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新蕊 > 第三十三章 借人

  姜新蕊明白老太太的担忧。上次母亲滑胎的时候,府里的张大夫就说了,说夫人的身子太弱,必须调理至少一年。这一年内,切不可再怀上孩子,如若不然,极有可能引发血崩。因了张大夫的话,父亲极少去母亲的房中,而张大夫也在母亲的药里加了避子的藏红花。张大夫的医术,姜新蕊是信得过的,因为他就是后来太医院的首席太医,当之无愧的国医圣手。她只是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这半年来母亲都一直平安无事,偏偏这个时候又怀上了?
  她看向老太太,老太太也同样看着她,她明白了,老太太也与她一般,有着同样的怀疑。
  她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是张大夫那里,还是母亲那里。若换作以前,对于这样的事情她并不太在意,但是现在不同了,重生一世,很多事情回头看,总觉得每个地方都透着诡异,比如祈北山上人熊的发疯,再比如现在母亲毫无征兆的突然怀了身孕。
  她瞥了旁边的清音师太一眼,她知道,这些都是姜府的家事,不宜在外人面前言说。
  于是,她笑道:“老太太,既是母亲怀上了,那便是好事呀。那个张大夫,指不定诊断错了,说什么一年不可以有孩子,我们姜家人丁单薄,我还巴不得多几个弟弟妹妹呢。母亲身子虚弱,那就用大补的汤药,给母亲补好身子,这刚怀上,不是还有将近一年的时候可以慢慢调理吗,到时候,指不定母亲的身子骨调理好了,给我生个胖乎乎的弟弟呢。”
  一番话说得老太太的心也宽了不少。
  的确,姜父是个专一的人,除了母亲之外,连个妾室都不肯纳。这姜家,也不过大哥一个男丁而已。这个事情,让老太太相当的不满。不过,幸好老太太也是个明事理的,没有怎么为难母亲,但私底下的怨言肯定是有的。
  难道是母亲为了顺应老太太,为了姜家的开枝散叶,私底下停了药?
  姜新蕊知道父亲与母亲一向情深,为了父亲,母亲可以做很多事情。苍州城里的人都说父亲与母亲伉俪情深,是苍州城里的楷模。
  如此一想,母亲这样做也是极有可能的。
  若在前世,她一定会赞成母亲的做法,但是重活了一世,这个事情在她看来,只会觉得母亲傻。如果母亲真的为了生下父亲的孩子血崩死了,但是,人死亦已,留下的那个孩子呢,没了母亲的庇佑,如何活得下去?特别是如果父亲近在于老太太的压力,续了弦,她的命运,大哥的命运,还有那个生下来的孩子的命运,又该如何?
  或许,是到了她该出手保护亲人的时候了。
  “祖母,方才我说的府里主持中馈之人,祖母可有合适人选?”姜新蕊把话题绕了回来,她打定了主意,今天一定要敲定今后府里主持中馈的人选。因为这个事情,一则是当务之急,二则影响深远。这个人倘偌选得不好的话,或许会累及她与谢郎的亲事。
  老太太含笑望向她:“那我的蕊姐儿有什么合适的人选没有,说与我这个老太婆听听。”
  姜新蕊眼珠一转,道:“祖母,这姜府的事情,自然得由咱们自家人自己做主才成。我想啊,父亲并不喜管家这碴子事,母亲身体不好,现在最重要的是静养。至于哥哥……”说到这,她笑了起来,“以哥哥那跳脱的性子,祖母放心把整个姜家交给他吗?”
  老太太点点头,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来:“是啊,你说得对,现时这姜家,还真找不出一个可以管家的人来,要不……”
  姜新蕊迅速的打断老太太的话:“谁说姜家没有管家的人了?”她撒娇的拉起老太太的手,摇晃了起来,“祖母就是偏心,难道没有看到在您眼前就有这么一个么?”
  老太太明显愣了一下,看着她,惊讶道:“你?!”
  “我怎么不成了?”姜新蕊不满道,“祖母可能不知道,我这些年跟在母亲身边,学得可不少呢,府里头的那些琐事,我也能理个头绪出来。而且,祖母好看不起人,我记得,祖母当年也是如我这般年纪就开始管家了吧,怎么到我这里就不行了呢?”
  说完,她故意嘟起嘴来,气咻咻地看着老太太。
  老太太笑了起来,看向清音师太,摇头道:“你看看这猴儿,不让她做她反倒赖上我了。”
  清音师太笑着说道:“我等遁入空门之人,本不宜多言。但是老尼看小施主天资聪慧,颇有灵气。老施主倒不妨让她试试,也算是对小施主的历练吧。”
  老太太本也有此意,听得清音师太如是说,舒眉道:“清音师太说得甚是,我们商贾之家,自然比不得那些官宦人家,我们这些人,可都是以后要独挡一面的。也罢,就让蕊姐儿试试吧,这对她以后当家也是极有好处的。”
  姜新蕊大喜,忙道:“多谢祖母。”接下来,她想到一事,眉头一拧,看向老太太,“母亲那边……”
  她知道,母亲虽说性子柔弱,但却是固执得很,认定的事情不轻易改变,如果母亲不放手的话,她想做也做不来的。
  老太太呵呵一笑:“放心,你母亲那边,我去说。”
  母亲再固执,对老太太也是极为尊重的,老太太的话,她不可能不听。
  姜新蕊这才真正开心起来,她扑到老太太的怀里:“祖母,您真好。”
  “看这猴儿,真是越来越皮了。”老太太笑道。
  姜新蕊忽又想起一事:“祖母,我初次主持中馈,必定很多人不信服于我,我可不可以向您借个人呢?”
  “借人?”老太太很是惊讶,“借什么人?”
  姜新蕊眼珠一转道:“我想借祖母身边的司语姐姐过来,在我身边辅助于我。有祖母的人在,这威信就立起来了,那些不信服我的人,也不敢对我怎么样了。”
  老太太笑了起来,戳了一下她的额头道:“你可知道司语可是我身边最倚重的人,你借了去,莫不是想狐假虎威不成?”
  姜新蕊笑着点头:“孙女正有此意。”
  这话说得清音师太也笑了起来:“施主看吧,老尼就说了,小施主的心思可巧了。”
  “好吧,那我就把司语调到你房里去。”老太太一口就应允了下来,疼爱的拍拍姜新蕊的脑袋道,“谁让我最疼爱的蕊姐儿想要呢,就算是天上的月亮,我这个老太婆也会想办法给你摘下来的,何况一个司语呢?”
  “祖母……”姜新蕊觉得心窝里酸酸的,她就知道,老太太是这个世上最疼家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