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新蕊 > 第十八章 访客

  谢大夫人在庶子谢英豪面前狠狠的数落了姜新蕊一番,并得到庶子的保证之后,知道自己口头承诺要送出去的人参不用送了,心下欣喜,正坐在房里悠闲的品着茶,便听得低下的婆子传报,说是邹家大夫人过来了。
  一听是自己娘家来人,谢大夫人自然是不敢怠慢的,忙整理好衣衫,带着一众婆子丫环,迎了出去。
  邹大夫人不到四十,云鬓高挽,两边各插着八宝点翠珠钗,正中央是一枚凤钗,一身的艳红。一脸的踞傲。这也怪不得人家,人家毕竟是朝中最有名的戍边大将军的正室夫人,朝廷封的一品诰命夫人。
  谢大夫人满脸堆笑,忙不迭的迎她进来,让至正堂主座坐下,自己在下侧作陪。又忙命底下的丫环斟香茶上来。
  “这是武夷的雀舌毛尖吧?味道不错,你哥最喜欢喝这个了,你给捎些过来罢,上回他归家的时候,曾说过边塞苦寒地带,没什么好茶,可真难为他了。”品着茶,邹大夫人悠悠闲闲地开口说道。
  谢大夫人哪敢不应?
  对于嫁出去的女子而言,娘家可是她们坚实的后盾。如若不然的话,她哪能坐上谢家当家夫人的位置,并且呼风唤雨这么些年呢?
  尽管肉疼,谢大夫人还是殷勤地问道:“嫂子,既是大哥喜欢喝的,那我这就给您寻上一车,给您送过去,保证您满意。”
  不是谢大夫人刻意迎捧,她就知道,这个亲嫂子就这么大的胃口。别看她家道殷实,什么都不缺,可是人心都是贪婪的。一车的茶叶她可没有自己全留着,而是全用在人情的来往迎送之中了。谢大夫人当然知道自己纯粹是为他人做嫁衣裳,但是,不做也得做呀。
  不过,谢大夫人既然能够满口应允下来,自是有她的门道。那个庶子的未婚妻不是当今苍州一大首富吗?既是想入她谢家的门,自然要进贡一些的了。
  邹大夫人很是满意,踞傲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意,想了想,给了谢大夫人一个甜枣:“这些年你帮衬我的,我自然会记得你的好。哦对了,你家那添儿现如今如何了?可曾找大夫瞧过?”
  谢大夫人自然不会说自家儿子的不好,忙道:“多谢嫂子费心了,我那炳儿早些日子早些日子,专门请了宫里的太医来瞧过了,现如今好多了,我打算再过些日子,等吃完这几副中药,再让那个大夫给瞧瞧,也必也就差不多了。”
  邹大夫人笑笑,没有说话。
  就听得院子外面传来大公子谢炳添的大呼小叫:“你们这帮蠢丫头,居然连粘个知了都不会,气死老子了!蠢蠢蠢!真是一群蠢货!”
  谢大夫人的脸上一阵难堪,这不是打脸么?方才还说自家儿子的病好了……
  谢大夫人还待说话,又听得外面的谢炳添叫道:“你这个蠢货,你眼瞎了呀,把我的知了踩死了,好大的胆子,你信不信老子我送你到窑子去,让你尝尝什么叫做一双玉枕千人枕,半片朱/唇万人尝……”
  谢大夫人再也听不下去了,气得胸口发闷,起身疾步走到外面,见到自家儿子,迎面就给了他一个耳括子,骂道:“你这兔崽子,嘴里嘟囔些什么!信不信我让你爹回来,抽你这顿家法,让你长长记性!”
  谢炳添最怕的就是他的那位严肃古板的爹,一听得母亲这样说,当即就“哇”的一声哭了,赖在地上不肯起来,抱着谢大夫人的腿道:“母亲偏心!那死丫头又不是你儿子,我才是你亲儿子呀,你居然护着她!还让父亲打我,你好偏心,呜呜呜……”
  谢大夫人气得真想一脚踹翻儿子,不想这傻儿子抱得太紧,怎么甩也甩不掉,气得她挥手让几个婆子过来,把儿子拉开。
  邹大夫人悠悠闲闲的走了出来。对于谢家这一幕,她早就司空见惯,不足为奇了。她幽幽叹息一声道:“我还以为添儿有长进了呢,还是这副老样子呀。看来这苍州城城门校尉的职位,怕是指望不上添儿的了。算了吧,就这样吧,嫂子回头再给寻个好差事给添儿罢。”
  谢大夫人的心里面有些凉。
  这苍州城城门校尉,可是她求了面前这位嫂子,求了好久,不知送了多少东西,才求来的。前几天邹大夫人给她捎话来,说一切都办妥了,只等着上一任那个吴老头子退下来,自家添儿就可以顶上去了。可谁曾想,添儿竟在这个节骨眼上给自己整出这些事情来呢,还让邹大夫人瞧见了,她还跟人家说添儿的病好了,这不是自己抽自己的嘴巴么?
  斜眼瞧了瞧谢大夫人有些木木愣愣的样子,邹大夫人觉得心里面很是畅快。当然,她这样做是有目的的,先打击一下自己的这位小姑子,然后嘛,才可以抛出自己的要求。
  “行了,别丧着个脸了。”邹大夫人看看四周,似要寻个地方坐下。旁边的一等丫环云英忙快步上前,取出一条绸帕来,垫在石凳上,扶着邹大夫人坐下来。
  谢大夫人跟了过去,她脸上的神色有些颓败,显然还没有从方才的打击里回过神来。
  “行了,嫂子我是跟你说笑的。”邹大夫人抿嘴笑道,“添儿怎么说也是我的侄子,我这个做姑姑的怎么会不管他呢?再说了,这苍州城城门校尉是上报了朝廷批复下来的,白字黑字的调任令可是写得清清楚楚的,我一个妇道人家哪里有这么大的权限去更改朝廷这样的决定啊。”
  一边说着,一边让云英取出任命状来,递给谢大夫人。
  谢大夫人这才如释重负,拍拍胸口道:“嫂子,你可吓死我了,这样的玩笑可开不得。”
  一旁仍躺在地上耍赖的谢大公子谢炳添倒是听懂了这句话,“蹭”的一声从地上爬起来,诞着脸道:“姑妈大人,您老人家真的帮侄儿拿到这这苍州城城门校尉了?”
  邹大夫人呶呶嘴:“你问你母亲去,看姑妈有没有骗你。”
  谢炳添还真的拿眼睛看向谢大夫人。
  谢大夫人小心冀冀收起任命状,生怕毁坏一般,收入袖袋里,看向自家儿子,没好气道:“你姑妈费了不知多大的心思才帮你谋到这个职位,这可是你闹着要的。如今要到了,你可给我长点脸,别再耍小孩子脾气了。”
  自己的心愿达成,谢炳添高兴得手舞足蹈起来。他长得人高马大,虽说有些憨,但是做这个这苍州城城门校尉倒也是挺合适的。再说了,谢大夫人也不傻,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哪能让他受一丁点的委屈?早就使了银子在城门校尉那里打点好了,还派了几个心腹混了进去,即便是自己的宝贝儿子游手好闲,自然也有人帮他善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