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新蕊 > 第二十章 秘事

  “夫人,您怎么了?”赵妈妈一路寻来,听得下人们说谢大夫人摈退周边的人,独自去了暖阁,她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谢大夫人看到赵妈妈来了,扶着赵妈妈哭了起来。
  赵妈妈是她/的/奶娘,如果说发生在她身上的这件屈辱的事情还有谁知道的话,那这个世上除了赵妈妈再没有谁了。
  她的这个事情发生在出嫁前的一个月,是赵妈妈替她掩饰一切,还找来鸽子血装入一截小猪肠里,代替了处子之血,替她蒙混过关,稳稳坐上了谢府大夫人的位置。
  所以,这个世上,她最信任的,就是赵妈妈。
  “好了,别哭了,再哭的话就要把眼睛哭坏了。”赵妈妈宽慰着谢大夫人,“都过去了,就不要再想了,想都不能想,知道吗?”
  “当年的事情,会败露吗?”此时的谢大夫人,哪里还有当家主母的样子,一脸的惊恐,柔弱得一阵风就能刮倒。
  “不会,绝对不会。”赵妈妈斩钉截铁道,“春香那贱婢的下场,不就是最好的证明么?”
  谢大夫人有些愕然地望着赵妈妈,语气不定道:“春香那件事,是我大哥做的?”
  想想也对,春香那贱婢极会媚/术,哄着老爷带她去赴任,谁知惨死在途中。要知道在朝廷五品知府的眼皮底下,对一个五品知府的爱妾下手,平常人可做不来。
  赵妈妈也不否认,只道:“夫人尽管放宽心,您只要记住,大将军永远站在您的身后就是了。”
  谢大夫人张了张嘴,十分的讶然,她怔怔道:“赵妈妈……”因为,赵妈妈从来就没有对她说过这样的话。
  赵妈妈用力的扶住她,俯在她耳边低声道:“夫人,其实,大将军什么都知道,而且,他是你同胞哥哥,不管什么时候,他总会护着你这个亲妹子的。”
  谢大夫人听着,眼睛却慢慢睁大了,露出惊恐的目光来。她觉得一股寒意自心底升起,当年那个事情,难道是她的亲大哥设下的一个圈套吗?大哥那么做,究竟是为什么?
  那个人……
  其实,当年的那个事件发生得太突然,她又被迷昏了,什么都不知道,只闻到那股刺鼻的体/味,而且,她隐约好像是摸/到了他健壮有力的臂膀,记得在上臂的位置,好像有一块印记,究竟是什么,她也没有看得清……
  如果当年的事件不是意外的话,那么,当年那个人,当年那个始作甬者,究竟是谁?
  钟文清坐上马车,一路疾驰,很快就到了钟家的大宅子。
  下了马车,钟文清也不用鹃儿搀扶,飞奔着冲进了内宅,迎面而来的婆子闪避不及,被她撞了个人仰马翻,蹲在地上直哼哼。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怎么回事,偌大的一个大姑娘了,做事还这么毛毛躁躁的,这要是日后嫁到了夫家,可怎么了得?”
  钟文清不用抬头看,也知道是自己的母亲。她觉得心里一酸,泪水就在眼眶里打转,一个扎头就扑入钟母的怀里,呜呜地哭了起来。
  钟母吓了一大跳。自打她把女儿送到谢府,在谢大夫人作陪之后,她见女儿的时候也不多。女儿每次回来,都会事先知会一声,这会子居然不声不响就回来了,而且一回来就哭,这可把她吓着了,她忙捧起女儿的脸道:“清儿,你莫哭,不要吓娘,快说,是谁欺负你了?”
  钟文清抽噎了半天,才将整个事情的原委道了出来,最后,负气道:“母亲,你也别嫌我这嫌我那的了,反正我是进不了谢家的门了,这些年,算是白给人家做嫁衣裳了。”
  “不可能!”钟母斩钉截铁道,“我可不能让这些年来所花费的人力,物力,还有心血都打了水漂,女儿,你是一定要嫁入谢家的。”
  “嫁?怎么嫁?”钟文清负气道,“人家谢家儿郎又不喜欢我,人家早就有心上人了,而且感情一年比一年好。只待姜家那丫头长大成/人,两家就联姻。我算什么,只有做良妾的资格了。”
  钟母脸色一端:“我的女儿可不去做人家的什么良妾!”
  做妾就是姨娘的命,生下的孩子也是庶,什么地位都没有,她才不舍得如此委屈了自家女儿。
  “可是姑母说了,她要我等,等那个姜家的丫头死了,我才补上去。”钟文清说得直白,其实谢大夫人就是这个意思。
  钟母恨声道:“这个精于算计,只进不出的货色!”
  这个谢大夫人的作派,作为与她一起同吃同住同长大的钟母来说,实在是太了解不过了。如果任其拖下去,她极有可能将这个事情拖成无限期。
  不错,谢大夫人拖得起,可是她的宝贝女儿可拖不起!要知道人生青春宝贵年华转眼即逝,难不成要等到姓姜的那丫头死了,自己的女儿才嫁入谢府不成?到时候人老珠黄,谢公子也未必看得上自家女儿。
  其实,谢家不仅有庶子谢英豪,还有个正出的嫡长子谢炳添,至于缘何钟母不把自己的女儿嫁给谢炳添,而执意要嫁给谢英豪,这其中是有缘故的。
  这就是钟母的精明之处。
  谢炳添虽是个傻/子,但毕竟是谢府正经嫡出,自家女儿身份低微,就目前而言,自是高攀不起的。而谢英豪就不同了,他是庶子,与自家女儿倒也般配。最重要的是,他是一个有野心的人。
  她相信,将来的谢家一定是谢英豪的,除却谢英豪自身的出众之处外,还有就是鲜为人知的,谢英豪与谢大夫人之间的关系。
  正是抓/住了这一点,钟母下定决心,要把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谢英豪。
  钟母当年凭着谢大夫人表姐的身份,攀附谢大夫人,在谢大夫人面前低眉顺眼,与谢大夫人同住一个院子里,同进同出,被谢大夫人视为闺中密友。也凭了这一点,谢大夫人带她出入当地的贵女圈,渐渐被圈子里的人所熟识,这才觅得一门好亲事。所以,钟母深知这傍大树的好处,也想让自己的宝贝女儿走这样的捷径,所以她才狠了心,自小就把女儿送到谢大夫人面前教养。同时,也希望青梅竹马的感情,能够拉近钟文清与谢英豪的关系,使一切水到渠成。
  可是,这一切都被那个突然蹦出来的姜家小姐给搅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