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封印亡灵 > 第七章:达伦少爷

  无人街道的深处,有一座装潢华丽的府邸,门前四五石柱支撑,柱面之间,猛虎雕纹栩栩如生,相辉交印,站至门前,仿佛被虎群包围,咄咄气势扑腾而出,寻常人等,恐怕只是望得一眼,便会心生畏怯。
  伊恩对此倒是习以为常,跌跌撞撞,他的脸色并不算好看,虽然他实质上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这份耻辱,比刀光剑影,来的更深刻一些。
  “三统领。”门前侍卫低头行礼,不敢与其直视,虽说“虎角”之中,伊恩只属首领“托虎”麾下第三,但相比于其他两位,众人更要畏惧他一些,因为……
  “你们来了多久了。”伊恩忽然停下了步伐,侍卫两人心中一怵,语气分不清息怒,只能唯唯诺诺的答道:“两……两年了。”
  “两年?”伊恩指着地面的落叶灰尘,“那你们是知法犯法了?”
  “不敢!属下不敢!”侍卫们立马跪了下来,背脊发凉。
  此前,“狼角”角主来此商议事情的时候,就这表面文章好好耻笑了托虎一番,从此,托虎便强制要求众人整好门面,万不可再落他人笑柄,今日轮到他俩值班,此事也应在分内,只是这会儿还没来得及打扫。
  “哦?那就是不把首领放在眼里了?”伊恩缓步走到了两人面前,似笑非笑的说道,侍卫们皆不敢说话,这罪名要是扣实了,这小命可能就保不住了。
  “老三,怎么了?”就在这气氛凝重的时刻,一道声音忽然从门内响起。
  “二哥……”
  二统领莱尔笑着从府邸内走了过来,他一身肌肉,线条明显、结实,一看就非常具有力量,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人,他皱起了眉头:“怎么回事?”
  “这两个家伙不把首领的话放在耳里,门前杂乱却不打扫!”伊恩嗔喝道,似乎很是生气。
  两名侍卫抬起了头,紧张窘迫的有些不成样子,莱尔挑了挑眉,注意到伊恩不那么整洁的着装,这个时间点,出现在这里,看来是遇到烦心事拿他俩出气。
  “好了。”他说,“还不赶紧把这里打扫干净,下次再有这样的情况,定不轻饶。”
  “谢大人!谢大人!”两人闻声心头一喜,立马起身拿起扫帚打扫了起来,伊恩见状冷哼了一声,倒也没再多说。
  “三弟,走吧。”莱尔勾着伊恩的肩走进了大门,“这个时间,不好好在那关卡把守,怎么有空到这里来了?”
  “我要去见首领。”伊恩没有回答他,而是直接说出了此行的目的。
  “嗯?”莱尔却是有些疑惑,看伊恩模样,显然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可这城中之事,已经有几年没有打扰过首领了,今天是出了什么问题?
  “有人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伊恩咬牙切齿道,“是两个外来人,实力颇强,我不是对手,仗着自身武艺,对我们“虎角”恶语相向,污言碎语,诋毁谩骂,我看,就是冲着我们来的。”
  “有这样的事?”莱尔心中一惊,忙问道:“详细说说。”
  伊恩开始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的叙述起来,其中少不了添油加醋,关键是,他将普业从中抹了去,听上去,就像是索萨两人故意来他们地盘找茬的一般。
  如伊恩所想,莱尔听着越想越气,到了最后,甚是怒不可遏了起来。
  “真是放肆!真当我帮中无人了?带我去看看,我倒要看这两人是何方神圣。”
  伊恩闻言迟疑了一下,回想起之前被欧灵凌辱的场景,他摇了摇头:“二哥,还是去找首领吧,我怕就我们两人……”
  虽然莱尔的实力要比他强上不少,可是就之前的情况看来,恐怕还是不是敌人的对手,不过如果是首领的话,那一定不会有问题的。
  “他们这么强吗?”
  “我败的太快,摸不清底。”关于实力这方面,伊恩还是如实描述,这里作假,那到时候自取其辱,就是自作自受了。
  莱尔闻声沉吟了起来,过了片刻,他才缓缓说道:“你去叫大哥过来,我先去看看情况。”
  伊恩一愣,如此麻烦作甚?莱尔似乎看出了他心中的疑惑,解释道:“首领现在在接待重要的客人,这会儿走不开。”
  “什么客人?”
  “詹森公爵的儿子,达伦。”
  ……
  “哎哎哎……达伦少爷,那个小心,小心!这幅画可是正品,我好不容易才弄到手的,世间仅此一幅!”
  “不要摸字迹啊!我滴少爷,这摸一摸,我保养又要花多少工夫!”
  “啊啊!那个不行,绝对不能拿!”托虎一失去平常庄严威武的模样,满脸忐忑,抢先一步挡在了达伦身前,这瓷器古董滑溜的很,给这家伙拿起来,恐怕摔在地上就没了。
  “切。”达伦瞅了瞅他那副小气模样,“什么玩意,每次来你的收藏室这也不许摸,那也不许摸,真是碰鬼了!我还不稀罕呢,这破东西,回头就叫我老爸买一打。”
  话虽如此,但他心中却很是开心,每次商议到此调侃托虎,是旅程必备。
  托虎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心中默默的想着,买?你倒是买给我看,这些东西,可都是只有一件的绝品,可不是有钱买的到的,虽说如此,但他表情依然是谄媚模样,“那少爷,这次就到这里吧?”
  达伦闻声环视了一圈四周,很快便锁定了对象,他点了点头,指向了收藏室角落的一匹红色的玉石雕马,说道:“行,走吧,我看你那匹小马挺不错的,送给我怎么样?”
  托虎闻声心中便有了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达伦选中的正是他藏在深处的“血纹火马”,他心头一跳,正想拒绝,忽然看到了达伦那收敛的笑容。
  “既然这样,我看这次,应该没什么好谈的了。”说着,他便向门外走去,托虎面色一冷,心中滴血,但权衡利弊之下,还是咬了咬牙,他低着头,声音颇为沉重,“拿走吧。”他说。
  “这就对了嘛。”达伦笑着点了点头,慢慢的走向了“血纹火马”,“看来,你还是很聪明的。”
  托虎不语,虽然心中早有预料,但真正发生的时候,他还是心生怒火,看来与詹森公爵合作多年,帮内被安插了不少卧底,之前的几次,他有意藏起了缴获的宝物,但依然会被点名提及,显然是早有所知,吸血鬼,呵,你给我等着。
  达伦抬手一摸,“血纹火马”便失去了踪影,摸着指上的戒指,他心中越发欢喜。
  这一瞬间,托虎的眼皮跳了跳,但最终,一句话也没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