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新蕊 > 第八章 还愿

  “哥,我让你看样东西。”站在后院的梧桐树下,姜新蕊招手让哥哥过来。
  姜如敏不明所以然,走了过去,看到小梅从树下挖出一个纸包来,剥开纸层,显现出一本书的模样。他的脸色当即变了。
  他迅速转头,看向石头,石头心虚地朝后退了一步。
  “到底怎么回事,我不是让你把书给烧了么?”他哑着声音,声音里透着怒火,“石头,你说!”
  石头低垂着头,不敢作答。
  姜如敏气得脸色都白了,后背被父亲家法鞭笞出来的伤叫嚣地疼痛着,额角已渗出泠泠冷汗。
  这本书,是祸害他一家的起源,他要毁掉它!
  “哥!”见自家哥哥脸色不豫,姜新蕊马上解释道,“不怪石头,是我从石头手上拿过来的。”
  “妹妹,你可知道这书……”姜如敏觉得有些难以启齿,毕竟因了这事,他听了人家的怂勇,差点把自家亲妹妹给害死了。“反正,你不能留着它,一定要把它烧了!”
  姜新蕊护住那本书,平静的看着哥哥。
  并不是她故意要逆了哥哥的意思,而是这本书,真的很重要。她方才乍一见到这本书的时候,便有了一种重逢故友的熟悉感。
  不错,就是这本书,在前世的时候,她为了帮谢英豪,让她的小分队找遍天下,终于在一个小乞丐手里买到了这本书。这是一本奇书,不谙兵法的谢英豪就是依托这本书,接过皇上授予的重任,带兵打仗,屡建奇功的。
  权衡利弊,她决定把这个机会让给哥哥,为了哥哥,也为了她自己,同时,更为了姜家。
  这是哥哥的书,想必前世的时候,哥哥惨死,祖母亡故,家道中落,姜家变卖田产,这书深埋在地下,被人挖出,几经转手与扔弃,才到了乞丐的手上的吧?如今,她将书交给哥哥,不过是物归原主罢了。
  换另一个角度来说,她的将来如果要想不在夫家受欺负,必须有一个强势的娘家,强势的哥哥作后盾,而这本书,留在哥哥的手上,或许更能发挥它的效用。
  “哥哥,你别生气,你先坐下来,听我跟你说。”姜新蕊心平气和的拉着哥哥坐下来,把书放在他的面前,“哥,这是一本用我的命换来的书,你舍得烧了它么?”
  她的话说得很重,姜如敏瞬时呆住了。他的目光落在面前的书上,迟疑着。
  姜新蕊定定的看着面前的少年,这是她十五岁的哥哥,是自小就嗜兵书如命的哥哥,若不是有这样的癖好,她的哥哥也不至于受了人家的唆使,做起残害自家亲妹妹这样逆人伦的事情来。而若不是祖上有训戒,不能入仕,不然的话,只怕自己的哥哥早就出人头地了。
  姜如敏迟缓地摇头:“我不能……”他想起父亲那顿毫不留情的鞭子,还有父亲失望至极的眼神。
  “哥,你只要记住,现在这书不是你换来的,而是我给你的。”姜新蕊含笑将书塞到哥哥的手上,“这本书如此的来之不易,你一定要好好的研读它,这样才能对得起我,知道吗?”
  姜如敏抬起头来,定定的看着面前的小人儿,他的眼中有愧疚,但更多的是感动。
  他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来,咬咬牙,下定决心道:“妹妹尽管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研习的。”
  不远处,传来刘妈的声音:“我的小姐呀,原来你与少爷都在这啊?你们两个到哪里去了,老太太和夫人都快急疯了!”
  刘妈是老太太身边的老人,自幼就跟着老太太嫁到了姜家,在老太太的作主下,与一名姓何的管事成了亲,就一直留在了老太太身边。老太太疼爱姜新蕊,爱屋及乌,刘妈对姜家这位小小姐也是很上心的。
  刘妈气喘吁吁的奔走过来,还未喘顺气,就拉着姜新蕊,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打量了好几番,的确没事,这才松了口气道:“小姐,你没事就好了。你一个人不声不响的跑出府去,可吓坏老奴了,老太太也急得不行呢。”
  姜新蕊用小手拍拍刘妈,道:“刘妈,你先顺顺气。我好着呢,一点事情都没有。”
  刘妈怔住,不自觉的抚上小小姐的脸:“小姐,你能说话了?”
  姜新蕊含笑点点头。
  刘妈惊喜得一把把小小姐抱进怀里,激动道:“这下好了,咱们小姐终于可以开口说话了。你是不知道,为了你这个不能说话的事情,老太太可是长吁短叹了一宿,没睡呢。”
  姜新蕊觉得心里面暖乎乎的,她就知道,老太太是最疼她的。
  姜如敏走了过来,愧疚道:“妹妹,是哥哥的错,把你害成这样。”
  刘妈放开姜新蕊,正要对大少爷说点什么,猛然看到后者的衣衫前面被撕去一幅,绑在了肩上。即便如此,仍能看到受伤处血迹斑斑,十分骇人。刘妈不由吓坏了,失声道:“大少爷,你怎么受伤了,还流这么多血?”
  姜新蕊上前来,认真看了看伤口,道:“血止住了,这伤口不碍事了,不过,还得找大夫看看,看伤了骨头没有?”
  刘妈心慌意乱,忙招了个丫头过来,让她火速禀明老太太,去请张大夫过来。然后,又命石头快点把大少爷扶回房里去。
  很快,姜家小姐与大少爷回到府里,并且大少爷受伤的消息,很快的传遍了全府,姜府上下自然是一通忙乱。
  姜新蕊还看到,母亲何氏连鞋都来不及穿,直奔哥哥的院子而去。
  母亲究竟最疼爱的是哥哥,但是她不嫉妒,反而,有一丝感慨。
  前世的时候,这样的一幕她是看不到的。因为,那个时候,哥哥突发风寒没有挺过去,死了,她再也没有看到过母亲的笑脸。
  她倒是宁愿母亲多疼爱哥哥一些,因为,前世的哥哥,太可怜了。
  “蕊丫头。”
  有人在背后叫她。一转身,她就撞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老太太紧紧的抱着她,老脸贴在她的脸上,喜极而泣。
  “祖母,我没事。”姜新蕊轻声说道。她在老太太的怀里蹭了蹭,很舒服,很暖和,和谢英豪的怀抱一样。
  “我的蕊丫头,终于又可以说话了。”老太太激动得不能自已,过了老半天,还是在刘妈的劝解下,才恢复如常。
  “你这丫头,病还没好,就到处乱跑,害得家里人一顿好找。”老太太嗔怪道。
  “我哪有乱跑,我找哥哥去了。”姜新蕊眨了眨眼睛,小声道。
  “那猴子,不是被他爹打了一身伤么,怎么,这还不消停,还要四处跑?”老太太颇为无奈道。
  姜新蕊道:“有坏蛋要害哥哥,明知道大夫千交待万交待,不能吹冷风。那个坏蛋偏偏打开柴房的窗子,让哥哥吹了一夜的冷风。哥哥认出是王五搞的鬼,于是一路跟去,就看到了王五行凶杀人的画面,这才上前跟王五撕打起来。”
  “原来如此。”老太太这才明白过来。她一直奇怪是谁发现王五的,看起来她的这个野得跟猴子一样的孙子,还有几分谋略与胆量。
  “祖母,二叔死了。”姜新蕊小声道。
  她原本以为老太太会悲伤一会的,不曾想,老太太非但没有一丝悲伤,还恨声道:“那个逆子,早就被老太爷逐出府去,在姜氏宗祠除了名。这些年来,我千辛万苦的找他,本来以为他在外头经历了一些磨难,性子会转变。不曾想,依旧是老样子,现在更是连自己的亲侄子都要谋害,这种人留来何用!”
  老太太也是后悔了:“唉,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当初就应该让他爹打他打死才对,也不致于现在回过头来谋我们姜家的钱财!还想让我们姜家断子绝孙!”
  看着老太太一副捶胸顿足的模样,姜新蕊马上道:“老太太尽管放心,历经此次,哥哥也懂得分寸了,他一定会帮着爹爹,振兴姜家的!”
  老太太并不喜爱那个行/事冲动,愣头青一般的孙子,但孙女这话让她听得受用,她拥紧怀中的乖孙女,道:“蕊丫头,你这次因祸得福,多亏了菩萨保佑!先歇几天,待那逆子的事了结了之后,咱祖孙俩到来音寺上香,给菩萨塑金身去!”
  一旁的刘妈忙道:“对对对,老太太昨晚还说呢,如果小姐能说话了,一定要三叩九拜行礼至菩萨跟前,好好跪谢一番。”
  姜新蕊吓了一跳,忙摆手道:“祖母,千万不可!”
  老太太年事已高,哪里经得住这般折腾?再说了,她如今这个失声,说到底也不是菩萨保佑,而是被人做了手脚。
  “蕊丫头,你这是说的哪里话!”老太太嗔怪道,“既然许了愿,就一定要还愿,不然的话,下次就不灵了。”
  姜新蕊眼珠一转,道:“祖母年事已高,这三叩九拜就免了吧,我们不妨到来音寺住上三五日,吃斋念经,也算是对菩萨的虔诚。”
  老太太想了好久,禁不住姜新蕊的软泡硬磨,终于答应了。
  姜新蕊这才松了口气。要知道,有她在,姜家的人,特别是老太太,绝对不可以出事。
  王五杀死姜北山的事情,很快就有了着落。特别是有豫王督管,苍州刺史陆安年也不敢怠慢,迅速查明真/相,贴了街示,给各方一个交待。
  姜北山的尸体拉了回来,底下的人问上来,要怎么安置。老太太想了没想,道:“扔到祈北山喂野狼去!”倒是姜南山不忍心,偷偷派人寻了埋了去,也算是入土为安了。
  掩埋姜北山的那个孤坟,姜新蕊去看了。荒山野岭中,没有墓志铭,什么都没有,只用一块简陋的石碑插于其上,简单的写着“姜北山之墓”,这注定这人要做孤魂野鬼了。
  姜新蕊立于坟前,看着那简单至极的碑位,面目冷洌。过了许久,许久,绞断了手里随手摘下的树枝之后,才慢慢走回去。这个人,是引发姜家祸事的导火索,不值得同情,一定要将他挫骨扬灰,方能泄她心头之恨。
  至于姜北山的儿子,她的那个堂兄姜玉堂,王五已经供出他也牵扯在这一次谋害姜家子嗣的计划之内,官府已经下了通缉令,也曾派人到他藏身的几个处所搜过,但一无所获,想必是收到风声,早就逃出苍州城了吧。
  因了姜新蕊的那一番话,不仅令得老太太对姜如敏刮目相看,而且,也让姜老爷对这个儿子关注起来。渐渐的,他发现,以前他总是认为这个儿子性子莽撞,冲动,成不了大器,而经历了这些事情之后,他眼中这个不成器的儿子似乎一夜之间长大了,不仅认真读书,而且性子也来了个大转变,待人谦和有礼起来,令得他这个老爹很是欣慰,于是便让手下的门客专程教导自己的儿子。
  转眼间,几天过去。
  这日,老太太沐浴斋戒,带姜新蕊到来音寺祈福还愿。
  来音寺虽说名为“寺”,其实是座尼子庵。
  有着百年历史,远近闻名的尼子庵。
  来音寺的尼子不过数十众,却个个精通医术,特别是住持清音,医术更是了得。来音寺广结善缘,除了饥荒年际为乡民赈灾之外,平日里还经常开放为乡民们治病抓药,在苍州一带很有些威望。
  老太太与住持清音很熟。
  老太太是个信佛之人,年年都要到来音寺捐些香火钱。顺便也让清音开些延年益寿,调养生息的药。说也奇怪,别人看不好的病,一到清音手上居然全好了,腿不麻,腰不酸的,老太太是活得愈发年轻了。
  老太太常说,这都是清音的功劳。所以每年的夏秋之际,老太太都会带着她上山去住上一些日子,跟清音叙叙旧。
  一来二去的,她与住持清音也很熟。
  来音寺建在半山腰处一块开阔地带,山前是百年松柏,山后有山涧,正所谓深山有奇珍,就好比祈北山,除了人熊,据那些猎户转述,运气好的时候,还能看到一两只通体透明的孔雀在山谷里漫步。当然,这孔雀哪能是透明的?听者多半认为是那些猎户的杜撰罢了。但是,山珍的确是有的,就像来音寺所在的青莲子山,就不乏一些名贵药材,奇珍异兽之类的,只不过不像祈北山那么物产丰富罢了。
  正因如此,来音寺派发给乡民的那些药材,多半都是自己上山采摘晾晒之后精制而成的。
  来音寺后面有一个很大的仓库是用来屯积药材的。
  前世的时候,她经常跟着老太太到寺里来,老太太跟着清音做功课念经打坐的时候,她一个小孩子家家的,就跟着那些做完课业的年轻尼子们到山上采药去。看得多了,她也像那些尼子一般,一眼就辨认得出药草的名字。
  后来,她听老太太说,清音很喜欢她,说她悟性高,是学医的好材料,还打算收她为徒,好像这个事情老太爷也很支持。只是当时年纪小小的她,玩心太重,根本就没有把这当作一回事。
  待重活一世,她很后悔前世的决定,要是当年她应了清音师太的话,学得像清音师太那般高超的医术,或许,哥哥的风寒也就不会被庸医耽误了,母亲的疯病她也能治,老太太也不会走得这般早……
  她决定,这一次上山,一定要弥补前世的遗憾,一定要让清音师太收自己为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