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新蕊 > 第二十九章 路太窄

  兰心庭是整个庙会最清静的一个地方,虽地处闹市,却仿佛与世隔绝般,感受不到一丝世间尘硝,是约会独处的好地方。
  听说这个兰心庭是前朝的一名唤作兰心的侯爷夫人盖起来的。侯爷战死沙场,夫人一夜白头,茶不思饭不想,眼见就要油尽灯枯,是一位高人给了她点化,说只要她见证了一百对有情人终成眷属,那她的诚意就可以感动上苍,就能与她的丈夫相会。至于那位侯爷夫人能不能与自己的丈夫相会不得而知,但是这个兰心庭却一代一代流传下来,由其后人掌管,如今已是好几十代人了。
  因了这个凄美的传说,兰心庭成了苍州,甚至是苍州男男女女相会的场所,听说这里也是当年忠勇侯世子与那位姑娘的相会之所。兼之这时百家姓保措施非常好,这代的掌门人又在朝廷大理寺为官,是以无人敢在这里闹事。
  也是因了这里相当安全,小梅才放心把自家小姐留在这里,自己则在两名护卫的帮助下,把东西拿到马车上去。
  即便是把两名护卫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因为兰心庭是不允许闲杂人等进去的,包括侍卫。
  兰心庭的保镖们个个身形魁梧,年初的时候有个达官子弟少不更事,喝醉了酒到兰心庭闹事,没超过一刻钟,就被人从里面扔了出去,摔了个脸朝地,破了相。那户人家欲讨个说法,在京里告了状,最后的结果是,那户人家不久之后就遭到弹劾,连官也丢了,灰溜溜的从苍州城里搬走了。所以,兰心庭里,即便是京城里再有名的浪荡公子,也不敢在那里挑事。
  把小姐放在那里,小梅很放心。姜新蕊缓步行入。
  这是她第二次进入兰心庭。
  依旧是前世记忆中的模样。
  兰心庭里里外上都植满了各式各样的兰花名卉,正是兰花盛开的好季节,红蓝粉绿紫,有些是根本分不出什么颜色的花,偌大的空间里弥漫着习习香气,清新淡雅,沁人心脾,十分舒服,心情也跟着好起来。
  兰心庭共三层,一层设有一个大堂,有几个奴婢模样的人正在忙碌。二三层都是雅间,每个雅间外面都站着一名奴婢。可千万别小看这些不起眼的奴婢,那可都是兰心庭的主人从京中请来的武艺超群,身怀绝技的人。摔杯为号,只要对方有什么非礼举动,听到杯子响声,外面的奴婢地马上冲进去,拿下对方。
  前世的时候,她与月影玩累了,走到这里,要了一个雅间。当时的她们不懂得这里的规矩,闹成一团的时候,把桌上的杯子撞倒摔在地上。就在杯子落地的那一瞬间,外面站着的奴婢箭一般冲了进来……
  这是她们闹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后来月影还常常拿这个事情来取笑她。故地重游,这其中的点点滴滴,都是美好的回忆,她缓缓走着,静静的回忆着,只觉得心头溢满少年时的欢乐,浓稠得化不开。
  还未行至前台,马上就有一名管事模样的人快步走了过来。这名管事矮矮的,像个矮冬瓜,说话却十分的顺溜,想必是招揽惯生意的,一眼就看出对方是来消费还是来消遣的。
  “这位女客人,你来了?请问在大厅的,还是要单间的?小人马上给您安排。”管事模样的人道。
  姜新蕊抬头看了看,指着一个方向问道:”那边的雅间有人预订了没有?“
  管事抬头一看,马上笑道:”这位姑娘,你说的是最左边的那个雅间吗?没人没人,正为您留着呢。”
  真是个很会说话的主儿。
  姜新蕊笑了笑:“那就好。”
  很快就有一个奴婢走过来,引领姜新蕊上楼。进到雅间坐定,很快又有一个奴婢捧了茶壶,拿了杯子过来。泡好香茗,很快又退了出去,并小心地掩上门。
  这是前世的时候,她与月影经常过来的地方。月影但凡到苍州来找她玩耍,必定会来这里。因为月影的身上已经被皇宫里的规矩惯出一身的坏毛病,非清雅之地不去,而放眼整个苍州城,也只有这里才能被月影看得上是“清雅之地”了。
  “清雅之地,没有香茗哪成呢?”姜新蕊想到以前月影经常挂在嘴边的这句话,就觉得十分好笑。她执起茶壶,倒了一杯茶出来,细细品茗,正宗的西湖龙井,入口有淡淡的叶子清香,也是月影的最爱。
  她慢慢品茶,慢慢回忆,静静地享受着这难得的静谧时光。
  但是,很快,这种静谧就被打破了。有人走了进来,直直坐到了她的对面。
  她看着那人,眉心微拧。对方也在看她,脸上却是带着戏谑的笑容。
  姜新蕊气结:“你为什么总是阴魂不散?”
  “姜小姐不觉得我们之间很有缘份吗?”那人轻轻笑着,脸色似乎有些苍白,但丝毫无损他明媚的容颜,“走到哪里都能遇到姜小姐,看来我们之间的缘份还真是不浅啊。”
  “谁与你有缘?”姜新蕊只觉得恶心,她愤怒地瞪了来人一眼,起身要走。对方动作更快,隔着桌子腾出一只手来,强行拉她,直直把她又贯在了凳子上。
  “难道我是吃人的魔鬼不成?为什么姜小姐每次见到我,都像见到鬼似的?”豫王的心情似乎很好,居然有功夫跟她调笑。
  不过姜新蕊可没有那个闲功夫跟他玩笑,她正色道:“小王爷,请自重。毕竟男女有别,我们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我希望你不要害我。小王爷还是先行离开吧,免得别人看见又要嚼舌根了。”
  “我为什么要离开,你不是在这里等我的么?”小王爷的语气愈发轻佻,“我堂堂豫王,又怎么会让美人坐在这里枯等呢?所以,我来了。”
  姜新蕊死死地盯着他,就像看一只怪物。说实在的,对于面前这位苍州城里唯一一个皇家贵胄,她了解得不多,更没有想到,他竟然还是一个无赖。
  “你不走那我走好了。”她扔下一句话,起身。
  她不想跟面前这个无赖再无休止的纠缠下去,人家是堂堂小王爷,龙子龙孙的,自己惹不起难道还躲得起。
  谁知道他的动作比她还要快,一个箭步来到她面前,她只觉得身子突然失了重心,竟然被他带入怀里。
  被动的靠在他的胸膛上,他平稳而强有力的心跳声传入她的耳膜里,鼻冀处弥漫着属于他的男性的气息,还带着隐隐约约的熏衣草的香味。姜新蕊的脸“轰”地红了。
  他身上的味道清清爽爽的,但是,还未待她反应过来,一股更浓重的血腥味直冲入她的鼻端。
  作为医者的素养占了上风,她无暇去追究他对她的无礼,第一个反应就是:“你受伤了?”
  不用等他回答,她已经寻到答案。除了他身上散发着的血腥味之外,她还感到他玄色袍子上胸前那一块都是湿漉漉的,想必是被鲜血浸透了。
  这人身上的伤可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