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上执符 > 第七百三十五章 蛮族之劫

  西昆仑
  昆仑之巅
  魔祖背负双手,一双眸子似乎能透过世界壁障,看穿无垦混沌。
  “多管闲事的老家伙!”魔祖慢慢收回目光,眼中露出一抹阴沉:“属于圣人的时代,将要到来了吗?”
  “可惜我真身不在,否则此时截杀太一,乃是最佳时机!”魔祖背负双手,眼睛里露出一抹神光。
  “老祖,太一果然有那么厉害?”在其身后,一袭黑袍的人影,双目内露出一抹不敢置信。
  “嗯?”杨三阳面露神光:“太一本事,又岂是你能揣摩的?”
  “如今天下间各路高真皆已前往混沌天外天听候讲道,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魔祖转过头,看向那一袭黑袍的人影。
  “蛮族欲要铸造天下间最强血脉,若真的是被那狗蛮子达成所愿,岂非所有种族皆要沦陷?”魔祖眼睛里露出一抹神光,目光灼灼的盯着那黑袍人影。
  黑袍人影闻言沉默,过了一会才道:“最强血脉,简直无稽之谈!”
  “你莫非是怕了?”魔祖冷冷一笑。
  “怕?我会怕他?”听闻此言,那黑袍人影面带冷然,嘲弄一笑。
  魔祖笑而不语,只是一双眼睛静静的看着他。
  “那些蛮族部众,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杀之必然会有大因果!再说,蛮族近些年也有大罗真神诞生,已经今非昔比!咱们要杀的是道果,又何必杀那无数蝼蚁?平白脏了双手!”黑袍人影眉头皱起。
  魔祖笑了笑,转过身去,背负双手看向远方:“随你!只怕你错过这等时机,日后后悔也晚了。”
  听闻此言,黑袍人影闻言沉默,许久后才慢慢攥紧双手:“我听老祖的。”
  “莫要听我的!此事,全都在你心意,你若想杀,便杀!你若不想杀,我也绝不逼你!”魔祖笑着道。
  “人族,也有不少高手啊!”黑袍人影略作沉默:“单凭我一人,怕是有些力有不逮。”
  “海族!诸位星神,我已经为你联系好了,只待你出手,大荒世界各路星神,便会趁机发难!海族,也会助你一臂之力!”魔祖不紧不慢的在山巅吹着口哨。
  黑袍人影闻言沉默,许久后才道:“血海冥河,非易与之辈,需借老祖弑神枪一用。”
  魔祖闻言一笑,手掌在虚空一抓,一把黑气缭绕的长枪,被其拿在手中。打量了一会,方才抛给对面黑袍人影:“拿去!”
  黑袍人影拿着弑神枪,抚摸了一下,许久后才道:“好生狠戾的先天灵宝。”
  话语落下,纵身而去。
  黑袍人影远去,魔祖吹口哨的声音停止,一双眼睛看向远方,许久后才笑着道:“狗蛮子,老祖我可是为你准备了一份大礼!一份前所未有的大礼!最强血脉?我决不允许其诞生!”
  东昆仑
  蛮族部落
  无数的蛮族部众正在山中修行,亦或者是在山间狩猎、在田间种植稻谷,好一副怡然自得的田园景观,悠然自得好生自在。
  “嗡~”
  就在此时,忽然天黑了下来,一只大手凭空浮现,覆压方圆数万里虚空,猛然拍落。
  “不好!敌袭!”
  有蛮族修士一声惊呼,太乙、金仙之辈骇然的看向那大手印,周身神通之光迸射。
  可惜,众人的神通,根本就不待靠近那大手印,便已经被那大手印化作了虚无。
  “砰~”
  地动山摇,亿万蛮族部众喋血,不知多少金仙、三灾、寻常蛮族部众,刹那间化作了肉饼、血沫,化作了汨汨的血水。
  “大罗!大罗!那是一尊大罗真神!那是一尊大罗真神!有大罗真神偷袭!”一尊只剩下半边身子的太乙真神绝望哀嚎,话语里满是无助。
  大罗真神与寻常修士之间的差距太大了!
  大到根本就不能阻止,叫人心生绝望!
  “砰~”
  又是一只大手印,不知多少蛮族部众化作了灰灰。
  群山崩碎,在那大手印下,化作了微不足道的尘埃。
  “大胆,何人胆敢冒犯我蛮族!”一道大罗之光卷起,穹高冲霄而起,手中一道神雷迸射,向那时空深处的黑影劈了过去。
  “蛮族大罗吗?不堪一击!你竟然没有去天外混沌听讲,算你倒霉!”黑袍人影阴冷一笑,向着那先天神雷迎了过去。
  双方刹那间交手十个呼吸,诸般神通你来我往,空间坍塌电闪雷鸣不断。
  “砰~”穹高不敌,被一击轰飞,坠落在群山中,骇然的看向那道黑袍人影:
  “你是二步大罗真神!你是二步大罗真神!”
  “灭!”黑袍人不去理会穹高,而是又一次一掌拍出,笼罩十万里大地,向蛮族部众拍去。
  “住手!”穹高不做修整,猛然纵身而起,向那手印拦截而去:“此乃蛮族!岂容你放肆!难道不怕我家老祖日后追究?”
  “道果?”黑袍人冷冷一笑:“那要等他回来,等他找到我再说!”
  “噗嗤~”
  弑神枪出,犹若是一只灵蛇,刹那间刺穿了穹高的身躯。
  大罗真神第二步,与第一步乃是天地之别!
  尤其对方手中还有先天灵宝!
  穹高身躯被钉在了虚空,本源被弑神枪吞噬,只见穹高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对方:“你究竟是谁?我蛮族与你有何仇怨,你竟然想要灭我蛮族部众!”
  “呵呵,死人不配知道!死到临头,你还有何话说?”黑袍人不紧不慢的看着他,就仿佛是看一只即将被碾死的蚂蚁,双目内满是戏虐。
  “呵呵~”穹高看着那黝黑的弑神枪,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本源在流逝,生命力被源源不断的被吞噬:“我家大法师蛮祖,在天宫中位高权重,不管你是谁,你有何背景,日后蛮祖绝不会放过你的!我今日虽死,但死得其所,日后大法师必然会替我十倍、百倍的报复回去!”
  “呵呵,可惜你看不到那一日了!”黑袍人影看着他,眼睛里露出一抹冷光:“况且,死在弑神枪下的生灵,我还从未见过其有机会复活的呢。”
  “砰!”
  话语落下,穹高尸身飞出,坠落大地,摔得血肉模糊。
  “杀!”
  天地间一道道星光闪烁,不断东昆仑飞来飞去,一道道星光流转,将蛮族部众团团围住,从外围开始地毯式的屠杀。
  “杀!杀!杀!”
  河水之中,无数海妖飞起,海族大军席卷而至,向蛮族屠杀而来。
  天宫
  三十三重天
  高明与高觉坐在南天门前正在钻研着先天道体,高觉忽然皱了皱眉:“你有没有听到,下界似乎有喊杀声?”
  高明双目睁开,法眼遍查下界,下一刻骇然失声,手中丹经落在地上,哆哆嗦嗦的道:“那是……那是……蛮族?”
  “我没听错吧!”高觉骇然失声,面色苍白:“蛮族?”
  “天要塌了!天要塌了!居然有大罗真神在屠戮蛮族!快去三十三重天禀告陛下!”高觉哆哆嗦嗦站起身,只觉得双腿发软,面露骇然之色。
  “天宫诸神都去了天外听讲,陛下也不再!”高明身躯颤栗道。
  “去八景宫!快去八景宫!伏羲与娲还在,伏羲与娲还在!”高明猛然爬起身,一路跌跌撞撞,径直向八景宫跑去。
  八景宫内
  伏羲与娲正在修炼,八宝莲花池前闭目盘坐。
  此时兄妹二人上半身已经化作人身,下半身却依旧是蛇体。
  “砰!”
  忽然一声巨响,八景宫门被撞开,却见高明跌跌撞撞滚入大殿:“二位大老爷,不好了!不好了!蛮族被人屠了!蛮族被人屠了!”
  “什么!!!”此言落下,八宝莲花池中的兄妹二人霎时间面色一白,如遭雷击,俱都是刹那间化作人形,停止了修炼,齐齐自八宝莲花池内站起身,看向东倒西歪的高觉:“你在说什么!!!”
  “二位大佬爷,下界蛮族被人屠了!”高觉连忙道。
  “嗖~”
  话语落下,二人已经齐齐化作流光,不见了踪迹。
  无尽幽冥
  无垦血海之中
  一朵血色莲花缓缓绽放,吞噬着无垦血海中的养分。
  一袭血色衣袍的冥河,面无表情的坐在莲花对面,静静的看着莲花生长。
  “成圣了!扬眉成圣了!”许久后,冥河叹息一声,缓缓收回目光。
  “怪哉,如今大荒一片太平,怎么血海会无故壮大,多了无数的新鲜血液?”就在此时,冥河忽然一愣,然后下一刻面色狂变:“那是……蛮族的血液!蛮族有变故发生了!蛮族有变故发生了!”
  唰~
  的一下,只见冥河猛然站起身,下一刻径直化作流光冲霄而起,向外界而去。
  大荒
  东昆仑
  地崩山摧
  天昏地暗
  血流滚滚,阴风惨淡。
  天地间杀机不尽,道不尽的惨淡煞气流淌。
  “哈哈哈!哈哈哈!”八太子得意大笑,一掌拍出,一座大山断落飞出,不知多少蛮族部众,被活生生的砸死。。
  一尊蛮族的金仙,被那大山活活砸成了肉泥。
  “道果,尓敢叫太一屠戮我海族,我与你不死不休!我与你不死不休!今日,何该你遭受报应!”八太子冷然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