。深情的人,即使不能得到所爱,也不会被亏待。”
  他忽然有些同情宓妃!不是一般的同情!
  亿万年守护与陪伴,却换来这种结果?
  孽缘而已!
  “我其实现在有些后悔要算计她了。可是,挡我杀紫薇星君,欲要坏我大业,惹得我执念深重,却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杨三阳眼中露出一抹执念。
  自从斩了恶尸之后,他心中的我执与善念,便越加严重,时常发作。
  就像是犯病了一样,体内的某一种平衡被打破。
  斩杀紫薇星君,便是其执念!不可化解的执念!
  谁触动了他的执念,谁就要死!
  我执发作,天王老子来了也没用。
  “你若对她当真情深义重,便将那星空本源交出来,换了她的本命印记。否则……呵呵!”紫薇星君冷然一笑:“我今日便要其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你……当真是狠毒啊!她与你亿万年夫妻之情,你竟然如此绝情?如此狠毒?”太一声音里满是压抑不住的怒火。
  “我狠毒?她盗取我星空本源,欲要坏我大业,可曾讲夫妻之情?”紫薇星君面色狰狞,双目内满是殷红杀机,一道道魔气冲霄而起,十二品黑莲悄无声息间在其祖窍内已经彻底凝为实质。
  “我只给你三个呼吸的时间,用来见证尔等所谓的深情!三个呼吸过后,你若不应,我便将其彻底自天地间抹去!”紫薇星君手中神光流转,一股璀璨光华将那印章包裹住。
  宓妃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太一侧脸,嘴唇苍白,身躯不断颤抖,眼睛里满是渴盼亦或者夹杂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一!”紫薇星君喊了一声。
  太一低下头,四目相对,没有言语。
  他看不懂她眼中的复杂,只是看到了那一点点火苗。就像是一根水中稻草,被其紧紧的抓住。
  “二!”紫薇星君冷冷一笑:“所谓深情,皆不过是骗人的东西。”
  宓妃身躯颤抖,哆嗦的更厉害,紫薇星君手中火光不断吞噬着印章,宓妃一言不发,只是死死盯着太一的眼眸。
  “莫要数了,我已经有断绝!”太一打断了紫薇星君的话。
  那一刻,星空沉寂,大荒似乎陷入了凝滞,一双双眼睛齐刷刷的看向星空。等候那明知不可能,但偏偏想要听到的答案。
  太一感受着手臂上的疼痛,那紧张攥住自己的双手,不由得笑了笑:“你怕什么?你我夫妻同心,我又岂会抛弃你?”
  “你忘记我说过的那句话了?本源,不过是大势一种。而我太一,既然已经逆改了大势,自然不会介意再次逆改一回大势!你对我的感情、信任,可不够坚定啊!”太一笑看着怀中的宓妃。
  两颗泪珠滑落,宓妃眼角处泪水模糊,默然不发一言。
  “那本源,我给你!”太一静静的看着紫薇星君。
  紫薇星君闻言一愣,不敢置信道:“真给我?”
  “给你!”太一话语不容置疑。
  “哈哈哈,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一对蠢蛋!我竟然还将尔等儿女情长之辈当成敌人!”紫薇星君捧腹大笑。
  眼见着太一伸出手,欲要将本源自怀中掏出,下一刻只听得怀中一声‘噗嗤’声响,金黄色神血喷溅而出,打湿了太一的面颊。
  “不要!”紫薇星君骇然失色,瞧着手中崩碎的印章,不由得骇然失声:“给我定住!给我定住啊!”
  “为什么?”太一不敢置信的看着宓妃,不敢置信的看着宓妃心口处的那把星光组成的匕首。
  ps:补萌主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