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新蕊 > 第十四章 安抚

  钟文清一怔,马上道:“这些年来,姑母待清儿如己出,清儿不甚感激。”
  谢大夫人满意地笑了:“清儿啊,你不要怪姑母。你知道,一直以来,我都是把你看成我最满意的儿媳妇的,你也知道的,为了你与英豪的事情,我也一直努力在老爷面前撮合的。只不过……”
  说到这,谢大夫人重重的叹了口气,显示自己的满腔无奈。
  钟文清瞬间脸色变白了,抬起头来,嘴唇动了好几下,方才道:“姑母,难道英豪哥哥不喜欢我?”
  谢大夫人恨铁不成钢道:“唉,那个逆子啊。表面上对我可是唯唯诺诺的,说是婚姻大事由父母做主,暗地里却背着我去禀明了老太爷。老太爷也不知怎的,糊涂了,居然听了他的话,要重提谢姜两家的旧事。你知道的,老太爷说话一言九鼎的,我这个做媳妇的怎好违抗呢?”
  钟文清惨白着脸,怔怔地看着前方。过了好一会,豆大的泪珠便自眼眶里滴落下来。
  谢大夫人一看,心疼极了,忙把她揽在怀里,哄道:“哎哟看你这丫头,我的话还未说完呢,怎么就哭上了呢?我自然晓得你的心思,你与英豪青梅竹马,自小一块长大,他读书的时候你红袖添香,侍奉砚墨,早就情愫暗生,而且,我也看出来了,英豪对你也不讨厌。这一切,姑母是看在眼里的。”
  钟文清仍无声的哭着。
  谢大夫人又叹了口气道:“做我的儿媳妇,也没有那么难,但这个事情急不得,得从长计较。只要你能耐得住性子,等那贱人带着家财嫁过来之后,我自然有本事慢慢整治她,再把你扶上/位去。到时候,你自然就是谢府的当家主母了。”
  钟文清仍挂着泪珠的小/脸突地扬了起来,哭得通红的眼睛绽出光芒来,似乎有些激动,嘴唇动了动,才说出话来:“姑母这话可是真的,不会是又诳清儿的吧?”
  她这话说得柔弱无比,无助无比,那副雨带梨花的模样让谢大夫人的心都疼了,一把揽过她,把她的头按在自己的怀里,柔声道:“我的好清儿,我的好媳妇,你这一哭,都把你姑母的心都哭疼了。你这么乖巧的一个人,姑母哪里舍得把你嫁到别家去,留在我身边,我欢喜还来不及呢,哪能就诳你呢?只是姑母也有姑母的难处,你要知道,老爷临走的时候可是千叮咛万嘱咐的,那桩婚事绝对不能出一丝一毫的差错,姑母虽说不能让你光明正大的嫁到谢家来当谢家奶奶,但是这日后的事情,姑母说的话可是很有份量的。姑母既是应了你,自然会帮你达成心愿。”
  钟文清微微垂头,显然是被说动了,但旋即目光一黯,复又垂泪道:“姑母说笑了,老太爷和姑父的意思都很明白了,清儿只怕是与豪哥无缘了。”
  “谁说无缘的?”谢大夫人瞪着眼睛道,“别忘了,我可是谢家大夫人,主持中馈的谢大夫人,这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还不是我说了算么!”
  谢大夫人把她的手拉过来,放在自己的掌心里婆娑道:“你可要相信姑母,那个庶子的婚事,你姑母还是做得了主的。但是既是老太爷发了话,姑母总要给点面子不是?事情明是这样说的,但是可以不这样做呀。这亲还未定下来呢。等到迎娶,那么长的时间里,我就不信了,抓不着姜家那丫头的一点错处!到时候,谢家明正言顺的把亲退了,这谢家二/奶奶的位置,甚至今后谢家主持公中的事情,还不是你一并接过来吗?”
  钟文清这才真正心动。
  不错,谢大夫人说这话是有一定道理的。整个谢家后宅,都是谢大夫人把持着。谢大夫人育有一子,唤作谢炳添,可惜年逾十八,却是个傻/子,整天只知道笑呵呵的,这是指望不上的了。而谢老爷的几个妾室,有的无所出,有的生的是女儿,只有一个通房,长了个儿子,也就是谢英豪。所以,她嫁过去之后,这当家作主的,不是她还能是谁呢?
  “姑母,你说的,可是真的?”钟文清终于抬起头来,似是怕谢大夫人后悔似的,小心冀冀地问道。
  谢大夫人笑了:“我的清儿啊,姑母待你可是视同己出啊,这以后谢家的大小事务,我不交给你,还能交给姜家那丫头不成?”
  钟文清一听,马上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拉着谢大夫人的手道:“姑母,你可是答应过我的,可不能骗清儿!”
  “好好好,不骗,不骗。”谢大夫人甚是开心,她就喜欢准媳妇这个样儿,凡事听她的,以她为中心。
  谢大夫人心情甚好的走了,钟文清独立风中,不停地绞动着手里的帕子。
  贴身丫环鹃儿走了过来,给她鞠了半躬:“恭喜小姐,贺喜小姐!”
  钟文清冷着脸道:“有什么好贺的?”
  鹃儿不解道:“小姐,方才你没听谢大夫人说吗?这谢家掌门人的位置,最后还是你的。小姐你想啊,这谢家多大的家业啊,到时候,不要说穿金戴银,前仆后拥,呼风唤雨……”
  “好了!”钟文清打断她的话,“只要我一天不嫁给谢英豪,这一切,都是浮云。”
  鹃儿怔怔道:“可是谢大夫人明明应允了小姐了呀。”
  钟文清冷笑道:“我姑母?哼,别把她看得太高,这些年来,谢老爷对她的冷落,连下面的仆役都看在了眼里。她说的那些话,有几分可信的?我还要怀疑呢。这样好了,我们也别在这吹冷风了,我先去找我娘,这个事情,她让我等,说什么从长计议,我可等不得!”
  姜新蕊回到禅室,见姜老夫人正坐在榻上,四处张望着。一看到她,脸上欣喜于色,竟是要下榻来接她。
  她忙快步上前,扑入老夫人的怀里。
  老太太慈爱地抚摸着她的小脑袋,道:“这丫头,跑哪去了,害得祖母担心死了。”
  姜新蕊抬起头来,复又坐回到老太太身边,撒娇道:“这才半天功夫,祖母就想蕊儿了么?蕊儿可没有四处跑,蕊儿是记挂着祖母爱吃野山稔,就摘了些回来,给祖母煲汤喝。”
  老太太一听,呵呵笑了起来:“还是我的蕊儿好啊,一直记着祖母爱吃这个。”
  旁边的小梅帮嘴道:“老夫人,小姐可是最心疼您的,每次来山上,都要摘好多好多的山稔子带回府里去。”一边说着,还把竹篮子拿了出来,给老夫人看。
  果然是满满当当一竹篮子的野山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