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新蕊 > 第三十四章 图纸

  从禅房出来,姜新蕊十分的开心。她知道,如今祖母点了头,主持姜家中馈的大权就不会落到别人的手里面了,压住她心头的一块大石这才算真正落了地。
  方才,在禅房里,她之所以那么急带的打断老太太的话,因为,她知道,老太太接下来要怎么做。
  在前世,姜家遭逢变故,偌大的姜府无人主持大局,老太太便让人去请了自己的外甥女,也就是姜父的表姐,姜新蕊唤表姑奶奶的过来主持中馈。偏偏那个表姑奶奶又是极贪的,早就窥伺姜家的万贯家财,不出一个月,就像蚂蚁搬家一般,把姜家名下的十几个铺子,近十块田地归于自己的名义。老太太后来知道了,当即气得病倒,至此病情反复,再没有好过。这个事情也惊动了谢家,谢大太太觉得这样下去,莫说姜家的万贯家产,只怕一杯羹也分不到了。鉴于这样的担忧,谢大太太才一改对她的态度,开始巴结起她来,还说动她带着家产早些到谢府上居住。而那个时候,老太太已被气得病入膏肓,不久撒手归西。见老太太快不行了,而老太太的遗嘱又立下了,那位表姑奶奶再也占不到便宜,这才脚底抹油溜了。而直至老太太过世,她也没有过来看一眼。
  而且,那位表姑奶奶也是极贪的,在前世她要极力嫁入谢家之前,还身体力行的极力阻挠。
  正因为这些后来发生的事情给姜新蕊的心里留下极大的阴影,所以当她听出老太太有这个意思的时候,当机立断进行阻止。这一世,她不仅还活着,而且不会活得像上一世那么憋屈,那么窝囊了,这一世,自己的命运她要自己做主。
  至于偌大的一个姜府,自己究竟能不能管理过来,她是丝毫不担心的,因为,有司语姐姐在嘛。
  姜新蕊知道,放眼整个宅子,深得老太太管家真传的,就只有司语一人。这也是老太太自小把司语带在身边的原因。这也是姜新蕊极力把司语要过来的原因。她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她不想在管理府上庶务杂事上花费太多的时间,但她也不想这种主持中馈的权利落到旁人之手,有了司语的话,一切都好办多了。
  走在旁边的小梅瞅了一眼自家小姐,似乎要说什么,动了动嘴唇,却什么都没说。
  姜新蕊觉得好笑:“小梅,这里就我们两个,又没有外人,有什么话不妨说出来。”
  小梅这才幽怨道:“不是奴婢要说小姐,老太太寿宴这么大的事儿,小姐怎么就一下子就担当下来了呢?要知道,今年可不比往年,这可是老太太的六十大寿啊,只有比往年办得热闹,不可能比往年办得冷清的。要知道小姐的身子才恢复不久,如今又要为这个事情操劳,奴婢怕小姐吃不消,要是再累病了,那不是让夫人,让老太太,让奴婢们担心吗?”
  姜新蕊敛了笑容,很认真的点头道:“小梅,你说得很对,不管是做什么,都需要有一个好身体不是?我决定了,从明天起,我就带着你们到我们姜家马场骑马去,把身体练得棒棒的,才有精力应对各种突发事件。”
  “骑马?”小梅糊涂了,茫然地看着自家小姐,她明明是劝小姐不要逞能来着,怎么话题绕到骑马上面去了?
  姜新蕊笑笑。学会骑马是她重生之后,第一件想到要做的事情,这个事情势在必行。
  “小姐!”小梅懊恼道,“明明奴婢是要劝小姐不要这么劳累来着,怎么说着说着倒被小姐把自个儿绕进去了呢?”
  “小梅。”姜新蕊也不跟她多说,拍拍她的肩膀,语重心长道,“记住,不管什么时候,都要保护好自己。”
  “不,小姐!”小梅坚决地摇头,“奴婢的命并不重要,对于奴婢而言,小姐的命才是最重要的。”
  回到后院的西厢房,小姿已经回来,并且在门口处等着了。姜新蕊让小梅在外面看着,自己则带了小姿到屋里说话。
  小姿拿出一张纸来,递给姜新蕊,道:“小姐,奴婢打听清楚了,近日老爷做出来的水车,犁得快,据说这有轱辘转式收割机,都出乎李大钟与李小钟两兄弟之手,老爷将他们兄弟俩绘画出来的图纸改良了一下,用起来更方便,也更有效率。”
  姜新蕊看看手中的图纸,说实在的,她一点都看不懂。但她知道,这张图纸将发挥极大的用处。如果这些发明推广开去的话,将大大改善当地的农业水平,田里生产的粮食会增产,佃农手里头有余粮,生活就会改善,那么,他们要感谢的人,必定是姜家。
  这样的事情,父亲是绝计不会做的,也没有想到要这样做。她太了解自己的父亲了,姜父是个墨家的忠实信徒,让他做机关发明什么的,他很感兴趣,甚至会倾举世之力。但是,姜父这样做,也不过是兴趣使然,姜父性情淡泊,从不计较名与利,实在不太像是一个商贾。
  但是姜父有一个很大的优点,别人比不了,他喜广结天下义士,名下门客众多,各方各面的能人不少,替他出谋划策的人不在话下,而他,又很能听得进他们的意见。所以,姜家能壮大到如此地步,除了忠叔这个忠仆之后,与姜父门下那些食客的出谋献策是分不开的。
  现在,姜新蕊想要扩大姜家在苍州的影响力,首先想到仰仗的,当然是姜父手下的那些门客,说实在的,姜父结交的门客实在太多,无法照顾周全。而那些门客,大多数并不是进来混饭的,人家也有一技之长,希望能够通过投到姜父门下,出人头地。但是姜父生性淡泊,又无法对他们人尽其才,这才令得他们生了离去的心理。
  姜新蕊心想,这些门客久居姜府门下,该是吃了多少姜家的米粮了,也该让是让他们为姜家出出力的时候了。
  而且,不久之后,这些门客将会极大的发挥他们应有的作用……
  她走到案桌边,将手中的图纸放在桌子上,然后从抽屉里取出一封信来,看向小姿。
  “小姿,你再跑一趟,找到李大钟李小钟兄弟俩,将这封信交给他们,他们看过这封信之后,自会来找我的。”
  小姿上前两步,郑重地接过信来,揣入怀里:“小姐请放心,奴婢一定将信送到。”
  姜新蕊又从另一个抽屉里取出一枚珠钗来,走到小姿面前,递到她的手里,含笑道:“小姿,这一次你做得很好,这是给你的奖励。”
  小姿吓了一大跳,忙摆手道:“小姐切不可这样,折杀奴婢了。而且,这些都是奴婢应该做的,怎么能要小姐的奖赏呢。”
  姜新蕊摇头道:“话不能这样说,我一向赏罚分明,做得好,有奖赏,做得不好,那自然要受罚了。你这一次做得很好,这枝珠钗你且收好。而且,我听说,你妹妹过几天不是要出嫁了吗?我也没有什么准备,这个珠钗权作送与她的礼物吧。”
  听得自家小姐这么一说,小姿也不好推辞,战战兢兢地接了过来。她很讶异自家小姐连自己的妹妹就要出嫁的事情都知道,看来自家小姐真是有一颗七巧玲珑心啊。
  她万分惜的将珠钗纳入怀中。要知道,姜家是何等富贵的人家,即便是一支珠钗,那镶在上面的珍珠也不是寻常的珠子,这一枚珠钗的价值,较之那些小户人家小姐头上插着的金簪要贵上好几倍呢。
  姜新蕊将小姿打发出去,再让小梅进来。