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新蕊 > 第二十三章 豹狮兽

  她的思绪一点一点被拉起,她终于记起,那么久远的从前,不想别人打扰自己的时候,她通常都到阁里的那个隔间里绣花,下棋,作画……不管怎么说,那个阁楼里盛装着她少女时代所有的无忧无虑。
  那是一段相当惬意快乐的日子,父母祖母健在,家庭和睦,没有飞来横祸,没有困顿无助……
  她陷入往日的快乐时光里,润泽的唇角微微扬起,露出一个恬静的笑容来。
  小梅看着,有些发呆。
  说实在的,她跟在自家小姐身边已有好些年来。这位姜家小小姐,虽说含/着金汤匙出生,富贵人家的贵小姐,但是大多数时候,她却见这位小小姐是蹙紧眉头的,一副小大人的老成模样,从来就没有这样展颜欢笑过。
  其实……小姐笑起来真的好美!
  姜新蕊虽说年纪还小,五官还没有长开,但也初露美人胚子的端倪。黑矅矅的大眼睛,小巧而笔挺的鼻梁,润泽丰盈的嘴唇,整洁如珠贝的牙齿,连额头都是姣洁晶莹的,肤色更是吹/弹可破。前段日子由于失血的缘故,显得有些苍白,经过近一段时间的调养,那昔日的风采又回来了。
  哦不对,应该是说经过一段时间之后,小姐又长大了。那不盈一握的杨柳腰/肢,那曼妙的身形……
  小梅甚至觉得,日后小姐长大成/人,一定是倾城倾国之姿,怕是整个苍州城半数以上的儿郎会为之倾倒的。
  这个时候,姜新蕊的身边忽地探出一个细小的脑袋来。
  小梅眼尖,一下子就发现了,嗔怪道:“小黄儿,你又调皮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小黄儿不仅已经接受了小梅,而且,还与来音寺的女尼们都混得很熟。由于此蛇灵性极高,聪慧异常,很得大家伙的喜爱。
  这要缘于几天前夜里发生的一个事件。
  来音寺所在的小莲子山,在苍州城里算不上高山,自然没有那些深山老林,祟山峻岭所特有的野生物种,比较凶残的豹子,老虎之类的。说也奇怪,不知怎的,前天夜里,山上居然出现了一只豹狮兽。
  说到豹狮兽,其实是雄豹子与雌狮子的杂交而产生的,此种物种体形跟豹子差不多,有豹子强/健灵活善奔跑的特点,与豹子最大的区别在于,它的脖颈处会长出约二十公分长的鬃毛,十分抢眼。
  这样的豹狮兽十分的罕见,即便是祈北山也没有几只,却在不太高的小莲子山出现,着实让人费解。
  但是那只豹狮兽还真的出现了,而且还因为饿得慌,跃过围墙冲进来音寺里,咬伤了几个尼子。由于寺里的女尼们不谙武术,也没有护寺僧人,这一下豹狮兽横冲直撞,竟然朝着她们祖母居住的东厢房而来。
  于是,在挨近厢房的那一刻,豹狮兽怒吼着,犹如疯了一般,直直蹦到三丈高,然后直直摔下来,居然死掉了。
  在它的身边,一条如草绳般细小的小黄蛇,两只幽蓝的眼睛冷漠地看着这只庞然大物,傲然地吐着信子。
  全寺的人得救了。
  清音住持大喜过望,吩咐下面的尼子,把小黄儿好生供养着,当成她们的朋友一般对待。
  小梅看得眼红,常常取笑说,这蛇儿的待遇比她还好,还说,小黄儿长胖了。
  其实,小黄儿不是长胖了,而是长大了,毕竟蛇是要长大的。唯有姜新蕊知道,这样的蛇,长至成年,才能显示出它惊人的威力来。
  像前世那些戒备森严的府第,那些在固若金汤的宅子里窝着的官员们,即便是屋里屋外都洒满了硫黄粉,仍然阻挡不住毙命在小黄儿的毒牙之下,因为,这种蛇,就是如此奇特。
  幸好,现在这条蛇在她的手里,而她,不会再让小黄儿成为给他人卖命的工具。
  小黄儿对姜新蕊,有着很奇怪的依赖性,一时半会不见,就会出来寻。而它只要闻到姜新蕊的气味,就会很快安静下来,静静地伏在她的脚下,不吵不闹,乖乖的盘成一团,闭上眼睛睡觉。
  小梅笑着说:“小姐,你救了这条小黄蛇,它如今赖上你了。说实在的,这小黄儿就像是小婴儿般,喜欢粘人。”想了想,又补充道,”小姐啊,你日后要是出嫁的话,夫君一定要是不怕蛇的,而且,还要与小黄儿搞好关系。不然的话,小黄儿的毒牙可不是吃素的。”
  而姜新蕊,哪里想到这么多,她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弥补前世错过的。她需要保护,而现在,小黄儿填补这个空缺。
  而且,她也希望小黄儿能够跟在她的身边,而不是落到那些心怀叵测的人的手里头。毕竟前世的小黄儿,做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而她的命运,似乎也从小黄儿离开她之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若当年,她不是一时心软,不把小黄儿献出去,只怕是谢大夫人也奈何不了她吧?她也不会活得这么憋屈,被人枉冤至死。
  她打定主意,今生要嫁给谢郎,也一定要将此蛇带在身边,而且,不能再像从前那样轻易送人。
  她微微低头,认真审视了一下小黄儿的伤口。经过数日,小黄儿的伤口已经好了,而且,从断尾处再重新长出一条尾巴来,颜色较浅的,看起来是新鲜的。她很佩服这种蛇强大的再生能力,想了想,转头对小梅道:“小梅,你再弄些药汤,给小黄儿泡泡,它的伤快好了。”
  小梅应了,正要转身出去,却被姜新蕊叫住。姜新蕊不确定道:“小梅,你方才说,大公子砸坏了爹爹的水车?爹爹什么时候做成的水车?”
  小梅笑道:“小姐,你还不知道老爷的脾性啊,这生意上的事情,自有忠厚老实的管家方伯打理着,老爷索性撒不管了。整天里净琢磨这些古古怪怪的东西,在府里马厩旁边的那个大院子里,全部摆满了老爷捣鼓出来的东西,什么稀奇古怪的都有。哦对了,前段时间春耕,老爷还给佃民们弄了个什么‘犁得快’,虽说样子有些怪,但好使得很,不用耕牛一样可以犁田,而且效率还是耕牛的两三倍呢.那些佃民们可高兴坏了。而且,我还听说啊,附近庄子的,听说我们有这么先进的玩艺儿,都过来观摩,还要跟我们租呢。”
  顿了一下,小梅思维活络道:“小姐,如果能把老爷鼓捣出来的这些东西推广出去,就好比拿出去卖给其他地方,我们能赚上一笔呢。”
  姜新蕊心念一动:“附近庄子的都过我们这边来观摩吗?”
  她想到了一个切实可行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