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新蕊 > 第二十二章 阁楼

  来音寺里,姜新蕊双手不停地分拣着晒干的草药,思绪却在不停地飞转。山上清静,她前几日刚拜了清音住持为师采药,洗净,晒干,切碎,有些还要熬成汤汗,做成药膏,一系列的程序弄下来,不知不觉的已经过了半月有余。
  祖母是信佛之人,又与来音寺里的女尼熟,特别是与住持清音更是无话不谈,是忘年交,所以住在这山上,也不觉得清静过了头,如此住了半月有多,居然丝毫没有下山的念头。
  姜新蕊在山上住着清闲,并不代表她的内心也如表面一般平静。小梅隔两天就会下山,看看府里的情况,顺道给她带来一些趣闻笑话,给她解闷子。
  苍州城并不小,但能令她感兴趣的事情并不多。
  第一件事情,关于豫王爷的。她一直很好奇,那样连痛都不怕的人,普遍命都很硬吧?小梅说他哪会这么容易死?前段时间听说病倒了,窝在豫王府里好一段时间没出门,这段时间病好了,又生龙活虎起来,天天邀着城里的那些大户之家的纨绔子弟们,骑马射箭什么的,好几次还去了祈北山,说什么要去猎只活的人熊回来。当然,这种人只有空讲的份,别说整只人熊,连根熊毛也没带回来。
  小梅似乎对豫王很感兴趣,毕竟这山高皇帝远的苍州城,豫王可谓是当地唯一的皇族了,即便他身患有隐疾,在当地也是有很高的关注度的。
  或许因了前世的缘故,姜新蕊对于豫王,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恨意,一提到他总觉得不舒服,所以只是笑笑,不想说什么。
  她一直认为,豫王就是一个轻浮的浪子,不然的话,在前世的时候,也不会一时兴起,莫名其妙的给她送什么名贵的鸽子,以致她蒙上不白之冤。
  不管他是有心还是无意的,这个麻烦精,她还是远离他一些罢。
  第二件事情,当然是关于自家哥哥的。姜如如敏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伤势大有好转,兼之年轻,恢复得快,现已好得差不多了。较之以前,小梅说,大公子的性子转变了好多,不再像以前那般毛毛躁躁,任性妄为了。闲暇的时候都在翻看手里的那本古书,看得相当入迷,好几次连饭都忘了吃。
  “但是,如果你们真的以为大公子就此转变了,那就大错特错了。”说到这,小梅摇头叹气,“小姐,你是没看到,如今府里那热闹场景,不亚于过节呢。”
  “怎么?”姜新蕊很是好奇,“难不成祖母不在,大哥能把整座府第掀了不成?”
  小梅很认真地点了点头:“差不多如此。大公子看了古书,不仅又记又背诵的,还整天就跟着了魔障似的,将府里四十五名家丁都召集起来,分成两组,让他们互相斗殴,哪边赢了,就有重奖,每人二两银子呢。”
  姜新蕊略一沉吟:“大哥哥是将从古书上学来的东西学以致用吧?应该不会只是组织两队人马打架那么简单。”
  小梅惊奇道:“小姐,还是真被你猜中了,大公子也是这么说的。说那本古书真是好书,里面的东西太实用了,可惜他没有机会上战场,无法检验其中的效用,只能在府里的家丁身上验证了。”
  “那把整座府都掀了吗?”姜新蕊忍住笑,再问。
  “差不多了。”小梅闷闷道,“小姐你是不知道,如今被大公子这一闹腾,府里是想有多乱就有多乱,天天组织这些个家丁,今天挥刀,明天弄枪的,府里的丫环婆子们都被吓得不敢四处走动了,毕竟刀枪无眼啊。还有,那些花花草草都被糟蹋得不成样子了,如果哪个人来我们府上做客的话,一定会认为我们府里遭劫了。”
  “爹爹不管管吗?”姜新蕊觉得,大哥仗着母亲的宠爱,天不怕地不怕的,但是,他最怕的人就是父亲。如果父亲在府里的话,应该不容得他如此胡闹吧?
  小梅撅着嘴道:“就是因为老爷出门跟那些门客游湖去了,要好几天才回来,所以大公子才如此肆无忌惮的。”说到这,小梅没好气道,“小姐,你的院子也遭殃了,你最珍爱的兰花,前段日子月影公主特地托人给你送过来的,全毁了!”
  要在往日,姜新蕊一定会勃然大怒,怒气冲冲的跑去姜父那里告大哥报仇,让父亲赏大哥一顿鞭子,替自己的兰花报仇。但是现在的她,已不同往日了。
  “这有什么?”姜新蕊丝毫不介意,“那些兰花毁了,跟月影说声,再要几盆回来就是了。这样的小事,没必要计较。”
  “啊!”小梅莫名其妙地看着姜新蕊,她觉得,自家小姐好像跟以前不同了。
  “我听说,爹爹昨天不是回来了么?”姜新蕊道。父亲回来,看到府里这乱象,肯定有大哥受的。
  小梅点头:“对呀,昨天夜里,老爷回到府里,一看府里竟被弄成这个样子,差点没被气死。更可气的是,大公子居然连老爷做好的放在后院的水车也给砸了,那可是老爷花了近一个月的心血才做出来的。老爷当时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的,追着大公子打。大公子东躲西藏的,最后躲到小姐的阁楼上才逃过一劫。”
  不梅说得声色并茂,姜新蕊听着,随随便便都能想像得到大公子被追打的狼狈模样。想到这,她不由笑了。
  “我们阁楼有什么可藏人的,大哥怎么躲到那里去了,还能不让阿爹给找到?”姜新蕊有些不相信。
  小梅笑吟吟道:“小姐,咱们阁楼可是与别的地方的阁楼不同,是嵌入式的,阁楼里还有一个隔间呢,小姐您忘了?”
  姜新蕊这才想起,的确是这么一回事。
  她住的那个院子是整个姜府最好的一个院子,坐落朝南向北。不仅如此,因了姜父最宠爱这个小女儿,所以还特地亲自动手,把她的阁楼改建了一下,独独分离出一个隔间来,四面通透,别人却发现不了。夏日炎炎的时候,甚至还可以在里面避暑纳凉,很是实用。
  可惜的是,前世时姜父突遭不幸,大哥暴毙,母亲也随之病倒,不久也随着父亲去了,一家人陷入乌云惨淡的境状之中。兼之那些亲戚见姜家败落,都想趁要火打劫,捞些好处。祖母应付那些亲戚有心无力,她便搬到祖母的院子里,与祖母同住,一同挡抵那些没好居心的亲戚明里暗里的敲诈勒索,苦撑岁月。
  再后来,祖母也撒手坐鹤,她一个弱女子,无依无靠,经不住那些亲戚的轮番劝说,只能变卖了田产与房产,去了谢家,至于那作为少女隐密之处的阁楼,再也没有上去过了。
  当年是自己年少无知,听任那些“好心”的亲戚的摆布,本以为带着厚重的嫁妆去谢府,谢大夫人一定会对自己好的。不曾想,谢大夫人野心太大,不仅窥探自己的财产,还要控制自己整个人。才不过半年时间,她带过来的那些财产就被谢大夫人以各种理由尽数骗去,而自己却过着寄人临下,看人脸色的日子,想过改变,却身不由己,无力扭转现状。
  姜新蕊想好了,哪怕今生不可避免重蹈旧路,她也不再听信众亲戚的忽悠了,只要守住姜家,就是守住她的根,她就不会像前世那般,似浮萍一般四处漂泊了。
  至于那阁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