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上执符 > 第七百七十九章 杀机

  天有天规,地有地矩。天有天规,地有地矩。天道运行,主苍茫星空,宇宙四时。地道主众生之生长,造化孕育之妙。天道有天道果位,地道自然有地道果位。若是别人,或许奈何不得有不周山为依仗的麒麟王,但杨三阳不然。袖子里玉如意滑落,只见杨三阳随手一抛,就见那玉如意飞起,竟然直接向麒麟王后的不周山镇压了下去。
  三宝如意不可怕,可怕的是三宝如意内的胚胎。当年夺取不周山造化亿万年,延缓大千世界生长亿万年,当真可谓是恐怖的很,能够作为吸血虫来汲取大千世界的养分,而没有被天道弄死,可谓是真的天地间一奇宝。
  三宝如意镇落,不知为何忽然麒麟王心头悚然一惊,冥冥中一股直觉、召唤自不周山内传出。决不能叫那三宝如意落在不周山上!绝对不行!否则,必然会出现大问题!那是一种来自于不周山的启示,来自于本能的直觉。
  “嗡~”麒麟王猛然转身,一拳轰出,向虚空中飞落的玉如意打了过去。
  玉如意内一道混沌之气缭绕的胚胎孕育,其内一三四岁大小的孩童在胚胎中睡得正香。似乎是感受到了外界的什么气机,却见那孩童睡眼朦胧中睁开眼眸,下一刻眼前虚空迸射出道道恐怖气机:“呵呵~”
  一道稚嫩的笑声,不断在玉如意内响起。
  那玉如意犹若有了灵智一般,一个扭曲就像是泥鳅般,钻过了麒麟王的一拳空隙,绕到了麒麟王身后。
  麒麟王心头一紧,连忙回身去镇压,此时那三宝如意又飞到了麒麟王的头顶。
  麒麟王此时全部心神都被三宝如意拖住,哪里还有心思去管虚下界的太极图与大地本源?与预防三宝如意比起来,一切都只是小事情。
  只见太极图旋转,没入了不周山下,就见不周山下大地内,一道道气机流淌,一犹若是星辰般大小土黄色的圆球,静静的耸立。然后杨三阳眼中露出一抹神光,心中念起,太极图化作一张图卷缓缓摊开,逐渐将那圆球包裹,然后猛然收缩,大地本源已经尽数落入了太极图内。
  心头念起,太极图回归,杨三阳手掌一招,三宝如意飞回袖子里。“道果,你当真一意孤行,冥顽不灵吗?”
  麒麟王此时停下动作,回身去看不周山的大地本源,眼睛里露出了一抹难看之色:“你知不知道,若是你夺取了大地本源,便犹若是失去了本源的天道,多少众生将会遭受殃及。”
  “众生死活,干我何事?”杨三阳冷然一笑,将太极图不紧不慢的卷起来。
  “道果,还我儿命来!”不周山下一道怒喝响起,下一刻只见虚空扭曲,却见一袭白衣的玉麒麟,搬起一座大山,狠狠的向杨三阳镇压而下。
  大山遮顶,杨三阳摇了摇头,屈指一弹那大山已经化作了齑粉。玉麒麟苍白的面孔,滴出血水来的双眸,毫无血色的肌肤,一袭纯白的孝服,此时咬牙切齿的看着对面人影。
  “唉~”杨三阳幽幽一叹,身形化作清风,消散在了天地间:“孽缘啊!”
  “道果,有本事你便杀了我,你害我孩儿性命,我势必与你不死不休!”玉麒麟声音里满是凄厉、绝望、无助。
  麒麟王见此,不由得摇头叹气,双目内满是无奈:“唉,造化弄人啊!”
  “我要复仇!我要复仇!我要亲自杀入三十三重天,斩下那狗蛮子的脑袋,为我儿报仇!”玉麒麟声音里满是凄厉。
  三十三重天,南天门前,杨三阳立在南天门前看向不周山脚下,那面色癫狂犹若疯魔般的女子,许久不语。
  当年的玉麒麟是何等意气风发,身为麒麟族的天骄、公主,又是何等的骄傲?如今,沦为了一介泼妇。
  “后悔了?我就知道,你一定后悔了!当时你我执发作,正在气头上,谁也不敢劝你!”白泽在杨三阳头顶翻了个身,眼睛流露出一抹感慨。
  “孽缘而已,当断则断,又岂有后悔一说?”杨三阳摇了摇头:“我只是怀念一番过去罢了。”
  白泽闻言略带鄙夷的看了杨三阳一眼:“驾~,速速返回三十三重天。”
  三十三重天八景宫内八卦炉内火焰熊熊燃烧,娲与伏羲坐在八卦炉前,呆呆的不语。
  “你们不去修炼,在这里发呆作甚?”杨三阳走入宫阙,手中太极图一卷,随意的将大地本源投入了那八卦炉内。
  “师兄,你回来了?”娲与伏羲俱都是瞪大眼睛,眸子里露出一抹欢喜。
  杨三阳点点头,然后一双眼睛看向八卦炉,过了一会才笑着道:“娲,将你不灭灵光内的那一团先天禁制送入八卦炉内,为兄欲要开炉祭炼山河社稷图了。”
  娲乖巧的点点头,手中一团流光浮现,飞入了八卦炉内。妙诀变换,八卦炉内六丁六甲神火熊熊,杨三阳双目内却是一道道流光闪烁,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往事。
  某一处山中紫薇星君坐在一条溪水边,不紧不慢的轻刷着自家脚掌。
  “办得如何了?”紫薇星君不紧不慢的道。
  “如今四王大肆扩张地盘,不断招揽人手,咱们兄弟毫不费力的便混了进去!”文曲星君轻轻一笑。
  “我稍后去与海族沟通一番,叫其牵制住四王的注意力,尔等需施展雷霆手段,给我将十大妖圣的领地尽数屠戮的干干净净!”紫薇星君不紧不慢的抬起脚掌,然后又落在手中,打起了一片水花。
  “是,在下明白!”文曲星君笑着道。
  下界各路大罗真神瞧着自家领地,俱都是心思各异,一双眼睛里满是不平之色。
  “陛下要我等丈量法脉,欲要炼制一件重宝,呵呵……”一尊神祗冷然一笑:“陛下赦封四王,将我等置于何地?叫我等头上平白多了一位大老爷,简直端的不当人子。”
  “就是!就是!先收取我等真灵不提,如今更是定下条条框框,再这样下去,岂还了得?日后我等岂还有自由?”
  “就是,就是,那四王何德何能,也敢代妖帝统摄大荒?”
  “……”
  诸大罗真神头上多了几个大老爷不说,自家手下地盘不断被四大帝朝收编,各种物资优先供应四大帝朝,你叫那些神祗如何受得了?尤其是那群大罗真神,大家天性自由,何等高傲?本来头上压了一个太一,便已经叫众人不爽。如今却更是多了四位大老爷?你叫众人如何受得了?
  如何受得了?如何能忍受?再加上不知何时,大荒上流言蜚语带动情绪,使得整个大荒一时间人人对四王不满到了极点。
  一时间各各皇朝开始磨洋工,根本就不正经办事,有一搭没一搭的测量着山间地脉。
  天宫内太一看着手中回报,不由得眉头皱起,眼睛里露出一抹思索。
  “陛下设立四王,确实有些仓促了!”英招叹息一声。
  “砰!”太一猛然一掌拍在玉案上,眸子里火光流转:“看来下界大荒对朕不满已久,积累了许多怨气。照这般下去,纵使一百会元,也休想测量出大荒地脉。”
  英招闻言默然不语,这等事情上他不好插口。莫说大荒部众,就算是他自己,不也对太一心存不满?好不容易修成大罗真神,你竟然弄出一个招妖幡,对得起咱们吗?咱们是听你的,在你手下讨生活,但不意味着要为你卖命啊?
  “传旨四大天王,督促手下神朝抓紧时间测量天下地脉、水脉!若耽搁了正事,朕必然拿四王问罪!”太一眼中满是火气。
  一边飞廉苦笑:“陛下,四王如今忙得不可开胶,即要整理水族,日夜绞杀水族余孽,组建大军,又要整理、征讨手下各大神朝、部落,也是分身乏力啊。”
  “嗯?”太一眉头皱起:“你们下界去督促各大神朝,速速将事情办妥。且容我思虑一番,接下来该如何行事。”
  听闻此言,九位妖圣恭敬一礼,退出了凌霄宝殿,来到了南天门前。
  “下界大荒各大神朝心怀怨气,出工不出力,咱们且去督促一翻!”九位妖圣齐齐下界,寻了一神朝部落降临。
  “此是何地?”飞诞扫视无垦大荒。
  “诸位妖圣大驾光临,失敬失敬啊!”话语才刚刚落下,却听虚空中一道话语响起,一尊大罗真神降临场中。
  “原来是天狼一族的大罗真神,失敬!失敬!”诸位妖圣抱拳一礼。
  “此乃我天狼族领地,却不知诸位妖圣降临此地,有何贵干?”天狼族大罗真神不卑不吭的道了一声。。
  “天狼老祖,陛下下旨,责令尔等丈量莽荒地脉,尔等办的如何了?”英招话语里蕴含着一丝丝咄咄逼人的气势。
  “诸位大圣恕罪,却不知那东王好生不讲理,不断侵吞我天狼族的利益,整日里派遣使者为难我天狼族,叫我天狼族整日鸡飞狗跳,寝食难安,已经是一团乱麻,哪里还有时间去完成陛下交托的任务?”天狼老祖不紧不慢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