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上执符 > 第七百八十五章 娲的圣威

  鸟兽虫鱼、日月山河,无不是纤毫毕现,栩栩如生。鸟兽虫鱼、日月山河,无不是纤毫毕现,栩栩如生。
  “先天至宝,山河社稷图,内蕴一方完整的世界,乃是大千世界缩影倒射,其内法则运行的维度,与大千世界一呼一息交相感应。其内蕴含四十九道先天禁制,四十八道先天神禁,乃是先天至宝中的顶尖宝物!”娲仔细感应着江山社稷图,然后忽然心头一动,手中江山社稷图倒转,对准了杨三阳头顶上百无聊赖的白泽。
  “嗖~”只见一道流光划过虚空,白泽一声惊呼,被收入了山河社稷图内。
  在看山河社稷图,在那无可群山之间,多了一道人影。
  “这是哪里?”白泽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却已经到了另外一方天地。眼前的日月山河似是而非,明明看起来很熟悉,看起来近在咫尺,但却远在天边。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白泽第一时间便已经察觉到了不妥,它本身便是天地间造化而出的精灵,生而知之对于天地间的法则感应玄妙无双,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不对劲。
  只见白泽化作虹光纵身而起,不断在山河社稷图内飞行,不断扭曲虚空。
  可惜任凭其如何飞驰,乃至于撕裂时空,也依旧逃不出山河社稷图的桎梏。
  “纵使是圣人落入其中,也能封印十数会元,更何况是大罗真神?”杨三阳摇了摇头,双目内露出一抹怪异。
  “大兄,这厮简直欺人太甚,竟然真的将你当成坐骑,骑跨在你的脑袋上,无礼至极。今日小妹将其封入乾坤社稷图,算是为你出一口恶气!”娲的眼眸里满是火气。
  “小妹莫要闹了,速速将老祖放出来,这是我欠他的!”杨三阳笑看着娲:“我与老祖间的感情,你们不懂。”
  “哦~”娲撅起嘴巴,袖子一抖,却见白泽自其图卷里飞出,猛然窜入杨三阳怀中,心有余悸的看着娲手中的山河社稷图,眼睛里露出一抹火气:“小皮娘,你敢对老祖我无礼,若非老祖我看在这坐骑的份上,非要锤爆你的狗头。”
  “你!”娲瞧着嚣张至极的白泽,一时间竟然气的说不出话来。
  “狗蛮子,去咬他!”白泽扯了扯杨三阳的衣服。
  杨三阳面孔一黑,一把将白泽塞入怀中。
  “唔……唔……小皮娘,别看老祖我打不过你,但是老祖我的坐骑,却天下无敌少有敌手!”白泽拼了命的挣扎,不过却依旧逃不过杨三阳魔爪,被其硬生生的按入了怀里。
  “这江山社稷图乃是至宝,你安身立命之所在,日后纵使有圣人出手,你也可以将真身遁入其中,然后趁机遁逃!此等重宝,日后不可轻易示人!切记!切记!”杨三阳叮嘱了一番。
  “娲遵命!”娲点了点头。
  “你二人继续端坐,且听我宣讲混元大道!”杨三阳端坐案几前,眼中露出一抹神光,然后口中吐出天音,继续宣讲混元妙法。时光匆匆,却又是十五会元。
  这一日,娲的周身一缕玄妙气机流淌,渺渺无形的圣道威严缓缓汇聚。正在讲道中的杨三阳猛然惊醒,一双眼睛呆呆的看着娲周身那弥散的圣威,不由得一愣。
  “想不到,当年的小萝卜头,已经修行至如今这般地步!找到了自己的前路!”杨三阳面带感慨,眼睛里露出一抹凝重。
  娲周身的圣威只是雏形,一点点气机而已,算不得一道圣威。距离一道圣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过,却也是时间的事情。已经超脱而出,凌驾于各路大罗真神之上。
  “可惜了,若能在听我宣讲十会元,你必然可以成道,成功凝聚出一道圣威!可惜了,没时间了!”杨三阳心中感慨:“时也命也。”
  “师兄,我家小妹这是?圣威?”感受着娲周身流淌的气机伏羲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瞅瞅你家小妹,听我讲道四十会元,便已经凝聚了圣威,凌驾于诸位大罗之上,已经得窥混元凤毛麟角。你听我讲道四十会元,怎么还在大罗第二步晃悠?”杨三阳有些怒其不争:“就算是一头猪,听我讲道四十会元,也该成道了。”
  伏羲闻言顿时面露委屈:“师兄你可冤枉我了,师妹修为比我高,能听懂的自然也就比我多。四十会元差距不断拉开,我努力听讲,可是却偏偏听不懂,又能如何?”
  杨三阳闻言无语,叹息一声:“可惜了,讲道之前,你若有大罗三步修为,此时必然也已经凝聚了圣威。”
  “师兄,你看八宝莲花池……”伏羲忽然一声惊呼,双眸内满是不敢置信。
  杨三阳循声望去,却见八宝莲花池内,代表着其气数的三朵金花,已经金属凋零,化作了落叶,沉入了三光神水之中。看着杨三阳周身那越加浓郁的腐朽之气,伏羲双目内一抹担忧不断流淌,眼睛里满是无助之色。
  杨三阳默然,缓缓的站起身,叹了一口气:“时也命也!今日娲凝聚圣威,却也是时辰到了,吾气运将尽矣。”
  “师兄!”娲睁开眼,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猛地睁开双眸,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八宝莲花池内的花瓣,然后看着杨三阳周身骤然暴增数十倍的死气,身躯开始颤抖,眼眶中泪水弥漫。
  “你已经得窥混元,机缘已到,乃是好事情,哭什么!”杨三阳笑看着娲。
  “师兄!”娲声音哽咽泪如雨下,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
  “告别的时候似乎到了!”杨三阳站起身:“看到你们成长,我心中再无遗憾!”
  杨三阳双眸内露出一抹笑意。
  “师兄,当真没有回天之力了吗?你去求圣人啊!你去求圣人啊!”娲的眼中满是泪水。
  “傻丫头!以后的路,就要靠你们自己走了!”杨三阳揉了揉娲的脑袋,然后拍了拍伏羲肩膀:“记得,日后我所有宝物,皆归白泽继承。记得去太阴星,替我说一声抱歉。”
  “还有,找回道行的转世之身!”杨三阳眼中露出一抹唏嘘:“可惜看不到他最后一面。”
  “至于说魔祖、道义等人,不足为惧。我死了,自然会有圣人亲自出手,到时候他们一旦露面,必然死无葬身之地!”杨三阳转过身去:“该交代的已经交代,该铺垫的已经铺垫,未来能走多远,全靠你们自己了。”
  瞧着杨三阳远去的背影,娲忍不住喊了一声“师兄”,便要追赶上去。
  “莫要追了,我还有些事情要办!想我道果纵横世间风头两无,怎么会叫人看到我最落魄的时刻!给我留点颜面吧!”杨三阳话语袅袅传来。
  听闻此言,娲脚步顿住,身躯一软瘫坐在地,双眸泪如雨下:“师兄……师兄!”
  “驾!”白泽骑在杨三阳的脑袋上,拽着其耳鬓发丝,双眸内满是得意。只是一抹泪光,不知何时浮现。
  “大老爷,你可不能丢下我!”龙须虎一溜烟的窜上来,直接钻到了其胯下,将其拖起来。
  抚摸着龙须虎宽厚的脊背,杨三阳笑了笑:“去凌霄宝殿。”
  凌霄宝殿,太一正在钻研天下水脉,整个凌霄宝殿一片空荡。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太一猛然抬起头,身躯站了起来,双眸死死的盯着凌霄宝殿入口。
  一道混沌之气朦胧的人影,骑跨着龙须虎,缓缓自凌霄宝殿外走了进来。大殿内气氛一片沉寂,太一周身混沌之气缭绕,看不清其表情。大殿内气氛沉默,就连白泽,也停止了喊叫。
  “走了!”杨三阳看着太一,不知多久忽然道了一句。
  “还会回来吗?”太一问了声。
  “还要看天数”杨三阳笑了笑。
  太一双拳紧握,一滴金黄色血水流出:“朕要诛尽天下所有水族!诛尽所有星神!杀了魔祖与道义,为你复仇!”
  “陛下的未来还很长,不必活在仇恨之中!容得下水族、容得下魔祖,容得下众生,才是天帝!”杨三阳笑了笑:“我若走了,九转金丹会有人替我送来。未来,要靠陛下自己了!他年若有不测,三十三重天内的八卦炉中,江山社稷图已经有了胚胎,陛下可开启八卦炉,到时候或许有一分助力。”
  “你还有何诉求?不妨一一道来!”太一目光灼灼的看着他,眼睛里水雾开始弥散,声音有了细微的波动。
  “陛下当知我,我自然是不必说!”杨三阳笑了笑,骑跨龙须虎,转身向三十三重天外走去。
  “朕想送你最后一程!”太一喊了声。
  “不必!多谢!”话语落下,杨三阳一行人已经出了凌霄宝殿,向着三十三重天外走去。。
  路径南天门,高明高觉竟然已经证就大罗,懒洋洋的斜倚在大门前。待瞧见一行人走来,俱都是纷纷躬身立起,面色恭敬的道了一声:“大法师!”
  “嗯!”龙须虎脚步一顿,杨三阳打量了二人一遍,方才道了一声:“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