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上执符 > 第六百八十四章 借运魔祖,无上大罗

  “今我冥河,欲立一教,为魔之血,立修罗道!以元屠阿鼻镇压气数,望天地共鉴之!”冥河忽然开口,声音震动法则之海,似乎蕴含某种奇特的魔力。
  话语落下,虚空震动,冥冥中命运长河震动,接着就见虚无中一道气机流淌,魔教气运刹那间一分为二,有三分之一向冥河汇聚而去。
  不周山巅天宫内,本来正在看热闹的魔祖愣在那里,然后顿时一张面孔铁青,手掌死死的攥住,双目内无穷天魔翻滚:“混账!找死!尔敢夺我气数,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魔教气运骤然分裂,你叫魔祖情以何堪?
  本来就不多的气运,如今又历经消减,错非他是天道爸爸最爱的崽,只怕已经早就因为作孽而死无葬身之地了。
  最关键的是,魔祖的气运,足够他随时可以舍弃帝王大道,直接由活死人化作真正的圣人。
  如今冥河虎口夺食,是在断他魔祖的成圣之路!
  他虽然迟迟不肯踏入圣道,不断的追求帝王大道,并非说明圣道在其心中不重要。
  圣道乃是其留下的一个后退余地!给自己留下的一条后路。纵使日后力有不逮,争夺帝王大道失败,也能令自己超然物外,凌驾于众生之上。
  魔祖敢肯定,叫自己登临圣位,别的不敢说,坏别人大业,叫大荒世界不出现天帝,他还是能做到的。
  破坏总比建造更容易!
  可惜,杨三阳不给他机会,竟然趁此天时地利的良机,削了魔祖气数,彻底断了其后路。
  “找死!”魔祖眼中杀机凝聚为实质。
  此时大荒中各路大能俱都是纷纷抬起头,目光怪异的看向冥冥虚空,眼中露出了一幅幅看好戏的表情。
  法则之海
  三宝如意沉浮,伴随魔教气数分裂加持,只见自三宝如意内,一混沌朦胧的手掌伸出。
  混沌之光缭绕,虚空颠倒朦胧,只见那手掌一拔,冥河体内先天不灭灵光卷起,与魔教的功德结合,竟然刹那间在手掌中化作一道血红色丝线。
  然后那手掌拍出,虚空中混沌之光环绕,这一掌竟然避开法则之海内孕育的意志,然后循着冥冥中某种轨迹,一掌拍出将那血红色丝线烙入了法则之海内,镶嵌入无穷的法则丝线之中。
  为了这一刻,杨三阳足足在自家体内法网中推算了百万年!
  其体内法网,与天道运行的法网一模一样,所以才给了其窃取天道造化的机会。
  妙到巅峰的一手,直接将冥河的‘血海’法则镶嵌入了法则之海内,不单单没有影响到法则之海内亿万法则的运转,反而因为这一条法则的嵌入,使得整个法则之海多了一股圆润,似乎填补了某种空缺。
  只见那血红色丝线蜿蜒扭曲,然后顺利融入了法则之海内,与亿万法则不断交融,气机不断感应,彼此融为一体,竟然不曾有任何反弹。
  “咔嚓~”
  一道惊雷划过大千,接着就见天花乱坠地涌金莲,功德之气流淌。
  大地深处无尽次元,忽然浑浊炸裂,阴阳开辟,形成了无穷的寰宇空间。
  一条不知边际的血海,在其中不断涌现。
  整个大荒世界,所有的杀戮之气、因果业力、无穷罪孽,尽数向血海涌去。
  天道返照,血海中走出一道朦胧人影,然后刹那间凝聚为实体。
  “这就是大罗妙境吗?却也不同于寻常大罗!我便是天地的一部分!血海不枯、血之法则不灭,冥河便不死!”冥河背负双手,一双眼睛打量周边天地,然后对着四面八方虚空拜了拜。
  “成了吗?这就是圣人吗?”星空之中,紫薇星君的一颗心沉入谷底,双眼内一缕缕杀机不断汇聚。
  太恐怖了!
  简直是恐怖到了极点!
  圣人纵使镇压长河,也能念动间巅篡乾坤,更改法则,映射法则之海,实力已经超乎了紫薇星君的预料。
  他虽然与阿弥陀交过手,但却并不认为圣人有多大本事,不过是彼辈尔尔而已,不堪一击。
  可是此时当其看到圣人竟然把握天机,妙到巅峰的操控了法则之海,不由得双目内露出一抹凝重。
  “简直可怕到了极点!不愧是圣人之下皆为蝼蚁!”紫薇星君叹了一口气。
  他的实力虽然比圣人强,但却是蛮力,比不得圣人这般妙到巅峰的操控。
  对面太一亦是双眸闪烁:“圣人,果然叫人敬畏。”
  接着,却是面露喜色,看向紫薇星君:“阁下可曾见识到圣人之威?只要我想,随时都可巅峰星空。如今不过是陪尔等玩玩罢了,你等还当真了。你若此时俯首納命,或许还能给你几分生机,若冥顽不灵,待圣人出手,只怕悔之莫及。”
  “大言不惭,你且先度过眼前这一关再说吧!”紫薇星君冷然一笑,下一刻大战又一次卷起。
  血海之中
  冥河一步迈出,虚空扭曲,再出现时已经到了不周山下。
  瞧着那源源不断向天宫杀去的三族大军,冥河不由得摇了摇头:“尔等三族,当年圣人怜悯尔等不易,乃是天地生成的精灵,所以方才网开一面,只是责罚尔等镇压天地。可是不曾想到,尔等竟然又出来搅风搅雨了!”
  话语落下,冥河背后虚空扭曲,无穷血海流淌而出,一道道朦胧模糊的人影,铺天盖地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杀!”
  没有多余的话,只有不断的厮杀。
  无穷的血神子爆发开来,驾驭血海吞噬着三族部众,大荒中不断有一口口血色泉眼凭空出现,无穷的修罗、血神子自血色泉眼飞出,疯狂的屠戮着三族大军。
  “杀!”
  一尊金仙修士,将修罗劈成两半。只见那修罗一阵扭曲,竟然两半身躯刹那间愈合,面色凶狠的一掌插入了金仙修士的胸膛,捏爆了其心脏。。
  “血海不干,修罗不死!”那修罗面带狰狞笑意,继续向远处杀戮而去。
  “小心,血海修罗是杀不死的!”八太子一掌劈出,崩碎无数修罗,只见那修罗在血海中一阵扭曲,竟然又一次重新汇聚,完好如初,继续向三族大军杀戮而去。
  三族大军虽然多,但面对着不死不灭的怪物,又能如何?
  尤其是血海倾覆而过,所有三族修士,尽数为血海吞噬同化,成为了血海中的一员,转身向自家昔日同胞痛下杀手。
  三十三重天内
  杨三阳与魔祖静静的站在屋子内
  “夺我气运!夺我气运!老祖我非要叫你死无葬身之地不可!”魔祖恨得咬牙切齿,双目内道道杀机不断卷起。下一刻,魔祖化作清风,消散在宫阙内不知所踪。
  下方
  第三重天
  空荡荡的天维之门前,一袭血衣人影浮现,就那般静静的抱着两把宝剑,站在天维之门前默然不语。
  下方厮杀声不断,第二重天在凰祖与鲲鹏联手之下,势如破竹,妖庭大军缺少顶尖高手支撑,根本就是毫无反抗之力,完全就是一边倒的屠杀。
  “轰~”
  伴随喊杀声逐渐止歇,第三重天的大门打开,凰祖与鲲鹏一马当先,径直向第三重天杀来。
  “嗡~”
  元屠出鞘,冷冽的杀机卷起,惊得虚空凝滞,凰祖与鲲鹏连忙后退一步,避开了宝剑的锋芒。
  “噗嗤~”
  剑光飞出天维之门,凰祖与鲲鹏身后的不知多少部众,尽数化作血液,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冥河!”鲲鹏面色凝重的道了一句。
  “是我!”冥河静静的持着元屠宝剑:“此路不通,阁下请回吧。”
  “你证就大罗不易,何苦来此求死?”凰祖眼中露出一抹慈悲。
  “义之所趋,不得不来!我师兄在三十三重天,除非我死了,否则没有人能跨过这道天维之门!”冥河双目内没有丝毫感情,有的只是那无穷无尽的血海。
  “杀!”回应他的,唯有鲲鹏的一个杀字。
  鲲鹏的速度很快,手中北方玄元控水旗卷起,似乎能将天下水流汇聚集中,滔滔不绝的向下界卷去。
  冥河摇了摇头,眼睛里露出一抹嘲弄:“你才不过刚刚触及大罗第三步而已,尚未真正不死不灭与道等同,也敢反叛天宫,也不知是谁给你的勇气。”
  元屠与阿鼻齐齐刺出,双方争斗在一处,面对三步大罗的鲲鹏,冥河不但不落下风,反而凭空压了其一头。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鲲鹏面色骇然,眼中满是不敢置信:“我是三步大罗,你不过才刚刚证就大罗!”
  “你对血海大道一无所知!在我这里,大罗就是大罗,根本就没有什么一重天两重天之说。于我来说,下一个境界便是混元大道,证就圣人。我一步登天,逆天而行,若与尔等俗流等同,岂不有辱我付出的那么多艰辛?”冥河身形恍惚,刹那间化作两道人影,各自持着一把宝剑,向鲲鹏斩了去。
  “道友,此獠果然诡异难缠,还请助我一臂之力”鲲鹏对着凰祖道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