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新蕊 > 第二十七章 两兄弟

  不管怎样,前世的教训告诉她,无论如何一定要保住月影。只要保住了月影,自己的未来就多了一份保障。所以,她要未雨筹缪,做好规划,特别是自月影到苍州之日起,直至离开之日,这其中去过什么地方,接触过什么人,她都要全程掌控。这样的话,才能保证万无一失。
  可是,现在的她,最大的困顿,就是手下无人。
  不过,她手下没有能人,并不代表姜家没有。她的父亲,无心官途,一生醉心于研究墨家机关术,广招天下能士,养了很多门客。虽说也有混饭的,但大多数还是有些本事的。反正姜家财大气粗,养多几十张嘴吃饭也不是什么难事。
  在前世时,她也得益过父亲门客的帮助,有人曾好心警醒过她。只是,当时的她看不清大局,一心想嫁入谢家,全心全意的相信了谢大夫人,相信谢家不可能会加害自己。所以,根本没把人家的建议放在心上,这才招致自己惨死。
  明天就是苍州城一年一度的龙王庙会了,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前世的这个时候,那两兄弟就是在这一天离开姜家的。由于是众多门客中第一个离开姜家的,所以这个日期她记得相当清楚。
  第二天,姜新蕊起了个大早,去禀了老太太。老太太果然满口答应下来,还要她不用这么早回寺里,多出去玩玩。怕她路上会遇到会到什么危险,还将身边的护卫拨了两个给她。
  除了两个护卫,姜新蕊也只带了小梅一人,就上路了。
  马车才行驶到府门前不远处的小树林姜新蕊就叫人停车,不走了。
  小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见自家小姐眉目凝重,掀开帘子朝外张望,不敢多问,陪在一旁等着。
  不多时,后门吱呀一声开了,一胖子一瘦子两上人先走了出来,后面还跟着一个人,似乎在劝解,声音飘了过来,清晰可辨。“我说两位老弟,干嘛非走不可呢?姜府好生优待我们,姜老爷大气,你们这么一走,不是对人家不住么?”
  胖子粗声粗气道:“俺们可不是来混饭吃的!俺们兄弟可是有真才实学的人,姜老爷不是不好,但他现在不需要俺们兄弟,我们留在府里何益?倒不如去寻用得着俺们兄弟二人的,也好英雄有用武之地!”
  “可是……”那人还待要劝,瘦子大手一挥:“俺们兄弟已拿定主意,你莫要再劝。俺们兄弟另投别的门第。当然,如果姜家有难,俺们兄弟一定回来帮忙,报答姜家老爷的知遇之恩的!”
  那个人知道再劝无益,只得挥手道别,从后门进去了。
  兄弟两人也没多作停留,大步而去。
  行至小树林,忽地一辆马车从斜里冲出来,挡在他们兄弟二人面前。
  兄弟二人齐齐吓了一大跳,待看清是姜府的马车时,又“咦”了一声。
  姜新蕊跳下马车,满面春风看向二人:“两位叔叔,一大早的,你们这是要到哪里去呀?”
  被姜家小姐称作叔叔,这二人哪敢当?忙摆手道:“小姐严重了,小人兄弟二人已向姜老爷辞行了,不再是姜家的门客了。”
  “哦?”姜新蕊目光锐利,一下子就看穿了二人的心思,“二位只怕是觉得在姜家英雄无用武之地,所以想要离开,对吧?”
  二人被说中心事,很是诧异。但他们二人生性耿直,遂马上点头道:“姜小姐说的是。”
  姜新蕊微微一笑:“如果我说,我有用得着你们的地方,你们还会离开吗?”
  兄弟二人对望了一眼。
  二人在姜老爷门下也有一年的时间,但由于内宅管理较严,所以他们听得到姜家小姐的名号,但具体如何,却不得而知,正所谓只闻其名,不见其人。听说这位姜家小姐年纪虽小,却很是有主见,深得姜老爷的喜爱,视为掌上明珠。
  如今得以一见,更加加深了他们的肯定:这位姜家小姐果然是个有主见的。
  姜新蕊继续道:“你们留在姜家,银子一样按门客的标准发放,只不过你们二人帮我做事,你们觉得怎么样?”
  兄弟二人的脸上露出怀疑的神色,不相信地看着面前这位约莫十二三岁的小姑娘。
  一个小姑娘,能让他们兄弟俩做什么呢?
  姜新蕊知道他们怀疑什么,也不说破,顿了一下道:“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们,如果跟着我父亲的话,你们不可能有什么用武之地。因为我父亲醉心于墨家机关术,对于你们的地道术不太上心。但是我就不同,我现在很需要你们,需要你们帮我做一件很重大的事情。”
  一般而言,一个小姑娘说出“重大”这两个字,总是有些滑稽。但是二人并没有笑,因为面前的姜家小姐神色庄重,根本不像是在开他们的玩笑。而且,语气也很诚恳,似乎真的需要他们的地道术相助。
  胖子的口终于有些松动:“不知道姜小姐要我们兄弟俩做什么呢?不会是挖地道到别人家里面,掳人钱财吧?”
  姜新蕊失笑道:“这位胖叔叔莫不是看不起我们姜家?我们姜家虽然放在整个大晋,算不了什么,但是在苍州这一带,别人还是要给我们几分薄面的。说到钱财,我们姜家用得着靠掳人钱财发家致富么?”
  兄弟二人也觉得自己的问题问得有些可笑,人家姜家可是苍州城首富,堂堂皇商,怎么可能窥探别人那一丁点的家产呢?
  既然猜不出,二人索性闭口不言。
  姜新蕊看着二人,慢声道:“相信二人应该听说过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小女儿月影吧?不瞒二位,月影公主与我是自小的闺中密友。她不日将至苍州,如果说,我要二位去保护月影公主,你们愿意吗?”
  此言一出,兄弟二人皆是一愣。
  胖子犹豫道:“姜小姐是在说笑吗?堂堂公主,金枝玉叶的,身边自是不乏侍卫保镖,需要我们兄弟二人去保护吗?”
  姜新蕊摇头:“不一定。即便公主身边侍从很多,但他们毕竟初来苍州,人生地不熟的。若遇到什么事情,只怕会被人牵着鼻子走,连保护公主这等头等大事都忘了。况且,公主此行必定来找我,如果说公主出了什么意外的话,我们姜家也难辞其绺吧?”
  兄弟二人对望一眼。他们前来投奔姜父,说白了,就是想挣得一个出人头地的机会。但是姜父无心仕途,再加之对他们的技能不重视,这才使得他们有了离开之心。
  现在姜家小姐却给了他们一个保护公主的机会,他们再笨,也懂得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的道理。
  况且,公主乃皇室贵国胄,金枝玉叶,救了公主,那可是大大的头功一件,前程不可限量。
  他们二人身怀绝技,当然希望能够出人头地,而若能护卫得当今圣上最宠爱的月影公主的周全,对于他们的前程当然是极有帮助的,指不定便可以从此出人头地,建功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